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3-27 16:24
一家夜店的停业,对柏林来说意味着什么?

柏林是一座以夜生活著称的城市,从 90 年代起,这里成为 Techno 音乐的首都,与电子音乐和派对文化共同成长。


但在过去十几年间,这座城市里近三分之一的夜店都关门了,更多的夜店面临危机。


上世纪开始,士绅化的影响席卷全球的城市,人们失去生活的空间,文化和更多。新科恩区标志性夜店 Griessmuehle 无限期停业,这对于热爱派对的人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对这座城市又意味着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荒野气象台(ID:Wildamaze),作者:综合旋转、鱼尔布开克,头图来源:IC photo


一月份的柏林,几百名抗议者聚集在市政大楼前,一边举着标语一边跳舞。几位政客,包括新科恩区(Neukölln)市长马丁·希克尔对人群发表讲话。



一张标语牌写道:“所有 club 都是美丽的。” 


另一人举着:“我停止跳舞的那一天就是我停止呼吸的那一天。”


Photo by Felix Dressler


这场抗议并不来源于什么政策变化或经济危机,而是一家夜店的关闭。


Griessmuehle 位于柏林南部的新克尔恩(Neukölln)区,一侧是新克尔恩运河旁,另一侧是铁路。



这里曾经是东德时期的一间面条厂,现在水泥厂房里藏着两个舞池,室外有休息区和俯瞰运河的花园。



自 2012 年开业起,Griessmuehle 迅速成为最受柏林人欢迎的 club 之一,不仅有周末连续两天不停歇的club night,音乐风格从 Techno、House 到 Disco 和 British bass,也是著名 LGBTQ 派对 Cocktail d'Amore 的举办地。


平日的 Griessmuehle 则更像一个文化中心,给这片社区的人们提供文化和娱乐。Griessmuehle有自己的唱片店、餐厅。



周三是露天电影夜:



周二是乒乓之夜:



每个月的第一个周五,这里会变身为二手市场。



看起来杂乱无章,甚至有些破败的外表无法成为阻止人们来到这里的理由,因为这正是柏林夜店的迷人之处:


无视主流的标准和规则,不加修饰。


Griessmuehle 给人们带来音乐、派对和自由;它不满足于只做人们周末夜晚的去处,而是与所处的社区保持联系,主动成为当地文化的一部分。


最后的派对


去年 12 月 30 日,Griessmuehle 在自己的 Instagram 发布了一则视频 #save our space,宣布可能面临关门的处境,寻求人们的帮助。



Griessmuehle 最初在新克尔恩区落地时,这个旧厂房属于一家物流公司,总经理 David Ciura 只花了 5 分钟就和房东谈判成功,租下了这片区域。


四年前,这里被一家奥地利房产公司收购,每次只能续租半年,而去年夏天房东告诉他们决定不再续约。


2 月初举办完最后一次 Cocktail d'Amore,Griessmuehle 正式停业。


派对结束后的 Griessmuehle |Photo by Gil Corujeira 


保护柏林夜生活的组织柏林俱乐部委员会的 Lutz Leichsenring 在采访中表示,Griessmuehle 的遭遇在柏林并不是个例。


2012 年后,随着金融危机的影响消退,低利率和不稳定市场让更多公司开始在地产上投资。


他们出高价买下房产,将本来租用的夜店赶出去,然后提高租金。


Leichsenring 估计,在过去 10 年中,柏林三分之一的夜店已经流失了,当下约有 15 间夜店正在面临危机。每个场所有自己的原因,但大多来源于邻居的投诉,执照或房东的问题。


这个现象甚至成为了一个专有名词:Clubsterben ,“夜店死亡”。 


柏林的夜店文化可以追溯到 30 年前。


柏林墙倒塌后,东德和西德的年轻人在俱乐部和夜店中一起跳舞狂欢,拥抱自己长久失去的同胞。他们不知道未来将会是怎样的,但至少现在,没有国家和军队可以禁止他们做任何事。


Cocktail d'Amore 的创办者 Giacomo Garavelloni 和 Giovanni Turco 说:


“夜店不仅代表着狂欢,派对的意义也不仅是派对。它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可以直接或间接地改变整个社会,创造不一样的社群,帮助人们摆脱主流的压迫。 ”


Griessmuehle 户外区域的派对人群|Photo by Gordon Welters 


夜店文化让柏林不同于其他欧洲城市,“自由与宽容”的声誉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游客、经济、工作和人才。


自 90 年代,柏林作为 Techno 音乐的第二故乡,诞生了 Berghain、KitKatClub 和 Tresor 等众多全球知名的夜店。


1991 年开业,世界上营业时间最久的 Techno Club Tresor,由保险库改造而成,2005 年被迫关门后搬迁至一个废弃工厂内


柏林的派对活动每年可为这座城市带来 300 万人,2018 年,柏林夜生活消费达到了 15 亿欧元。这无疑是让许多欧洲城市都眼馋的一笔城市文化收入。


夜生活不仅激发人们的创造力,也是维持城市繁荣的关键。


四分之三的游客说夜生活和夜店是吸引他们来柏林的理由之一,而几乎一半的柏林人说这是他们留在柏林的理由。


Griessmuehle 屋顶的抗议涂鸦:“拥抱我们的文化”


当有历史和标志性意义的夜店不再营业,只想最大限度地提高利润、演奏排行榜音乐、提供瓶装酒水的主流夜店占据了街道,夜店能给这座城市带来的社会和文化价值正在不断降低。


无可避免的士绅化


Griessmuehle 所在的新克尔恩区是柏林外来移民比例最高的区域之一。


这里繁忙的街道因为国际化风味而闻名,随处可见鹰嘴豆泥、中东糕点店和古董店。运河旁的土耳其市场出售农产品,香料和纺织品。


运河旁的市场


因为柏林其他地区的高租金,大量来自西方的学生,创意人士、艺术家和其他年轻专业人士涌入新克尔恩,新克尔恩的租金也开始上涨。


于是,本地和外来的公司在新克尔恩投资,购买土地,提高租金或建设新楼。比如 Griessmuehle 的房东,一家来自奥地利的地产开发公司,他们想在这片区域建设新的公寓、酒店或办公设施。



像全球许多其他城市,新克尔恩无法逃离士绅化的影响。当你在 Google 的搜索栏输入“Neukölln”时,自动联想中便会出现“gentrifizierung”(士绅化)



社会学家卢斯·格拉斯在 1964 年的第一次使用了士绅化这个词,用来描述伦敦的伊斯灵顿区:


“一个又一个的贫苦劳工民区被中产阶级入侵,当那些破落的房舍租约期满后,就摇身变成了高雅而昂贵的大宅……


士绅化的过程一旦展开,就只有义无反顾地加速进行;而直至所有原居的劳工阶层居住者都迁出后,整个社区面貌就彻底地改变了。”


现在的伊斯灵顿


更为现代的例子有美国旧金山。


随着 90 年代开始互联网产业的爆发,Google 等公司的班车推高了停靠站附近的租金,最终使旧金山成为美国房租最贵的城市。更多高收入和受教育程度的年轻人搬入,而有原本的居民搬离。


柏林的“夜店死亡”象征着一种悖论:


柏林拥有众多的创业公司,他们扩大规模,雇用更多的员工,将人才吸引到这座城市。那些工程师和 IT 人士的招聘广告上写:“来柏林吧,这里有世界上最棒的 club 文化。” 


夜生活是这座城市的标志性特征,吸引了外来人口,拉动经济,但同时也创造了住房困难。


投资者纷纷涌入,购买具有“潜力”的区域,而组成这座城市“魅力”的,像 Griessmuehle 这样的场所却因此被迫离开。


Griessmuehle 最后的派对现场|Photo by Gordon Welters 


乐观一点


幸运的是,Griessmuehle 并没有真正消失。


他们在 change.org 发起的请愿活动#save our spaces(保护我们的空间)收集了超过五万人签名。接下来的一段时间,“Griessmuehle Im Exil”(流浪的 Griessmuehle)将借用临时场所运营,继续 club night 和其他文化活动。



Griessmuehle 的唱片店 Latitude Record Store 的新址正在建设中,餐厅 Bistro CCNeukölln 将不再以其当前形式存在,但 Griessmuehle  团队在附近区域开发一个新的美食项目,预计将在春季开放。



老 Latitude Record Store 


这并不是一场孤单的战斗,Griessmuehle 得到了来自柏林俱乐部委员和市政的支持。


在柏林议会的文化委员会,各个党派一致投票支持 Griessmuehle。议会也将代表  Griessmuehle 继续与房东进行交涉,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Griessmuehle 能够重回原址,或是找到一个合适的新家。


Griessmuehle 在他们的网站上写道:“问题的根本在于缺乏对于文化场所的保护。因此,我们要继续为保护夜店的存在和承认夜店的“文化场所”地位而努力。我们希望与其他受威胁的夜店俱乐部一起,继续呼吁人们的重视,扩大在 #saveourspaces 标签下发起的战役。”


Griessmuehle 屋顶的抗议涂鸦


柏林已经认识到保护夜店文化的重要性:2016 年,德国法院宣布,柏林的著名夜店 Berghain 可以像剧场一样被归类为“文化场所”,只需要交 7% 的收入税,而不是作为“娱乐场所”的 19%;


Berghain 门口排队等待入场的人们


就在刚刚过去的 2 月,一个专注于保护柏林地下俱乐部文化的委员会在议会提出,根据柏林的《建筑使用条例》(Building Usage Ordinance),应将所有俱乐部和现场音乐场馆重新归类为文化机构,赋予他们与音乐厅、歌剧院和剧场同等的法律地位。


柏林俱乐部地图


“歌剧院和俱乐部的区别在于音乐的风格”,柏林俱乐部委员会主席、代表夜生活的活动人士 Pamela Schobess 在采访中这样说到。


Techno 音乐之于柏林,就如同古典音乐与维也纳,歌剧艺术与米兰一般,这种音乐形式深深塑造了这座城市的文化个性和城市风貌,只不过相比与古典音乐与歌剧,Techno 还很年轻而已。


不过也正因其年轻,Techno 这种在诞生之处就被冠以“未来之声”的音乐才更有其无限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与格外热爱它的创意阶层同在,也与柏林的不可替代的城市个性同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荒野气象台(ID:Wildamaze),作者:综合旋转、鱼尔布开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