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4-10 09:38
武汉解封,但他们的生活还没解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 门纪,题图来自:IC PHOTO


武汉已经解封,但武汉市民的生活要恢复原貌,绝非短时间之内的事。


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这座城市终于迈上了重启的轨道。


武汉人的生活却没有因此而发生质变。解封日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仍需要勤洗手、戴口罩、注重防护、尽量减少出门,避免聚集的新一天。


不久前,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接受采访,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封城期间留在武汉的人群,可能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对新冠病毒最具有免疫力的人群了。


解封后武汉或成最安全城市。/CGTN  


新周刊采访了几位武汉当地市民,他们陪伴这座城市度过了封锁的76天,又见证了它解封的第一天。


受访者纷纷表示武汉内部依旧处于严格防控之中,许多人仍选择居家办公。截至发稿,武汉解封已有两天时间,还有不少市民是没有走出小区,甚至连家门都没出过的状态。


和朋友圈或其他社交平台上,众人兴奋、感动的氛围不一样,曾经处于疫情中心的他们,反而不约而同地选择平静地走进解封那一夜。


“解封不等于解防。”4月8日注定难忘,但从疫情阴霾下渐渐走出的武汉人,他们更多的是谨慎与冷静。


或许正如博主“欧阳志刚逐梦演艺圈”所说,的确有不少武汉人跑到广场上一起为解封倒计时;但在朋友圈、聊天群、小视频所无法捕捉到的地方,也有许多武汉人“与平时一样洗完脚就睡了”。


这才是真实的世界。/@欧阳志刚逐梦演艺圈


解封这一天


4月8日零时,武汉按下了播放键。


新闻里,江汉关钟声奏响,有女孩高喊:“我的武汉回来了!”


长江两岸的灯光秀被点亮,高楼的LED灯幕上都出现了“武汉你好”“英雄之城”“明天会更好”等字样。


离汉通道管控正式解除,高速收费站口一辆辆汽车鸣笛出城,“每一声都像一个如释重负的叹息”。


社交网络上,有两个多月没有见面的小情侣,在汽车里摘下了口罩,共度了一杯奶茶的时光。据武汉市民政局统计,截至当天傍晚17时,共有171对新人领证结婚。


作家叶倾城收到几张朋友发来的堵车照片,在微博写道,“生平第一次,他们堵车堵得这么心情舒畅。”


这天也是星期三。


对于一部分已经恢复在家办公、需要值班,或者从事与疫情相关工作的人来说,解封一刻距离他们第二天早起上班,不过七八个小时。


当长江畔璀璨的灯光准点亮起,有好几位采访对象已像往常一样早早睡去,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迎来了又一个工作日。


家住在二桥附近的兔66给我们发了个“哭”的表情,也不是因为有多激动,而是发现自己住得太近,根本看不到完整的灯光秀。


已经在家办公许多天的UI设计师李相阳,那一刻内心的震撼或许比别的武汉人还要更加强烈,因为他当时正盯着自己血亏的股票发呆。


“难言”的一夜过后,天亮了。李相阳翘班,和妻子、父母一起去江边散了散步。就着春光,一家人戴着口罩拍了几张照片,记录下2020年的特殊时刻。


尘封的武汉逐渐拨开迷雾,重新启动。/图虫创意


他向我们描述了解封第一天的武汉:


路边的修车店很忙,大多顾客都是电瓶车太久没用,前来充电的;


商业街一些大品牌的连锁店已经开始营业,但小商铺大多还关着门,除此之外,他还看到不少店铺都张贴了写有“门面转让”字样的标识;


有些街道开始堵车;好多人出来遛狗了;


散步途中,他还经过长江大桥武昌桥头堡旁一棵绽放的槐花树。李相阳尝了一口,“很甜”。


李相阳一家散步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他们还是认为有必要减少外出。


武汉想要恢复往日的热闹,还需一些时日。/图虫创意


持同样想法的武汉人并不在少数。


解封第一天,家住在江岸区的秀秀,只是早餐后在小区内绕弯绕了一小时。封城之后,她就没有出过小区,退休在家,她的“工作”就是帮女儿照看外孙。考虑到仍存在复阳和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秀秀并不打算放松警惕。


下沉员糖糖,在封城期间负责协助社区网格员,值守楼栋,给康复归来的人送菜送药。她告诉我们,“虽然离汉通道是打开了,但社区还没有完全解封。”进出社区时扫健康码、量体温,还是必要的。


武汉宣布解封后,就有人迫不及待地出门看看。/图虫创意


现在,糖糖所在的社区,居民都可以自己出去买菜、购物,他们的工作也相对减轻了一些。“但大部分人还是警觉性蛮高,自觉隔离在家”,出入社区的基本都是上班族。


家住武昌区的蓝川悟,则向我们反映,她上班途中,已经开始感受到与封城之前相类似的“人挤人”的状况,“只是大家都还戴着口罩”。


25岁的66正好在解封这天有事出门,顺路去买了份“过早”。吃着七十多天没有尝过的香味,她和熟悉的街道都说了声好久不见。


过早必经路。/受访者供图


住在东西湖区的何雯,中午独自骑车经过了原来常去的小吃店、超市、药房、文具店,它们都开门了。温暖的春风拂面,这种舒适,她许久都不曾感受过。


何雯3月中旬在小区拍的垂丝海棠,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受访者供图


76天,漫长的隔离期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


“武汉结界”内,时间不断向前流淌,人们的生活却被迫停摆。


封城前两天,是张徽父亲58岁的生日。因为疫情,家人主动取消了生日宴会。


张徽回想起来有些后怕,“如果当初坚持举办生日宴,很可能新冠感染的厄运就会降临在我们家。”一家人平安地度过了整个封城期,他觉得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封城当天,何雯的婆婆突然发烧,还有轻微的可咳嗽症状,一时间,全家人的弦都是紧绷的。


丈夫着急要将婆婆送去医院,何雯拦着不让去,担心有交叉感染,后来“一天下来,吃了两次退烧药,慢慢退了下来,咳嗽也慢慢好了起来。总算是虚惊一场”。


疫情与过年重合,李相阳和父母一起给全家亲戚录了云拜年的视频。这也是他从记事起和父母24小时都待在一起最久的一次,他告诉我们,“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他决定把那些拜年视频留存下来,多年后再回头看,会是一段很独特的回忆。


有人在家练就了烤红薯技巧。/受访者供图


对于李相阳来说与家人一起就是幸福的隔离期间,也有其“甜蜜的烦恼”。比如将近而立之年的他,觉得疫情期间最奢侈的事,就是能在家远离妈妈的唠叨,安安静静地吃包辣条。


可惜,李相阳至今仍旧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甚至,他表示在家宅了这么久,运动量减少,现在出门走两步居然也要累喘气了。


位于武昌老城区的“零感染”住宅小区。/受访者供图


虽然许多位受访者表示在疫情期间,自己最挂念的是热干面、汉堡王、麦当劳,但解封之后,他们最想去的地方,还是家人与爱人身边。


秀秀告诉我们她十分挂念住在汉阳的父母,两位老人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由于湖北各地封城,子女都无法在身边照顾。


兔66扮演了76天“团长”的角色,她利用自己的网购天赋,帮助邻居们团购了各种买不到的食物——片皮鸭、周黑鸭、面包、奶茶……解了整个社区的馋。


商场内部。/受访者供图


常旻悦本来跟男朋友约好过年期间一起出去玩,因为疫情,两人已经快三个月没见面。本来就是异地恋的情侣,“这下变得更难了”。


武汉已经解封,但武汉市民的生活要恢复原貌,绝非短时间的事。


76天的漫长隔离结束后,受访者纷纷表示武汉内部依旧是严格防控的状态,距离“放松”与“自由”仍有距离。他们远不敢期待自己已具有群体免疫力,出门还是必定会谨慎地做好防护措施。


来到解封这一天,这座城市已经牺牲了太多。武汉市民身上所体现的平静,亦是对封城期间所有人共同奋战成果的珍惜与保护。 


但除此之外,剩余的无症状患者该如何检测与救治?对武汉人存在歧视的问题怎么解决?对未来的生活,他们都有各自的思虑。


张徽认为,恢复大伙儿的信心最为重要。对于武汉市民来说,出门购物、聚会、旅行,都需要信心支持,而这个恢复的过程是漫长的。


张徽复工第一天拍摄的办公室照片。/受访者供图


李相阳则表达了对人们心中的阴影无法散去的担忧。“失去亲人的人们、被疫情耽误了生意的人们、被恐慌情绪折磨到精神过度紧张的人们,都需要某种程度上的心理疏导。” 


何雯亦指出疫情对小企业、个体户的打击过大,解封后人们多还是选择隔离在小区,希望有渠道能帮助企业。


 公共交通的重启,让她感触最深,因为“之前家门口几乎没有车辆通过,在阳台上看到街道都是空荡荡的,特别冷清”。 


隔离期间,何雯的孩子最喜欢趴在阳台上看窗外。解封后,每每有公交车从家楼下经过她就会特别开心,手舞足蹈。小孩子的想法简单又纯真,她知道有了公交就可以出去玩了。 


无论是小孩子,还是所有的武汉人,对于他们来说,生活重启都将是一个更加漫长,但又值得期待的过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 门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