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8-30 09:58
TikTok“大逃杀”

本文来自:毒眸(微信公众号ID:DomoreDumou),作者:武怡楠;编辑:何润萱;本文经虎嗅删编。


2013年4月,重型电机巨头、法国公司阿尔斯通的高管皮耶鲁齐在经历了长达24小时的飞行后,来到了纽约机场。然而,刚一踏上美国领土,等待他的不是一次前往墨西哥的普通转机,而是FBI冰冷的手铐。而被以收受商业贿赂名义逮捕的皮耶鲁齐,只是阿尔斯通的一名普通高管,美国的核心目标并不是他,而是“敲打”日益强大的阿尔斯通。


随后,在美国长臂管辖的种种干预下,2014年年底,阿尔斯通最终被拆分,其中电力业务卖给了曾经的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被“肢解”后的阿尔斯通,自此彻底消失在世界500强的名单上。


而直到五年多后的2018年9月,皮耶鲁齐才得以出狱,写下《美国陷阱》一书。他犀利地指出,美国人逮捕他的依据,也就是《反海外腐败法》,“就是美国人的一个把戏,(一个)干涉他国企业、发动经济战的神奇工具。” 而在美国司法部的口径里,阿尔斯通存在大量的腐败行为,其中涉及美元交易,美国有权力管理。



《美国陷阱》


而类似的长臂管辖事件,近两年来,也发生在了华为、字节跳动身上。最近,字节跳动旗下TikTok的在美业务,深陷“卖身”泥潭。这次,美国甚至不再需要搬出《反海外腐败法》这样的理由——


风波从去年10月开始,早年间TikTok对musical.ly的收购案开始被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审查;12月,国防部警告TikTok存在网络安全隐患;今年7月以来,美国政府再次发难,且态度更加强悍,白宫高层和特朗普纷纷发声表达自己对TikTok在隐私和安全上的“担忧”,明显流露出封禁TikTok的意图。


在8月5号针对中国企业的净网行动发布后,6日晚特朗普即发出两则总统行政令,要求封禁微信和TikTok。14号,特朗普再一次明确表示TikTok美国业务的交割,必须在11月12号之前完成。


白宫亲自下场逼迫TikTok切割在美业务的“决心”,日渐明晰。而特朗普还计划从中抽取一大笔费用,作为Key Money(原意是租房者付给房东的看房费,这里特朗普以“房东”、“管理者”自比)。这种做法让一向立场暧昧的前谷歌高管李开复,都表达了不可思议的情绪:“当时谷歌是退出中国,是因为不愿遵守中国相关法规而选择自己退出。此次强迫收购、只给45天、政府收取中间费的做法,是不可思议的。”



8月24日,TikTok正式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这次,一些具体的用户数据也第一次被披露,比如TikTok的美国月活用户已经超1亿。作为一个国民级APP,它是为何,走到如今的命运?


“梦幻之地”的不温柔一刀


TikTok的出海成绩算得上梦幻。


2017年,字节跳动收购当时全球月活已经超过七千万的musical.ly,一年后将其用户迁移至TikTok,助推了TikTok在美国的快速发展:收购musical.ly一年后,TikTok拿下了美国2018年10月的下载量冠军。2019年,TikTok的美国用户数量已经飙升到了3720万,相较2018年的1880万,增长高达 97.5%。


数据来源:Sensor Tower


根据社交媒体广告公司Wallaroo Media统计,今年1月,TikTok有2220万的美国成年用户,而到了4月,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3920万,更是去年同期的三倍。与之相对的是丰厚的回报:今年以来,TikTok已经在美国获得了约5亿美元的利润。


不止在美国,在全球范围,TikTok都是成功的。截至今年4月,TikTok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20亿次。2020年以来, TikTok已连续数月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收入榜冠军,仅7月单月收入超过破一亿美元,这一数字是去年7月同比的8.6倍。


飞速发展背后,是TikTok自诞生起就头顶的海外监管乌云。


在字节跳动自证数据安全、技术透明化和海外本土管理的努力下,大部分人对TikTok的发展保持积极的态度。但这种梦幻般的出海成功步伐,很可能在近来的强力施压下停滞。



图片截自观察者网视频


TikTok遭此“劫难”,离不开美国政坛和硅谷的双重施压。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认为,虽然白宫和硅谷矛盾重重,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针对TikTok是一种政府和互联网巨头的共谋。


伴随着政治对抗的,是数字系统的“巴尔干化”,也就是各国科技公司的各自为营。数据公司DataFleets的首席运营官Nick Elledge称:“我们在国际数据方面正在走向巴尔干化”。


《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等多家媒体都认可,在TikTok事件中,在西海岸“打配合”的,正是扎克伯格。这或许是因为,TikTok的兴起最直接的威胁了Facebook的地位。


其实,当年Facebook也考虑过收购musical.ly,但终究因为其中资背景带来的法规问题而犹豫、放弃。《华尔街日报》曾爆料,Facebook内部设有新科技追踪系统“早鸟”,“早鸟”通过抄袭或收购的手段,阻止有潜力的初创公司成长,从而维持Facebook自身的优势地位。


而面对TikTok这个外来者,这一打法失灵,TikTok的快速崛起,终于真正撼动了Facebook社交帝国的地位——去年,Facebook推出了一款和TikTok高度相似的APP Lasso, 然而在Lasso获得25万次下载量的同时,TikTok的这一数据是4130万。与其同时,扎克伯格已经开始公开批评TikTok“不安全”。


Lasso


NGO“美国响应性政治中心”则透露,今年上半年Facebook在游说上的花费比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多,而游说的重点,就是说服政府对TikTok展开管制。


“Facebook太恼火,他们的产品无法打败TikTok,便开始将这种竞争带到地缘政治的口水战,来让华盛顿的立法者与TikTok缠斗。”Facebook的一位前雇员曾向Buzzfeed透露。


《Facebook:内幕》一书提到,扎克伯格有着近乎极端的竞争意识,“情绪化且多疑”。当扎克伯格选择穿上深蓝色西装、系上酒红色领带,和曾经对Facebook态度不算友好的特朗普会面时,他已经和曾经那个“中国女婿”的形象,渐行渐远了。而这一切,距离他在天安门门前跑步,也才过去了三四年。


而Facebook的动作,无疑激怒了TikTok。《华尔街日报》写道,刚刚辞职的凯文·梅耶尔在任时曾公开指责Facebook试图用不公平的手段,打压TikTok。凯文在博客中说:“在TikTok,我们欢迎竞争。但是,让我们将精力集中在为消费者服务,而不是伪装成爱国主义。”


硅谷面临被拆分的可能


虽然目前看来,TikTok正在被硅谷和美国政府围攻,但后两者之间的矛盾,更加深重。这种矛盾体现在两党对互联网巨头垄断的一致担忧,而眼下,TikTok只是短暂地转移了曾对准硅谷的战火。



对Amazon、Facebook、Apple、Google这四家巨头来说,他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事实上的垄断。《大之咒:新镀金时代的反垄断》一书就曾尖锐的提问,在他们成为“垄断巨兽”之前,为什么最开始没人管?


而一向对本土公司颇为保护的美国,也从2019年6月开始正视这一事实,开始加强管理。在一年的调查后,据美国媒体AXIOS报道,今年7月底的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在6个小时的时间里,5位众议院议员严厉的问询了这4家巨头的CEO。


民主党众议员、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 David Cicilline 指控谷歌盗窃内容,比如直接将歌词网站Genius的内容拿来作为搜索结果展示,切断了Genius的流量。议员纳德勒则表示:“对潜在竞争对手的并购,违反了反托拉斯法,比如Facebook收购Instagram。”


即使是和特朗普处处针锋相对的民主党议员伯尼·桑德斯,也罕见的同意了当前政府关于分拆大型科技公司的观点。虽然,两党的出发点并不相同。民主党更多考虑的是未来并购行为的合理性,防止垄断加深、民众隐私受到侵犯;而共和党则一直坚持硅谷在信息分发有失偏颇,对共和党不利。


因此,如今的硅谷,面临着被拆分的风险,不过,也还仅仅停留在询问阶段。


TikTok对于硅谷来说,更多的是一个游离在硅谷和白宫一直以来的对抗之间的局外人。但这个局外人,目前暂时转移了白宫对于互联网巨头的注意力。TikTok被制裁,本质上承担了一个安全的出气筒的角色,背后还是硅谷和白宫的矛盾,是科技力量和政治力量的较量。


不过,即使特朗普政府连任,他们试图通过行政力量来真正影响科技巨头的希冀,也依然有着重重阻碍。因为,现在只是封杀国外软件WeChat(微信)这样的禁令,实施起来都很困难——


封禁微信的政令发布两天后,五个在美律师即成立了非营利组织“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准备发起一场针对特朗普微信禁令的诉讼。随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8月11日,包括宝洁、迪士尼、苹果在内的十多家大公司对白宫官员表达了对特朗普的WeChat禁令范围过广的担忧。



“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简介


微信这样的在美华流科技力量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拥趸,但TikTok获得的帮助,显然还没有这么多。


字节和华为,走向不同的路


在TikTok被传要出让时,国内大众的情绪复杂,和之前一边倒的支持华为截然不同。在孟晚舟于加拿大被捕后,国内对华为的同情声音曾达到了顶点,官方也曾多次为华为发声,消费者更身体力行的支持华为——今年5月,华为手机的销量占全国近一半份额。


但面对字节,大众的同情之声则少了许多,更多的人在怀疑TikTok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开始考虑将相关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甚至有人要求张一鸣拿出所谓的“民族气节”来,主动退出美国市场。



面对类似的事件,两家公司的民意为何走向了不同方向?


国人对两者存在好恶区别,是因为两家公司属性不同。


华为拥有自主研发的专利技术,是5G发展的先行者,拥有和国外科技公司扳手腕的能力,它的兴衰,除了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的科技发展、更牵动着一种民族情绪,因此在困境中总能获得民众的支持。


相比华为的民族大义,字节跳动的产品以娱乐导向为主,用户在不同的娱乐APP之间转移并没有困难。另外,一直以来存在的在国内使用TikTok的壁垒、张一鸣低调的行事作风和不被多数人关心的出海战略,使得TikTok事件无法被更多人感知。


另一方面,华为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没有资本力量的干预,因此显得血统纯正。而字节跳动作为创业公司,需要考虑投资人利益。比如,来自美国的红杉资本,就是字节跳动的投资方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字节跳动的一些决策,常常容易被误读。


之前,有人质疑张一鸣力主出售,“没有反抗”。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据《晚点》报道,张一鸣和其他董事会投资人存在重大分歧,股东们认为张一鸣迟迟不妥协才导致行政令出台。知情人士告诉《晚点》,“张一鸣在处理TikTok 美国业务这件事上,与美国投资人意见不同。近期董事会上发生过激烈的争论。”


而字节跳动可以从华为身上借鉴的是,在华为被美国软性打压近十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放弃美国市场,进行了开辟美国农村小运营商市场等努力。虽然近来华为彻底被美国驱逐,但和华为的硬件提供商角色不同,TikTok在美国开拓的一亿用户,依然是字节跳动可以保留的火种。


尽管同根不同命,华为和字节都折射了中国企业的出海困境。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月初表示,有关企业按照市场原则和国际规则在美开展商业活动,遵守美国法律法规,但美方却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设限、打压,这完全是政治操弄。美方务必不要打开潘多拉盒子,否则将自食其果。



眼下,TikTok能做的,是暂时使用诉讼作为缓兵之计。当然,他们也深知,诉讼更多是一种表态。一位接近字节跳动高层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公司对诉讼本身并不抱太大期待,要有做最坏打算的准备。


对现在的TikTok来说,当下被收购,是最好的选择,或许也是唯一的选择。


如果TikTok选择直接退出美国市场,或者等待被美国政府封杀,也是不明智的。前文提到,作为一款娱乐产品,TikTok可替代性相对较强,离开也就意味着为Facebook做嫁衣。如今Facebook已经推出TikTok的新竞品Reels,据福布斯新闻报道,Reels正在向TikTok头部红人提供金钱奖励。不少TikTok红人,也正在往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等平台迁移。


在TikTok已经被印度市场封禁的情况下,自动从美国离开,也就意味着字节出海战略的近乎终结。这恐怕是张一鸣不愿意看到的。


而当下,不同的美国老牌公司正在争夺TikTok。微软如今找来了沃尔玛合作,希望提高胜算。而老牌科技公司、如今有些落寞的甲骨文也表达了收购的兴趣。


微软对TikTok表示兴趣,是在Skype等多个社交软件被赶超的情况下,希望找回自己在娱乐社交的一席之地。不过,比尔盖茨留下了一句饶有意味的评价:TikTok业务可能是有毒的圣杯(poisoned chalice)


因此,继续保有自己的一亿用户,选择被没有竞争关系、未被反垄断法案盯上、能在未来赋予TikTok一定自由的微软、沃尔玛或者甲骨文收购,不失为一条办法。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朱宁也认为,寻求可能的出售机会,以合适合理的价格剥离其美国业务,很可能是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唯一一个选择。


当然,最理想的结果是让TikTok继续独立运营下去。《纽约时报》的《除了“封杀”TikTok,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一文提到的观点,或许才是最该被普遍接受的——


“坦白说:我不相信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紧迫威胁的说法。” “作为一款外国应用,TikTok在某些方面比美国的技术平台更容易进行监管。” “迫使TikTok以彻底透明的方式运作,这将大大减轻美国人的恐惧。它还可能成为科技监管新模式的测试案例,不仅可以提高中资科技公司的可靠性和责任感,也可以令美国公司有所改善。”


但理想,也只是理想。TikTok的命运,本不该如此。2016年,在腾讯抛出收购的橄榄枝的时候,张一鸣曾说,自己成立字节跳动,不是为了成为腾讯的员工。而如今,TikTok也许不得不接下某个橄榄枝,拥有新的归属。


张一鸣的理想,或许不再那么完整了。


参考资料:


  1. 《美国陷阱》


  2. 《梦幻之地》


  3. Is TikTok More of a ParentingProblem Than a Security Threat? NY Times


  4. Don’t Ban TikTok. Make anExample of It. NY Times


  5. 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Stoked Washington’s Fears About TikTok, WSJ


  6. Facebook, TikTok and China, WSJ


  7. The Technology 202: KamalaHarris could be a 'quiet ally' to Silicon Valley if elected to the White House, The Washington Post


  8. Amazon, Apple, Facebook andGoogle grilled on Capitol Hill over their market power, The Washington Post


  9. Tech giants Facebook, Google,Apple and Amazon to face Congress, BBC


  10. TikTok Statistics – UpdatedAugust 2020, Wallaroo Media


  11. What TikTok’s future means for Silicon Valley, Politico


  12. Trump's TikTok ban could makeBig Tech even more dominant, CNN


  13. 从攻防平衡的角度看TikTok如何反击美国政府的极限施压,FT中文网


  14. 数字系统脱钩:TikTok和微信禁令的真实意义,FT中文网


  15. 竞选期的博弈:TikTok“威胁”了谁?FT中文网


  16. 朱宁:字节跳动的TikTok博弈,财新


  17. 审查科技巨头,财新


  18. TikTok快跑,财新


  19. 晚点独家 | 字节跳动董事会出现重大分歧,投资方力主出售 TikTok,晚点LatePost


  20. 美国限制TikTok的逻辑,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互联网怪盗团


  21. TikTok 的红旗还能打多久?远川研究所


  22. 美国政商合谋围猎TikTok这一年,新浪科技


  23. 现在的 Facebook,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像是“马克·扎克伯格的作品”,36kr


  24. TikTok还能怎么走?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三条路,新浪科技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