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想法
2020-03-27 18:00
买下1.3亿豪宅之后,李佳琦的下一步

最近网传李佳琦买了一套朴实无华且枯燥的房子,总价 1.3 亿,面积 1000 多平,上海市区顶层复式,邻居是胡歌和唐嫣。对年收入高达 2 亿的李佳琦来说,这套房子真不算贵,也就大半年收入。我要是半年收入能买套房,我肯定比他还飘。


争议的原因说白了只有一个:因为他是网红。


人人都羡慕赚钱,但现实是,决定一个人社会阶层的,除了钱以外,还要这钱是怎么来的。通过当网红挣来的钱,总是有原罪。 因为在社会主流价值观中,他们似乎永远不是正经职业。


十几年前,网络红人是审丑和奇葩,凤姐、芙蓉姐姐、木子美是其中优秀代表。 五六年前,网红是软色情,是在直播间搔首弄姿,靠擦边球赚土豪打赏的女主播。


你说要去当网红,别人会以为你家突遭变故,你要卖身葬父。


看看那些国产电影就知道了:《羞羞的铁拳》里,马丽直播铁锅炖自己;《受益人》里,柳岩演的主播差不多被拍成了失足妇女。 


网红主播的社会印象,大概就介于奇葩和风尘之间。  


如果李佳琦从《创造 202》或者《唱跳 rap 练习生》中,以正统偶像路径出道,比商业价值,李佳琦完全不怕和任何一个明星一对一 battle。 


有财经媒体报道,李佳琦 2019 年收入达到了两个小目标。做到某个领域的顶尖人物,2 亿元的年收入并不算夸张。看看篮球届的勒布朗詹姆斯,网红届的金卡戴珊,军工届的托尼史塔克,骗子届的孙宇晨。但在国内,即使是和顶流偶像比,这样的年收入也令人称羡了。 


我找到一份两年前的中国名人收入排行榜,榜上能超过这个数的,也就只有范冰冰一人。李佳琦的新邻居胡歌,以仅仅 1.36 亿位居第十,另一位邻居唐嫣则根本没上榜。


粉丝数会说谎,影响力会主观。社会主流嘴上很嫌弃,但资本的身体永远诚实。 


可惜,得到资本青睐,某些行业依然可能被视为洪水猛兽。比如电竞,全世界都知道电竞选手挺赚钱。但你说要去搞电竞,下场无非是被你爸打断腿,或是被拉去杨永信电击疗法。网红也是一样,再赚钱,也逃不开被人当成下九流的命运。


普通人一生要强,无非求个阶层跨越,网红也一样,要给自己洗去下九流的色彩。

 

这件事,一般有两个路子。要么挤进演艺圈,用艺人的光环包装自己。


要么转型创业,用企业家的地位抬升自己。 


前者是冯提莫,挤破头才发现,自己半个身子还是网红。


后者是罗永浩,历尽千帆才发现,还是动动嘴皮子更适合自己。 


普通人的阶层跨越像考试,考不过可以补考,补考不过可以重修,重修不过可以复读。网红摆脱原罪,更像悬崖上的飞跃,成功了前途光明,失败了很快被遗忘,泯然众人。


日本国民女团 AKB48,刚出道也玩软色情,歌里不是禁断师生恋,就是露裙底的舞蹈。后来晋升成国民偶像,用了近 8 年。 


公众号深夜发媸,早年以写小黄文起家,车速快,路子野。后来转型时尚博主,主理人徐老师曾一度被老粉丝在后台骂到抑郁症。


还有陌陌。2012年 Mike 隋一句“约炮神器”,间接促使这款 App 火遍全国。但后来无论陌陌怎么拍 TVC,怎么改 slogan,都没能让“玩陌陌”这件事变得体面。 


从一个有原罪的领域里,回归主流有多难,可想而知。 


网红的另一个原罪,是快。 网红的生命是短暂的。


只要一条微博/短视频/公众号文章的爆火,就能让网红们享受到“king of the world”的待遇。


 随后,大部分网红都会在两年内凉凉,即使创作力强如咪蒙之流,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天降封号。


所以这一两年,网红们多半会开足马力变现收割。最近,北京电影学院开了个网络主播专业。我不少北电朋友,在朋友圈都露出了吃苍蝇般的表情。毕竟一个明星的蛰伏期都可能比一个网红的完整生命周期长,肖战从15年入行到爆火都花了4年。 


三年出一个暴发户,三代出一个贵族。出一个网红只要三天,这便是网红的原罪。 


而在这从火到凉,短短的生存周期里,网红还不得不面对巨大的转型压力。就像暴发户住进哈利波特式的富人区以后,都要学习上流社会的礼仪、社交圈、话语体系、权力结构,甚至要报一期田朴珺小姐 99 万的贵族学校一样。网红们想要从new money进化到old money,也要经历一番不小的阵痛。

  

李佳琦接受GQ的采访中,有几个细节我印象深刻。他说:“我不是明星,只是网红”,他说:“明星跟我合作也是因为看到我的火和流量,不是要和我交朋友。如果我没有流量,别人不会跟我合作的。”


世界从来就不公平,它为网红出身的人设置了一条上限,为演艺圈出身的人设置了一条更高的上限。 中间无形的区别,李佳琦恐怕有切肤之痛。 


去年4月,李佳琦和几位明星为一个美妆品牌站台,上海外滩的震旦大屏上,演员们的大幅单人硬照轮流播放,却惟独没有李佳琦。为此,李佳琦很生气,正常,但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肖战们能上春晚,冯提莫们只能上卫视跨年夜。  


2019 年,淘宝直播的规模已经达到千亿级别。新零售,尤其是电商直播的兴起,让美妆巨头们趋之若鹜,雅诗兰黛 CEO 甚至表示,75% 的营销预算都要放在红人身上。网红们不止是在和传统广告竞争市场预算,也是在和那些有着代言人、品牌大使、品牌挚友 title 的明星们抢蛋糕。 


有一个李佳琦存在,真的很重要。 


李佳琦代表了一种与过去不同的网红形象:专业、勤奋、有魅力、不卖弄性感,商业化能力极强。他们之中,有的人有很强的内容能力,或者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或者可以走偶像/明星路线。


我称之为新网红。 他们活跃在知乎、小红书、抖音、B 站、微信公众号里。和传统印象里的网红,最重要的区别是:他们不仅要挣钱,还希望挣得令人尊敬。 过去一年,李佳琦正是在拓宽一个网红的边界。 


这段时间里他上过的综艺比局座上过的舰还多,他走过的红毯比马苏蹭过的还多,他合作过的明星比霉霉的前男友还多。前几天,高晓松微博发了个“明星和腕儿”论,他说明星只顾着自己,腕儿心里爱江湖,希望大家都好,愿意为行业付出。 


加上这次买豪宅,李佳琦每一次努力出圈,都是在把“网红”的上限顶高一厘米,让网红不再是个有原罪的职业。


无论有意无意,他都越来越像个腕儿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