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7-24 18:02
恋爱求生手册

虎嗅注:看到杭州女子离奇失踪、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这件事,你有感觉到枕边人“变味”了吗?本篇文章首发于2018年,心理从业者、本文作者刘昭以恋爱行凶案件为例,使用NEEDS模型,教你如何辨别恋爱对象,绕开潜在的杀人犯。


本文来自:微博头条文章《恋爱求生手册》,作者:@刘昭在路上,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图为江歌母亲


写在前面的话


  • 近期,又一“被分手即杀人”的事件刷爆网络,凶手之罪行令人发指,受害者之遭遇令人扼腕;


  • 作为心理行业从业者,看到类似事件我非常痛心,同时也希望为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贡献一份力量:事后追凶是法律的事,事先预防我们来扛;


  • 几乎所有受害人在受害前都很少意识到自己的选人系统会出问题,但在专业眼光下,其实大部分潜在杀人者并不太难分辨,顶级专业人员看个眼神能评估个七七八八,一般专业人员在并不太长的交往时间里也可大致判定;


  • 让每个个体去接受一整套复杂昂贵的专业训练再去恋爱是不现实的,因此我将尝试抛掉各种理论,尽可能用最简明最好学的可操作的方法,教给大家怎样大概率绕开这种可能伤及性命的交往对象,以及如果已经在和这样的对象相处,该如何平安脱身。


恋爱求生手册 女性篇(一):绕开潜在杀人犯


潜在杀手的快速鉴别


在关系深入前,从下图中的五个维度考察交往对象,可大概率绕开危险分子。


五维度中表现差的越多、差的越严重,给你带来重大伤害的概率越大,即便不是杀人这种恶性事件,威胁、恐吓、骚扰、暴力、散播裸照、单位闹事等发生概率也大幅上升。


可简记为NEEDS。



极端化


这五个因素中,第一需要排查的就是心智的极端化程度,最重要,又最容易排查。


极端化最常见的表现是严重非黑即白与高度不稳定。


严重非黑即白,指的是对人事物的看法毫无中间地带,极看重对错,对“我对”有着极偏执的追求,对“错者”有着极度残忍对待的期待;


高度不稳定,指的是一件小事就能带来看法与行为的跳变,如宠物听话时极端宠爱、不听话时暴力虐待,又比如一个平常他口中的“好人”做了一件得罪他的小事就立刻会被划归到十恶不赦的存在,等等。


马加爵描述,“我把他当朋友,他这么说我,我就恨他”,因此决定杀人。恋爱中这类不稳定极端的人造成的结果同样极为恶劣严重。


极端化的男性有时是非常吸引女性的:他可以完全不顾自己地对你好,甚至有时在两人关系还尚不深入时就不惜严重伤害自己也要讨好你(如常做类似为陪你逛街而不惜丢掉重要面试机会的事),很多女性会被感动,误以为这是真正的爱情,但99%的情况下,这只是心智化水平极低的表现(假设对方不是在演戏的话——如果是在演戏,这个人就更危险了)


如果你看到对方有类似表现时体验到的是感动迷恋安心甚至期待他继续如此而不是担忧恐惧觉得哪里不对,那么建议你反思这个部分,包括寻求专业帮助。


李承恩“对女友百依百顺,连饭都舍不得让她做,女友没工作就养着她”,在女友提分手后14刀将女友杀害。


共情能力


这五个因素中,与极端性具有同等预测能力的是共情能力;


这里的共情能力,指的是感知(而不是推断)他人情感的能力,即“恻隐之心”,能够对他人受到的伤害“心有戚戚然”的人,出恶性事件的概率比较小。


李斯达仅仅因为“想找一个巨大的刺激来发泄”就杀害了同学周云露,并在周重伤报警后用假地址拖延救护车到达,并称“算她倒霉”。


凶手李斯达,留心这种眼神


考察共情能力并不难,一两场电影就能看出来,看看其中动人瞬间对方的表现,结束后谈谈对那些“有瑕疵的不幸者”、“与他价值观不完全一致的不幸者”,留心观察他在谈论时的态度和神情;还可以观察在生活中以及网络上,他面对给他添麻烦的弱者、有错误的弱者、哭闹的幼童、各类小动物等的态度和心态,亦可用来考察其共情能力。


顺便多说一句,实证研究显示,大量连环杀手、强奸犯、暴力犯有虐杀小动物史:张佳恩毛毯裹狗并反复掐狗,最终杀死狗;同时强奸女友,并威胁进一步使用暴力。


自恋水平


自恋水平往往决定了在分手、冲突时是否会产生“我要毁了你”的冲动,这种冲动时一种由“自恋破碎”引发的“自恋暴怒”,这里的“自恋”是个中性词,按原始与成熟划分。


成熟的自恋是:“我和你是对等的人,我们都有长处优势也都有短处,我自己是个‘还不错’的人,这个认知是清晰的、与现实总体相符、既稳定又有弹性的”,与此标准相距越近越成熟,越远越原始。


原始自恋可从自我中心内在夸大自我两个特征角度评估:


次永飞杀害女友的动机有两点:“迷恋和控制欲”,“控制一名年轻女子的生命以及他对没能控制她生命的挫败感。”


凶手次永飞,留心这种眼神


原始自恋的第一个特征是自我中心,从强到弱依次是:


  • 世界和他人都应属于我;

  • 世界和他人是我的延伸,应似我的手脚一般听命于我;

  • 他人应如我身外之物体般可被我操控;

  • 他人和我都是人,但我有审判权限;

  • 他人和我是对等的人(健康)


多说一句,处女情结、对所谓贞洁的过分执着、相处中过强的占有欲与控制欲、希望扮演审判者抹杀恶人的情结,都是原始自恋的表现,以及,霸道总裁在恋爱中并不美好,最终留给你的往往只有霸道;


朱大鹏在杀妻碎尸后将妻子的生殖器吃掉,在尸体旁留言“淫妇的下场”,这是已到达心理变态程度的最原始的自恋表现。


原始自恋的第二个特征是内在夸大自我,即对自己“应该的样子”有着极高的、不客观的甚至不现实(非凡人/非人化)的期待。夸大的内在自我与现实中的真实自我碰撞,其落差越大,产生的自恋破碎感越大;常年自卑、极度焦虑、不能接受一丁点挫折、做到什么程度都不满意、格外追求人上人等都是夸大自我的表现。


所以,如果交往对象的自恋水平偏原始,要慎重。


这里要特别指出,有时自恋水平原始的男性会吸引安全感低、对分离极度恐惧的女性,因为这样的男性会带来一种“不会离开”的错觉,如果女性发现自己是这种情况,最好及时寻求专业帮助。


朱海洋成绩极好,自视甚高,但在股票重亏、对专业失望、被追求女生拒绝后,将仅认识13天的杨欣在咖啡厅斩首,提头而笑。


凶手朱海洋,留心这种眼神


防御机制


如果说上述三因素是油门,那么防御机制和支持资源两因素是刹车:若一辆车的油门给的很大,刹车又不给力,就容易出事故。


每个人都有各种防御机制应对压力,有的低级有的高级,简单说,越是生下来就会的越低级,越是成熟了才有的越高级。


通常心智成熟、发展高级防御机制的必经之路是被健康的抚养。


成熟丰富的防御机制具有强韧的自我调节能力,低级单一的防御机制承压能力差。


如果一个人大量使用低级防御机制极少使用中高级防御机制(如压抑、合理化(阿Q)、幽默、升华(化悲愤为力量)等),则其危险系数较高。


马金库父亲是杀人犯,母亲离异再嫁,继父对他不好,从小并没有得到什么关爱,之后多年寻死,会被小事激怒,杀害并无矛盾的人(包括一个婴儿)


凶手马金库,留心这种眼神


和恶性事件相关的最常见的五个低级防御:


  • 否认:睁着眼睛说瞎话(被戳穿也不认)或掩耳盗铃(如常无视信用卡逾期)

  • 投射:楞把一些不属于你的想法强安在你头上,完全听不进你的辩解;

  • 见诸行动:一言不合就摔东西打人,极差的冲动控制能力;

  • 幻想:把想象(特别是对他具有攻击性的想象)当成现实(如毫无根据地坚信女方出轨且无法被事实说服)

  • 退行:在关系中呈幼儿甚至婴儿状态;


另外,恶性事件的人大多外归因,即“我的痛苦都是XX的错”。


顾城在与谢烨的关系中完全退化为发号施令的婴儿,要求谢烨放弃一切自我、扮演完美母亲,该体系崩塌后,顾城走上绝路。


顾城后期的眼神也很瘆得慌


支持资源


支持资源,指对方承受打击时可以调用的帮他渡过难关的渠道,亲人,朋友,有归属感的良性团体组织,事业,兴趣,信仰等都是支持资源,其中,“活人”资源优于“非人”资源


如果一个人有关系很好的亲人可以听他诉苦,有热爱的事业或兴趣可以转移注意力,有一群朋友可以在他失恋的时候陪他一起喝酒骂娘看球打游戏甚至嫖娼……他是比较小概率需要用谋杀这种方法来处理其内在情绪压力的。


卢刚枪击案发前两年都未与在美华人有交流,也融不进美国社交圈,亲缘寡淡,其最看重的物理学被导师“打压”后杀人。


选择恋爱对象时,社会资源(如财富权势等)是常被看中的,支持资源则很少被看中,但在分手更中,对方的支持资源越丰富、越高级,越不容易出极端事情。


因此,在开始交往前可留心收集相关信息,最好有机会近距离观察对方在真实压力情景下可否充分调用支持资源帮助他渡过难关,如他在别的重大压力事件下可以借助外部力量相对稳定地渡过,那么分手时大概率也可以。


但需注意,冲动杀人与支持资源多寡关系不大,主要和自恋程度与防御机制有关。


李阳笑称打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显示其显失共情能力,同时异常自恋,防御低级,但其支持资源较多,因此虽有家暴但未杀人。


说明


最后,大部分男性身上或多或少可以见到其中一条或几条的影子,如果只是少量符合、或是虽然符合但并不严重,则不必杯弓蛇影,过于焦虑;同时,如果发现交往对象在五维度中有多条“差评”,如内部高度极端、高度不稳定、毫无共情能力、自恋极原始、几乎完全使用低级防御机制、支持资源极度匮乏等,则需多加小心,不要轻易走深。


案例分析


下面,我们结合上文的五维度NEEDS模型对陈世峰做一个案例分析(选取本案例是因为各命案的网上信息都较少,只能矬子里面拔将军)


陈世峰的NEEDS分析


陈世峰在五个维度里至少三个表现极差,两个表现较差,结论显而易见,这是个高度危险分子。


说明一下,这里某些表现是在案发后发生的,这主要是因为网上信息有限、只有这些可以罗列所致。


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找到许多危险分子的蛛丝马迹,比如高度计较对错、偏激偏执、把恋爱当成炫耀、利用他人、控制欲强、对自己期待过高、自卑、总认为别人看不起他、支持资源少等,这些都是深入交往前就可觉察到的,并且加起来已足够把一个人划归到危险分子的范畴、尽早抽身了。


考虑到真实生活中的信息会远多于网上暴露的信息,只要留心观察,并且不要自我催眠对危险点视而不见,每个人都有能力甄别出身边的陈世峰。


潜在杀手的分手处理


没有任何一个包治百病的方法,这里只能给出五条相对普适的建议:


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如果你的交往对象内在极不稳定、严重极端化、对他人共情能力极低、防御机制极低级、自恋极原始、支持资源极少,那么,千万,千万,千万,要重视他发出的恐吓警告(包括同归于尽的警告)和已经做出的轻微的伤害事件,他不是说着玩的。


第二条,无论分手还是冲突,感觉不对了,要把对方想象成一个拿着手枪的两岁孩子,连哄带骗从共情到讲理让他把枪放下然后走远才是王道,不要指责对方不好,不要试图让对方认错,不要戳破对方脆弱的小自恋,不要让对方认为是他不好你才离开的,不要把对方逼到“他心中的绝路”上,端正心态:自己的生命比是非曲直重要的多,如果内心过不去“我凭什么要哄他”这道坎,告诉自己:“我要活下去”。


第三条,与第二条同时存在的是,绝不要把没有的罪名、可能引发幻想的罪名(如“是我对不起你”)接下来,也不要让对方对复合抱有幻想的空间,这类人(特别是极端化程度高和防御机制低级的人)心中幻想和现实的界限是模糊不清的,要在保证不激怒对方、安抚对方情绪的前提下守住边界、给出明确的答复。


第四条,对于偏执程度低的相处对象,可以切断一切联系一段时间待其冷静再做处理,对于偏执程度高的相处对象,要做更长期斗争的准备,包括换工作换城市换姓名甚至换朋友圈,做好网络上的社交隔离,增加他找到你的难度,虽然真碰上特别极端偏执冷血自恋的谁都挡不住(记住:没有万全的方法),但毕竟这是极少数,大部分情况下,他找到你的难度和你的安全等级成正比;


第五条,长期学习锻炼防身术,避免单独在封闭空间见面,必要时寻求警察的帮助,寻求专业安保人员的帮助,以及不要过快地和他人发展深入关系,在浅层交往中一旦闻到不对头的味道(就是那种“哪里不对”的恐惧感)相信自己的感觉,绕开走。


另外,如果你发现自己特别被这类人吸引,比如多个交往对象都是这类人,这时最好及时寻求专业帮助,也许你心底有某个未解决的情结让你被他们吸引。


以及,如果发现自己有大量符合的特征又希望得到改善,同样,寻求专业帮助(以后也许我会单开一贴详细写写)


真心希望伤痛不再发生!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题外话


也许有人会问,难道我们就不能改变这个操蛋的现状吗?


我的答案是:也能,也不能;


说能,是因为随着社会的进步,对儿童抚养的重视,先进育儿理念的广泛践行,创伤时代远去,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少;


说不能,是因为这样的人总会存在,新的创伤总会发生,我们也永远有必要去做自我保护,再让人不爽,这也是事实。


那么,为什么不能想办法建立某个机制防患于未然呢?我的答案是,无论是《少数派报告》还是《心理测量者(Psycho-Pass)》,那里面的社会更为可怖。


后记与声明


撰写本文不是为了指责受害者或为加害者脱罪,而是希望让大家意识到,再严格的执法、再强大的舆论也无法让死者复生、让伤痛消失,行走于世,我们“就是会”碰上各种危险分子,因此,我们要学会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生活质量负起应负的责任


不存在完美受害者,每个人都应勇敢捍卫自己的权利,任何时候;


同时,不存在完美世界,每个人也都应做好自我保护,任何时候;


识别危险的交往对象,是自我保护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本文中内容全部原创,受限于作者水平有限、个体差异巨大等因素,作者也只能结合相关理论与实践经验,提供概率上、方向上的建议,但无法对每个个体的生活、生命负责;


图片均来源于百度,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与作者联系,作者将收到后第一时间公开致歉并撤换图片。


本文来自:微博头条文章《恋爱求生手册》,欢迎关注作者微博@刘昭在路上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