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7-10 11:29
把小说做成微信对话后,我们的DAU破了500万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纪源资本(ID:GGVCapital),作者:Bob


凭借超强的沉浸体验、时时吐槽的弹幕、模拟日常聊天阅读场景……对话体小说,正在Z世代中掀起风浪。


2017年,有几十家对话体小说阅读软件在赛道中厮杀。3年后,大部分黯然退场,留下的,都是实力派。



“快点”便是其中之一。超过500万DAU背后,他们究竟做对了什么?年轻人又为何愿意买单?


来,我们把话筒交给掌门人。️



GGV:张总您好,从2018年20万DAU,到2020年500多万DAU,短短三年,快点增速惊人,咱们在战略或营销上做对了什么?


张锐:从上线到现在,我们花最多精力的地方是产品迭代和更新。


我们希望做成一个社区型产品,所以基本上都是从用户端去考虑,用户需要什么内容,需要什么互动,如何通过内容形成用户之间的互动。


快点的很多功能都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而服务的,包括“条评”,用户可以对小说的每一句话进行单独评论;好友实时合写(Co-writing)功能;尬演功能,用户可以通过视频的方式把台词演出来;再到现在的视频化。我们通过产品的不断迭代,去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让产品变得更有趣,可用性更高,从而实现增长。


李浩军:除此之外,“心态”也很重要。2018年公司是相对沉寂的,但这个沉寂在于我们那一整年比较稳。因为Ray之前创过业,经历过起伏,所以他沉得下心,耐得住性子。在市场发展很快的时候,作为一个产品可能要面对很多战略上的选择,但是你坚持什么,怎么去定方向,这很重要。


Ray对于早期高质量内容生态的搭建这个底线坚持得很好。所以才能搭建一个非常稳健的内容底盘,后面的增长才能更扎实。否则最后会因为内容生态不够好,产品内容丰富度或者质量不够高,导致用户留存出现问题。所以我们也会发现,市场上很多产品都做了各种各样的尝试,但走到今天的只有他。


GGV:对话式小说在2017年才开始兴起,您当时如何洞察到了这个机会?年轻人为什么愿意为这种互动形式买单?


张锐:现在整个互联网的内容都在变得碎片化,或者说在变短。视频上是短视频的崛起,页漫开始向条漫过渡,文字领域也是一样的。可以这样说,现在的年轻人从出生起就开始接触爆炸性的内容,有太多内容供他们选择,所以现在的内容需要足够短,足够有刺激性,要能让他们快速代入,然后消费。


这代人给我的另一个印象就是多元化。从我们用户创作的内容就能看出来,他们涉猎各个领域,非常细分。我们的产品可以通过Tag去分作品,有些非常冷门的Tag下面都有人在创作和消费内容。我们那代人的生活环境没有太大差异,感觉大家都在消费同样的内容,和这一代人真是完全不同。


对话小说非常符合他们的这些需求。我们基本一章内容会有几个梗或者所谓的爽点,可以迅速让用户代入。通过其他互动功能,用户之间或者用户和作者之间又可以迅速形成反馈和交互。三年前很多人都发现了“对话小说”这个机会,但我们在后期互动上做得更好,所以在市场中站稳了脚。


李浩军:我们更关注的是年轻一代生活方式的改变,带来的行为、交互上的改变,以及向新平台迁移的可能性。包括线上和线下的生活方式,线下带来的是一些新消费的机会,而线上可能就是新平台的机会。


过去用户内容的贡献度比较低,一般90%都是沉默用户和消费用户,只有10%是内容的贡献者、参与者。但今天的年轻一代,他们发声的可能性和意愿度更高,甚至50%-60%的用户都愿意贡献内容,不管是以文字、视频,还是直播的形式,大家都更愿意去发声和表达了。


另外,大家的消费更加多元化了。更多个性化需求对平台而言是好事,因为这样平台的内容丰富度会更大,可扩张性会更高,但同时这对千人千面的要求也会更高,这样我们才能做成一个成长力比较强的平台。过去我们受主流价值观影响比较深,大家的喜好都比较趋同和一致,但现在年轻人的喜好是非常多元的。比如过去一些小众的滑板、汉服内容,在今天可能受众都不小,这种多元化会造就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GGV:二位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李浩军:我第一次见Ray应该是2017年。当时我们看到美国有一个做对话式小说的App很火,就觉得这个产品形态很有意思,也比较适合年轻人对碎片化内容消费的需求,所以就在国内找了找,当时我们看到了三四家,快点就是其中一家。Ray不是第一次创业了,所以在当时那个时间点,他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想得稍微远一些。


因为在互动之外,作为一个内容平台,最关键的还是大量高质量的内容。因为用户是因为内容而来,如果内容质量不够高,或者内容数量不够多,那对于用户的打开频次、使用时长、黏性都会有影响。


Ray在这个事情上想得很明白,但那个时间点整个产品都还处于特别早期的阶段。当时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也特别值得探索的方向,所以在比较了几个团队以后,我们认为Ray是最适合做这件事情的人,他有做社交的背景,以及对整个内容平台和内容生态的理解。往后这个产品在互动、社区上还有很强的延展性,Ray的背景都适合做这些事情,所以当时觉得值得一赌。


张锐:对,大概在2017年8月,快点上线没多久,GGV就找到我们了。GGV是最早找到我们的几家VC之一,这也说明GGV对于新产品和新方向非常敏感,而且非常果断就投资了。我们很感谢GGV,因为那时候非常早,产品上线才三四个月,我们感到潜力被认可。


GGV:快点有没有其他激励和管理方法,激励创作者持续创作优质内容?


张锐:首先我们会看作品的流量,如果流量够好,我们会直接和作者签约,签约作者会有固定稿酬或者工资。其次,我们有广告植入,作者在广告方面也有相应的分成。第三,快点也支持打赏,这是作者的第三份收入。最后,如果作品被拍成短剧,不管是官方PGC制作还是UGC用户自己拍,短剧收入作者也有分成。所以我们平台上比较头部的作者每个月收入可以达到七八万、八九万。 


GGV:快点有没有形成一套跑通的变现流程?


张锐:目前我们是“互动阅读+打赏+多媒介内容”的模式。用户创作内容后,可以通过我们的广告系统、互动系统、打赏,包括多媒体化之后得到收入分成。除此之外,我们也即将上线直播功能,我们的直播和其他平台有所不同,我们会让剧中角色直播,让演员根据角色性格和用户互动,未来这也会形成一部分收入。总之我们会在内容的基础上形成多种交互方式,再从中做不同商业化的尝试。


李浩军:快点往后要发展方向和传统小说App的路数和不太一样。对于快点来说,小说的免费阅读是希望给大家一个更低门槛的参与可能性,鼓励大家参与到内容创作中,最终我们希望实现的是优质内容的积累,以及好内容的IP化。


快点不是一个免费的小说阅读平台,它最后是一个新型内容消费平台,他们也有自己设计的产品。我认为往后快点也会对一些高质量的小说、视频内容收费,可能也会有会员体系。现在用户在追更的时候,其实部分更新也需要付费,这是一直存在的,只是快点的收费比较低,所以我们的目的不在于收到多少钱,而是要让大家认识到这个内容的价值,并不是一直都是免费内容。


GGV:和Ray交流时,他有提到快点未来会发展直播业务,您觉得在这个时间点切入直播领域会不会有点晚了? 


李浩军:不管是文字、语音内容,还是视频、直播,重点在于要善于利用好新的内容载体和形态。今天直播变成一种主流的载体,快手、抖音已经把大家的习惯培养得很好,所以无非就是要想好我们利用直播这种载体能做什么。对快点而言,直播一定不会像抖音或者淘宝直播,它的直播一定和内容相关。


我理解它想做的直播会和剧情、表演有关,然后以直播的形式展现。所以即便是同样的内容,大家的切入点不一样,受众也非常不一样。受众会是更加年轻化的群体,比如说16~20岁的年轻人,内容会更偏脚本化,让大家都参与进来,以直播的形式做一些剧情表演。


GGV:快点从2019年开始布局影视剧,咱们的下一步发展重心会放在影视剧上吗?


张锐:我们之前确实是做文字和音频类的内容。2019年初,有很多影视公司主动和我们接触,想要购买我们的剧本版权,制作成影视剧。一开始我们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变现的路子,我们做IP,让他们去做影视化。但后来再一想,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做这件事情?


我们是有能力做这件事情的。严格来说,我们手握无限产出的IP资源,因为快点每天有几万部小说上线,我们可以从中选出部分来进行视频化,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我们的剧本也非常适合做成竖屏的短剧。所以最终我们决定自己做这件事。


当然这并不妨碍未来我们把IP再孵化成横屏正剧,甚至电影。视频的受众比文字更大,我们现在希望自己在短剧这个领域再多些尝试,所以未来这应该也是公司重点发展的一个方向。


GGV:也想听听浩军对于这个话题的看法。从创作端来说,对话式小说使得文学创作的门槛进一步降低,表情包、颜文字也被用于情绪表达,这种创作模式和过去长篇网文的创作很不同,长篇文章有大量旁白渲染剧情,不仅利于改编,也便于IP沉淀,您觉得“对话体”这种快速创作的模式对未来优质IP的沉淀是有利还是不利?


李浩军:早期我们也有顾虑。确实一篇十万字或者百万字的小说的承载力是更强的,但同时创作门槛也更高,不是每个人都能写出这种百万字的小说。对话式小说的好处就在于它的创作门槛低,大家上手快,但对于创作出高质量的长篇内容确实是有难度的。


Ray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在早期就做了自己内容生态的扶持。我们也希望以我们的力量去帮助这些有创作能力的人,让他们愿意在这样的平台上创作。当然这肯定是二八分化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能力,但确实出现了一些非常有创造能力的创作者。所以这还是取决于对创作者生态的扶持,平台上不乏一些有能力的创作者,能够在平台上产出高质量的长篇内容。


GGV:您觉得一个好的内容社区有哪些必备元素?


张锐:一个好社区要能激发用户的创作欲。尤其我们作为一个UGC社区,内容社区的核心就是好内容,而好内容肯定要从用户那里来,这是最重要的。除去所有的交互,我们需要有一套好机制,能让用户产生好内容、发现好内容,并且能让更多人愿意消费好内容,这样才是一个正向的循环。


李浩军:一个好的社区,要看懂用户的需求以及用户行为的演进。即便到今天,和BAT的产品量相比,我们还不算一个特别大的社区。所以早期大家没有特别重视这个垂直领域,而往往就是在他们看不到或者还看不上的一些赛道里面,能够跑到一定体量,这才是创业的机会。


Ray比较善于观察用户需求的演化和演进。互动式小说是一个非常新的品类,刚才提到的美国那个产品后来走的也不顺。今天的快点没有一个类似的产品可以做参照,这条路是他自己趟出来,所以有了一个起点之后,就在于观察用户如何使用这个产品,然后随着用户的使用,用更好的工具和更丰富的形态来满足用户的需求。


比如他最早做的是互动式小说,后来发现很多小说是以对话的形式在写,而且是合写的模式,可以理解为十个人聊天,最后聊出来的内容就是所谓对话式小说的内容。他发现这个需求以后,就一直在思考用什么工具来满足用户合写的需求,所以快点能把合写这件事情做得比较透。再比如“条评”,类似于b站的弹幕,通过用户在对话下的评论,增强互动性。他设计了一些非常创新的功能和玩法来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且对话式小说就是一个不用加工的剧本,因为它本来就是以人物对话的形式呈现的,所以他又尝试了视频剧,效果也不错。


这一路需求在演进,快点也通过观察用户需求的演化,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这条路没有人走过。BAT能做,但因为这条路他们也没走过,所以即便他们今天要做,可能也是照着我们这个方式做。到今天我们还在慢慢摸索,往后该怎么走,一切都还是得看用户的需求以及用户行为的演进,这才是关键。


GGV:如果未来有年轻创业者想在青年文化社区这个领域继续深耕,您认为还有哪些机会?


李浩军:社区社交内容类的平台,很难从上而下分析,主要还看你有没有真正抓住了核心受众的需求。如果计算一代人有多少人口,那一年出生一千六百万,就算五年一代人,也有将近一亿人。在这一亿人中,你要抓住这个群体的某一个需求,比如前两年二次元是一个垂直的领域,最早大家觉得B站的二次元也很小众,但最后它做成了泛文化,出圈非常成功。


所以但凡是今天看起来比较小的垂直细分,未来可能有很强的延展性,有出圈可能性的垂直需求都值得去做。主要还是看大家对于身边朋友或者年轻人需求的一些理解度和观察,甚至包括潮牌,早年我们看过很多潮牌,都觉得那个圈子比较小,但实际上今天的潮牌文化是一个十亿甚至几十亿美金的平台机会。所以大家的社会力、需求都在变化,是完全能够承载起更多细分平台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纪源资本(ID:GGVCapital),作者:Bob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