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8-04 08:07
制造偶像:一个粉丝的“打投”和“集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ID:hangyeyanxi),作者:林茵,头图来自:《青春有你2》剧照


2020年5月30日晚,《青春有你2》在粉丝的狂欢声中落幕。2018年,偶像竞演养成真人秀被引入国内,随即开启了中国的“偶像时代”。


短短两年间,国内“偶像产业”迅速发展。为了维护偶像的“流量”,经纪人公司、粉丝后援会、粉丝使出浑身解数,“砸钱造数据”似乎成为粉圈常态,流量造假产业因而产生。为建设良好的网络生态,网信办出台相关规定,向“流量造假”亮剑,但收效并不显著。


本文从选秀期间笔者的“打投”、“集资”经历说起,分析流量造假产业中粉丝、粉丝后援会、选秀主办方之间的复杂关系。


一、“打投”远不止“打投”

    

“打投”即为刷票,是粉丝使用多个账号为心仪偶像投票的行为。在偶像养成类网络综艺节目中,决定训练生出道与否的关键因素是观众的投票数量。这一选秀机制促使粉圈“打投组”诞生。


“打投组”是粉丝中专门组织打卡、投票的群体,“打投组”有业余和职业之分,业余“打投组”的进组门槛不一,集资数额、新浪微博偶像超话排名、偶像专属微博发表数量等都可作为进组标准。


与之类似的粉圈组织还有“控评组”、“反黑组”等。下文将以笔者的“打投”经历为例进一步解释粉圈的“打投”机制,“打投”不仅是投票技术和规则设计问题,它是一个涉及多方利益的复杂问题。


选秀及偶像养成类网综的环节设计对粉丝行为有重要的指引作用,粉丝“打投”的具体方式因节目规则而变。以刚落幕的《青春有你2》为例,主办方设计的投票规则如下图:



图为女团偶像养成网综《青春有你2》的投票规则。正在热播的《创造营      2020》、曾经大火的《创造101》和《青春有你》也设计了相同的投票环节,即播放平台的普通用户、VIP用户拥有投票机会,购买赞助商饮料的消费者可以再获一次投票机会。


根据规则,后援会与“打投组”可以通过购买播放平台账号和奶制品瓶盖的方式为偶像投票。


图为某后援会在选秀节目播出期间组织“打投组”为某一训练生所投有效票数的公示结果。后援会发放的“打投”账号来自批量网购,大部分账号为“一号一投”。图表显示,排除“二次售卖”以及“风控校检不过关”的废号后,第四轮打投(不计网页代投)票数已达五百四十多万票,预测“打投组”成员人工打投次数不少于五百万次。



 图为某后援会在第四轮投票阶段购买账号支出明细(节选)


后援会购买账号、奶盖、奶卡的资金来自粉丝一次又一次的“集资”活动。在粉圈中,“集资”二字不直接出现,常以“jizi”、“桔子”表情或“jiaozi”表示。“集资”可理解成为偶像出道筹集资金的众筹活动。选秀期间,集资的目标是投票和投放广告,以求提高偶像在节目的名次以及增加偶像的曝光率。


图为某后援会在选秀节目播出期间购买“打投”账号以及奶盖、奶卡的支出明细,由于篇幅原因只截取了“合计”部分。在长达五个月的选秀期间,后援会仅在投票环节的支出额已达四百九十多万。训练生排名越高,后援会的投票数和支出额更高


二、集资battle


为了激发粉丝的“集资”热情,后援会定期举办“集资battle”,即不同后援会相约开展“集资”比赛,在限定的时间内集资数额较多者为胜方。投钱比赛看似荒诞,却一次又一次被推向高潮,吸引许多粉丝参与。




图为某次“集资”比赛的记录,上图为预热阶段、中图为“集资”比赛初始段、下图集资比赛中程。“冲”、“拔旗”{为了鼓励“集资”,预热阶段会有人立下目标,集资过程数额达到所设目标就会履行承诺,追加更多资金,名为“拔旗”}、刷屏的感叹句等为“集资”营造紧张氛围。不甘的情绪、质问的语气往往能一次次推高筹资金额。由图可见,集资开始八分钟内,最高集资额可达十万元。


一场场“集资”比赛为“打投”提供充足资金。在“打投”、“集资”中粉丝获得了一种与偶像“荣辱与共”的参与感,粉丝后援会、“粉头”则获得大量佣金,或从差价中得利。选秀节目的主办方不是没有发现刷票行为,实际上,他们也在享受着刷票带来的红利。


“打投组”除了投票外,还需维持偶像在各大榜单上的排名,不同榜单对应不同的广告赞助商,“打投组”召集人马转发榜单,在对应话题下刷水帖。


对于粉丝而言,这种做法可以为偶像争取更多商业资源,对于选秀主办方而言,不仅可以提高节目热度,还可以凭借粉丝打造的数据单证明节目人气,以增加在商业谈判中的筹码,以更高价格吸引更多广告商加盟。因此,选秀节目主办方是流量利益的享有者,也有可能是虚假流量的缔造者。


在一场选秀节目中,几乎每一位训练生的票数、榜单都有“水分”,除了经纪人公司的资本投入外,粉丝也花钱费力成为数据的缔造者,一次次排名、一份份榜单都承载着粉丝的期待。


同时,粉丝也是观众,选秀主办方必须考虑观众的观感,否则节目将难以推进,因此,选秀节目主办方即使有意让数据“脱水”也力不从心。


另外,由于每位训练生的得票数都含有“水分”,主办方“脱多少水”、怎么让数据“脱水”,这一系列问题的处理都没有一个客观标准,主办方难逃“黑幕”的质疑。


选秀节目背后,一场场“打投”实际上都显示了粉丝、粉丝后援会、经纪人公司和主办方之间复杂的利益关系。


 每次公布选秀排名或榜单结果后,主办方都会面临粉丝群体的“压票”质疑。质疑的依据都是后援会统计的“打投”数据。


三、让数据“脱水”


粉丝“打投”为偶像打造出一份漂亮的数据单,粉丝后援会、经纪人公司、选秀主办方也从一场场“打投”活动中获利,但是,“注水”数据的本质是虚假流量,营造出网络的虚假繁荣。


当“制造”流量已经习以为常,可以大言不惭地被谈论时,流量造假早已渗透到整个互联网世界,并不局限于选秀追星领域。


正如腾讯网络安全犯罪研究基地的高级研究员所说,国内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九百多万人。这个数字还不包括粉圈内业余“打投”的人数。


2020年3月1日起,网信办制定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正式施行,《规定》第四章“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的第二十四条规定:“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通过人工方式或者技术手段实施流量造假、流量劫持以及虚假注册账号、非法交易账号、操纵用户账号等行为,破坏网络生态秩序。”


网信办打击流量造假的意图十分明显。但自2019年12月15日该规定发布以后,一直未见相关部门的具体措施,可见问题解决之不易。就此,笔者结合仅有经历及知识尝试提出建议:


进一步落实通信实名制的规则要求,在更大范围内实现网站用户实名注册制度。《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及《少年之名》等偶像养成网综的制作模式都是相似的,分别以某一视频平台为主办方,为观众提供“投票通道”,联合各大广告赞助商推出各类榜单,吸引粉丝为节目、为选手造势。


但目前来看,已有两届主办方经验的爱奇艺、腾讯视频并没有真正实行用户实名注册制度,用户仅凭手机号码就可以成功注册,至于手机号码是否有效、是否处于使用状态等问题,爱奇艺、腾讯视频并不考虑。这就为刷票产业生产虚拟注册账号提供了作案空间。



以笔者参与的一次“打投”为例,所领的“打投”账号均为“手机号码×机成密码”形式。但账户的手机号码明明为空号,却能在某视频网站畅通无阻地登录、投票、观看视频。部分账号还可低价升级为VIP,增加投票机会。


手机号码的使用状态能够有效识别注册者是人还是机器,如果视频网站能在用户注册时增设“空号检验”环节,只有真实的手机号码用户才可成功注册、登录、投票,那么刷票产业的可操作空间将大大缩小。


图为某选秀节目期间的笔者“打投”记录节选。所有号码在拨通状态下为“空号”。而且一些账号为“二次售卖”号,即一个账号被商家同时售给多个后援会,可见虚拟注册账号已经非常普遍,刷票也十分专业。


网信办应联合其他部门出台细则,监管高金额的粉丝应援集资活动,应对粉丝集资可能出现的风险。目前,粉丝集资处于法律规定的灰色地带,它是限于粉丝群体内部的、不以获利为目标的集资行为,不能等同于非法集资。


但是粉丝集资又有特定的筹资目的,因而它与纯粹的无偿捐赠也不同。粉丝集资的发起人如果以“应援偶像”为名行诈骗之实,粉丝维权是十分困难的。


目前粉圈常用的集资平台为Owhat和摩点。虽然平台承诺,如果出现集资发起人收款后未提供服务的情况,他们将按照规定公开相关信息,协助警方调查处理,但是他们无法对项目的真实性作出进一步保证,因而,Owhat等作为第三方平台的监管能力是有限的。


虽然粉丝集资不具有广义的社会性,但它涉及的金额大、参与人数也较多,潜藏着许多风险,且已成为经济社会的常见现象之一。


笔者认为,相关部门有必要出台监管细则,对于达到一定金额的粉丝集资项目,不仅第三方平台应要求集资发起人公开真实的身份证明信息和详细的项目信息,监管部门也应对集资发起人的资质进行审查,通过审查后方可获得集资发起资格。监管细则还应明确集资发起人的权利和义务,为粉丝维权提供指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ID:hangyeyanxi),作者:林茵(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