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8-14 10:58
中国产业转型升级:三座南方城市的吸金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城市FutureCity(ID:caijingtod),作者:关思滢,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资本具有最敏锐的嗅觉,在“资金争夺战”中较为突出的三位赢家身后,似乎还藏着更为深刻的奥秘。


在如此特殊的2020年,资金也作出了自己的选择。随着各市统计局陆续公开上半年金融机构存款余额总量,我们将2019年末与2020上半年的数据进行了对比,看看这半年,钱都流向了哪些城市?




按时间位次来看,2020上半年与2019年末排名未见极大变动,较为显著的是苏州超越天津上升一位,按增速情况来看,苏州以21.1%的增速遥遥领先,杭州亦不甘示弱,以15.1%的增速拉大与成都间的差距并奋力追赶广州。佛山作为为本年度新晋新一线城市,也达到11.4%的增速,成为珠三角地区除广深两核外的新增长极。


资本具有最敏锐的嗅觉,在“资金争夺战”中较为突出的三位赢家身后,似乎还藏着更为深刻的奥秘。


是悄无声息的产业转型之路。


苏州:新兴发力,产业升级现曙光


改革开放四十余年,苏州的产业结构变革已走过三巡。


自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乡镇企业在苏州兴起,第二产业成为苏州支柱产业,“苏南模式”广为人知;到90年代后期,中国逐渐打开国门面向世界,苏州借力引进外资,发展外向型经济,走出自己的“苏州模式”;可随后因人力等要素成本的提高,外部需求的不断下降,苏州自2010年以来陷入了困境,新一轮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产业结构的不合理导致苏州近些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之前的“苏州模式”已经难以维持苏州经济的高速增长,无论是资金总量的增长,还是GDP的增速都出现放缓趋势。但在全球经济下行的2020年,外向型经济大幅萎缩,进出口环境严重受阻,苏州却出现逆势增长,上半年资金增量达到21.1%,GDP也实现正增长。


钱汇集于此的背后,是产业升级的成果显现。




2019年苏州工业产值达到33600亿,位居中国前三、全球前茅,其中制造业新兴产业产值18000亿。今年上半年,以规模以上工业产值1.6%的增速,超过15500亿元的工业产值,超越上海、深圳,成为“中国工业第一市”


自2010年以来,苏州出台多项专项措施推进传统优势产业创新发展,走过滞后效应带来的转型阵痛期,疫情期间多项支柱产业表现良好,以正增长稳住经济基本盘。



但2020上半年苏州新兴产业的表现更让人眼前一亮,成为实现逆风翻盘的关键。资金是创业企业的刚需,钱在哪里,科技创新就在哪里,而科技创新是新兴产业的最大推动力。在科创板最新的排队企业中,苏州企业数量仅次于上海,位居全国第二。



公开数据显示,上半年苏州医药制造业产值同比增长44.1%,集成电路产业产值增长24.9%,生物药品制造产值同比增长603%。生物医药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纳米技术、人工智能等核心产业实现爆发式增长,已占五分之一以上的规模以上工业产值,新能源、新材料等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达53.9%。


苏州正在由粗加工、密集型产业向高新技术产业过渡,上半年的工业数据或表明这条路已初现曙光。而企业用脚投票,说明了苏州此时不止是首战告捷,更是趋势向好。


2020上半年苏州实际使用外资累计增长151.6%,是统计公报中另一个亮眼的数据。


7月下旬,全球领先的科技创新型投资集团丹纳赫集团与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签署合作协议,宣布将投资上亿美元建设丹纳赫中国诊断平台研发制造基地项目。继美国商超巨头开市客(Costco)落户苏州后,全球高端会员制零售品牌山姆会员店亦再次落子苏州。


完善的产业生态链是苏州吸引资本的法宝,业内人士曾表示,苏州工业园区的产业链半径仅为百公里左右,聚集效应使一批批外资“回头客”加速布局苏州。


投资便是投趋势,这不仅是对营商环境的肯定,亦是对苏州未来的看好。


杭州:两次IP0,新经济产业领头羊


古语讲,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新时代苏杭却成为中国产业的两面旗帜,如果说苏州是制造业之都,杭州则是互联网之秀。


千禧年伊始,杭州市曾提出“工业兴市”的战略,并带来一年一个台阶式的经济高速发展;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杭州与其他城市一样遭受重创,且杭州工业发展面临的制约因素尤为突出:没有天然的港口资源优势;生产要素价格又大大高于武汉、成都等城市。


每个城市都在用自己的独有优势闯天下,上海主打金融,苏州主打工业,宁波主打外贸,而十几年前的杭州,并没有什么独特的优势,原有发展模式也因丧失比较优势而难以为继。


站在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余波未平、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冲击现有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当口,杭州作出了以信息化带动新型工业化,把经济发展重点转移到信息经济上的关键决策。腾笼换鸟,“新鸟”从此腾飞。


2014 年 7 月,中共杭州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审议通过《关于加快发展信息经济的若干意见》,作出发展信息经济的战略部署,正式推出“发展信息经济,推动智慧应用”的“一号工程”。


同年9月,阿里巴巴成功在美IPO,这场资本盛宴不仅让杭州多了成千上万名富翁,更是杭州经济实现转型升级,成为互联网经济之城的里程碑。


杭州与阿里巴巴相互成就。阿里巴巴在杭州的产业转型中功不可没,以“互联网 +”新产业模式推动了杭州传统产业升级,而杭州这片传统“草根企业”的沃土亿哺育了阿里的起步。但如果土壤得不到升级培育,也会使企业缺乏发展的后劲。


资金的流向已为我们揭晓答案。杭州不仅“读懂了阿里最初的梦想”,更是用不断提升的实力陪伴至今。


在找到了与要素资源禀赋契合的发展路径后,杭州实现换道超车、跨越发展。2015年~2017年,杭州信息经济连续3年增长超过20%,成为经济增长主引擎,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走向新型工业化发展道路。并在2018年,逐渐从传统产业链中衍生出数字经济产业链。



2019年开始,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占杭州市近四分之一的经济增长量,2020上半年杭州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1833亿元,占GDP的24.8%,增长10.5%。疫情期间,杭州数字经济之果——健康码覆盖全国各城,最大化保证了社会的平稳运行。


足够多的技术积累、足够大和足够急迫的市场需求,这些因素在2020年这一时间节点上集聚,推动着中国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从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开始,杭州誓做“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的决心一直显而易见。


7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部门公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数字经济再次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而5日后,支付宝母公司蚂蚁科技集团(原蚂蚁金服),宣布将启动A+H股同步上市。


作为阿里这艘“巨舰”中最重要的一员“大将”,它一旦上市,将会成基金、保险、银行资金青睐的“新贵”,资金总量的增速或将再上新高。


作为杭州数字经济龙头企业的代表,它的上市也将成为杭州从互联网经济深化入数字经济,进而实现新一轮产业升级的转折点。


佛山:坚守实业,企业家精神之魂


作为今年“GDP亿万俱乐部”和“新一线城市榜单”的双料新晋成员,佛山的资金聚集力亦不容小觑,以11.4%的增速水平跑赢全国。


但无论是在“俱乐部”中还是在“榜单”里,佛山的产业结构都是罕见的。相较于其他城市以第三产业比重占优,佛山则以第二产业占优。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许多沿海城市的制造业受到冲击,频现企业倒闭风潮,“制造过剩”的论调日益高涨,很多地方视传统产业为畏途。二产比重减弱,第三产业强势发展成为趋势,而此时的佛山仍坚守制造业,二产比重居高不下。



事实证明,无论是城市还是国家,实体经济永为立身之本。


在2009年金融危机的震荡下,佛山成功避免了严重的经济下滑,工业总产值甚至一度超越广州。2010年,佛山的工业产值达到中国其他城市平均水平的6倍之多,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制造业腹地。


实体经济、工业制造是佛山优势所在,在其他城市大举攻向服务业领域时,佛山继续保存自身比较优势,从自身产业基础和生产链出发,推动产业升级“腾笼换鸟”,避免了产业空心化。佛山对制造业的耐心、远见与坚守,成为其崛起的根基。


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多次深入佛山探寻中国制造业升级之路,在机器轰鸣的企业车间里,他看见的不是手握资本谈笑风生的生意人,而是对产品工业如数家珍的企业家。


在罕见的全球冲击面前,佛山企业华兴玻璃没有一天停产,甚至还在用西门子提供的灯塔工厂的标准改造工厂,不断更新。功夫花在每日,没有大动干戈的改革,而是积跬步,以致千里,西门子的专家看了华兴玻璃的工厂后认为华兴有资格跟他们讨论。


美的两代CEO在资本的诱惑下抑制住了企业多元扩张的强烈冲动,实现专业领域登顶。海天在无数次实验下,把传统工艺变成现代化流水线,用系统的方程式定义味蕾中的“鲜”。以不锈钢起家的利迅达机器人企业,靠着企业家对潜在需求灵敏反应,作出积极创新,引领了佛山一大批知名机器人企业在全球市场中攻城掠地。


生意人和企业家的定位是不一样的,生意人掉进钱眼里,而企业家钻进钢钉中。坚守实业、坚守制造、坚守创新的信念早已融入佛山企业家的血液。


从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机器缫丝厂、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火柴厂、广东第一家机器造纸厂、第一台国产柴油机...到今天美的集团、海天集团、东鹏控股、格兰仕、万和电气、东菱电器等制造业明星企业积聚于此,佛山制造成为佛山市最响亮的名片。


同时,佛山也注重整体制造业格局的转型升级,传统与新兴齐头并进。2019年优势传统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 8.8%,先进制造业增加值亦比上年增长 8.7%。当其他城市为当初的投机付出代价的时候,佛山雄厚的实体经济已用数据交出答卷。


2014年两会期间,最高层针对全面深化改革、促进结构调整的问题,提出了“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八个字。六年已过,在全球格局变化带来的大考下,有些城市被眼花缭乱的东西弄得心慌意乱,而有些城市正在脚踏实地聚集能量。


乱世出枭雄,苏州、杭州与佛山深耕自身比较优势、潜心实体产业转型升级的成果,正在通过这个不平凡的节点逐步展现,也为中国各城市的腾笼换鸟之策作出示范,笼已立,枭将飞。


资料来源:

《探路新经济的“杭州实践”》

《苏州区域产业结构转型研究》

《中国未来:佛山模式》

《突围再登攀》,周其仁

国家及部分省市统计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城市FutureCity(ID:caijingtod),作者:关思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