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7-08 09:43
侃爷与特朗普:流行音乐如何影响美国政治?

本文来自公众号:音乐先声(ID:nakedmusic),编辑:范志辉,作者:迟雨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直以来,美国的音乐圈与政治圈,距离并不遥远。


明星拥有着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并且不忌讳投身于政治运动。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表达个人立场,为某些现象发声,深度地参与并改造着当地的文化与社会形态。而如今,不仅是音乐人,连明星的粉丝也开始了话语权的重塑,一旦庞大的粉丝群体将政治与娱乐结合起来,就展示出了惊人的凝聚力和推进力,旗帜鲜明地表露群体的政治倾向。



目前,唐纳德·特朗普这位特立独行的美国总统(以及前真人秀演员),正面临着自己从政以来最为严峻的危机时刻。数据显示,截止7月7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近300万、死亡人数超13万,高居全球首位;ADP Research Institute显示,6月份美国失业比例高达11.1%,黑人族群的失业率最高,达到15.4%。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支持率不断下跌,落后对手拜登9.6%。盖洛普民调发现,只有38%的选民对特朗普的工作表示赞同,几乎跌回了2017年最低值(35%)。安邦咨询分析则称,新冠疫情对于美国的影响是难以忽视的,总体而言,拜登所属的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前景乐观。



在社交媒体的时代背景下,音乐人和粉丝也在各方政治力量的博弈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某种程度上,在走向政治、拥抱政治的同时,流行音乐也有意无意影响了美国大选的走向。


当说唱歌手宣布竞选美国总统


当地时间7月4日,也就是美国独立日,说唱歌手Kanye West(即侃爷)在推特宣布,自己将竞选美国总统。


他的推特账户拥有2930万关注者,推文中写道:“We must now realize the promise of America by trusting God, unifying our vision and building our future. I am running for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2020VISION(现在我们必须通过信任上帝、团结我们的愿景、建设我们的未来,来实现美国的承诺。我要竞选美国总统。#2020愿景)”


这个看起来有些无厘头的消息,立即引发了爆发性的反应,“Kanye”一词迅速登上了推特热搜榜第一名,在一个小时内,该推文被转发超过10万多次。



其实早在2015年,Kanye West就曾在MTV音乐录影带大奖的颁奖典礼上表达过类似想法。在Taylor Swift向他颁发先锋成就奖时,他突然宣布自己将于2020年竞选总统;2019年,Kanye又宣称,自己会把这个计划推迟到2024年竞选,以避免成为特朗普的竞争对手。直到今年,这位43岁的说唱歌手,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参与到其中。特斯拉CEO马斯克给他留言,“全力支持你”!


不过,宣布了意向是一回事,是否会真的参与竞选,则是另一回事。据Bloomberg报道,他似乎还没有向选举委员会提交表格,以竞选公职。7月才迟迟宣布竞选,使得他也错过了部分州总统候选人申请的截止日期(例如印第安纳州、缅因州、纽约州、北卡罗来纳州、德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


时间紧迫,Kanye West不仅要在各个州进行选票访问,还需要在没有任何的党派支持下,从零开始建立起一个政治组织。尽管美国总统选举,一向开放竞争的,小党派或独立候选人也可以参与,但往往极难当选,多年来都是由民主党、共和党两个党派轮流执政。针对Kanye West这一举动,有海外机构给出了他当选美国总统的赔率高达51倍。



与其说是认真竞选,Kanye West此举,倒是更像一次玩票性质的真人秀。就在Kanye West宣布竞选美国总统前不久,他的自有品牌Yeezy与服装品牌GAP签署了一项长达10年的合作协议,联名款将于2021年首次推出。随后,一度低迷的GAP股价狂涨了39%,公司还预计,与Kanye的合作在前五年内将年均带动超过10亿美元的销售额。


一直以来,Kanye West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他还曾和妻子Kim Kardashian多次与特朗普会面,带着特朗普支持者标志性的红色MAGA帽子(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近日Kanye突袭宣布参与总统竞选令人感到意外,但也有人猜测:Kanye的决定,是否为了变相分流民主党拜登的选票,以支持特朗普?


猜测归猜测,宣布竞选总统,倒是给Kanye West带来了不少流量。上周他发布的单曲《Wash Us in the Blood》登上了苹果音乐排行榜第一,还计划发布新专辑《God's Country》,这也引来不少关于Kanye作秀的质疑。



不过,一石激起千层浪,除了Kanye West,演员Hilary Duff、林肯乐队成员Mike Shinoda、喜剧演员Sarah Colonna、漫画家Scott Adams等多位明星,也纷纷下场“蹭热度”,在社交网站上宣布参加美国总统大选。Paris Hilton还在Instagram宣布,自己将参加总统大选,并且承诺只穿美国设计师的服装,“让美国再次火热(Make America Hot Again ”,可谓做足了效果。


被K-POP粉丝"玩弄"的特朗普


除了明星,粉丝也开始涉足政治。尽管单个用户的力量微弱,但在如今发达的社交媒体聚合下,却足以产生影响现实世界的影响力。今年6月,K-POP粉丝就曾掀起了巨大的浪潮,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俄亥俄州的竞选集会上遭遇了滑铁卢。


当时,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在事前注册环节报名人数超过了100万人,反响热烈,但在6月20日活动当天,可容纳1.9万人的场馆空着1/3座位,实际到场的人数仅6200人,上座率极低。


这一尴尬现场的背后,其实与来自K-POP粉丝在TikTok平台上发起的一项"特别的恶作剧"有关,即号召大家虚假注册活动获取门票,而后故意不出席,以示对特朗普的反对。在乌龙事件发生后,标签#tiktokteens迅速走红,成为了社交平台Twitter上的第二大热门话题、谷歌搜索上的第一大热门话题。


回溯事件的来龙去脉,不难看出粉丝的影响力。特朗普的俄亥俄州竞选集会本应当成为他重启竞选的标志事件,意义非凡,但是活动却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被认为“完全失败”。



就在集会前一天的6月19日,美国的“六月节”,这一天又称自由日或解放日,一般认为是标志美国奴隶制终结的日子。但随着白人警察暴力执法的"Black Lives Matter事件"的持续发酵,使得竞选集会的时间点并不是很合适。


而活动所在地塔尔萨也比较特殊,这个地方曾于1921年发生白人攻击黑人事件并引发骚乱,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种族暴力事件之一。再加上特朗普无视疫情社交距离的限制,坚持举办竞选集会,也引起部分民众的反感。种种因素综合作用下,也让这场竞选集会变得无异于火上浇油。


曾任美国首位同性恋总统候选人Pete Buttigieg的职员Mary Jo Laupp就在TikTok上发声反对特朗普。她声称,特朗普在俄亥俄州的竞选集会,是“黑人社区的耳光”。



后来,Mary Jo Laupp的这则视频,在TikTok平台上收获了数百万次观看,被广泛传播。由于嘻哈文化和黑人音乐对K-POP影响深刻,为这类事件发声被认为是粉丝的一种迫切诉求。接着,Mary Jo Laupp等人继续号召平台上的K-POP粉丝,共同参与这项反对与抵制活动。


而在偶像产业中浸润已久、熟练使用社交平台宣传艺人的K-POP粉丝加入其中以后,影响力指数级爆发,最终超过百万人注册活动。尽管抗议参与者声称,是担心特朗普竞选活动的举办会加剧疫情扩散的可能性,实则也是一场政治立场与态度的展示。


于是,“放鸽子抗议”(No-show protest)开始了,参与者也展现了高超的组织能力与"瞒天过海"的能力。其中一位活动参与者说,“大多数人在向周围人发起这个倡议的24小时内就删掉内容,以防特朗普官方察觉出异样”。


《纽约时报》称,这些粉丝并不是外国人,他们是美国人,“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里,他们上网时间更多了,因此他们开始从事政治活动并不奇怪。为了追逐他们对一些流行文化产品的兴趣,这些年轻人完全有意愿学习新的文化,跟那些会为了特朗普瞧不起《寄生虫》而喝彩、说《乱世佳人》是真正的电影的受众相反”。



如今,通过Twitter、TikTok、Instagram、YouTube,年轻一代不仅在追星、造星、社交、娱乐,也开始涉足社会性的活动,在算法和流量的加持下,年轻人的能量被释放,并且对现实产生影响。


其中,短视频平台TikTok是当之无愧的明星产品,也在Z世代的政治活动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作为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平台,TikTok在欧美地区呈爆发式增长,2020年第一季度,下载次数高达3.15亿次;截止今年4月,全球总下载量,已经突破了20亿次。然而整个平台上最热的网红、被《纽约时报》称呼为“TikTok女王”的,不过是一位来自美国小镇年仅16岁、正读着高二的女孩Charli D'Amelio,她拥有6000万粉丝,甚至自己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火爆。



数字安全应用制造商Qustodio指出,TikTok正在疯狂收割美国“后浪”:60% 的 TikTok 月活跃用户在 16岁~24岁之间;美国、英国和西班牙4到15岁的孩子,平均每天花80分钟在TikTok上。


可以说,这批粉丝已经成为了当下美国流行文化中最强势的力量,甚至足以改写政治进程。


流行音乐如何影响美国政治?


音乐、政治,总是难舍难分。在历任美国总统的竞选过程中,参选的政治家与知名的音乐人之间,总是有着非比寻常的联系:猫王Elvis和美国第37任总统Nixon,George Harrison和美国第38任总统Gerald Ford,双人组合The Cheeky Girls成员Gabriela Irimia和英国政治家Lembit Öpik,甚至Kanye West与特朗普……毕竟,头部艺人的号召力,可以转化为实际的选票。而歌手通过社交网站帖子、歌曲歌词、电影内容、获奖致辞等各种形式传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也成为人格输出的一部分。



比如,在围绕Taylor Swift的《美国甜心小姐》纪录片里,镜头用了大量笔墨,着眼于她的政治观点。早前,Taylor Swift是一个对自己的政治偏好闭口不提的人,后来伴随事业的成功和个人意志的成长,她开始越来越多地展示自己的政治倾向。


在纪录片里,还拍摄了一段她决定在社交平台上公开自己政治立场的对话。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她与运营团队讨论是否该公开自己的选择,虽然得到的大多是团队里反对的声音:“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过来对你说,嘿,我们有个主意,可以让你下次巡演的观众人数减半。”但她仍然选择了坚持。


尽管如此,Taylor Swift依旧无奈地见证着2018年特朗普所在党派的Marsha Blackburn赢得了参议院席位,成为田纳西州第一位女参议员。在得知结果后的瞬间,镜头记录下了她沮丧的样子。她说,不能放弃、要持续发声,等到更年轻的孩子们成长起来,年满18岁,就一定可以做到。为此,她推出了单曲《Only the Young》吸引年轻一代关注时事。她也并未因此停下脚步,而是通过对女性职业、LGBT、创作者权益等议题的关注,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也扩大了自己的创作视野。



事实上,两年后,年轻一代粉丝的确做到了,不只是用选票来决定,而是用恶搞竞选集会的形式嘲弄了特朗普;用饭圈的那一套经验,来为自己支持的政治候选人拉票、背书。然而,转变却不仅仅是靠着年轻人的成长,更是社交媒体的爆发息息相关。


这批生长在数字时代的年轻人,了解各大互联网平台的玩法,知道如何提高话题的传播,进而影响舆论走向和群体决策。例如,在“Black Lives Matter事件”中,著名K-POP组合BTS捐款100万美元后,粉丝立即跟进,募集了高额资金同步追加捐款;在抗议警察的运动中,也有韩流粉丝在社交平台召集用户攻击警方的APP。



这种大规模的粉丝活动越来越频繁,涉及的领域也更加宽泛。尽管这类行为,引来两极化的评价,但也侧面证明了曾经与政治关联不高的大批粉丝,正在依靠社交媒体带来的群体力量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当然,我们很难准确衡量音乐人或粉丝对美国大选的影响,但这些占据更多资源和曝光的意见领袖与广泛群体,必然会从细微处影响历史车轮的轨道,这一点毋庸置疑。


本文来自公众号:音乐先声(ID:nakedmusic),编辑:范志辉,作者:迟雨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别打call,打钱就好。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