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6-03 09:24
骂声中,超前点播是如何成为标配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姚赟,头图来自:《庆余年》剧照


看到热搜#爱奇艺超前点播庆余年被判违法#,先别激动,这并不代表“超前点播”这一商业模式违法,更不代表明年的今天就是“超前点播”的忌日。


爱奇艺的官司是输了,但输了是因为合同的问题,并不是因为“超前点播”模式本身的问题。相反,6月2日,由北京互联网法院的做出的判决中,并没有直接去否认“超前点播”这一商业模式。


2019年8月7日下午两点,带着“原罪”超前点播出生,在上亿流量和光环中,刚一出生,在关注中被舆论撕裂。在他成长的300天内,质疑、咒骂、冷嘲热讽,周而复始、不断重复——用户、版权,成为他的主战场。


《陈情令》因超前点播获利1.56亿,成功开启了超越VIP的付费模式。2019年年末,《庆余年》因50元点播费饱受争议。而后从《三生三世枕上书》《将夜2》到如今热播中的《传闻中的陈芊芊》,付费超前点播模式似乎并没有遭遇之前的群情愤慨——微博上的舆情,从过去的额“10条微博,9条咒骂,1条饭圈水军”,到如今的“10条微博,1条咒骂、4条剧情,5条卖资源。”


刚满300天的超前点播模式,才找到用户和盗版资源之间某种平衡。一纸判决书,犹如在表面平静的热油锅中,突然倒入凉水——平台、用户、盗版,三方原有的微妙平衡,再次打破。


不知这次是否又是一个“骂着骂着就习惯了”的故事?


一、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5月中下旬,从抖音上看到由陈芊芊片段剪辑而成的短视频后,饶婧又遭遇合租室友无声的安利——本来挺乖巧的,现在总是一个人捧着手机,笑到面部抽搐变形。


吃了安利之后的饶婧,在等待《传闻中的陈芊芊》提前看大结局这件事上,果断选择了其他。


“一般来说,只要国内有超前点播,外网就会有全集,就能看,不需要买。” 对饶婧来说,氪金追剧,不存在的。


6月1日,热播网剧《传闻中的陈芊芊》等来了超前点播,剧迷们也可以提前看期盼已久的大结局。目前来说,提前看大结局的途径,可以粗暴地分为两类:官方氪金,和其他。


除了饶婧所说的这种方法外,江湖中,还有众多“其他”。



我们还是以陈芊芊为例,6月1日晚8点腾讯视频开启了超前点播,3个小时后,网上相关的资源已经铺天盖地。


只要简单搜索“陈芊芊 全集”“陈芊芊 超前点播”“陈芊芊 大结局”等相关关键词,出现的检索结果所呈现的信息,多为全集资源分享或全集资源低价购买的微博。甚至为了证明其资源的真实性,不少人还会配上大结局的截图或挂上三两分钟的大结局短视频。


《陈情令》超前点播时期,多为低价购买的微博信息,在经历了如《庆余年》《将夜2》等多部热剧后,这一“盗版商业”模式,在《三生三世枕上书》时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和升级——从盗版商的低价购买,变为微商的“加微-引流-变现”。


逻辑很简单:第一,微商在微博上晒出自己有全集剧集资源,同时挂出自己的微信,强调不用钱;第二,爽快通过,并分享资源;第三,希望对方能去同条微博下点赞、留言;第四,以此将会吸引来不少粉丝,而他要做的,除了日常的发布售卖商品信息和消息外,分享热播剧的资源,成为另一项重要工作内容。



拉新、激活、留存、付费,众微商将这套转化漏洞模型,通过盗版资源熟练运用。


低价购买盗版资源,还是甘心成为微商的私域流量,这些只是微博这一个社交平台中的一部分“其他方法”。抖音、知乎、贴吧中,超前点播后流出的免费资源比比皆是。



甚至,在百度搜索“陈芊芊 超前点播”,网页首页出现的也不是相关的新闻或宣传,清一色的,与“全集资源、免费、在线完整观看、自取”密切相关的盗版资源分享观看链接。


套用霸道总裁的经典句式:要弄到超前点播的资源,我有一百种办法。


而这也是舆论中,不再针对“超前点播”这一商业模式进行咒骂、举报的主要原因——求仁得仁,愿意的花钱看正版的右转,凭本事白嫖不介意盗版的左转。


“超前点播也挺好的,如果他们不超前点播,资源怎么能提前流出?我又怎么能找到资源,免费提前看呢?” 饶婧告诉我们。



截止6月3日凌晨1点,微博话题#爱奇艺超前点播庆余年被判违法#下,累计阅读量3.6亿、讨论5.2万。而这5.2万条讨论中,基本都是对爱优腾的口诛笔伐。


在封面新闻发起的投票“爱奇艺超前点播庆余年被判违法,追剧你会付费超前点播吗?”


截止6月3日凌晨1点,共有2.9万人参与,其中选择“不会”的有1.9万票,选择“可能会,沉迷追剧”的有4211票,选择“说不上,不关心这个”的有1793票,选择“希望其他视频平台别再吃相难看”的有3649票。


就像法国史上最著名的案发现场——《马拉之死》一样,“超前点播”之死留给我们的,一个是凶案现场,另一个是互联网上支离破碎的线索。而用户和盗版,是这场凶案的最具动机的嫌疑犯。


或死于用户,或死于盗版,但,他俩可能是一回事儿。


影视盗版产业已经形成了从上游拷贝片源到下游分发销售的完整产业链。盗取、分销、传播,每个环节都分工明确,且可以巧妙躲避监管。近几年又出现了新形势,盗版内容不断向境外转移,也加大了打击难度。


而用户作为盗版产业的终端,通过数代人的努力,刚建立不久的版权意识,在3元钱中,再次崩塌。


(来源燃财经)


二、炸鸡和柠檬汁


让我们重新回到案发现场,试着找找是否还有其他隐藏起来的嫌疑人。


6月2日晚19:55分,爱奇艺官方微博,针对这次的一审判决,进行了回应。



“超前点播模式的推出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多元的内容观看需求。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法庭并没有否定我们的探索和尝试,肯定‘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我们会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对于其他判决信息,我们保留上诉的权利。”


主内容加上标点符号,115个字,表达的内容有以下几点:


  • 1. 超前点播有商业合理性,有的用户是需要的;

  • 2. 感谢判决中没有否认“超前点播模式”;

  • 3. 我们有上诉的权利。


确实,从我国法律采用的是“两审终审制”,而目前,爱奇艺与吴某的合同纠纷仅仅是一判决审。若不服判决,还可以进行上诉,被受理后,开庭二审;二审结果还不服,也没事,还可以申请再审。


但,就算不服,就算保有上诉的权利,这回应也过于豪横和强势——毕竟,吴某在签署购买VIP合同时,合同中关于VIP享受权益的表述还没有“超前点播”,在自行更改合同条款后,更是没有通知到用户。


我们再来看这次的判决。


在法院的一审认定中提到:


“‘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

“‘付费超前点播’纵向切割了吴某的‘黄金VIP会员’权益,单方面变更不对吴某发生效力。”


同时,在法院的判决结果第二项中提到:确认《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更新时间为2019年12月18日)第3.5条中“超前点播剧集,根据爱奇艺实际运营需要,就爱奇艺平台上部分定期更新的视频内容,爱奇艺将提供剧集超前点播的服务模式,会员在进行额外付费后,可提前观看该部分视频内容的更多剧集,具体的点播规则以爱奇艺平台实际说明或提供为准”对原告吴某不发生效力。



判决的重点有三点:


  • 一是,爱奇艺公司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2019年12月18日)导言第二款部分无效;

  • 二是,在吴某购买会员服务后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吴某不发生效力;

  • 三是,爱奇艺公司继续向吴某提供原有会员权益。


说得通俗些,就是吴某在买VIP时所走的合同,还没有规定超前点播的相关事宜,享受的是《陈情令》之前的VIP服务。而视频平台的合同多为制式合同,后台修改后也没有通知到会员。所以在吴某与爱奇艺关于超前点播的合同纠纷案件中,购买VIP的时间是重点。


如果你想借着这个案子的势,去发起超前点播相关的诉讼时,注意看看你购买VIP的时间,是平台合同加入“超前点播”相关条例之前还是之后。


友情提醒:胜诉的吴某,不是谁都能当的。


为了“一集3元”的小事儿闹成这样,值得么?


同样,在热搜下,有不少网友提出了另一疑惑:“费这么大劲赢了官司,就得到15天的Vip?爱奇艺就损失了1500块钱?”


经典日剧《四重奏》第一集开篇不久,就“炸鸡和柠檬汁”展开了一场上升到社会、文化、哲学和心理的探讨。


起因很简单,为了增进感情和相互熟悉,以方便让他们的乐队工作顺利推进,四个不太熟悉的人,周末相约住进了郊区。晚餐时,一大盘炸鸡上桌,盘子边缘放置了一些柠檬。其中两个A君和B君,二话不说,直接上手将盘子上的柠檬挤出汁水,洒在炸鸡上。


当C君阻止他们后,A君和B君给出了他们下意识认为炸鸡就该配柠檬汁,以及加入柠檬汁更健康的观点,同时反问:“不就是柠檬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这不是炸鸡加不加柠檬的问题,这个也不是只是柠檬那么简单。”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D君,轻声说到,“为什么在加之前不问问别人的意见呢?”


《陈情令》之前,用户在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购买VIP时,平台们可有告知用户,我们在VIP之上,还会再设VVIP,甚至VVVIP?就算后期要创新和尝试,在修改了合同新条款之后,可有告知用户?


强者,往往死于傲慢。


三、为何刀锋舔蜜


300天的人生旅途中,“超前点播”已经历多次起起落落,而《庆余年》50元超前点播事件是争论质疑声最大的一次。


2019年12月11日,腾讯视频联手爱奇艺宣布,VIP用户可以再花50元每周提前观看6集《庆余年》后,这部本来在2019年底口碑爆棚的网剧,数次因超前点播被骂上热搜。


微博、知乎、贴吧等社交平台上,数十万的用户评论指责两家视频网站“滚!”“想钱想疯了”“吃相难看”。


还有人怒气冲冲的说,“真的很想支持正版但是一个个吃相太难看,是!剧我们是喜欢!但你没必要这样搞,导致盗版资源满天飞却又埋怨公众无维护正版意识?我们就是普通人我们只想看个好剧而已!”


2019年12月17日,“腾爱联盟”先后试图为这口沸腾的油锅降温。


“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回应《庆余年》超前点播争议,表示:


“为了满足用户的付费兴趣以及观影需求,我们在不断探索付费模式的创新,以更贴合用户的深层次需求。这一次在《庆余年》上引发的争议,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思考,可能是我们对会员的告知以及消费心理的把握上不够体贴。未来我们将进一步优化并提升会员的服务体验,给大家带来更多优质的内容与贴心的服务。”


而后爱奇艺也做出了回应,立场与腾讯视频基本一致,总结下来就是承认“做的不好”,而不是“做得不对”。


同日,爱奇艺、腾讯视频在争议下纷纷修改了规则,会员可提前看6集的权益不变,但可享额外3元每集的超前点播权。从一审的判决中可知,第二天,爱奇艺便在后台合同中,修改了相关的条款,增加了“超前点播”相关的条款。


总体来看,收效甚微。


《庆余年》争议风波背后,折射出的视频网站当前的盈利困局。


“这次超前点播付费,是视频网站一种新收入的尝试,反映了视频行业目前变现焦虑的情况,”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公司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


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的会员服务收入46亿元,同比增长35%,环比净增长7亿元,创下单季度新高,同时占总营收的比重首度超过50%,达到61%。


“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而去年年末的‘50元抢先看6集庆余年’,就可视作爱奇艺在试探会员涨价后的用户心理和回报程度。”2019Q4财报发布时,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曾这样表示。


不过,由于广告收入(Q1营收15亿元,同比下降27%)和其它收入(营收8.759亿元,同比下降9%)的增速放缓,与会员收入增长相抵消。最终爱奇艺第一季度总营收总营收76亿元,同比增长9%,环比增速接近持平。另外,加之爱奇艺主营业务成本(79元)实现9%的同比增长,其第一季度的净亏损为29亿元,同比扩大61%。


36氪曾粗略地计算了《陈情令》的增长能力:一共吸引了约520万会员点播,520万的点播用户规模,占到腾讯视频当季会员总数(1.002亿)的5%左右。


仿佛看见了《指环王》中的咕噜,当他见识到“超前点播”的印钞能力和用户增长能力后,就开始摩挲着戒指,喊着“My precious”——就算真的是饮鸩止渴,谁又舍得放弃这枚具有魔力的戒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姚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