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8-12 15:55
起底俄罗斯卫星疫苗的真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C周刊(ID:cancer-weekly),作者:张洪涛(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


核心提要:


1. 全球疫苗竞赛尚在中段,俄罗斯直接宣布夺冠?俄罗斯一款被命名为“卫星-V”的新冠疫苗,在开展3期临床试验之前就已被官方批准注册。8月11日普京高调宣布,俄罗斯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注册批准新冠疫苗的国家,这款疫苗9月将开始批量生产,10月将全民接种。


2.俄罗斯的这款“卫星-V”疫苗,需要注射两次,第一针是腺病毒载体26疫苗,第二针是腺病毒载体5疫苗。前者类似于美国研发的一款新冠疫苗,后者类似中国陈薇院士/康希诺公司的疫苗。


3.“卫星-V”疫苗的临床2期试验只有76人。试验者分成两组,一半注射了液态疫苗,另一半则注射了可溶粉末疫苗。通过这样的临床试验,可以验证疫苗是否能诱导产生抗体以及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但不可能确切地知道疫苗是否能提供免疫保护力。只有通过入组成千上万人的3期临床试验,才能获得这些数据。


4.如果这款疫苗不幸会导致千分之一的人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由于概率太小,这些严重的事件在1期、2期的临床中都显示不出来。如果2期临床后就批准疫苗,直接大规模推广使用,由于使用者基数巨大,严重的不良反应就会成为灾难。


俄罗斯的新冠疫苗,凭什么弯道超车?


8月1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一次政府会议上宣布,俄罗斯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注册批准新冠疫苗的国家,9月将开始批量生产。10月将全民接种。



这个新闻坐实了之前该国官员透露给媒体的消息。俄罗斯并不是最先开展新冠疫苗临床试验的国家,所进行的2期临床试验在8月初刚刚结束,所以当媒体报道俄罗斯将在8月10日左右批准新冠疫苗的时候,很多人持怀疑态度:都还没有进行3期临床试验,怎么就能批准疫苗呢?


但是俄罗斯做到了!这款新冠疫苗,还被命名为“卫星-V”,等于是抢在其他国家之前放了一颗卫星。


目前进入3期临床试验的新冠疫苗,总共有6款,3款来自中国,2款来自美国/德国,1款来自英国。“卫星-V”不在这6款疫苗之中。因为还没有开展3期临床试验,俄罗斯其实并不是弯道超车,而是在比赛结束之前直接宣布自己胜利了。


疫苗的临床研究,是一个科学的问题,本来应该让科学来作为裁判。但是,俄罗斯显然把这个科学问题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自己既是运动员,又抢了裁判的角色。在2期临床试验结束之后,俄罗斯直接宣布胜利属于自己。


预期从今年10月开始,俄罗斯将大规模免费接种卫星-V,官方公布第一批接种疫苗的人士为医生和老师。“卫星-V”将在Gamaleya研究所和Binnopharm公司生产,由于产量有限,每年只能生产150万剂,预期真正开始推广全民使用,要等到2021年1月1日之后。


在新闻发布中,俄罗斯宣布卫星-V 疫苗“非常有效”并且“具有稳定的免疫力”,免疫可以保持两年。并且还宣布将优先提供给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称,他将在收到疫苗后,第一个接种。


这到底是一款什么样的疫苗?真的像普京所说的已经做了该做的试验?


俄罗斯军方的38名志愿者接种了疫苗


别国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只需要打一针,卫星-V需要打两针


俄罗斯的这款卫星-V疫苗,需要注射两次,第一针是腺病毒载体26疫苗,第二针是腺病毒载体5疫苗。前者类似于美国强生公司的新冠疫苗,后者类似中国陈薇院士/康希诺公司的疫苗。


腺病毒载体上有编码新冠病毒S蛋白的基因,在接种疫苗后,载体在接种者体内表达病毒蛋白,诱导人体产生针对S蛋白的抗体。



在动物实验中,强生公司的腺病毒载体26疫苗显示出了很好的保护效果,只要接种一针,猕猴就能产生强烈的中和抗体反应,获得免疫保护。把新冠病毒投递到获得免疫保护的猕猴鼻内和气管内,也不会感染动物,在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和鼻拭子中都检测不到繁殖的病毒。虽然动物实验的结果看着不错,但是强生公司的疫苗临床试验在今年7月才刚刚开始。


陈薇院士的腺病毒载体5疫苗,是全球最先进入临床试验的新冠疫苗,目前完成了2期临床,但尚未正式开始3期临床。不过最新的消息是,这款疫苗将于九月在墨西哥开展三期临床试验。作为给广大健康人群接种使用的疫苗,不但需要有有效性的证据,还需要有安全性的证据,而这些证据,只有通过3期临床试验才能获得。


且不说强生公司和陈薇院士的疫苗都尚未完成所有的临床试验,即便是完成了,由于载体的基因序列、疫苗的生产、使用的佐剂对疫苗的效果都有影响,即便有人抄了作业,使用这些腺病毒载体来生产疫苗,就能够达到同样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之前俄罗斯曾用同样的腺病毒载体技术,制备了埃博拉病毒疫苗。但是,埃博拉病毒疫苗的数据,并不能用来作为新冠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证据。况且,埃博拉病毒没有大规模流行,俄罗斯也没有推广使用该疫苗,其实并不知道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到底如何。陈薇院士也同样研发了埃博拉病毒疫苗,但如今也还是需要一步一步做临床试验。


卫星V使用的是人腺病毒载体疫苗,因为很多人都可能感染过这类病毒,可以认为安全性上预期不会有太大问题。但之前陈薇院士团队的临床试验结果也表明,在已经感染过腺病毒的人中,由于对病毒载体有免疫力,会排斥载体,因而会降低疫苗的效果。


总之,要证明疫苗安全、有效,俄罗斯需要自己开展临床试验。


图注/制备这款卫星疫苗的“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金特斯伯格(Aleksandr Gintsberg)说,在完成猴子试验之前,他自己优先接种了这种疫苗


二期临床试验仅有76人参加,学界担心大规模接种会引发灾难性后果


 这款卫星疫苗由俄罗斯卫生部下属的“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开发,据称俄军的一个生化旅也是参与研究与试验者机构之一。


但是俄罗斯做了什么样的临床试验呢?根据报道,卫星-V所做的2期试验只有76人,开始于6月17日。在2期试验中,试验者分成了两组,分别测试疫苗的两种不同的剂型。一半注射了液态疫苗,另一半则注射了可溶粉末疫苗。


第一组中参与临床试验的是从军队招募的志愿人员。通过这样的临床试验,可以验证疫苗是否能诱导产生抗体,是否会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但不可能确切地知道疫苗是否能提供免疫保护力。只有通过入组成千上万人的3期临床试验,才能获得这些数据。



普京说,他的一个女儿接种了卫星V。据他介绍,第一次注射后,他女儿的体温是38度,但在第二天转为正常;在第二次接种疫苗后,温度也略有上升,但也就很快恢复,没有大问题,感觉也很好。从时间点来看,普京的女儿是参加了临床试验,并不是在批准之后接种疫苗。所以,她能代表一个数据点,并不能证明疫苗的安全性就没有问题。


根据新闻报道,俄罗斯的一些疫苗研究者作为受试者参加了临床试验。当然,这并不是只是战斗民族的特色,中国的疫苗研究者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普京说目前已经做了该做的测试,如果脑洞打开一点,确实有一种非常规的临床试验最适合战斗民族的气质:试毒试验。


这就是用人体来重复动物实验,在接种疫苗之后,受试者会像动物实验中的猕猴一样,直接暴露于一定剂量的病毒。如果做这样的试验,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就可以判断出疫苗是否有保护作用。但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俄罗斯进行了这样的试验,这样的试验也是非人道、违反伦理的,在各国都不会开展。



即便是秘密进行了这样的试验,证明疫苗带来了免疫力,但要证明免疫力可以持续两年,必须在接种疫苗之后等两年的时间,再让接种者暴露于病毒。但是,俄罗斯这款疫苗进入临床还不到2个月,时间上不允许,除非俄罗斯的卫星还是一款“时空穿越机”。


由于俄罗斯的临床试验结果尚未公布,没有具体的数据,无法对这款疫苗做出客观的评价。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这款疫苗不幸会导致千分之一的人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由于概率太小,这些严重的事件在1期、2期的临床中都显示不出来。如果2期临床后就批准疫苗,直接大规模推广使用,由于使用者基数巨大,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就会成为灾难。


全民安慰剂还是政治批准?俄罗斯为什么要冒险放卫星?


普京称自己的女儿也参加了疫苗试验,在发烧38度后,第二天恢复了健康


战斗民族最不缺的就是勇气。为什么俄罗斯要冒险急吼吼批准这个疫苗呢?


俄罗斯目前确诊人数已经接近90万,死亡人数超过了1万5,经济也受到了重创。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俄罗斯2020年的GDP将下降6%,达到近11年的低点。在俄罗斯的远东城市,还出现了大规模的游行抗议,普京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历史上,当一个国家面临巨大的瘟疫时,政府必须得找到一个熬制大锅药的偏方,希望能驱逐瘟疫,恢复人民的信心。如今的俄罗斯也面临同样的境地,只是所选的是疫苗,而非大锅药。普京希望这颗卫星,能给俄罗斯带来凝聚力,走出困境。


其实面临这种困境的,不只是俄罗斯。在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奇曾在7月31日质疑过俄罗斯疫苗的安全性,认为没有完成临床试验就开始批准使用,是要出问题的。但是,美国目前有着全球最多的新冠确诊数和死亡数,国内社会矛盾加剧,经济发生断崖式下跌,11月初还要面临总统大选。


虽然福奇博士没有信心在11月之前完成疫苗3期临床试验,但是美国总统川普有信心在大选前批准一到两款疫苗。对于川普来说,最重要的问题不是疫苗的效果什么时候能看到,而是什么时候批准效果最好。


当年美苏两国的军备竞赛,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如今疫苗的研究似乎也成了竞赛,这个竞赛会不会给中国带来压力呢?


目前进入3期临床试验的6款疫苗,有3款都来自中国。同时,虽然中国还有聚集性的小规模疫情爆发,但是相对来说没有巨大的疫情压力,目前主要的压力还是输入性病例。所以,中国并没有非常迫切的大规模使用疫苗的压力。


手里有很好的疫苗,又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希望中国能够从容面对疫苗的竞争,打出一手好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C周刊(ID:cancer-weekly),作者:张洪涛(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