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8-04 14:05
当你在聊TikTok的时候究竟在聊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圆首金老汉(ID:chairmanJLH),作者:金老汉不推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几天的大事件主要围绕着特朗普试图封杀TikTok展开,之前有朋友帮我梳理了一下本次事件的时间线:



整件事起因和过程都很复杂,目前事态也还在发展,一天可以有好几个新动态,尚未有出结果,同时不论中国还是美国互联网上都充斥着大量关于本次事件的假新闻。


但是在中国互联网上,各路媒体和自媒体显然已经出现了各种论调,其中一种声音让我匪夷所思:字跳贱卖给美国公司是不战而退,张一鸣真的有勇气抗争应该退出美国市场!张一鸣现在就是在美国霸权面前秒跪的怂货!


↑ 某中文互联网世界的“网络公共知识分子”发表的诡异言论


对于持有这样观点的朋友,我有点摸不到他们头脑,实际上有时候我会怀疑是不是这些人就是至道学宫之类的公号的读者……美国政府之前和我国开展贸易战,我国政府一直敦促美国政府回归理性,重启贸易谈判,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那按照这位“公共知识分子”的诡异逻辑,中美贸易也没有“强不买强不卖”,人家不让咱们去他们国家卖货,咱们就不卖嘛,选择停止向美国市场贸易出口任何商品不就行了,至于经济发不发展,老百姓日子怎么过,这些事不存在的……这种言论如果出自未受完整的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朋友嘴里,我倒也理解,可要是从“知识分子”嘴里说出来,我不就晓得他算蠢还是算坏了。


实际上对于像我这样的普通吃瓜网民,要搞明白TikTok这么复杂的事情其实是有点困难的,因为本身财经和金融知识也不怎么懂,何况这事儿还涉及到需要了解美国的行政法律的相关知识,连我国法律的常识都还停留在了解张三的那点儿破事的的水平,基本上在TikTok这个问题上不被别有用心的人带节奏是不可能的。


那我就斗胆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把TikTok事件的基本面貌给大家梳理清楚。


特朗普、扎克伯格、张一鸣的目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搞明白TikTok这件事,主要是要搞明白自己怎么站队,以什么样的姿势去吃瓜才是作为一个正直、善良、智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应有的素质。


而要搞明白TikTok这件事里你应有的立场,我们就需要先搞明白,美国总统特朗普、TikTok主要竞争对手幕后黑手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字节跳动全球CEO&TikTok大老板张一鸣三方在TikTok事件中的利益诉求——他们各自目标与决不能接受的底线


首先我们先讲讲张一鸣,他的立场其实最容易理解。一个来自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做了一款能够给全世界普通老百姓用的娱乐App,作为一个完全的外来户,用不到三年时间在美国市场上赢得了8000万/月活跃用户的青睐,换成是你,你希望如何?当然是上市敲钟走向人生巅峰。


不过字节跳动的业务并不是只有美国,纯看字节在中国的业务发展,19年字节跳动集团应该已经达到了旗下全产品线每天服务超过6亿日活用户的水平,完成了1200亿RMB的收入,20年目标收入超过2100亿RMB,公司市值超过1500亿美金,目前是中国第三市值/估值的互联网企业。


按照世俗的标准看,张一鸣已经是当代最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他的个人财富早就已经达成了绝对财务自由,而字节跳动员工也都有不少已经达成了财务自由(前段时间28岁退休的程序员就是字跳员工)。所以不论字节跳动做不做全球市场,其实都不会对张一鸣的个人财富产生什么本质上的影响(如果你觉得会有,主要是你无法理解有200亿和有100亿对你的生活没什么差别)


那么服务全球市场,就显然不仅仅是出于张一鸣个人对财富的追求了。当然,你可以不惮以最坏的预期去揣测张一鸣与他背后的资本(我觉得“背后的资本”应该可以算个搞笑梗了)的贪婪程度,但我实事求是的说,任何资本对于一家成立8年就达到1000亿美金市值的互联网公司上市带来的收益都会相当满意(假设剥离TikTok全部业务,字节跳动集团的市值也不太会低于1000亿美金,这还是我作为一个还算专业的互联网分析师做的极保守预测)


就我个人的理解,字节跳动服务全球化市场的目的,更多的是来自一种基于开放的胸襟的价值观追求——大概就和“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差不多,这种基于推荐算法带来的平等开放的世俗娱乐,应该属于全人类,应该服务全人类。(受过完整的社会主义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各位不会不理解的吧?不会吧?)


当然,作为一个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张一鸣最不能接受的当然是莫名其妙的被不公正对待,因为国家保护主义以及不正当的商业竞争手段被某国驱逐出该国市场。


然后让我们来看看TikTok在全球最大的竞争对手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的立场。小扎的立场也不难理解,竞争对手嘛,当然是希望TikTok赶紧去死,越快越好,越彻底越好


原本试图在商业上击溃TikTok的扎克伯格发现剧情完全没有按照自己预期的在演。TikTok在过去的1年半的时间内,全球DAU从几千万飙升到4.5亿,在美国一国的DAU超过了4000万,并且TikTok成为了欧美00后年轻人最喜欢的移动应用,一瞬间从弟中弟变成了自己的头号心腹大患。


而且这个来自中国,曾经一度被媒体认为是扎克伯格翻版的张一鸣,完全把扎克伯格按在地上摩擦的毫无还手之力。面对业务上的完全颓势,18年还在被美国参议院喊去质疑用户数据安全的扎克伯格,选择与白宫联盟,借助美国政府的力量,把TikTok彻底从除了中国以外的市场上消除干净


而扎克伯格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是TikTok继续存在,除非TikTok卖的对象是Facebook。不论TikTok最终卖给谁,不论这家公司的所有者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是蜥蜴人还是机器人,只要这个威胁到他在全球社交网络市场垄断地位的产品继续存在并且发展,他就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而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他的目标也非常简单。在过去大半年的时间里,特朗普堪称灾难的执政水平让美国老百姓经历了疫情肆虐、GDP崩盘、非洲裔美国人民暴乱的历史大事件。而特朗普的民众支持率达到了其上台以来的最低水平,面对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居然连击败拜登这种原本不足为患的对手,本该轻而易举的目标,现在看起来都很可能会翻车。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 特朗普选择了大打“中国”牌,不放过任何一个抹黑中国、制造对抗、阻碍中国企业在世界的发展的机会


而从最近一次就“中国是否盗窃美国科技”的荒谬听证会上,明眼人都看出来了,特朗普和扎克伯格显然成为了盟友。扎克伯格作为坐拥全球27亿活跃用户的社交帝国的“皇帝”,曾经被整个硅谷厌恶的特朗普,终于得到了他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盟友。


为什么特朗普要打击中国企业呢?因为美国对全世界行使的是霸权垄断,也可以叫帝国主义。所谓帝国主义就是向一个国家输出资本,垄断该国市场,从而最终把该国的发展命脉掌握在自己手里。


美国对全世界都采取的是这种霸权姿态,在互联网领域也是完全一样,之前看观察者网的王骁讲为什么欧洲没有互联网,美国霸权垄断欧洲的互联网市场并且努力阻碍欧洲网络企业发展就是一个重要因素。


而我国之前阻挠了美国的互联网霸权的阴谋,没有把中国的互联网发展的前景被美国企业垄断,这已经足够让美国不爽了。而现在,字节跳动不仅在中国搞的风生水起,TikTok还跑去了美国大本营,占领了美国市场,把美国公司按在地上反复摩擦。


虽说其实这点事儿并不会真把美国政府就怎么样了,但这么有象征意义的事件,特朗普没有道理不在这上面发挥发挥。


而且美国的霸权是基于欺压全世界的。就像中国虽然是和平崛起,但我们的和平崛起让美国一些人感觉威胁到美国的霸权体系了,我们的和平崛起给全世界备受美国欺压的国家提供了一种摆脱欺压的可能性,本身就动了美国人自认为就应该属于他们的奶酪。


所以特朗普的目的也很简单,不让任何一个中国企业——不论这个企业是不是高科技企业,不让这个企业能够成长为全球级大企业,去有机会打破只有美国企业垄断和霸权世界的格局服务全世界的人民。


这是维护美国霸权在世界上任何一个领域的做法,是特朗普为了达成自己竞选成功拉拢美国大资本家大企业家的手段。就像我之前在我朋友圈说的那样,没有人比我更懂特朗普——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继续做美国总统,成为世界舞台的中心,让整个世界的媒体围着他转,至于把美国和世界的未来搞好搞坏,他其实不在意的也不打算负责。


而特朗普最不能接受的是中期竞选连任失败,所以只要TikTok被阻挠被打压了,他就可以拿到不少选票,如果能把TikTok的全球彻底弄死是最好,如果不能,至少尽力让自己的盟友感到可以接受就行了。


所以关于涉事的三方,我们归纳一下他们各自的利益诉求就可以梳理出三个立场:




好了,现在我们已经已经完全搞明白,本次事件中的各方利益诉求和立场了。这样我们就能明白涉事各方作出的选择的根本逻辑。现在你应该能够完全理解,为什么字节跳动宁可接受分拆出售部分国家地区业务这种屈辱的强盗条件,也不愿意不做任何抗争,就放弃抵抗,随了扎克伯格和特朗普的意,退出全球市场。


没错,实际上,对方的目标不是为了抢夺一个叫TikTok的公司(拜托,一个互联网公司有什么好抢的,抢一堆代码吗?),而是彻底把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服务清除出全球市场。


所以当你被爱国情绪支配大脑的时侯,至少也要搞明白,你发表的言论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的,会不会完全钻入了敌人的陷阱,是不是完全按照亲者痛仇者快的剧本在表演一个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的傻瓜。


 关于封禁、出售、抗争


目前我们已经基本大概搞明白了TikTok里最主要的利益三方的立场,然后我们再来看看在各自的立场下做了什么。


首先是充当打手的特朗普,他公开发表了威胁,表示会通过签署总统行政命令来封禁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开展。对于不熟悉美国政治的朋友,可能就觉得,那TikTok在美国肯定就玩完了呀。但是我必须得说,有这样想法的朋友还是太不了解中国以外的国家的行政体系。


我在8月1日就发过一条朋友圈,提醒听到特朗普威胁就万分躁动的朋友们:



只需要稍微动一下小脚趾思考一下,你就会发现,如果特朗普封禁TikTok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他为什么要发一条Twitter来预告威胁呢?扮演哥谭的小丑吗?


实际上如果特朗普真的要封禁TikTok,那么赋予他权力的是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IEEPA赋予美国总统在出现来自美国以外的国家/地区的、涉及美国国家安全、外交政策或经济安全的“异常和高度威胁”时,才被允许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而且国会有权取消该状态。


而要动用IEEPA发布禁令,特朗普就必须向美国国会解释TikTok究竟是如何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外交政策,或者导致美国经济安全被高度威胁。


实际上截止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消息可以证明特朗普已经成功说服国会,TikTok确实存在这样的威胁,来发布他的总统行政令。所以截止目前,TikTok在美国依旧正常运营,实际上TikTok目前依旧还在iOS美国免费App榜单的第三位,力压YouTube、Instagram、Facebook、Messenger、Snapchat...



而之所以会让特朗普试图动用总统权力来封禁却依旧如此尴尬的一个很大原因是,TikTok实际上为了防止被竞争对手利用政府权力干预封禁,一早就在做实质上的抗争动作。


在张一鸣昨天下午最新的公开信《争取最好的结果,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中,就提到,TikTok实际上在过去的一整年,都在积极配合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发起的针对2017年底收购Musical.ly项目的调查。


而本次配合特朗普发布的威胁,真正给张一鸣压力的是CFIUS判定要求字节强制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实际上只让字跳出售TikTok美国业务也并不符合特朗普与扎克伯格的目标与底线,他们更希望TikTok从全球市场自动消失,或者就像国内某些“知识粉丝”说的,退出全球市场)


在当代现代商业社会,字节跳动作为一家商业公司,TikTok在美国市场的抗争动作,并不是国内一些不太了解财经与国际商业竞争的朋友想象的那样,张一鸣不可能像《战狼》里的吴京那样上蹿下跳拳打脚踢来表现自己的努力抗争。


实际上,做好所有的政策防御,完全符合所在国的法律,提供合法的服务,不给对方抓小辫子,遇到不公正的待遇,积极拿起法律武器对抗,就是一家商业公司能做的全部。


在这一点上,TikTok确保美国用户的数据不会泄露导致数据安全,公布最核心的算法机密试图消除对数据采集与算法的疑惑,甚至是将TikTok的整个管理层到运营层都本地化国际化,完全配合美国政府发起的各种合理的或不合理的审查。


过去的这一年,TikTok就像《让子弹飞》里剖开肚子给大家看看吃了几碗粉的小六子一样,已经完全自证清白了,奈何欲加之罪何患无辞,CFIUS依旧借口内部无法就字节跳动在2017年底收购Musical.ly是否威胁到美国安全达成一致(我觉得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会觉得一个中国企业收购另一家中国人创办的服务美国的企业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是完全的扯淡),以此要求美国总统给出最终裁决。


这里大家可以对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做一个基本了解。CFIUS成立于1974年,最初是一个负责收集和分析外国投资信息和研究的办事机构,1988年里根签署12661号行政命令,赋予CFIUS主动对外国投资进行调查的权力和向总统汇报的义务,由此CFIUS转变成了一个有权审查外国投资和辅助决策的机构。


1991年,CFIUS颁布了《外国人兼并、收购和接管规定》,该规定明确,如果总统认为一项已完成但未申报的并购交易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可以采取适当措施撤销该并购交易。2008年,美国财政部发布了《外国人兼并、收购和接管规定》的修正案(即《最终规则》(Final Rule)),强调《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从法律上确立了CFIUS的地位。自此,CFIUS有了独立且完整的法律基础,其执法程序也通过法律得到了进一步的明确。


CFIUS本身就是美国政府和美国超级大企业针对外国企业的一个武器,所以在CFIUS内部,之前就多次拒绝就涉及其行使权力的诸如“国家安全”这样的概念作出明确界定,试图保持其“广泛的自由裁量空间”,保留美国大企业勾结CFIUS滥用其自由裁量权的机会。


虽然CFIUS作出了完全不公正的判罚,但是CFIUS的裁决并不能让TikTok封禁,只能强制要求TikTok出售(实质上是判定之前的交易无效,把合并的企业再吐出去),之前美国政府就多次利用CFIUS来干扰我国企业收购和投资美国企业。


在这种情况下 ,字节能做的最大抗争除了继续上诉(当然,首先要给上诉途径),另外只能是给TikTok业务寻求一个最好的买家(如果不想就这样彻底放弃TikTok的业务在美国市场存在,失去间接影响TikTok业务的机会)至少这个买家可以是特朗普和扎克伯格共同的敌人(另外可能变成字节跳动在美国内部的一个“盟友”)。而众所周知,特朗普在疫情期间宣布不再给WHO(世界卫生组织)交会费的时侯,是比尔盖茨站出来替全美国人民交了钱。显然,如果字节跳动不得不给TikTok找个买家,那至少比尔盖茨绝对是名单上的一个重要候选人。


毕竟任何一个坚定的信仰者都明白,中国的敌人不是美国人,而是全世界试图压迫和剥削人民的反动派。在敌人内部,完全是可能找到一个朋友的,就像曾经的埃德加·斯诺或者基辛格。


所以在我看来,中国网络上一些叫嚣“怎么不抵抗一下就贱卖公司”的朋友,如果我善意一些揣测他们发表这样无厘头言论的缘由,可能只是因为对美国法律和商业竞争的无知。


就我目前的观点,字节跳动作为一个商业机构,张一鸣作为一个企业家,已经在针对对抗美国政府和全球垄断资本家的事业中付出太多太多了。


实际上,换成是我,我要是有张一鸣这点钱,我干点什么不好?养鱼种花爬山游泳不开心吗?我没事和美国总统掰手腕玩?说一句“我现在立刻马上就退出全球市场”,然后拿着我的几百个亿享受我的下半辈子,我不开心吗?


我只能说,Talk is Cheap. 中国企业要发展,要打破美国的垄断,服务全世界和我们命运息息相关的人民,靠的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企业家,靠的是在第一线努力奋斗的劳动者。如果做不到为忍辱负重付出努力的勇士做点什么,阿侠,答应我,至少闭上你的臭嘴管好让人捉急智商,不让真的在做事的人流血又流泪,好吗?


闲谈的小结


今年是个很特别的年份,我之前在朋友圈说,今年让我们看到了一些过去不会看到的东西,比如全球化进程的倒退。但是我觉得大家也应该明白个基本的道理,历史是螺旋前进的,也就是虽然螺旋,但始终前进。全球化的进程会遇到阻碍会发生倒退,但是全球化的方向是不会改变的。


有人希望世界不要发展,因为世界不发展,他们就还是世界的主人,但他们真的会如愿以偿吗?历史告诉我们,不会的。任何违背时代发展规律的行为最终都会失败,这是我朴素的唯物主义辩证史观教给我的道理。


其实在把服务能力输出全球化的道路上也不是只有字跳一家公司在努力。我的一位在反全球化浪潮最严重的今年,做跨境电商的挚友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老金,我就是想让太平洋那边的老百姓,也能用上平等的互联网服务,像我们中国人一样,能买到平价的商品。


我能说什么,这不就是国际主义精神么?


应该说,中国的企业家在这个时代洪流当中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他们要对抗国际上的守旧势力的压迫,还要面对国内国外一些利益集团出于各种目的挑起人民内部的误解,但是他们是有朴实无华理想的挑战者,也最终会是这个时代实干的塑造者。任何一个中国人都知道,哪怕在最黑暗的时代里,只要你的信仰不曾磨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英特耐雄纳尔,一定会实现。


以上,谢谢各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圆首金老汉(ID:chairmanJLH),作者:金老汉不推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