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3-18 19:49
传染病与人:不会终结的战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收了(ID:sola-video),作者:VOX,题图来自:IC photo


短短数月,新冠病毒便发展为全球大流行。这场疫情将会带来的影响无法估量,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表示:新冠肺炎有可能转成慢性疾病,像流感一样与人类共存。 

从古至今,传染病重塑了人类结构,改变了全球经济,影响着人们的食物、语言、文化以及更多。人类与传染病有过多次交手,却一直难分胜负。


一、病毒与世界史


如果没有传染病,世界史将重新书写。 

病毒算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命体之一,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中的单链RNA分子,在45亿年前的原始海洋中就已存在。远古时期,当人类逐渐成为食物链顶端时,这些微生物便也借着食物,水源进入人体,开始了漫漫征程。 

人类与传染病的一次交手从公元前3000年开始,人类进入农业社会,固定的住所、稠密的人口、不科学的排泄物处理系统、以及牲群的生长等都为病菌的繁殖提供了最佳温床。人传人型的“文明病”开始蔓延。 

 不被肉眼可见的致命微生物,会通过水源、空气、血液进入人体 


 人类进入农业社会,固定的住所、 稠密的人口、不科学的排泄物处理系统等,都为病菌的繁殖提供了最佳温床 


公元前500至1200年,随着战争与航海时代的到来,各个大陆之间的交流变得频繁,于是原本独立活跃在各个文明圈的传染病被散播到了欧、亚、非各处。 

鼠疫发源自蒙古草原。宋朝末年,蒙古骑兵在入侵时同时将鼠疫带入中国。中国的人口在两百年内,从1.2亿锐减至6千万。随之鼠疫传入印度和伊斯兰,沿着商路从近东渗透至欧洲,成为了中世纪消灭欧洲三分之一人口的黑死病。 

 欧洲中世纪抵抗黑死病的鸟嘴医生 


天花在历史上的7次爆发杀死了全球近5亿人口。公元前1000年,天花由埃及商人传到印度。在肆虐了欧、亚、非以后,西班牙殖民者于16世纪将天花病毒带到了美洲大陆,完成了它的最后一站,阿兹克特和印加两个文明因此灭绝。 

 印第安三大古老文明之中的阿兹克特与印加先后覆灭于天花之下 


霍乱最早出现在印度孟加拉,19世纪英国军队的殖民与贸易行为将它迅速传遍了印度半岛,接着从陆路与水路传播至世界各处,开始了全球大流行。直到现在,霍乱每年依然有300万至500万病例。 

除了这三大甲型传染病以外,还有着众多同样致命的传染病影响着人类的健康:肺结核、麻疹,疟疾、流感、艾滋。 

 2019年以来,霍乱在非洲多个国家持续流行,涉及国家及地区数量达11个 


二、牛痘接种、  天花疫苗与基因测序


最早,人们在试错中总结出了一些预防传染病的方法,蒙古人看见生病的土拨鼠(鼠疫的传染源)成群便会迁徙远离、穆斯林禁食猪肉、南印度的泰米尔人不喝隔日的水。 

在现代医学启蒙之前,人们对传染病只有预防,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治疗手段。中世纪鼠疫在欧洲肆虐时,被认为是上帝的责罚。人们通过忏悔、献祭犹太人和女巫,以及放血、催吐剂等疗法救治病人。 

 在现代医学启蒙之前,人们通过忏悔、献祭、放血、催吐等方式救治病人 


 十四世纪,佛罗伦萨瘟疫爆发时,人们接受宗教仪式的佑护  


直到18世纪,分别代表着“预防”与“治疗”的公共卫生与现代医学兴起,传染病的模样才逐渐清晰了起来。 

在公共卫生领域,1854年,流行病学之父约翰·斯诺发现伦敦霍乱的传染源是被污染了的公共水井,于是他通过改善水源、食品、环境等卫生状况控制住疫情。 

 英国麻醉学家、流行病学家-约翰·斯诺 


19世纪80年代开始,国际组织开始检测霍乱、黄热病等各种疾病的发病情况,同时为各国建立统一的卫生和检疫标准。 

而医疗成果更是硕果累累,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在1798发明牛痘接种,史上第一支天花疫苗由此诞生。随后的一百年,针对不同传染病的疫苗相继问世,使得人类的平均寿命相较19世纪增长了数十年。 

 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在1798发明牛痘接种,史上第一支天花疫苗由此诞生 


现代医学与公共卫生管理双管齐下,实践出一套完整的传染病防治体系。与此同时,新技术不断投入使用:运用AI完成病毒基因组测序、3D打印的防护面罩研发成功、AI机器人“警察”和消毒机器人参与防疫。 

 现代医学与公共卫生管理双管齐下,实践出一套完整的传染病防治体系 


三、“热带雨林的复仇” 


尽管医疗发展日新月异,新世纪以后的传染病却没有停止脚步。 

《血疫》的作者理查德·普雷斯顿认为,每一种新型病毒的出现,都是“正在衰亡的生物圈的回声”。人口不断增长,对自然资源的拓展越甚。填海造林,开荒拓土,甚至食用野生动物,打破了两者之间的安全距离,这才遭致病毒,所以有人将人畜共患病称之为“热带雨林的复仇。” 

据《自然》杂志的一篇论文统计,1940至2004年中,新出现的传染病达300多种,60.3%为人畜共患病,其中71.8%来自野生动物。 

另一方面,社会交通越发达,传染病蔓延的速度越快。假想当年,鼠疫杆菌即便能登上航船,也会因为航线太长而无法存活。而随后汽船的发明使得传播变得容易了。2020年的新冠疫情之所以能在全球愈演愈烈,也是全球化带来反噬之一。正如理查德·雷普斯所言:“文明与病毒之间,只隔了一个航班的距离。 ” 

 社会交通越发达,传染病蔓延的速度越快 


同时,病毒会不断通过变异来达到自身的进化,绕过人类事先准备药物和疫苗。新型冠状病毒尽管与SARS有着 76.47% 相似的氨基酸序列,却有着更强的传染性和更长的潜伏期。 

病毒与人类力量的此消彼长,似乎一直在提醒我们——时间长河里,在与传染病的恒久博弈中,人类远远没有达到胜利。 

 新冠病毒尽管与SARS有着76.47%相似的氨基酸序列,却有着更强的传染性和更长的潜伏期 


 在与传染病的恒久博弈中,人类远远没有达到胜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收了(ID:sola-video),作者:VOX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别打CALL,打钱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