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原创
2020-03-24 21:14
你看,N号房里,26万双眼睛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分手过程并不愉快、消失许久的前男友突然开始密集联络你,请求复合。当你明确拒绝并声明马上拉黑之后,一个视频弹出来了。

 

噩梦开始

 

这是偷拍视频,你对此一无所知。这台可以毁掉自己人生的摄像机藏在哪里?什么时候录制的?对方为什么没有征求自己的同意?一旦视频流出,该如何自处?所有的疑问瞬间就变成恐惧。

 

一旦视频被公布男同事们会用猎奇而轻蔑的眼神看向自己,不断感慨世风日下。

 

“交往的时候没想到会分手,边说着喜欢边拍的。女生还是得小心身体才行。”

“视频都上热搜了,连公司的声誉都被损害了”

 

好了,现在主动权归对方了。前男友立刻转换了态度——“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愿意和我聊聊了?”

 

这是2019年的韩剧《就算敏感点也无妨》第二季里的“故事”。结尾,正义还是战胜了邪恶。前男友被女主角的朋友们暴打一顿,手机被砸碎,偷拍视频被毁。女主角恐惧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但现实远不如韩剧呈现的美好。大部分女性,当收到偷拍视频、个人信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惊慌失措。那些对女性的规训和耻感,会牢牢封住她的嘴。最终,女性在勒索下,不得不同意对方的无理要求。

 

这一切都在我们身边真实地发生着。这就是最近轰动整个韩国的“N号房”性剥削案


被击穿的底线


Telegram的Slogan是拿回你的通讯隐私权(Taking back our right to privacy)。然而,让女性丧失人权的“N号房”,正是基于这个社交平台。

 

李银河曾经谈及性权利“三原则”——成人,自愿,私密。而“N号房”的出现,击穿了上述全部都底线

 

2018年12月,网名为godgod的人,打开了“N号房”的第一扇门。

 

第一步,寻找“奴隶”。根据韩国《国民日报》的报道,他会瞄准那些在Twitter、Facebook上拍出性感照片的未成年女性发送钓鱼链接,谎称她们个人信息和照片被泄露和举报,需要调查真实身份。在女孩子们如实输入了姓名、地址、电话之后,godgod就会要求她们发送脱掉上衣甚至全裸的照片,“如果不乖乖听话,就会把裸照发给你爸、你妈、你通讯录里的所有人,然后放到网上。”

 

来自地狱的机器开始转动齿轮

 

在拿到裸照后,godgod继续勒索,女孩们不得不按照要求拍摄更多淫秽视频。

 

“记者亲眼看到像狗一样叫着的孩子们,还有在男厕所里裸体躺在地上的孩子们。”

“甚至有女孩子在吞噬排泄物。”

 

接下来,就是吸引“观众”。godgod将视频放在1号房中,可以让男性免费预览。如果想观看完整版,需要支付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0元),缴费成功之后,godgod会发送2号房的链接。想要看更多视频的观众以此类推。最高等级的8号房,需要缴纳6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500元)。其中每个房间都有3名~4名女性被奴役,总共有近30名受害者。

 

就在去年2月,godgod突然从Telegram上离开,5个月后,“博士”出现,他让“N号房”影响力指数级扩大

 

他假借给经济困难的女性找工作为由,问她们愿不愿意做“模特”、“兼职”,然后掌握个人信息。起初只是拍摄一些普通的照片,随后尺度越来越大,一旦遇到有女性拒绝,就会如法炮制进行威胁。


 

“博士”更为极端。他会要求受害者自残,在身上刻下“奴隶”等字样来表示忠诚;他还将线上淫秽视频发展到线下。受害者被关在房间,一名成年男子进入房间强奸受害者,而犯罪的全过程都通过视频实时直播。“会员们”看到后,一片欢呼。

 

将付费房间分成三个等级。初级为2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40元)、中级6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420元)、高级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550元),支付方式为同等价值的虚拟货币。为了吸引用户直接去往高价房,会在便宜的区域发放以受害女性真实信息为蓝本的色情小说。

 

而就在昨天(3月23日)晚上,SBS在《八点新闻》中公开了“博士”的相貌特征和身份信息。


图片来自保育院官网

 

这位一脸“老实”的“博士”,本名为赵主彬(音译),25岁,信息通信专业毕业后至今无业。警方却在他家中搜出上亿韩元的现金

 

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奖学金,担任校报记者期间就防范性犯罪的话题写过文章。2017年年底,他还参与保育院的志愿活动。身边人得知“看起来平凡、善良”的赵主彬是残害如此多女性的犯罪嫌疑人,都觉得“受到冲击”。


26万双眼睛


根据警方确认,“N号房”受害人数累计达到74人,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人。

 

而26万名男性用户为此付费。

 

一位推特用户说:


刚朋友看新闻告诉我,韩国共有26万台出租车。(所以)你在街边碰到出租车的概率,就是你周围出现“N号房”会员的概率。

 

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因为韩国总人口仅为5200万,以50.1%的占比计算,不考虑多人共用账号的情况,每100个男性中就有一个人是“N号房”会员。也就是说,这场长达两年,涉及近百人的性剥削案件,是在半公开的状况下进行的

 

截止发稿,有超过400万韩国民众在青瓦台网站上请愿,公布26万人的真实信息。

 

在《就算敏感点也无妨》里的女主角哭着说“找来视频看的你们,也都是共犯”。但这26万人,远比“看客”更可怕。


图片来自《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成为会员的入门,就是要发表对受害女性侮辱性言论,并且上传个人信息

 

之后,为了增强忠诚度,“博士”将他们变成了内容生产者。如果想要进入高阶房间,会员必须在群内分享类似的淫秽视频。由此产生了“熟人凌辱房”这类房间。会员不得不共享他们的亲人、朋友、前女友等各类偷拍视频,才能不被强制退群。如果会员能够自己拍摄这类影片,就可以获得直通最高级别房间的权利。

 

而现在,他们仅仅面对被公布真实个人信息的“可能性”,就纷纷从施暴者、偷拍者的身份跳脱出来,团结一致号称自己是受害人

 

“性欲是男人当然的欲望,信息会传回学校吗?我真的非常努力在做小学教师的工作。”

“比起惩罚N号房的参与者,不更应该先惩罚上传自己身体视频的淫乱女吗?”

 

宛如一面影照现实的镜子。《就算敏感点也无妨》里的一位男教授也说过同样的话:

 

性犯罪的主要原因,想想是谁引起的?就是女人有问题。

 

图片来自《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当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关卡瓦诺遭到福特博士性侵指控时,他说“这是史上做男人最苦的时候,他可能会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受到指控”的言论,《崔娃每日秀》的主演崔娃(Trevor Noah)说了这样一段话:

 

瓦诺最不幸的状况是什么?他能受到最大的惩罚是什么?是要回去做联邦法官,那是这片土地上最重要的法庭之一。而福特博士呢?她被美国总统公开嘲笑。他深谙操纵受害者之道。这是在说MeToo运动真正受害者是男性。这是因为他们要让所有男性感觉,男性应该团结一致,抵制这项运动的发展


就在几天前,3月16日,是已故作家林奕含的生日。如果她没有遭遇性侵,如果她还活着,今年29岁。她用自己的生命,告诉所有人——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