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8-08 21:15
比尔·盖茨:美国大多数新冠病毒测试都是垃圾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题图来自:JEFF PACHOUD


8月8日,20年来,比尔·盖茨(Bill Gates)始终在慢慢淡化自己富有和出名的角色,即微软首席执行官、首席软件架构师和微软董事长等,并将自己的精力和激情奉献给比尔与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为了全身心投入到根除疾病和碳减排的努力中,他因此放弃了参加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以及反垄断听证会。


今年,在离开微软董事会后,人们以为盖茨会乐于与四位大型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共同出席国会听证会。但就像我们中的许多人一样,2020年盖茨有不同的计划。


作为一名早期多次警告我们警惕全球性流行疾病的名人来说,他已经成为最可信的人物之一,因为他的基金会在疫苗、治疗和测试方面进行了巨额投资。盖茨也成为了美国正在进行的错误信息运动攻击的目标,因为批评者指责他计划向疫苗接受者植入微芯片。


盖茨最近接受资深科技记者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的专访,讨论了美国令人失望的新冠疫情应对措施、他的朋友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旗下社交网络的问题,以及可能帮助我们走出困境的创新等。盖茨还预测,发达国家可能将在2021年底结束疫情,而较贫穷的国家将会更加靠后


以下为盖茨接受专访全文:


问:多年来,您始终在警告我们要警惕全球性流行疾病。现在一切都如您所料,您对美国的应对表现感到失望吗?


盖茨:是的。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令人失望的地方。第一个阶段是2015年至今年疫情爆发,如果我们那时开始建立诊断、治疗和疫苗平台,如果我们做了模拟来了解需要采取哪些关键步骤,我们现在的情况会好得多。


第二阶段是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当时美国实际上让商业测试公司更难让他们的测试获得批准,疾控中心进行了这种非常低容量的测试,一开始甚至不起作用,他们不让人们进行测试。旅行禁令也来得太晚,而且覆盖范围太窄,根本没发挥作用。第三阶段,在最近几个月,我们终于明白了口罩的重要性,而领导力也显得至关重要。


问:所以你很失望,但是你对此感到惊讶吗?


盖茨:我对美国发生的情况感到惊讶,因为世界上最聪明的流行病学专家,大多都在疾控中心(CDC)工作。你会认为疾控中心是最引人注目的,而不是白宫,甚至不是安东尼·福奇博士(Anthony Fuci)。但他们并不是流行病学的代言人。他们接受的训练是沟通,不要试图让人们惊慌失措,而是让人们认真对待事情。


他们基本上从一开始就受到钳制。我们给疾控中心打了电话,但他们告诉我们要和白宫谈很多次。现在他们说:“看,我们在测试方面做得很好,我们不想和你说话。”即使是最简单的事情,可以大大改善这个制度,他们也会觉得有些不完善之处,所以他们不感兴趣。


问:你认为是这些被疏忽的机构,还是只有白宫才能充当最高领导层?


盖茨:我们可以在某个时候做尸检。疫情仍然在我们的国家肆虐,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这一点上。3月份之后,白宫不允许疾控中心继续履行职责。有一个他们参与的窗口,但后来白宫不让他们这么做。因此,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差异不是在第一阶段,而是在随后的阶段。


那时信息不够开放,未能强制佩戴口罩等,这些都不是疾控中心的错。他们说不要再开放,他们说领导人必须成为使用口罩的典范。我认为4月份以来他们做得很好,但我们没有从中受益。


问:此时此刻,拟对美国应对疫情依然乐观吗?


盖茨:依然如此。你必须承认,尽管疫情给美国造成了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和大量债务,但在扩大诊断、新疗法和疫苗方面的创新管道实际上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这让我觉得,对于富裕国家来说,我们应该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在2021年底之前结束疫情。对整个世界来说,也应该能够在2022年底之前结束它。


这仅仅是因为正在发生的创新的规模。现在,只要我们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会在疟疾、脊髓灰质炎和艾滋病毒以及各种规模和不稳定国家债务方面取得进展。在此之后,你甚至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回到2020年初的水平。这不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或第二次世界大战,但作为对系统的负面冲击,它们的影响差不多。


问:在3月份,你给我们时间表并说它很棒,这是不可想象的。


盖茨:正是因为创新,你不必考虑更悲哀的说法,比如疫情将会肆虐五年,直到自然免疫力成为我们唯一的希望。


问:让我们谈谈你的基金会正在投资的疫苗。有没有相对较快推出的安全有效的药物?


盖茨:在疫情到来之前,我们看到了RNA疫苗,即Moderna、Pfizer/BioNTech和CureVac疫苗的巨大潜力。现在,由于制造它们的方式,以及扩大规模的困难,它们更有可能在富裕国家提供帮助。它们不会是整个世界的低成本、可扩展的解决方案。在那里,你会更多地关注阿斯利康(AstraZeneca)或强生。


从动物数据和1期数据来看,这种疾病似乎是可以用疫苗预防的。不过,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弄清楚疫苗保护的持续时间,以及对老年人的疗效,尽管我们认为这将是相当好的。有没有副作用,你真的必须在那些大型三期测试中排除这些副作用,甚至在那之后,通过大量的监测,看看是否有任何自身免疫性疾病或情况,疫苗可能会以有害的方式相互作用。


问:你担心在我们急于接种疫苗的时候,我们会批准些不安全的东西吗?


盖茨:我敢打赌,在没有全面监管审查的情况下,世界上某些地方会有各种疫苗会被分发给很多患者。我们可能需要3个月或4个月的第三阶段数据,不管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寻找副作用。值得称赞的是,至少到目前为止,FDA坚持要求提供疗效证明。他们不顾政治压力,表现得非常专业。


可能会有压力,但人们说不,确保这是不被允许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有一位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总统。每次我和他见面,他都会说:“嘿,我不懂疫苗,你得去见一个叫小罗伯特·肯尼迪的家伙。他讨厌疫苗,散布有关疫苗的疯狂言论。”


问:不是小肯尼迪在说你借接种疫苗把芯片植入人体吗?


盖茨:是啊,你说得对。这些人包括罗杰·斯通(Roger Stone)、劳拉·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他们是这样做的,这是一种特朗普式的似是而非的否认。不管怎么说,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托尼·福奇(Tony Fauci)和我都参加了一个会议,他们没有任何数据。


当我们说:“但是等一下,那不是真实的数据。”他们会说:“听着,特朗普告诉你,你必须坐下来听,所以还是闭嘴听吧!”因此,总统现在试图从疫苗中获得一些好处,这有点儿让人觉得讽刺。


问:当你在一个会议上听到错误信息,而美国总统希望你闭嘴时,你脑子里会想些什么?


盖茨:这有点儿奇怪。自2018年3月以来,我还没有直接与总统会过面。需要澄清下,我很乐意随时和他谈谈疫情。我已经和黛比·比克斯(Debbie Birx)、彭斯(Pence)、姆努钦(Mnuchin)以及蓬佩奥等人谈过了,特别是关于美国是否在提供资金为发展中国家采购疫苗的问题上。尽管已经举行了很多会议,但美国没有出席过。


告诉疫苗公司为数十亿剂疫苗建造额外的工厂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足够的采购资金可以低成本购买这些疫苗。因此,在这项补充法案中,我呼吁所有人通过GAVI获得40亿美元的疫苗资金,并通过全球治疗基金筹集40亿美元。这还不到账单的1%,但就拯救生命和让我们恢复正常而言,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那不到1%是最重要的事情。


问:说到治疗学,如果你在医院里,病毒检测呈阳性,而且你在看医生,你会要求什么治疗?


盖茨:瑞德西韦(Remdesivir)。可悲的是,美国的试验太混乱了,以至于实际证明的效果有点儿小,其潜在的影响要比这大得多。更令人觉得疯狂的是,试验在美国混乱不堪。这种产品在美国的供应量正在上升。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获得它将相当容易。还有dexamethasone,实际上它是一个相当便宜的药物,可以用于晚期治疗。


问:我想你不会有付钱的问题,所以你可以得到想要的任何东西。


盖茨:我不想要任何特殊待遇,所以这是件棘手的事。其他抗病毒药物还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出现,但两到三个月后就会出现抗体。我们已经在住院结果上有了大约两个方面的改善,那就是仅仅使用瑞德西韦和dexamethasone,其他的东西将是附加的。


问:你帮助资助了西雅图的新冠病毒诊断测试项目,该项目可以更快得出结果,而且没有那么高的侵入性。但FDA却将其暂停,发生了什么?


盖茨:有一件事,卫生工作者卡住了你鼻子后面的深鼻甲,这实际上很疼,会让你对着健康工作者打喷嚏。我们发现,如果你只用棉签在鼻尖做自我测试,结果可能差不多。FDA让我们经历了一些困难,以证明你不需要冷藏测试结果,证明测试样品可以装在干燥的塑料袋里退回等等。


因此,拖延只是正常的复查,可能过于谨慎,但不是基于某种政治角度。由于我们在FDA所做的工作,你可以买到这些更便宜的棉签,可以买到数十亿支。所以任何现在使用深鼻甲的人都已经过时了。这是个错误,因为它放慢了检测速度。


问:但是人们拿回测试结果的速度还不够快。


盖茨:嗯,那真是太愚蠢了。美国的大部分病毒检测是垃圾,是浪费时间。如果你不在乎日期有多晚,你的报销水平是一样的,他们当然会带走每个客户。因为他们赚的钱太离谱了,而且大部分都是富人。你必须让报销系统在24小时内额外支付一点儿费用,在48小时内支付正常费用,并且不支付任何费用(如果到那时还没有完成)。他们会连夜搞定。


问:我们为什么不干脆这么做呢?


盖茨:因为这是联邦政府设定的报销制度。当我们告诉他们应该改变它时,他们说:“据我们所知,我们做得很好,太棒了!”然而,现在已经8月份了,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测试上浪费最多钱的国家。解决报销问题,建立疾控中心网站。但我始终在坚持,很多人都厌倦了听我说话。


问:作为一个把生活建立在科学和逻辑之上的人,我很好奇当你看到这么多人赞成这种反科学的世界观时,你会怎么想?


盖茨:奇怪的是,我几乎参与了反科学斗争的所有事情。我与气候变化、转基因生物和疫苗有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数字社交媒体允许这种令人兴奋的、过于简单化的解释,“好吧,只有一个邪恶的人,这解释了所有这一切”。当你对帖子进行加密后,就没有办法知道它是什么了。我个人认为,政府不应该允许那些类型的谎言、欺诈或儿童色情内容出现和流传,它们被用WhatsApp或Facebook Messenger等加密技术隐藏起来。


问:你是扎克伯格的朋友,你跟他谈过这件事吗?


盖茨:在我公开说了这件事之后,他给我发了邮件。我喜欢扎克伯格,我认为他有非常好的价值观,但他和我在其中涉及的权衡问题上确实存在分歧。谎言是如此激动人心,你必须能够看到它们,至少要让它们慢下来。这些家伙在屏蔽东西方面有多好,一旦某个东西获得了1000万的浏览量,每个人都在谈论它,他们没有删除链接或可搜索性?所以这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声称:“哦,现在我们没有了。”


那有什么影响呢?任何人都可以去看那玩意儿!所以我不太同意这些阴谋论的传播方式,其中很多都是反疫苗的东西。我们投入数百亿美元购买疫苗来拯救生命,然后人们转过身来就有人说:“不,我们在努力赚钱,我们在试图结束生命。”这在某种程度上颠覆了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历史记录。社交媒体是“有毒的圣杯”。在社交媒体行业做大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游戏,就像加密问题一样。


问:你一直非常谨慎地远离政治舞台。但是,你最关心的问题,比如公共卫生和气候变化,已经因为谁领导这个国家而遭受了巨大的挫折。你是否在重新考虑政治变革方面的支出?


盖茨:我们基金会需要两党合作。无论谁在美国当选,我们都会希望与他们合作。我们确实非常关心领导能力,希望选民会考虑本届政府在挑选有能力候选人方面做得如何,应该把这一点纳入他们的选票。但是这次选举双方都会有很多钱,我不喜欢把钱转移到政治上。尽管疫情已经很清楚地表明,我们应该期待更好的结果,但还有其他人会把他们的时间投入到竞选活动中。


问:上周,当那些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在国会远程作证时,你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盖茨:我有过整个委员会都在质询我的经历,而他们这次是四个人分担压力。天啊,国会到底要干什么?如果你想让一个男人难受,至少给他一整天的时间,让他一个人坐在热椅子上!他们甚至不需要上飞机!


问:你认为反垄断的担忧与微软遭受重创时是一样的,还是情况发生了变化?


盖茨:即使没有反垄断规则,科技领域也往往具有相当激烈的竞争。即使在短期内,你认为它不会让人们下岗,但会有一些变化会继续压低价格。但有很多合理的问题,如果你取得了超级成功,在国会面前的乐趣随之而来。


问:生活在疫情威胁之下,你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盖茨:我过去经常旅行。如果我想见马克龙总统并说“嘿,给新冠病毒疫苗捐款吧”,为了真正表明我是认真的,我会去那里。可是现在,我们召开了一个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补充峰会,我只是坐在家里,起得有点儿早。


我能做很多事情。我的孩子们回家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要多,这至少对我来说是件好事。我在用微波炉加热更多的食物。我对此已经相当在行了。可悲的是,对于那些在疫情之前过得更好的人来说,疫情带来的影响没有想象的那么痛苦。


问:你们使用特别设计的口罩吗?


盖茨:不,我用的是相当难看的普通口罩,每天都换。也许我应该买一个名牌口罩或一些有创意的东西,但我只是用这个看起来像外科手术人员佩戴的口罩。


原文链接:https://www.wired.com/story/bill-gates-on-covid-most-us-tests-are-completely-garbage/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题图来自:JEFF PACHOUD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推广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