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2-21 11:28
现代的权力交接时刻:新王已立,旧王老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 曹旻希


在经历前两辈人创业的艰辛与分家的痛苦后,创业难,守业更难。


2015年2月24日,韩国青瓦台举办了一场“韩国大企业人午宴”。与以往不同,代表三星和现代参加这次宴会和韩国总统举杯共饮谈笑风生的,不再是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健熙、现代汽车集团董事长郑梦九,而是他们的儿子李在镕、郑义宣。


于是乎,韩国最大的财阀们正式从二世祖转到了三世的手中。


五年之后,据韩联社报道,郑义宣将于2020年3月接替他82岁父亲郑梦九的董事长职位,进一步巩固集团掌门的地位。



“儿子是块好玉,父亲花费大量心血打磨,更要全力护得周全。”这句话是说给郑梦九听的,当然,他也把自己的后二十年交给了郑义宣。


而郑义宣已经准备多时。


从台前到幕后


和父辈们同根香煎不一样,作为独子的郑义宣从小在父亲的专宠下长大,却更多地承担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韩民族新闻》曾对韩国15个大集团的28名第三代高层做了统计,发现他们进入家族企业的平均年龄是28.1岁,三年后即31.2岁就成为“企业明星”。他们大多娇生惯养,道德意识薄弱,经营能力有限,分不清“专横霸道”和“具有强大领导力”,在接班过程中状况百出。但作为郑梦九的儿子岂能成为韩国民众茶余饭后的笑料。



在郑梦九的精心培养和规划下,郑义宣开始一步一步成为一个领袖。


郑义宣的晋升之路可追溯到1994年,当时他仅在现代旗下摩比斯零部件公司担任副经理,不过他很快就挖掘到一个大放异彩的机会,证明了虎父无犬子。2005年到2009年之间,郑义宣担任起亚公司总裁,期间因成功主导设计和销售工作改进而受到认可。最具代表性的事件便是他启用了奥迪设计师出身的彼得·希瑞尔,随后在设计经营理念上旗开得胜。


只不过没人能想到,郑梦九和郑义宣这个两个现代汽车的核心人物却在一夜之间深陷牢狱之灾。


2006年,韩国检察院对现代汽车贿赂案进行调查,随后4月,郑梦九被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指控私设并侵吞1300多亿韩元的秘密资金,给现代汽车及其子公司造成4000多亿韩元的经济损失。在一系列的调查中,大检察厅中央调查部进一步决定对郑义宣起诉。那一年,郑义宣刚刚满34岁。


但是幸运之神最终站在郑氏父子这一边。



2007年2月,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以参与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侵吞集团巨额资金等罪名判处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3年有期徒刑,缓期5年执行。对郑义宣的起诉也因缓期而无后文。


此后,郑义宣用两年的时间实现扭亏为盈,证明了自己的能力。2009年成为他事业再起飞的拐点。当年8月,郑义宣兼任现代汽车副董事长;2010年3月再被任命为现代汽车公司董事。


现代汽车集团现在拥有61个子公司,是由在2000年解散的现代集团发展而来的,其中钢铁业务分支主要有现代钢铁和现代Hysco两家公司。



就在郑义宣执掌现代钢铁的当天,现代汽车公司和起亚汽车公司分别购入现代Hysco公司260万和140万股,现代持股比例从26%增至29%,起亚则由14%提高到16%。东洋证券分析认为,现代集团正提升对钢铁业务的重视程度,将着手合并现代钢铁与现代Hysco。因而郑义宣入主钢铁业务无疑对于平稳过渡到现代集团王座举足轻重。


锋芒既露,不到四十岁的郑义宣带着眼界、能力和毅力一步一步走进了董事局,从此进入了现代帝国的核心圈。


一直以来,韩国民间都流行一句话,“韩国人的一生无法避免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当韩国五分之一的GDP都是由三星创造时,某种程度上韩国就像是“三星共和国”。从 1988年2月卢泰愚就任至今,大韩民国已经产生了7名总统、2名代总统,而“三星共和国”只经历了2代领导人——李健熙、李在镕父子。


 

所以韩国人没有遗忘自己生活在一个经济世袭、财阀几乎控制一切的国度。特别是前五大财阀集团三星、现代、LG、SK、乐天的经济总量已经占到韩国GDP的60%左右时。不过目前这些财阀集团们均已经选定继任的第三代继承人。但相形之下,除了郑义宣,其他韩国大集团第三代高管未能展现未能有更多出众的表现。


但在经历前两辈人创业的艰辛与分家的痛苦后,创业难,守业更难。


创业难,守业更难


2018年9月,现代汽车集团任命郑义宣为首席副董事长协助集团董事长郑梦九,以应对“日益加剧的全球贸易纷争以及主要市场竞争态势的变化。”这也是自2009年以来,郑义宣担任现代汽车集团的副董事长后,以全新的身份监督整个集团的运作,并直接向郑梦九汇报工作。


新王已立,旧王老去,这也被看做是“权利交接”正式过渡。



四个月后,郑义宣开启了现代汽车集团大刀阔斧的改革。他首先对高管们发出了洗牌信号,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的人事调整计划,涉及超过300人规模的管理高层。而在这次重组转型之后,外界也认为郑义宣实际上已经掌控公司。


从现代汽车内部来看,郑义宣的战略可以概括为年轻化、盈利化和透明化。


“现代汽车因此提出在未来,将移动出行等新型出行领域的销售额比重提高至50%,为了打破血统主义任命外籍、外部高管,并在与美系对冲基金的斗争胜利后加紧改造控股结构等措施,而从董事会提名的内容来看,这一系列的举动,均显示郑义宣式管理风格的‘上马’”。韩国大信证券分析师李佑静认为。


但与此同时,现代集团正处于困难时期,包括中、美两国市场销量疲软等,导致现代集团遇到诸多挑战。



在经过一年的改革后,今年1月,郑义宣在2020年现代汽车集团新年庆典上表示,“在2019年有效的转型、业务改善的基础上,2020年将成为现代汽车巩固其未来行业领导地位的首个年份。”


不过有效的转型并没有快速表现在过去一年现代汽车集团的销量数据方面。几乎在同一时间,韩国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公布了2019年全球销量。数据显示,该集团全球总销量下降了3%,至719万辆,不仅未能达到760万辆的目标,且创造了近7年以来的最低销量水准。


虽然总销量仍排名全球第五,但按照郑梦九之前的说法,现代起亚不进则退。


对于未来发展,郑义宣强调该集团将“大跃进发展,有能力成为市场规则的制定者”。按照他制定的“2025年战略”目标,现代汽车集团将以整车销售为中心,将目前的业务结构分为“智能移动出行设备”和“智能移动出行服务”,计划到2025年,在全球电池电动汽车、氢燃料电动汽车市场中跃升为前三大电动车制造企业。



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现代汽车集团计划未来五年投资100万亿韩元(约870亿美元),年投资达20万亿韩元,并争取在汽车领域实现8%的营业利润率,在全球汽车市场上确保5%的占有率。


“我认为,现代汽车的目标可能过于激进。”韩国分析师Kim Pyung-mo表示,之所以设定如此高的增长目标,是假设它们会在中国市场实现复苏,但是显然这种判断太乐观。对此,郑义宣多次前往中国,试图努力扭转在该市场销售放缓的局面。


与此同时,郑义宣继续领导现代努力开发指向未来市场的汽车,包括自动驾驶汽车和车联网技术,以及现代新兴的高端品牌捷恩斯(Genesis)。去年9月7日,郑义宣在印度举办的“MOVE-Global Mobility Summit”上讲话中表示:“现代汽车将积极尝试从汽车制造商转型为提供智能汽车的企业。”



对于当下的市场环境充满诸多不确定以及内外部的挑战也在持续加剧,郑义宣坚持认为必须继续专注于提升盈利能力和技术投资的回报转化。


就在今年2月19日的现代汽车的董事会上,没有提交重新聘任郑梦九为内部董事的议案,其任期将于下月16日结束。这意味着,郑梦九将卸下他担纲了21年的董事长职位。届时,郑梦九只保留现代汽车非登记高管和现代摩比斯登记董事职位。


另据路透社报道,现代汽车还表示将提名首席财务官金尚贤(Kim Sang Hyun)接替郑梦九在董事会的席位,这一提议将在3月19日举办的董事会上表决。


目前,对于郑义宣是否将正式继任董事长职位,仍没有准确消息,虽然外界几乎已经认定“郑义宣时代”已经到来。



但根据某现代汽车韩籍高管所说,无论是哪个人选担任议长职位,董事会内部对于郑义宣的政策已存在高度认同,因此无论是谁上任,都不会影响到郑义宣正在进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


显而易见,郑义宣对于新能源发展相比父亲郑梦九有着更积极的向往。而在丰田、通用等巨头虎视眈眈的环境中,现代汽车意图在氢能开发标准上背水一战,这或许对于现代汽车而言是能否在未来重塑辉煌的重要一步。


眼下,韩国的普通年轻人正在经历巨大的生存压力,当越来越多的同龄人开始失去希望、对生养自己的那片土地心生倦意时,韩国财阀的继承者们仍在控制一切。不过,或许郑义宣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 曹旻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