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6-25 20:23
专访《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戴天文,题图为《隐秘的角落》剧照。


在开播之前,没有人想到《隐秘的角落》会获得这么高的口碑与热度。豆瓣评分9.0分,爱奇艺播放热度7208,各大网剧热度榜单上均排名第一,是这部12集短剧集在第二周收官前的成绩。


《隐秘的角落》故事并不复杂,由朱朝阳、严良、普普三名孩子的相遇开始。他们去到六峰山游玩,不小心通过相机录到张东升杀害岳父岳母,一场冒险就此展开。




辛爽在剧本已经有了12集的分集梗概时才加入这个项目,“三个孩子在暑假看到一起凶杀案”,是他对这个故事最直接和最深刻的印象,之后的许多改编与定位,都是围绕着这句话展开。暑假、盛夏、阳光、阴影,这些元素接二连三地成为他和主创团队在前期策划中的关键词。他们希望呈现出的,并不是人性中简单的善与恶,反而认为这是一出关于爱的故事,“这里所有人都是因为对爱有了错误的理解,有的人把爱理解成占有,有的人把爱理解成卑微,有的人把爱理解得很自私,有的人把爱理解成强迫、控制。我们内心创作的初衷,就是把人性的复杂一面展现出来。”


真实,是《隐秘的角落》中每一位演员呈现出来的状态,丝毫没有因为演员本身的年龄、阅历或资历的差别,出现对不上戏的情况,不论是秦昊、王景春、张颂文这样的演技派,还是荣梓杉、史彭元、王圣迪三位孩子,都能将故事里的角色呈现地如生活中真实人物那般自然。


《隐秘的角落》截图,张东升的这句话已经被网友玩坏了


辛爽认为,从他们挑选演员之前,就已经想好要呈现出怎样的风格,所以他与选角团队在选择演员时,完全是按照这样的标准进行挑选的。“我会把演员当做我的创作伙伴,我们共同创作。这些演员都是中国观众最信任、演技很好的,都是创作型演员。大家在现场,都是和导演一起在进行创作。我主要把感受告诉他们,和他们沟通达成共同的观念,给他们空间和信心,给他们足够的信任感,他们也给我足够的信任感,我们形成了特别良好、舒服的创作互动氛围,我要做的就是支持他们。这些演员迸发出他们最伟大的表演的时候,那一刻就是镜头的完成。”


片中的不少“彩蛋”,也是辛爽故意安排给观众、希望能够达成互动的一种乐趣,有时候观众也会发现他没有刻意安排的一些对比,比如同样是去爬六峰山,两边都是三个人,一边拿相机是为了进行谋杀,一边拿相机是为了记录友谊,“有些观众的解读我特别喜欢,但我觉得一些过于夸张、过分的解读,也没有必要。”辛爽表示,有一些解读确实完全曲解了他的创作,纯粹的恶并不是他的创作初衷,“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恶,这不是我创作理念。”


拍摄如此成熟作品的导演辛爽,却还是一位影视圈的新人。他第一次展现拍摄故事片的能力,也是在综艺节目《幻乐之城》当中。“原来我其实会自我怀疑,拍故事能把握好吗?之前看到的内容能不能变成潜意识进入身体,我也不确定。”但观众的肯定,让这位乐队音乐人出身的导演,仿佛横空出世,在节目创作了五部精彩短片。爱奇艺的制片人,也因此看到了他用影像讲故事的能力,推荐他到现在万年影业合伙制片人卢静的团队合作,最终执导了《隐秘的角落》。


《幻乐之城》中辛爽给任素汐讲戏,两人后来成为朋友


在《隐秘的角落》之前,辛爽是一名职业拍摄广告和MV的导演。他最爱看的剧集是《马大帅》,“每年休息都看一遍”,《教父》、《真探》、《冰血暴》这样的作品也会一遍遍地看,“我不是阅片量巨大、看过所有大师作品的导演,但遇到喜欢的东西,我会翻来覆去地看。”


所有的导演能力,他都是自学而来。在乐队期间,他就尝试自己写剧本、拍摄MV。越拍越有经验之后,他也从音乐人逐步转变成为拍摄MV和广告的导演,“把剧本当小说看”,是他从那时开始养成的一个习惯,通过文字与影像的对照,逐步积累了关于故事片的拍摄经验。“我生活里只喜欢买衣服、骑摩托车、看《马大帅》,工作的时候才是导演。我不想变成特别成功的大师,能做的就是生活的时候尽全力,工作的时候也尽全力。”


《幻乐之城》现场照,导演辛爽


界面文娱对话辛爽:


界面文娱:很多人都是通过《幻乐之城》认识你的,这个节目在当时给你带来了什么?


辛爽:以前主要拍广告和MV,通常拍广告和MV的导演,跟人说你能拍故事,没人会相信。刚好当时跟梁翘柏老师挺熟的,帮他拍MV什么的,当时他叫我去玩玩。去了第一期效果还不错,不光让大众,也让业内看到这个人除了视觉的东西,也能把握故事的节奏。《幻乐之城》可能是我拍故事的一个转折点。


界面文娱:是不是也正是因为这个节目,让你有了拍《隐秘的角落》的机会?


辛爽:对,我很早之前认识一位爱奇艺的制片人,但之前没有合作,因为还是觉得我不是拍故事的。看了《幻乐之城》后,他就觉得可以推荐给我现在的制片人卢静的团队。我们聊了一下,彼此观念都比较认同,就决定一块弄。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开发的是另一个项目,也是剧本阶段,但这个剧走的比较快,会先开机,就说要不要把这个给弄了。


界面文娱:作为自己的首部故事片,你会有不自信或者担心嘛?


辛爽:那倒没有,我对自己对故事的把握还是(清楚),可能会担心的是拍长剧集的经验,但我们团队里其他人都有很强的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会补足我们这方面的经验,也会打消我的担心。在前面我跟所有主创沟通的时候,也会跟他们说我作为导演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时间的控制等等。

所以拍摄前就是跟这些主创在学习,他们都有很多长片对经验,只有我没有,他们可以帮助我。


《隐秘的角落》剧照


界面文娱:你进来的时候,大概剧本已经到什么阶段?


辛爽:我拿到的是12集的分集梗概,整个架构很明确了。为了把故事里最好的东西、给我带来情感的冲击记住,我只看了一遍原著。之后我在这个基础上,把里面适合影视化的东西记住,再在12集的分集梗概里完善。这些留下印象的,可能就是最适合我表达,或者我最感兴趣去表达的东西。


界面文娱:模糊的印象,更有利于对影像的再创作吧?


辛爽:对,因为文字和影视的表现方式是不同的学科,用12集呈现情节和人物,肯定跟文字不一样的。做剧需要让观众从第一集到第十二集持续不会乏味,还会跟着人物感受他的情感,需要哪个人物有从A到B的过程,这就是剧作的科学了。我们要做所有人物的弧线,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到很多不适合影视化呈现的内容,我们就要把这个人物其他的层面、各种关系给做出来。


界面文娱:你进来项目之后,是如何对剧本进行细致的调整的?


辛爽:我们工作习惯是这样,我提出对所有东西的感受,我们是整个编剧团队在工作,包括胡坤、潘依然、孙浩洋,所有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把自己关在一个屋子里,有块黑板,我们就开始聊。所有创作都不可能跟最初想的一样,特别是剧本,可能调整一场戏,前后十场都变了,得不断地进行调整。这里会有很多不同的变化,从2018年年底一直到2019年7月开拍前我们都在进行。我觉得剧本和演员这两件事如果没有做到,其他别的工作都是白搭,其实我们比较在前边多做工作。


《隐秘的角落》剧照


界面文娱:《隐秘的角落》除了三位中国编剧,还有一位美国编剧乔·卡卡奇,他在中间主要做的是什么方面的工作?


辛爽:我其实没见过卡卡奇,我在进入团队前就拿到他的工作成果。他之前是《纸牌屋》编剧团队的一员,在前期他帮我们整个剧本做打点。看到12集梗概的时候我也挺吃惊,他是完全按照美剧的节奏和制作科学做这个打点,包括每一集分集大概是什么内容,给了我们很好的基础,(界面文娱:打好了故事框架)对,我们再在这个基础上丰富实际的人物和戏。这是美剧普遍的做法,大家不会被时长限制,我们可以从故事出发,而不是被时间限制死。


界面文娱:在你的理解和印象中,这个故事留给你最深的地方是什么?


辛爽:最深的是故事背景,三个孩子在暑假看到一起凶杀案。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比较有力量的故事背景,每个人都经历过小时候、经历过暑假,我们都知道暑假是什么感受。有一句话是“故事是生活的比喻”,可能我们小时候经历过同样的暑假,虽然没有看到杀人犯,但我们都有那样的经历,比如天气再热小伙伴也不愿意在家呆着,宁愿找个地方聊天、玩、去探险。我记得小时候,很多小朋友去野地里捡一些东西。这都是这句话带给我的感受,我觉得这个东西做出来之后,观众也一样会带入并感同身受。


我特别反对二元论,塑造人物的时候,我们一直在注意不要弄得非善既恶、非黑即白。本质上,我们讲的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这里所有人犯的错都是因为对爱有了错误的理解,有的人把爱理解成占有,有的人把爱理解成卑微,有的人把爱理解得很自私,有的人把爱理解成强迫、控制。我们创作的时候一直在举一个例子,这个剧情就像一把手术刀,要做的不是把手术刀拍出来,而是要用这用手术刀,把每个家庭、每个人的情感和困境给拍出来。


而我们选择湛江,是因为它阳光特别强烈,那反过来,阴影也特别强烈。如果我们这么简单的想,又变成二元论了,我们反过来想,阴影特别强烈的地方就是我们隐秘的角落。我们内心创作的初衷,就是把人性的复杂一面展现出来。我们不展现纯粹的恶,也不喜欢基于猎奇的趣味。最终反回来的都会带给观众和我们各种思考,就是我们在生活里要避开这些恶,让自己学会爱,让自己学会正确的爱。如果有一些人说“这不就是我吗,这不就是我在生活里对爱的理解吗”,你就要琢磨一下,是不是自己的爱有问题,是不是要在生活里调整一些。我希望让观众看到、思考这些。


《隐秘的角落》有非常明显的暑假感


界面文娱:整体的表达上,《隐秘的角落》非常内敛,感受到角色在很多时候是能做选择的。


辛爽:对,我们之前也在聊选择这个问题。这个选择是基于你对爱的(理解),在那个情况下会做什么选择。即使我们在生活里受到可能不那么正确的爱的对待,实际上我们还是有机会,就像张东升永远在问“我还有机会吗”,我们其实有机会做出不要把自己陷入那样境地的选择。


界面文娱:很多观众会在剧中找很多线索去解读这个故事,你看了这些解读有什么感受?


辛爽:有些观众的解读我特别喜欢,比如有人说同样是爬山,这边三个人,那边三个人,这边爬山带来死亡,那边爬山带来温暖和友情,这边有个相机,那边也有相机,这边的相机是谋杀的道具,那边相机拍下谋杀证据。这样的解读,在我们做剧本和拍的时候,没那么深入去想。但这也是客观存在的。


其实我想给观众呈现出更多的乐趣,比如我喜欢埋线索彩蛋,让大家看剧时有种交流互动的感觉,但我觉得一些过于夸张、过分的解读,也没有必要。比如我看到有观众解读朱朝阳在警车里搓手是因为他补刀了王瑶,我觉得不是我的初衷,纯粹的恶从来不是我想展现的,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恶,这不是我创作理念。


我希望带给大家乐趣和思考。当我们面对这样的选择时,不要做出会伤害他人的选择,不要以爱之名行恶之事。人在世界上生活,面对无法控制的东西,命运把我们推到一个位置,逼我们做出选择,这是我想表达的。


《隐秘的角落》中,秦昊饰演的张东升的真实形象


界面文娱:在故事表达之外,演员的表演也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你和选角团队是如何确定演员标准的?


辛爽:从我开始进入,一直到开机前,我们都在同步找演员。我们这次希望呈现的表演是一个完整而统一的表演,不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风格,或者不在一个表演方式里,这样大家会对表演有种撕裂感,我希望呈现给观众完整统一的感受,让大家相信这些演员在生活里是认识的,他们这样一群人就生活在某处。这部戏每一位都很重要,因为是群像的概念,缺失了任何一个人都会损失掉色彩,每个人都会承担各自的色彩。


我们是先把底色打好,用这个底色跟所有演员老师沟通,跟他们讲我们的角色,去跟他们沟通我们的弧线,用我们的真诚打动这些老师。


界面文娱:对你来说,《隐秘的角落》是你第一次在现场拍摄长片,你跟他们是如何磨合与沟通,保证整体一致性的?


辛爽:其实可以分两部分来说,一个是跟所有主创团队的磨合,一个是跟演员的磨合。我觉得任何导演的工作方式都是一样的,特别像综艺节目里常见的你比划我猜,导演的职业要求就是需要看到从声音、画面,到人物、情感这样大的完整的东西,其实跟所有配合的主创,都是这样要求,只需要把自己那块做精准,而导演就是快速比划出来让大家明白你要的是什么,让大家迅速跟你一样看到整个东西的全貌。


我其实在生活里不太爱说话,但工作中我是一个话痨,会不厌其烦地把一个事重复说很多遍。我也是担心,有时语言从嘴里出来会变得不是那么回事,一直衰减,别人耳朵里可能只剩50%信息量了,需要不断重复。这次合作的所有主创团队和我们的制片人,我都非常感谢他们,他们对我(非常)信任,我们共同为同一个目标,无私地提供了自己全部才华,我特别感恩。


至于演员的磨合,我心中有很多大师导演,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跟演员相处的方法。我不能跟大师比,我比较习惯或者舒服的工作方式,会把演员当做我的创作伙伴,我们共同创作。很多时候剧本会写表演指导和表演细节,但编剧也好,我也好,只是把它写在纸上或者脑子里记住,演员在现场是直接生活在环境里,每个动作、细节、要做的表演调度,我们隔一层,他们是更直接的。我们找来的这些演员,都是中国观众最信任、演技很好的,我也知道他们在表演上能做到什么程度,绝对是不次于任何国际级的,他们真的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演员(中的一员)。


他们的共同点就都是创作型演员,大家在现场,都是和导演一起在进行创作。我主要是给他们空间和信心,给他们足够的信任感,他们也给我足够的信任感,我们形成了特别良好、舒服的创作互动氛围,后面要做的事就非常简单了。


我在现场做的,就是把我的感受告诉他们,和他们沟通达成共同的观念,然后演员需要更多的空间去创作,我要做的就是支持他们,给他们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看到这些演员迸发出他们最伟大的表演的时候,那一刻就是镜头的完成。


《隐秘的角落》中的剧照,微笑的秦昊也成为网友热衷的表情包


界面文娱:比如张颂文老师打牌那场戏,听说就是他们自由发挥的?


辛爽:其实剧本给了基础文本,但里面很多细节,摸、喊什么的,剧本里也没法呈现。那场戏我们打光的时候,张颂文老师过来说,如果我们在这里不耽误事,我们几个就先在这儿玩会儿。我在边上看,感觉他们玩着玩着,这就不是戏了,变成生活,是真的东西了。那个状态下,戏已经流动起来变成真的,你要做的,无非是把它拍下来,这就是最伟大的最打动观众的一段戏。


我们选择小演员的标准跟选择成年演员的标准一样,要求没有比其他人低。我们知道做剧这件事,现场对我们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需要处理一万件事,小孩的表演是其中一件,但我们要保证现场时间分配均衡,所以前期的标准就是,需要天然和角色气质符合,而且要有很强的演员天赋。我们选角团队前期找了上千名孩子,我们要在前期做大量的工作,才能保证现场我们有合理的时间分配。这几个孩子都是天才,是未来冉冉升起的新星,现场我跟他们的沟通,和成人演员的沟通是一样的,几句话就清楚了,然后我们选择他们表演的高光瞬间。


张颂文打牌的这场戏是《隐秘的角落》中的亮点之一


界面文娱:对你来说,第一次进行如此高强度的长时间拍摄,有遇到超出预期的崩溃吗?


辛爽:超出预期的崩溃没有,面临的是体力和精神上的(高压),像极限运动一样,总有一刻体力或脑力会崩溃,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工作,几百人都在,无论如何我不能崩溃,做极限运动也要坚持到最后。我们原计划75天,最后算转场拍了77天。


界面文娱:完成地很好了,拍摄中应该在创作方面没有出什么问题,在第一次拍长故事片的导演中很少见,你们是把很多问题都前期准备好了吗?


辛爽:很多东西我们不是在现场聊,前期就定好,比如哪些镜头一定不要,哪些角度一定要,哪些景别一定要,每场涉及情感的戏需要几个景别,没有情感的戏拍几个。包括画幅,为什么不用2.35:1?我们有机会用变形宽银幕拍,但摄影指导前期建议我们不要用太紧的,因为孩子有很多动态的东西,需要宽一点的画幅去表现。现场不用试,会很浪费时间,我们没时间尝试,只能前期尽量统一,让现场变得非常有效率。


《隐秘的角落》剧照


界面文娱:配乐和音乐也给观众带来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片尾曲是在剧本阶段就定好的吧,配乐的感觉是怎么找的呢?


辛爽:音乐是源于我对故事的理解。我很喜欢大卫·芬奇的视听手段,比如《社交网络》,会把悬疑感融入到生活。我学到的,就是悬疑感带入生活质感,会给观众不一样的体验,音乐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我们的配乐丁可老师,之前的配乐作品我都特别喜欢,这次有机会就想共同创作。我知道他符合整个团队理念,希望我们是在创作,他就成为我们的成员。跟他沟通时,我先把自己内心中哪一段有音乐和段落的感觉先贴好,然后他根据我的感觉再沟通、调整,或者在延伸。


剧本阶段我们确认了12集的片尾曲,后期也有细微的调整。编剧老师也会听片尾曲,根据音乐回到故事感受中,这是互相的。我们知道一集故事给观众的感觉,片尾曲是延续感受的,也会做整个故事的补充,算是完整感受的延续,能让观众沉浸在情绪里,在情绪里舒展,就像按摩一样最后拍两下,没拍那两下会觉得按摩白做了(笑)。我提出来的时候大家打一个问号,但我解释后大家马上理解。感谢所有合作方都很信任我,能让这件事马上呈现出来达到这个结果。


配乐还是贴合我们的类型,第一是家庭,第二是悬疑。我自己很喜欢中国家庭剧,《渴望》、《空镜子》、《家有九凤》,我会吸收很多养分,家庭剧强调的就是生活质感、真实,这次呈现的生活质感也是源自这些。家庭跟悬疑两种类型混合,就会在音乐上有这样呈现的效果。就像A24的《遗传厄运》,里面很多配乐声音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每一次剪辑调整,音乐也会相应再调整。


《遗传厄运》剧照


界面文娱:能把声音配乐做成这样,应该是与你过去乐队的经历分不开吧?


辛爽:对,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你做的所有事都来自你听过的、做过的、经历过的,你的趣味、审美,这些东西混在一起,最终会变成你的个人表达方式。


界面文娱:最初是怎么走上音乐这条路的?为什么从音乐这条路走到导演这边来的?


辛爽:就是喜欢,天然有表达欲望,冥冥之中吧,做音乐也是表达,总觉得内心有东西想说,特别当你生活中是个不爱说话的人,需要找一个载体说。现在拍片也是进行表达。小时候玩乐队,我就想拍MV,没钱,跟公司借机器出来,我来写剧本。后来觉得玩乐队是一直重复,我倒也不是因为靠音乐没法生活才不玩,是因为到了一定年龄,会觉得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了,我天然性格里不适合做纯粹的艺术家,还不如换一个生活方式。


后来我就从兴趣出发,自己就瞎拍一点东西,慢慢大家觉得拍得还挺有意思,就有广告、MV来了,拍得越来越多就当职业了。等我转行职业导演时,就慢慢看很多剧本,把剧本当小说看,也看更多的相关的书,看电影也看幕后解读。现在我也有读剧本的习惯,有时先看剧本再看片,有时先看片再读剧本,小说改编的片我也这样对照看。读文字的时候对照影像,看别人怎么转换的,当时也不明白用不用得上,但有一天就用上了。


真正建立拍故事片的自信,还是来自《幻乐之城》里的5支短片。当时观众给了我非常大的认可,原来我其实会自我怀疑,拍故事能把握好吗?之前看到的内容能不能变成潜意识进入身体,我也不确定。但在《幻乐之城》,我发现所有都用上而且有效,就觉得可以了。


《隐秘的角落》海报


界面文娱:你还在哪些作品上汲取了养分?


辛爽:小时候看电视,就《西游记》什么,我最爱看的是《马大帅》,每年放假休息就把《马大帅》翻出来再看一遍,看它能把自己真当观众沉浸进去,没有任何杂念。我也不是阅片量巨大、看过所有大师作品的导演,遇到喜欢的东西会翻来覆去地看,《渴望》我今年又看了一遍,美剧可能爱看《真探》、《冰血暴》。


我是特别懒的人,第一遍看新东西会有压力,就像小孩上课,所以能逃一节是一节。那些老片的东西学过很多遍,再看更容易带入观众的感受里,不想变成每天都在学习,好累。包括音乐也是,现在听新东西也不多,还是爱听经典的大卫·鲍伊之类的。我是觉得影视、音乐是相通的,没有什么新老之分,《教父》三部我也翻来覆去地看,还能学到太多东西。


《马大帅》剧照


界面文娱:未来的工作创作安排是怎么打算的?


辛爽:短期目标没有想那么清楚,就想先休息,睡两礼拜再说(笑)。我还是想做一些没做过的新鲜的东西,挑战一些新的尝试。我肯定不喜欢无限地重复自己,重复会很无聊。而且我是单体动物,工作过程中每分每秒都在创作,脑子闲不下来,我也不会同时开几个项目,会导致我哪样都没法专心,都做不好。我生活里只喜欢买衣服、骑摩托车、看《马大帅》,工作的时候才是导演。我不想变成特别成功的大师,能做的就是生活的时候尽全力,工作的时候也尽全力。我时刻提醒自己,真正的人生是什么样的,不要被不具核心意义的东西遮蔽住。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