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热搜词
2020-06-28 09:54
我们正在把社交网络让渡给反疫苗群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神经现实(ID:neureality),作者:狼顾,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脸书上的反疫苗社群运动


“英国一名接受新冠疫苗临床试验的女性死亡”“疫情是比尔·盖茨让全人类注射疫苗的阴谋”“新冠疫苗与其他疫苗同时接种会导致器官损伤”……这些仅仅是新冠疫情期间反疫苗流言的冰山一角。各国科研机构对疫苗的研制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而社交媒体上也正举行着一场反疫苗的狂欢。


一项5月13日发表于《自然》上的研究追踪了2019年麻疹疫情爆发时期,脸书上近一亿用户对疫苗接种的舆情讨论。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尼尔·约翰逊(Neil Johnson)等人将讨论疫苗主题的脸书页面分成了反对、支持,以及对疫苗接种的态度不确定的三类,并分析了它们的发展、社群互动和传播策略。


他们发现,尽管反疫苗的人数比支持者少,其所形成的社群数却是支持者的三倍,这使得它们更容易与态度未定的社群打成一片,影响甚至同化持观望态度的人们。而支持疫苗接种的社群却大多处于外围,其增长速度、所形成的中型社群规模也不及反对者。


(左:2019年10月25日脸书上的 疫苗讨论社群(页面)快照;右:2019年2月至10月的舆情演化;反疫苗接种:红,支持疫苗接种:蓝,中间派:绿)—Nature


研究者还发现反疫苗者使用的话术更加丰富,包括鼓吹疫苗的安全隐患(让孩子患上自闭症)、传播阴谋论(比尔·盖茨黑锅天降)和强调个人选择(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对以为能让我打疫苗的人说NO)。相比之下,支持疫苗者只会单一地宣传疫苗对公共健康的好处,对舆论的渗透程度远不及反疫苗者更加“情真意切”的煽动性话语。


令人忧心的是,一些反疫苗社群已经将枪口指向了研发中的新冠疫苗。虽然公众对疫苗的呼声现在还很高,但研究中的一项模拟显示,如果不加干涉的话,反疫苗的观点十年内将在社交媒体上成为主流。


对反疫苗和支持疫苗社群总量的模拟—Nature


反疫苗历史


反疫苗运动由来已久。1763年,意大利医生安杰罗·加提(Angelo Gatti)将天花免疫接种引入法国,但由于接种手法不当,一些接种后的人群反而发展成患者,引起社会反弹,最后被最高法院禁止。


1796至1798年,牛痘的发明引起了以宗教人士为首的强烈反对,认为将牛身上的病毒打入人体是不自然和异端的。1853年,英国强制婴儿接种——出于对婴儿的担心,还有对“强制”的反感,部分民众暴动,反对者组成了史上第一个反疫苗联盟,通过发放小册子等手段宣传疫苗的危害。


而当代的反疫苗运动始于1998年英国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在《柳叶刀》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其声称麻风腮疫苗会导致自闭症。这篇论文于2010年5月因造假被撤回,但至今仍有人将其奉为“科学依据”。


同年,疫苗中使用的微量防腐剂硫柳汞(Thiomersal)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恐慌。2007年,明星珍妮·麦卡非(Jenny McCarthy)声称儿子因接种疫苗患上自闭症,把反疫苗活动推向了高潮。时至今日,随着伪科学、信仰、对强制接种的反感、阴谋论等诸多原因混杂在一起,反疫苗已发展成反科学运动中的一股顶流——互联网在其中推波助澜的角色不容忽视。


反疫苗的线上传播


鹦鹉螺研究所( Nautilus Institute for Security and Sustainability)的一项报告分析了反疫苗在不同网络平台上的传播。先就上文提到的脸书来说,其兴趣主页和社群极大地方便了观点的宣传和受众的凝聚。反疫苗运动的组织者购买广告宣传专页和小组;反疫苗关键字在兴趣推荐中出现;正如约翰逊的论文所发现的,脸书也为反对者针对性劝说家长、孕妇等态度未定群体打开了方便之门。此外,社群功能也使带头人更易组织线下的反疫苗活动,例如游行、讲座甚至骚扰医疗人员。


相比脸书,推特的广场式平台使反疫苗观点能够传播给更广泛的公众,吸引名人关注或通过他们发声,扩大影响力。除了在疫苗相关话题下发出反对声音外,他们甚至会劫持其他话题,例如将言论发在#BlackLivesMatter#的话题下,进一步扩大传播范围。


此外,非社交属性的网站中,YouTube上流传的疫苗有害论“科普”视频、谷歌搜索算法的自动补全和结果排序也为低成本的反疫苗言论传播提供了便利。


某下架游戏中对社群发展的定义—Ndemic Creations


以上国外传播平台都能在国内找到类似版本,例如推特和微博上的传播模式就很相似(不考虑“不予显示”的话)。自媒体这几年在国内的爆发式增长更是带动了假消息的野蛮生长,而权威机构的消息经历更严格的审查程序,因此发布不及自媒体迅速,这使其时常被淹没在迭代更快的谣言中——所谓“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


例如2017年,一个名叫“关注疫苗安全”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一名有良心的疫苗工作者的心声》,表示多名儿童接种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在被封号前曾在家长中引起轩然大波。虽然网络监管的措施越来越严,但是与网络上零成本、噱头大、病毒式传播的反疫苗消息相比,仍有杯水车薪之忧。


反疫苗舆论的现实种子


真实的丑闻往往能将反疫苗的舆论扩大。社交媒体上的伪信息传播势头不减,疫苗公司的现实丑闻就是火上浇油了。以下是维基百科对2004年至今国内的疑似疫苗造假事件盘点:


- Wikipedia -


不论最终调查结果为何,几乎一至二年就发生一次的疫苗危机一旦出现,就会动摇公众对其的信任,并在社交媒体上表现出来。2018年长生生物事件发生以后,有研究爬取了微博上随后一年内关于疫苗的讨论,发现短期自我报告的疫苗接种率显著下降,长期的负面讨论增加。


上面的案例仅涉及已研发疫苗,而对研发中的疫苗——比如新冠疫苗而言,丑闻的打击可能更加严重。美国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在5月18日发布声明称它们研发的新冠疫苗经临床测试是安全有效的,其股票随后上涨30%。


但其公司高管紧跟着就抛售股票的行为引起了反腐组织Accountable.US的怀疑,其研究数据也受到质疑。如果公司的疑点经调查为真,无疑又为反疫苗运动添了把柴——在疫情仍笼罩的情况下,危险性不言而喻。


那么,作为最后防线的公共卫生部门和科学界能守住大众对疫苗的信任么?


即使没有社交媒体的助威,经此一疫,部分大众对新闻的第一反应也已经从“相信官方消息”演变成了“等一个反转”。疫情就好像一剂催化剂,让本就存在的隐患变成问题,加速暴露了出来: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声明双黄连预防新冠的实验不合理、《柳叶刀》上质疑羟氯喹并误导WHO的论文被撤稿……


截至5月11日,论文预印本网站medRxiv和bioRxiv已收录新冠论文3174篇,其中不乏低质量研究,而发表在权威刊物上的研究也出现了撤回之事。如果疫苗的研发受这些论文的误导,就更让人担忧了。


此外,部分研究经不负责媒体断章取义、添油加醋一番,再借助社交媒体的快速传播,很容易就成为新的反疫苗论点的“科学依据”。而科学公信力的降低、对公共卫生部门的不信任,也可能对将来有效新冠疫苗的推行造成困难。


对反疫苗之战


反疫苗运动可能最终在现实中造成恶果。2019年美国的反疫苗运动使得麻疹接种率下降,麻疹疫情卷土重来,截至4月11日就已确诊555例麻疹病例。据CDC数据,2019全年美国共1282例麻疹病例。


截至2019年4月的美国麻疹病例统计—Paules C I, Marston H D, Fauci A S. Measles in 2019—going backward[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9, 380(23): 2185-2187


目前国内的疫情已经好转,但防疫的战线还很长,而新冠疫苗的研发和接种正是其中重要的一环。我们仍暴露在感染的风险之下,疫苗是在未来保护我们的最有希望的手段。据卫健委消息,截至5月13日,国内的五个新冠疫苗试验项目总共已接种2575名志愿者,并将在今年7月陆续完成二期临床试验,如果一切顺利——而反疫苗舆论很可能会给其增加变数。


从社交媒体等渠道听见疫苗相关舆论时,最好先审视其来源,明辨其依据,再谨慎地决定是否分享。病毒已然肆虐,而网络上的反疫苗火种正冒起青烟,我们即使难以成为将其扑灭的水,至少不应做助长火势的风——这场野火烧起来,无一人能够幸免。


参考文献

1. Johnson N F, Velásquez N, Restrepo N J, et al. The online competition between pro-and anti-vaccination views[J]. Nature, 2020: 1-4.

2. 《“疫苗杀人”“疫苗是阴谋”:社交网络上的反疫苗话术》,Nature自然科研

3.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20-05-reveals-distrust-health-expertise-hearts.html?utm_-source=nwletter&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daily-nwletter

4. Renée DiResta, "OF VIRALITY AND VIRUSES:  THE ANTI-VACCINE MOVEMENT AND SOCIAL MEDIA", NAPSNet Special Reports, November 08, 2018, https://nautilus.org/napsnet/napsnet-special-reports/of-virality-and-viruses-the-anti-vaccine-movement-and-social-media/

5. https://measlesrubellainitiative.org/anti-vaccination-movement/

6. https://undark.org/2020/05/22/book-review-galileo-natural/

7. https://zhuanlan.zhihu.com/p/40433317

8.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国大陆疫苗乱象

9. Hu D, Martin C, Dredze M, et al. Chinese social media suggest decreased vaccine acceptance in China: An observational study on Weibo following the 2018 Changchun Changsheng vaccine incident[J]. Vaccine, 2020, 38(13): 2764-2770.

10. https://mp.weixin.qq.com/s/CDb1oUo_LgPsjhtFzTPfng

11. https://www.cdc.gov/measles/cases-outbreaks.html

12. Paules C I, Marston H D, Fauci A S. Measles in 2019—going backward[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9, 380(23): 2185-2187

13.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5/16/c_1125991774.htm

1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接种疫苗争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神经现实(ID:neureality),作者:狼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