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3-19 10:08
现在的国产剧女主,没一个正常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赵皖西,头图来自:IC photo(《安家》剧照)


创作出一个能让人理解和共情的女性角色,第一步就是:所有创作者们不把观众当白痴。


最近热播的国产剧,真是让人看了火冒三丈。


刚吐槽完国产剧男主里的各式“油田”和“逼王”,最近热播的几部剧,又让观众回过味来:国产剧里的女主,也没一个是正常的。


《完美关系》里的江达琳,凭一己之力将这部剧打入豆瓣3.9分的深渊,一顿骚操作,让虎扑直男都不知如何洗地。


江达琳版佟丽娅,让虎扑直男不敢相信自己双眼。/《完美关系》


《安家》里的房似锦,铁血冷面,业务彪悍,身背“扶弟魔”的悲惨身世,为了卖房“无所不用其极”,却在卖房之余凭借自己在《甄嬛传》里丰富的宫斗经验,成了维护小区治安和同事情感的“闲人房大姐”。


还有张口“哥哥”,闭口“欧巴”的张乘乘,给日常喜欢做慈善的老公戴上绿帽,被抓奸后却义正辞严地说“自己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实在不行,你在外面也找一个”,打击面大到让天下男儿语塞。


房似锦,是又一个嬛嬛,还是另一个樊胜美?/《安家》


国产剧里的女性角色都怎么了,为什么她们仿佛一直都和观众生活在不同次元?


你还记得上一次国产剧里出现有血有肉、脑回路正常、背景普通,不想尽办法作妖,也不随时随地圣母心泛滥的女性角色,是在什么时候吗? 


1.悬浮的国产剧,看不懂的女主角


职场剧向来都是国产影视崩坏的重灾区。尽管踩着《精英律师》《创业时代》等浮夸脑残剧的“尸体”,但这部号称是国内第一部公关职场剧的《完美关系》,还是把该犯的错,都照样犯了个遍。


女主江达琳作为一名被迫回家继承老爸百亿家产的“临时总裁”,在老爹失踪、公司岌岌可危的关键时期,一门心思地只想着谈恋爱。


为了谈恋爱,她推掉工作,逃掉合伙人会议,泄露公司的商业机密……


自己的男友盗取公司机密,江达琳却来质疑男主不该私下调查


在男主面前,女主则完全发挥了“无知无能无畏”的全能三无精神:


面对男主的善意提醒,她熟练使用“我不听我不听”“请你尊重我”“说来说去都是我的错,是吧”这三板斧。


捅了娄子之后,又到男主那里胡搅蛮缠:“我认错还不行吗”“你就再帮我一次”“反正我不管,这个忙,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比起《完美关系》,导演安建同期播出的另一部《安家》,还算看得过去,全员演技在线,时有笑点,但这也挡不住女主房似锦这个角色的“怪异”。


孙俪饰演的房似锦在剧中是一名房产销售,被公司总部调派到上海某家业绩不好的房产中介,成为空降店长。


熟悉国产剧的朋友一定能想到,这个人物刚开始走的一定是冷血无情、六亲不认的人设,这样之后才能有反转。


上任第一天,同事跟她自我介绍,她装作没看到地直接走过。


下属跟了大半年的客户,她二话不说就撬到自己手上。


对同事狠,对自己只会更狠。/《安家》


更熟悉国产剧的朋友也一定能猜到,女主这铁面无情的性格,一定是因为她有一个吸血鬼母亲和窝囊废弟弟。


果不其然,女主这回又是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生下来上面就已经有三个姐姐,妈妈本想把她沉井,却被不忍心的爷爷救回来,于是取名“房四井”。


小时候妈妈不让她上学读书,长大后又像只吸血鬼一样跟她要钱,给弟弟买房。为了拿到钱,她到房似锦家门口闹,到公司撒泼打滚,最终导致房似锦被停职。


女主人设太无敌了,那就给她安排个一言难尽的原生家庭吧。/《安家》


这样极端的人设冲突,相继出现在樊胜美、苏明玉、房似锦身上,编剧们吃到了甜头,使着吃奶的劲儿把女主角们往这个狗血模板上套。


国内编剧们估计都是照着《老娘舅》和《欢乐颂》写的剧本,所有的剧情冲突都能被当成民生调解问题,最后又被男女主角的恋爱问题化解。


是不是围绕现代女性视角展开的现代剧,主旨都会落到集体找对象上?/《欢乐颂》


人设崩塌、悬浮的女主不只出现在职场剧中,在近期的国产热播剧里,女性角色的人物形象都算不上讨喜。


《下一站是幸福》的贺繁星口口声声想谈一场简简单单的恋爱,却用几十集的时间就在成熟男二和小狼狗男主之间纠结徘徊。


《新世界》里的田丹就更神奇了,作为一名身肩组织重任的特派员,她前脚到北平,后脚就被抓进了监狱。


明明有着手掐内少、脚踩梅西的高超武艺,愣是心甘情愿在北平监狱里待了三四十集。在监狱里每天也不干啥正事,光顾着给男主出谋划策、指点江山。


国产剧的女性角色,到底怎么了?


《新世界》中,女主角下线,给男主角腾位置了。/《新世界》


2.从贤妻良母到大女主、玛丽苏,国产剧女性都很难正常


国产剧女主的“不正常”并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


1990年,一部万人空巷的神级电视剧《渴望》在北京台开播,创造了90.78%的收视率奇迹,女主角刘慧芳是一位贤良淑德、朴实善良的模范妻子。


在她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所有东方女性的传统美德:为了帮助男主王沪生留在北京工作,她嫁给了王沪生;为了家庭,她放弃了参加高考的机会;为了孩子更好的成长环境,她忍痛与孩子分离……


《渴望》里的刘慧芳几乎没有任何人性缺点,命途多舛,摊上了一个女人能经历的所有倒霉事,却一直忍辱负重,坚信“好人一生平安”。


这种磨灭人性的“精神榜样”虽然反映了当时特定的时代背景,如今看来却十分畸形。


1990年播出的《渴望》,赚足了中国观众的眼泪


童年阴影《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梅婷饰演的梅湘南因为年轻时曾被强暴,遭到丈夫无尽的猜忌和暴力,不仅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和社交,过着“不和陌生人说话”的日子,更因为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一次次忍受着丈夫安嘉和的家庭暴力。


梅湘南在剧中遭受了6次家暴,前5次都没有反抗。直到最后一次安嘉和孕期施暴,导致自己流产,她才幡然醒悟,选择离开安嘉和,过自己的人生。


童年阴影又来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无论是贤良朴实的刘慧芳,还是被荡妇羞辱的梅湘南,她们都受制于传统的舆论道德压力,屈服于家庭中绝对的男性权威,放弃了自我价值的探索,她们是不正常的。


进入新世纪,女性主题的电视剧,包裹着各种社会问题而来,赢得无数观众的眼泪。


章子君:一个光靠剧情介绍就能让你哭出声来的女人。/《女人不哭》


《女人不哭》《笑着活下去》《女人不再沉默》是这时期的代表作,这些电视剧围绕着女主角从受虐到反抗的人生历程展开,唤起了新时代女性意识的觉醒,也成为了最早的“大女主剧”。


这些女性角色虽然已经有了反抗男性权威的意识,但仍然摆脱不了伟光正、博大包容的传统女性形象,《蜗居》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惯性设定,房子问题成为女性除了家庭困境和自我成长之外,必然面临的难题。


《蜗居》之所以高分,也是因为反映了真实的女性。


姐姐郭海萍为了能在大城市买一套房子,默许自己的妹妹成为别人的小三,享受着妹妹当小三得来的恩惠。


谁又能想到十年后,强势有主见的郭海萍会因为一句“诗和远方”,被房似锦推销掉一套没人要的“跑道房”。


姐姐,冷静!诗和远方养不起你的二胎。/《安家》


女性角色的禁锢由此从家庭内部开始破除,一批专注于婚恋题材和婆媳关系的电视剧冒出头来。


2011年,一首《无法原谅》响彻大街小巷,无论何时何地,你永远都能听到有人哼起“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


逆来顺受的女主林品如在经历爱情、友情双双背叛后,化身复仇女神满血归来,把渣男贱女狠狠踩在脚下,猛戳所有观众的爽点。


这些台词的上下文,大家都能接得上/《回家的诱惑》


编剧们灵敏地察觉到观众对于此类爽剧的热捧,开启“大女主霸屏”的爽剧时代。


从《甄嬛传》的成功开始,大女主剧一发不可收拾,《欢乐颂》里才三十岁出头的安迪,用几个炒股入门术语,就能在美国股市搅弄风云。


《我的前半生》里的失婚妇女罗子君,毕业之后毫无工作经验,却在商业精英贺涵的帮助下,轻易就获得了不凡的工作成就。


这些大女主们一般都自带圣母光环、全程开挂,身边还围绕着好几个优秀男子,甘愿充当女主人生路上的炮灰,帮助她们从小白兔变身成为“女强人”,制霸全场。


编剧的金手指下,女主角个个都是尚未觉醒的商业奇才。/《我的前半生》


这样的女性角色,爽则爽矣,却早已脱离现实,无法引起观众的丝毫共鸣。


这样的大女主剧无非是另一种升级版的玛丽苏,但市场也并没有因此放弃对傻白甜式玛丽苏的深入挖掘。


从互泼红酒、随时撕×的小时代姐妹花,到中石化代言人、一句“加油”就能让观众瞬间尴尬癌的鹿小葵,还有《青春斗》里作天作地的向真,《克拉恋人》里勾搭好友男朋友,同时吊着备胎男闺蜜的米朵……


所有玛丽苏剧的女性角色,不是无脑到人神共愤,就是圣母到让人狂喷,女性自身的价值完全被剥离出来,沦为观众观赏的笑料。



3.国产剧女主的不正常,是从编剧把观众当白痴开始的


都市女白领必然困囿于职场与家庭,农村女性一定面临着“樊胜美”式困境,女性角色形象全面坍塌式地走向不正常,这种倾向是极其可怕的。


“不正常”的背后,是观众的认知能力和意识方式正在迅速退化,又或者说明,创作者们对于受众真正想看什么作品根本毫不关心。


这锅该由谁来背?导演、编剧、演员,还是观众?


宋茜面对贺繁星的人设争议,发微博称“电视剧毕竟不是现实,现实生活要复杂得多”。


贺繁星人设崩塌之后,电视剧评分直线下降。/《下一站是幸福》


《完美关系》的编剧亲自下场甩锅,暗指自己的剧本没有问题,浑然一副“这锅谁爱接谁接,反正不该我来接”的姿态。


观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安家》的编剧六六回应网上关于“房似锦人设不够讨喜”争议,说“房似锦这个人物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言下之意,就是“我也不在乎你们观众是怎么看的”。


前一阵子,有人在网上提出“为啥职场剧到最后都成为了谈恋爱?”的问题,博主@顾硬硬回答说:


“国内女性不喜欢看到女主有什么实质性的挫折,因为她们在现实中本就喜欢逃避职业挑战及其他现实问题。职场对国内女观众来说只是‘女主被追求’的引子、场景、道具和给女主身份镶的一道金边儿而已。”


这锅被传来传去,貌似又回到了最初提出问题的观众手中。但仔细一想,这话又格外熟悉——著名影帝冯小刚貌似也说过:


“中国垃圾电影太多,是因为有垃圾观众捧场。”


但扪心自问,在一众垃圾影视剧前,我们观众有得选吗?千方百计讨好观众的资本和编剧,又有哪次是真的讨好到点上了?


只管拍真实的女性,观众自能发现她们身上的闪光点。/《梨泰院》


我们观众明明可以接受“有瑕疵”的影视人物:《梨泰院》里为了生存背叛男主的女二,活得世俗又拧巴,我们也能从她身上看到自己为生活拼命的影子;


《想见你》里性格阴郁的陈韵如,冒充成性格开朗的黄雨萱、抢走李子维的初吻,但还是有很多观众能理解她的无助和哀伤。


即便在男性视角占据绝对主权的创作环境下,以前的编剧仍然能创作出鲜明的女性角色。


《倚天屠龙记》中,周芷若一句“倘若我问心有愧呢?”就让万千剧迷对她又爱又恨;


《小鱼儿与花无缺》这部主打兄弟孽缘的男性向电视剧,也诞生了小仙女、苏樱、江玉燕等众多个性鲜明的女性角色。


武侠世界中的周芷若都能引起大量观众的共情,都市剧中的大女主是不是得开始离我们更近一些?


反观如今的编剧,懒得探究自己笔下人物的内心世界,不屑于了解每个行业的生存现状,更不懂得中国女性面临的真正困境是什么,复制粘贴出一个个没有灵魂的人物角色,受到批评时,却反过来怪观众没有审美能力,这是极其虚伪的。


英国演员约翰·爱丽斯曾说“电视是国家和民族的私生活”,如果我们每天观看的电视剧里没有一个正常人,那想必我们的私生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在男性凝视之下,女性角色的创作本该更多地体现出女性所处的生存困境和精神状态,而创作出一个能让人理解和共情的女性角色,第一步就是:所有创作者们不把观众当白痴。


参考资料:

[1]《当代中国电视剧中女性形象的解读》胡育丹.2015-05

[2]《“他者”的突围:中国家庭伦理剧妻子形象嬗变研究》蒋雷亦.2016-05

[3]《可惜又可笑的<安家>》3号厅检票员工.2020-03-05

[4]《最近的国产剧里已经没有“正常女人”了》文娱后台.2020-02-2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赵皖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