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7-10 14:14
哈萨克斯坦“不明肺炎”爆发,新病毒来了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小世儿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7月1日开始,由于呼吸道感染患者数量在两周内出现迅速增长,哈萨克斯坦宣布再次“封国”:7月5日开始,全国娱乐场所、宗教设施和幼儿园等地再次被强制关闭。


这个并不吸引眼球的消息在7月9日晚上引起了国内舆论的注意:9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发出了题为“提醒在哈中国公民注意防范不明肺炎”的公众号推文,其中提及:“6月中旬以来……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国公民。该病致死率远高于新冠肺炎。”


文章还称,“哈卫生部等机构正对该肺炎病毒进行对比研究,尚未予以明确定性。”


是新冠病毒出现变异,发生二次爆发,还是新一种病毒又来了?


新的爆发


如果仅从数字来看,哈萨克斯坦在此前春夏之交的新冠疫情不算非常严重,截至6月8日日新增病例最低增长当天,哈全国累计确诊病例数为23644,当天日新增数字则为303。考虑到哈萨克斯坦已经在一个月之前的5月11日宣布解封,封锁令撤销的一个月后日新增数字逐日递减,看上去病毒的威胁已经开始远去。


但事与愿违,6月8日成了哈萨克斯坦疫情不知不觉中来临的转折点:从6月9日开始,哈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开始出现明显上升趋势,到6月30日已达到三周前的三倍有余,7月1日以后更进一步暴涨至1500例上下,目前病例已达53021人。



而这甚至还不是最令人担忧的:事实上,涌进各地医院的肺炎病人数量远过于此,尽管其中不少人表现出类似新冠感染的肺炎症状,但临床却无法检测到新冠病毒。到7月8日,哈萨克斯坦全国因肺炎住院的病人共40257人,其中检不出病毒的人数达到30734,占到总病例数的76.3%。


在这一阶段,尽管新冠病例已经出现每日1300~1500例的异常增长,但测不出的病人始终更多:哈卫生部部长阿列克谢·崔透露,目前无法测到新冠病毒的患者每日约增加2500人,他们表现出与新冠患者十分类似的症状,但核酸检测多次结果均为阴性。


与往年的数据对比看起来更为突出:2019年6月29日至7月5日,哈全国登记肺炎病例为2507例,但在今年的这一周里,该数字为32083例,其中仅9402例为新冠病毒感染。无论多出来的病例群体究竟感染了什么,至少这一点确定无疑:有某种或某些呼吸道流行病正在哈萨克斯坦广泛流行,且已经开始出现疫情失控趋势。


阿拉木图已进入新一轮封城 图片来源:网络


社区获得性肺炎


从异常增多的肺炎病例开始,过去一个月的哈萨克斯坦仿佛三个月前邻国俄罗斯的旧事重演:同样是突然增长的肺炎数字,同样是大比率无法测出核酸阳性的患者群体,多出来的这个部分同样也被标记为“双侧肺炎”或“社区获得性肺炎”,与目前的哈萨克斯坦一样,几个月前俄罗斯的“社区获得性肺炎”也未确定病原体。


区别或许只在于,早在4月初俄罗斯就已经由医学专家倡议,将全部“社区获得性肺炎”患者比照新冠患者处理,莫斯科最重要的新冠定点医院之一的院长普罗岑科曾在自己社交媒体上直言不讳地表示,“当前绝大多数肺炎病例是由新的冠状病毒引起的。”


五月,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还曾在发布会上透露,莫斯科各医院接收的重症肺炎患者当中有大约50%无法测出核酸阳性,与之同时,大规模筛检找到的新冠阳性病例当中又有50%没有任何症状。当然,前一半无法测出核酸阳性的重症肺炎患者只能被归类为“社区获得性肺炎”。


“社区获得性肺炎”是一个统称,所有非医院内感染、非保健机构感染的肺炎均可算作社区获得性肺炎,其中既包括细菌性肺炎如肺炎链球菌引起的肺炎,也包括病毒性肺炎如因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因此也包括新冠肺炎,而直到目前,全世界范围内的社区获得性肺炎仍有约一半无法确定病原体,已在俄罗斯连续爆发数月的“社区获得性肺炎”罪魁祸首是一种还是几种,其中有没有新冠病毒,暂时都是未知数。


另一方面,针对新冠肺炎的核酸检测从临床上有其局限性:咽拭子筛查通常只适用于感染早期,如果错过这一阶段,而直到病情发展到重症才收治,不少患者已经只有通过深部痰取样甚至肺泡灌洗才可能完成检测,常规筛查无法找到病毒踪迹,因此也给人留下“另外那种肺炎重症比例更高”的印象。


哈萨克斯坦出现的不明肺炎是否状况与俄罗斯相同?在病原体分析没有获得结果的情况下,目前尚无法做出任何判断。


不安的邻国


事实上,在这一地区,近期发生第二次病例增长高峰的国家不止哈萨克斯坦,发现“社区获得性肺炎”集中爆发的也同样 。


6月24日,乌克兰卫生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近期乌克兰肺炎患者人数急剧增加,6月29日他再次更新了数据:乌克兰每周登记的肺炎患者人数已经超过4000例,“主要的并发症为新冠病毒感染。”


乌克兰医护人员 图片来源:网络


在一直没有重视新冠疫情的白俄罗斯,多家媒体相继报道存在数量不低的核酸阴性的肺炎重症病人,至少从6月8日开始记录到了重症肺炎病例数字的明显增长,俄罗斯卫星网白俄罗斯频道在7月初报道了明斯克一家医院的情况,其中整个病房的重症肺炎患者被医院赶回家中,患者均经多次核酸检测显示阴性。


而在否认和忽视疫情更为彻底的土库曼斯坦,7月8日传出了土耳其大使馆一位外交官员因“双侧肺炎”在首都阿什哈巴德去世的消息,使馆随后确认了此事。土库曼斯坦同样正在爆发“带有新冠病毒感染症状的急性肺炎”,并已出现类似医疗挤兑的状况,但该国官方始终否认境内出现新冠病毒。


当类似的状况在各个邻国反复上演,最重要的问题始终没有答案:是新冠病毒已经发生变异导致检测失灵,还是存在始终未被发现的新病毒,或是部分地区检测手段不足和统计意愿偏好影响了对疫情局势的判断?或许只有哈萨克斯坦未来得到的病原体分析才能提供解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小世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