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9-10 19:00
这次,江西老表又给中国人带了个好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回家种菜、丁贵梓(实习生),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年5月,中国区域品牌(地理标志产品)百强榜单公布,赣南脐橙位列第6名,连续六年位居全国初级农产品(水果)类地理标志产品价值榜首;


7月,赣南脐橙成功入选中国首批受欧盟保护地理标志名录。


上世纪70年代,156株脐橙树苗在赣南革命老区悄悄扎根。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这片果园逐渐铺就了无数果农的脱贫致富路,至少解决了当地100万农村劳动力就业问题。


既是致富黄金果,又是享誉海外的产业名片,小小的脐橙,究竟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黄金果,在中国落地生根


在中国,橙子种植历史悠久。考古证据显示,早在公元前2500年,中华大地上就已经开始种植橙子了。


芸香科柑橘属的甜橙是现今多数橙类的祖先,它生长在中国南岭山脉两侧地区,是柚子和宽皮橘的自然杂交品种。在中国,甜橙的栽培史可追溯到公元2至3世纪。


据南宋吴璨的《种艺必用》记载,“柑、橘、橙等,于积壳上接者易活。”可见,当时人们已经懂得用嫁接法栽培甜橙了。


到了明朝,中国甜橙种植已形成广东和云南两大优良品种中心,并向广西、贵州、江西、湖南和四川等地辐射,培育出“新会橙”“柳橙”“香水橙”“雪柑”等众多名种。只不过,这些甜橙都是没有“肚脐”的。


1520年左右,葡萄牙人将一批中国“雪柑”种苗带回地中海沿岸种植,中国甜橙自此引入欧洲。此后,伴随欧洲国家的海外扩张,甜橙又传至美洲、北非和澳大利亚。


1820年,在巴西巴伊亚的甜橙种植园里,人们发现有一株橙树果子的顶部出现了发育不全的“次生果”,看起来就像长了“肚脐”。这种发生芽变的甜橙口感远好于一般甜橙,于是人们争相引种,并在此基础上培育出新品种——脐橙。


1919年起,中国开始从日本、美国等地引进脐橙品种,“进化版”甜橙游历四大洲,历时四百年,回到了故乡。


不过,由于技术条件限制,引进脐橙的产量太低,在接下来的半个多世纪里始终未在中国推广种植,直到它们遇到了“赣南脐橙引种第一人”——袁守根。


袁守根是浙江诸暨人,毕业于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林学专业。1963年,22岁的袁守根被分配到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林垦局,后调任至信丰西牛林场。在那里,袁守根从浙江引进温州蜜橘和南丰橘、甜柚等苗木,并建立信丰县第一家柑橘园。


1969年,信丰县创办安西园艺场,袁守根是第一批创建班子成员。到第二年冬天,安西园艺场共开垦了600亩高标准园地。


望着广阔的园地,袁守根决定从外地引种更多苗木,扩大园艺场种植规模。于是,1970年11月,他只身一人,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前往湖南邵阳园艺场看苗、定苗。


这一趟,袁守根原本只打算引进一些柑橘苗木。然而,到达邵阳园艺场后,他发现了从美国引进的新品种——“华盛顿脐橙”。这种脐橙的品质很好,比普通甜橙更具经济价值。


此前,邵阳园艺场本想大面积种植“华盛顿脐橙”,但由于气候等原因,脐橙挂果率很低。


邵阳园艺场的试种失败并没有打击袁守根培育脐橙的信心,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精心挑选了156株脐橙苗,连同2万株蜜橘苗一起运回信丰。


谁也没能想到,这156株小小的脐橙苗竟会成为赣南农民的“当家树”“摇钱树”“致富树”。


牛刀小试,为什么是赣南


袁守根回到信丰后,便着手试种华盛顿脐橙。为此,安西园艺场还专门成立了“三结合”科研小组。


当时,袁守根的“大胆之举”招来了许多同行的质疑——邵阳都已经失败了,信丰还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吗?


面对压力和质疑,袁守根的选择是,放手一搏。


在袁守根的带领下,科研小组成员们全程观测,每天记录脐橙树的萌芽、抽梢、开花、结果等情况,研究施肥、灌水、抹芽、修剪、防病灭虫的正确方法,反复改良技术,逐渐摸索出“控制夏梢”等种植经验。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袁守根团队的精心培育,第三年,百余株脐橙成功挂果。


事实证明,袁守根的选择与坚持是正确的。


种植选地是影响脐橙挂果率的重要因素之一。江西赣州地属江南丘陵,那里溪水密布、河流纵横,森林覆盖率高,土壤多为红黄壤和紫色土,土层深厚且富含多种稀有微量元素,适宜脐橙生长发育和改善品质。


赣南地区夏季(脐橙生长期)高温多雨,为脐橙生长提供良好的气候条件;冬季(脐橙成熟期)昼夜温差大,有利于果实内部糖分的积累。


因此,与其他地区相比,赣南产的脐橙挂果率更高、品质更好。果子外表橙红光滑,油胞细腻;果子大小均匀一致,果皮较薄,可食率达85%,17.5黄金糖酸比,果肉入口化渣,果汁含量可达55%以上。


1976年4月,安西园艺场选送20个脐橙,参加当年的春季广交会,凭借优良品质崭露头角。


这只“潜力股”很快引起当地政府的关注。70年代,江西省政府打出“支援出口,为国争光”的口号,在信丰发展千亩脐橙园。


安西园艺场还专门组建脐橙研究所,袁守根任所长,带领其他技术干部,研究脐橙栽培管理和丰产措施。


1977年,袁守根精心挑选了1吨多脐橙供应香港市场,大获好评,供港售价达到36港元/公斤,比当时的美国新奇士橙还要高出2倍。


1979年,信丰被当时的对外贸易部定为“出口鲜橙基地”,又先后引进“纽贺尔”等8个脐橙新品种。


此后,信丰脐橙的成功经验很快被推广到赣南其他地区。


在革命斗争年代,江西人敢闯敢拼,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巨大贡献。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这片红色故土继承革命传统,不坠青云之志。


当时的农业技术条件有限,当地农民开山挖土、肩挑背扛,人工开辟出一片片脐橙果园。


80年代,赣州市崇义县的一批“北漂”青年带着家乡产的脐橙,乘坐绿皮火车颠簸20多个小时,开启北上卖橙之路。他们是最早在北方地区开拓脐橙市场的一批人。


90年代以后,赣州市委、市政府继续大力支持脐橙产业发展,提出“山上再造”和“兴果富民”战略,促进农业生产结构调整,因地制宜发展林果业,由此掀起新一轮脐橙种植高潮。


到1999年,赣州全市脐橙种植面积达32.88万亩,产量4.76万吨。信丰县培植的朋娜、纽贺尔脐橙在当时的全国橙类评比中常居榜首。


新挑战,如何在国际竞争中稳住


2001年12月,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赣南脐橙的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为适应入世后的贸易新形势,2003年2月,农业部正式发布全国《优势农产品区域布局规划(2003—2007年)》。其中,赣南脐橙被列为全国十一大优势农产品之一。


随后,江西省政府将赣南脐橙列为全省重点扶持的十大主导产业之一,赣州市委、市政府做出了“做大做强做优赣南脐橙产业,把赣州建设成为全国第一、亚洲最大、世界著名的脐橙主产区”的战略决策。


在政府的推动和当地群众的广泛参与下,赣南脐橙迅猛发展。2002年以来,赣州市每年新开发脐橙种植园20万亩。到2005年,全市脐橙种植面积达115万亩,产量36万吨,其中出口2万余吨。脐橙产业成为赣南重要的支柱产业。


国内外市场的开发为赣南脐橙的高歌猛进提供不竭动力,然而,我国脐橙产业的自身劣势却成为自身发展道路上的新挑战。


果品技术含量低


赣南脐橙的产品结构单一,90%以上为纽贺尔品种,果实成熟期集中在11月中下旬至12月。因此,赣南脐橙货架时间短,鲜果销售扎堆,易受天气影响,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较大。


2008年初,我国南方遭遇罕见低温雨雪冰冻天气,道路交通陷入瘫痪。赣州市16万吨脐橙滞留产地,4万多吨熟果还挂在树上,单价由原来的1.3元直跌至0.3元,果农丰产不丰收。


此外,科技研发能力和带动能力较差,脐橙种植、施肥、修剪等作业基本上为人力操作。因果农素质差异,脐橙品质良莠不齐。


因缺乏先进的科研硬件设备和领军性高端技术人才,赣南脐橙在危险性病虫害防控、品种选育等领域缺乏创新力。


脐橙产业链不完整


在赣南脐橙产业链中,精深加工业发展滞后,脐橙大部分是鲜果销售,每年用于脐橙深加工的量还不到总产量的1%。绝大多数的脐橙只经过人工粗略分级、挑选,用普通纸箱或网袋粗包装后,就直接投入市场。


脐橙保鲜技术和设备也有待完善。赣南脐橙以简易贮藏为主,贮藏时间短,采后损失率高达20%。赣州全市拥有的冷库贮藏容量十分有限,与果品深加工相配套的冷链物流配送建设相对空白,严重制约深加工发展。


品牌管理混乱,营销思想落后


2004年10月,赣南脐橙获得国家原产地域产品保护称号。然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产厂商们各自为政,严重损害了赣南脐橙的整体形象。


一方面,赣南脐橙没能建立统一的品牌标识,品牌管理混乱,未注册商标就流行于市场的脐橙品牌就超过12个。这些品牌所有者缺乏应有的素质和经验,应对需求波动的能力极差,加剧了脐橙市场的不稳定性。


另一方面,各品牌“诸侯混战”,片面追求短期经济利润,缺乏科学的品牌价值评估体系和区域品牌宣传策略。结果,赣南脐橙的品牌价值大打折扣。


只有补齐这些短板,赣南脐橙才能真正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


对症下药,科技解决问题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2004年,以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为“龙头”,一系列惠农政策推动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进入“黄金十年”。


赣南脐橙种植、果园管理、灌溉、运输也迅速走向机械化。


2004年,果园深耕开沟机、手提式小型挖穴机开始应用于赣南脐橙施肥挖洞作业,相较于人工施肥,每公顷每次减少费用1600元以上。


到2010年,赣南脐橙产区已有3400余台挖坑机、6300余台果树修剪机投入运作,工作效率提高12~15倍。


同年,江西省政府补贴微喷灌设备5.1万套,滴灌、渗灌、药肥水共施技术在20%的赣南脐橙产区内推广应用,优质果率提升5个百分点。


链式货运索道运送机的推广还有效解决了肥料和果实的运输问题。通过上下循环运动,运送机每小时可输送脐橙4.5吨。


2012年,农业部与赣州市签署合作建设赣南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和果业机械试验基地的框架协议,项目帮助赣南68万果农告别传统的种植方式,彻底迈入“机械化时代”。


截至2013年,赣南脐橙产区机械化生产面积近8.3khm²。据专家测算,机械化综合生产使赣南脐橙增产30%以上。


借力科技进步,赣南脐橙的加工产业链也日益完善。


2001年,江西信丰绿萌农业有限公司自主研发了第一台高速电脑果蔬分选机,并逐渐形成高效精准的果品加工成套生产线。经过采摘分选商品化处理,每吨脐橙可增加2000元以上的收益。


到2012年,赣州市共有果品采后商品化处理加工销售企业192家,果品分级生产线194条,分级处理能力达2295吨/小时。


2005年开始,赣南脐橙产区逐步推广小型简易节能冷库,还改建、改良天然山洞,作为脐橙的通风贮藏库。截至2009年,已有2000~3000座小型简易节能冷库投入使用。


此外,赣南各县区还围绕脐橙产业,积极发展脐橙深加工和生态旅游业,带动周边服务产业发展。


信丰脐橙产业链集生产橙糕、橙皮、橙汁、橙浆为一体,脐橙年加工处理能力达10万吨。当地“橙香百里”脐橙带更是入选现代赣南十景,成为一条独特的生态农业观光带。


此外,还有科研力量加持,攻克脐橙种植的重重难关。


为了解决脐橙品种单一问题,钟八莲扎根科研一线三十余年,选育早熟脐橙品种——“赣南早”和“赣脐4号”,并于2013年进行了品种审定。


同年,在钟八莲的主导下,我国首个脐橙学院、首个国家级脐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落户赣南,继续为当地脐橙种植提供科研支持。


目前,“赣南早”和“赣脐4号”在江西、广西、福建等地的种植面积已达2000亩,成功延长了脐橙货架期。


2012年,赣南脐橙深受黄龙病之苦——一株染病,四年内整个果园就会全部被毁。


为了攻克黄龙病,钟八莲带领科研团队检测苗圃健康状况,监测农药重金属含量,还亲自下田为农民做土壤叶片分析,帮助农民制定施肥方案。


2016年后,黄龙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赣南脐橙产业逐步恢复,当地果园管理也更为科学集约。


如今,赣州作为种植面积世界第一、年产量世界第三、全国最大的脐橙主产区,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橙乡”。


截至2019年,赣南脐橙种植面积已达160万亩,品牌价值675亿元,连续多年位居中国农产品品牌价值榜榜首。


光会种植还不行,怎么能大卖


2004年之前,赣南脐橙的国内销售仅局限在广东、北京、上海等地区,出口以新加坡、印尼、泰国及中国港澳地区为主,年出口量不足1万吨。


解决了技术问题,赣南脐橙的下一步,就是探索销售新路。


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赣南脐橙各主产区先后成立了果业协会、合作社和果品公司,为果农提供系列化服务,帮助果农推销脐橙。


2011年,商务部、农业部联合印发《商务部、农业部关于全面推进农超对接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要把农超对接作为发展现代流通、 建设现代农业的重要工作任务。


此后,包括沃尔玛、家乐福、华润万家在内的70余家国内外大型超市在赣州建立赣南脐橙直采基地,大大减轻了果农的销售压力。


赣南脐橙还采取“一个县(市、区)主销1~2个省的一二线城市市场”的做法,在全国所有省会城市和其他大中型城市建立赣南脐橙市场营销网络体系,还建立了我国第一家脐橙现货电子交易市场,在全市范围内构建赣南脐橙新型电商营销体系,运营商达1000家以上。


赣南脐橙产业供应链管理模式。


结果,赣南脐橙的销售区域及市场份额稳步扩大。


到2012年,全国人口达30万以上的320个城市中,60%的城市有赣南脐橙销售,大部分城市都有固定的赣南脐橙总经销商。


在销售市场上,赣南脐橙也愈发注重果品品牌的创造和市场口碑的树立。


为保证品质和品牌价值,崇义田润公司自己开发种植园区,栽植市场认可的脐橙品种,并采用先进标准的管理技术,对果园环境实时监控,先后申请了“鲜甜多”“邹橙匠”两个果品商标。其中,“鲜甜多”商标被认定为江西省著名商标,品牌价值1.2亿元。


2012年,18家果品公司加入了赣南脐橙“防伪追溯体系”——DCH赣南脐橙供应链系统。


在这一系统内,脐橙上市前要经过人工和机器2道筛选环节,糖度低于12°、酸度高于0.7°的脐橙比例超过20%的果园,将不列入采果上市计划,有效提升了赣南脐橙的品质品控。


有了技术和质量保证后,赣南脐橙的出口势头也更加强劲:


2007年底,24吨脐橙直接出口加拿大,赣南脐橙实现自营出口零的突破;


2009年,赣南脐橙出口量达19.18万吨,年出口值首破千万美元大关;


到2012年,赣南脐橙出口国家和地区达25个,赣州市注册备案的赣南脐橙出口基地达39个。


赣南脐橙,已经成为赣州市一张闪亮的“产业名片”。


政府发力,以点带面多致富


赣州地属贫困山区,全市18个县中有8个是国家级贫困县。2010年底,全市贫困人口为215.46万,30%的人还生活在国定贫困线以下。


因此,除了助力农业技术发展、为脐橙销售保驾护航,充分利用地区优势、带领果农把金黄的脐橙变成“致富法宝”,成为当地政府的另一项重要任务。


制定优惠政策


为鼓励脐橙种植,赣州市政府对1万亩集中连片的脐橙种植园奖励50万元,崇义县果茶局则给予贫困农户600元/亩的果园开发补贴,调动贫困农户种植积极性。


此外,各级政府还在用地、贷款和税收政策上,对当地果业大户和龙头企业给予优惠。


加大资金投入


2008年~2016年,依托现代农业柑橘等项目,江西省政府累计安排资金38610万元,打造赣南脐橙品牌优势,建成标准化生态脐橙园92.85万亩,补贴柑橘商品化处理生产线117条。


2017年,安远县获995万元资金拨款,用于建设赣州市柑橘种苗繁育基地,现已形成1个中心、12个扩繁场的柑橘无病毒苗木繁育、供应体系。


基层金融支持


赣南各县农行、信用社、农发行、邮储行每年投放一定资金,支持当地脐橙种植产业规模的扩大。农信社也为果农推出小额农户贷款,为大量果农扩大了脐橙种植。


此外,县级政府还积极引导农村金融机构,助力脐橙产业向深加工方向发展。安圣达、王品、江西中果、天泽、养生堂果业……这些赣南脐橙龙头企业的发展,都离不开基层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


到2016年底,赣州市贫困人口已减少至43.14万,6年脱贫172.32万人,全市贫困发生率由29.9%下降到5.7%。


瑞金市龙湖村的果农邓大庆,正是这场“脱贫攻坚战”的亲历者、见证者。


早些年,由于种植青梅和榨汁甜橙失败,邓大庆背负了20多万元的债务,生活一度陷入窘境。


2012年,在村扶贫干部的帮助和指导下,邓大庆承包了16亩园地,改种脐橙,政府为他提供了5000元的产业奖补资金和50000元的贴息贷款。两年后,邓大庆种植的脐橙产值达3万多元,此后连年收入翻番。


邓大庆不仅成功摘掉贫困户的“帽子”,还成为龙湖村的致富带头人。


2017年,邓大庆牵头成立“瑞金市黄柏乡脐橙协会”,把自己的脐橙种植经验分享给其他贫困户,带领大家建成1.5万亩连片脐橙种植基地,还借助互联网,积极拓展脐橙销售路径,创造了“一亩脐橙一万块”的脱贫奇迹。


到2019年,龙湖村的脐橙种植面积已超过3200亩,实现产值2100余万元,人均年纯收入达1.5万元,脱贫攻坚战进入收官阶段。


与此同时,以产业脱贫为抓手,全国各大脐橙产区相继吹响脱贫攻坚战号角,“致富橙”遍地开花。


在重庆奉节,县政府鼓励新兴销售模式,给网销量达到2000吨以上的经销商奖励100万元。


到2017年底,奉节脐橙种植面积达32万亩,直接带动5000多名贫困人口就业,脐橙种植成为奉节脱贫增收的支柱产业。



在湖南新宁,当地政府主推“企业+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促进旅游与种植农业相融合,产销一体化发展。


2018年底,新宁脐橙种植面积已达46万亩,产值22亿元,全县范围内7.5万人依靠脐橙产业成功脱贫。


抗击疫情,脐橙再发“光”


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农业生产停滞,道路交通受阻,批发市场停业,多地脐橙面临滞销窘境。


人心齐,泰山移。特殊时期,各级政府、产区干部、各大物流机构、电商平台通力合作,社会各界共同发力,解了果农的燃眉之急。


防疫复产两不误


从1月28日开始,重庆奉节的分选厂有序推进复工复产。分选厂厂区每天严格消毒,自动化分拣作业流水线全速运转,员工入厂需监测体温、佩戴口罩。到2月23日,奉节有序复工脐橙分选厂14家,分选销售脐橙2万余吨。


2月底,重庆云阳的晚熟脐橙亦到收购期。当地政府积极引导果园与客商沟通协调,最大程度减少外来人员,降低疫情防控风险。


电商、院士齐上阵,线上热销逆袭


在采购商无法现场验货、传统销售渠道受阻的情况下,各脐橙产区和当地社区干部积极协同电商平台,做起发货质检和品控管理,为疫情下的脐橙“云销售”打开通路。


在重庆奉节,部分社区甚至自愿为当地脐橙质量做担保,并组织当地社区人力为脐橙质检。


通过电商平台的“数字农业紧急供应链”,到2月底,奉节白帝每天可向全国各地输送400吨晚熟脐橙。


在湖北秭归,当地政府与网络直播平台建立合作,开通抗疫专区直播店铺。


3月15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邓秀新也加入“直播带货”的行列,为秭归脐橙“代言”,当场销售脐橙8300单,自店铺开通以来已合计销售4万单、约29万斤秭归脐橙。


开辟绿色通道,保障脐橙运输


特殊时期,为了迅速将脐橙运往全国各地,在县防疫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统筹下,奉节全县实施“销售脐橙车辆一卡通”,为脐橙“去路”扫清障碍。


截至2月底,奉节县脐橙中心等部门已开具通行证明2680份,3.7万余吨脐橙运输畅通无阻。


借助各地政府开通的农产品外销绿色通道,国内主要物流行业纷纷调剂运力,不仅为脐橙运输规划专线,甚至把快递接收点直接搬到了果农家门口,最大程度让利种植户。


风雨同舟,果农驰援抗疫一线


疫情期间,重庆奉节的11位果农自发筹集5万斤、价值25万元的奉节脐橙,驰援湖北抗疫一线,向日夜奋战的医护人员致敬。


当地政府积极支持、主动参与捐赠活动,交通运输、商务、疾控等相关部门协调分工,以最快速度做好捐赠工作。


在湖南新宁,当地脐橙协会和青年创业就业协会也发起了“崀山脐橙为武汉加油”爱心募捐倡议,全县脐橙合作社、加工企业和种植户积极参与,短短一天就筹集了1.6万斤脐橙。


到2月底,10万斤、价值50万元的崀山脐橙满载着新宁人民的“橙”心“橙”意,顺利运往武汉抗疫一线。


从“致富黄金果”,到“抗疫战士”,小小的脐橙承载了一代又一代“脐橙人”的荣耀与梦想。


如今,赣南脐橙正带着开拓创新的变革意识、艰苦奋斗的创业作风和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走出赣南、惠及全国、迈向世界。


参考资料:

1.刘金星、周运锦,《对赣南脐橙品牌化经营若干问题的研究》,企业经济2005年第7期;

2.廖禺、董希慧、潘松、应春根、李艳大,《赣南脐橙机械化生产发展对策研究》,中国农机化学报2014年第5期;

3.何望、祁春节,《农业供给侧改革下赣南脐橙产业转型升级的财政支持研究》,经济研究参考2016年第29期;

4.陈亚艳、罗新祜,《赣南脐橙出口特点及竞争力影响因素实证分析》,中国南方果树2015年第1期;

5.翁贞林、邱晓辉,《关于加快优势农产品产区建设的几点思考——以赣南脐橙产区为例》,农业经济2004年第7期;

6.《袁守根:从偷偷试种到种出世界品牌》,央视网,2008年10月26日;

7.《抗疫之下 保供无忧》,新华每日电讯1版,2020年4月3日;

8.《新宁县脐橙》,人民网,2019年12月18日;

9.《一个小小赣南脐橙,还设专门学院?钟八莲带领团队攻克难关力保脐橙产业高质量发展》,中国经济网,2019年12月2日;

10.《重庆奉节果农自发捐赠5万斤脐橙驰援抗疫一线》,中国新闻网,2020年2月8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回家种菜、丁贵梓(实习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