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9-14 19:35
菅义伟来了,但“安倍经济学”还能管用多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明白知识(ID:mingbaizhishi),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9月14日,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新一任总裁竞选的结果最终敲定。


菅义伟将同时接替安倍,自动成为新一任日本首相。这位前内阁官房长官在9月8日发表竞选演讲时称,如果他胜选,他将延续并推进安倍的执政路线,着手应对新冠疫情,并重振经济。


安倍辞职了,“安倍时代”并未逝去。


他在任内实施的一系列重振经济的措施,被称为“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它将作为安倍的政治遗产,为后继者所延续。


只是,在疫情这只黑天鹅出现之后,“安倍经济学”还能管用多久?


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宣布辞职后,街头售卖相关新闻报道的报纸。

图片来源:Hiro Komae / Associated Press


安倍的“三支箭”


1980年代,日本经历了泡沫经济,日元升值,股票和房地产行业出现大量投机活动。日经平均指数在1989年12月29日达到历史高位的38,957.44点。


然而,到了1990年代初,泡沫爆破崩溃,日本经济出现大倒退。


1970~2000年代日经平均指数走势图。

图片来源:The Bubble Bubble


此后的二十余年,被称为日本“失落的二十年”。日本长期通货紧缩,股市处于弱势,经济低迷。


从1989年到2008年,日经平均指数的累积跌幅逾82%,2008年10月29日,达到最低的6,994.90点。到了2013年,日本GDP与1991年相差无几,国民平均工资甚至不如1991年。


这种经济情况,终于在安倍第二次担任日本首相时迎来转机。


早在2006年,安倍首次担任首相,成为战后日本最年轻的首相。但仅仅一年后便黯然下台,未能实现自己的抱负。2012年末,自民党在国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作为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三再度执掌内阁。


2013年3月,他任命经济学家黑田东彦为日本银行总裁,在其支持下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这一次,安倍雄心勃发,准备带领日本走出低迷,重振经济。


黑田东彦,曾任亚洲开发银行总裁,2013年执掌日本央行。黑田东彦赞同“安倍经济学”,倡导激进的货币宽松政策。

图片来源:Bloomberg


2013年1月7日,安倍在一次新年庆祝会上说,新政府的基本政策是“通过增长创造财富”。1月28日,安倍发表首次施政演说,提出要射出“三支箭”来带动经济。这便是“安倍经济学”的雏形。


安倍所说的这“三支箭”分别是:


1. 积极、大胆的金融政策——大规模量化宽松;


2. 灵活的财政政策——扩大国家财政支出;


3. 促使并发展民间投资。


首先来看大规模量化宽松,也就是尽可能地将日元贬值。它的目的有两个:解决通货紧缩、物价下跌的问题,刺激人们投资或者消费;提高日本商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持续的通货紧缩是日本在“失落的二十年”遇到的主要问题。随着日元升值,人们更愿意储存货币,而不是投资、消费。没有了投资与消费,物价下跌,企业利润减少,也就不会愿意生产;市场供求失衡,进而导致失业率升高,经济衰退。


安倍的“第一支箭”,就是在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的支持下,通过公开的市场操作,提高货币供应量以增加流动性,并降低长期利率。这个做法相当于日本央行间接增印钞票,以使日元贬值。


日元兑美元汇率,随着日元贬值,美元兑日元汇率自2013年起逐年上涨。

图片来源:The Motley Fool


安倍的做法是成功的。


在安倍执政不久之后,日元兑美元汇率就下跌了10%以上。日元贬值后,日本股市的主要指数增长了一倍以上,成功摆脱了20多年的疲弱,走势逐渐恢复强劲;物价也止住了连续4年的下跌,开始逐年回升;就连生产也随之跟了上来——在安倍任内,日本的生产率增长超过了美国。


其次,扩大国家财政支出。


在财政收入远远不够的情况下,政府(日本央行)购买足量的债券和股票,大规模地公共投资,增加财政赤字。它的目的并不是让政府花更多的钱,损害私人企业的利益,相反,其目的是促进私人支出。《经济学人》杂志在文章《安倍经济学奏效了吗?》(Did Abenomics work?)中指出:


“在这个目的成功之前,政府必须填补剩余的任何需求缺口。私人支出的缺口使得政府赤字成为必要。”


最后一支箭:促使并发展民间投资,即恢复生产力,促进生产增长。


中小企业是日本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安倍上任之前,中小企业的生产非常滞后,面临着员工减少、老龄化,创新力降低的局面。根据日本财务省的数据,在制造业方面,小企业的生产率不到大企业的40%;在2018年,就有362家中小企业因为人手不足而破产。


实际上,今年由于受到疫情冲击,日本的中小企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时刻。图为日本老字号旅馆“富士见庄”,它是日本首家因疫情倒闭的企业。

图片来源:新浪新闻


安倍上任后,为这些小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支持。据《经济学人》报道,在2016年,日本政府为这些企业担保的贷款占到了GDP的4.4%。


不只是小企业,在安倍任内,大型上市公司的管理也得到了改善,几乎所有的大型上市公司至少有一名独立董事。《经济学人》指出,在安倍上任之前的2012年,具有独立董事的企业占所有企业的比例还不到40%。


这种变化反过来又增加了日本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例如在8月末,沃伦·巴菲特投资70亿美元,收购了5家日本投资公司的股份。


“安倍经济学”成功带领日本走出经济迷局,从2013年,日本经济经历了71个月的复苏,仅比二战后日本经济的腾飞时期创下的记录少了两个月。


60年代的日本商店。

二战之后,由于通货膨胀和失业,日本经济全面崩溃。但到了1950年,日本的经济就已经完全恢复,并且快速增长,1968年,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此次经济的高速增长,被称作日本战后经济奇迹。


除了“三支箭”外,“安倍经济学”的其他内容还包括了实现2%通涨的目标,调高消费税,提高日本女性就业率等等。


我们之前的文章《再过283年,日本人将会消失》曾提到,安倍上任之初就提出了“女性经济”(Womenomics)政策。这一政策加大了补贴妇儿保育与教育支出的力度,并为大中企业设定固定的女性招聘名额,意在帮助女性在工作和生育之间取得平衡。


在这项政策的影响下,2018年,日本全部年龄段的女性的就业率达到51.3%,时隔50年首次超过50%。女性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的就业率达到71.3%,超过了美国。


日本全部年龄段女性的就业率自2013年起逐年上升。

图片来源:ASIAN REVIEW


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劳动人口减少的问题,安倍政府还大力引进外来劳工,发展机器人技术。政府允许有工作且育有子女的妇女,可以雇用外国劳动者来分担家务。如今,日本的外籍劳工数量比安倍上任之前增加了两倍。


总体来看,“安倍经济学”极大地缓解了日本长期以来的经济积弊,这也正是安倍的继任者打算延续它的原因。


不过,“安倍经济学”并不是什么万能的灵丹妙药,日本深层的经济困境也不是在短期内就能有效解决的。


安倍离任,也为后继者留下了一大堆难以解决的“烂摊子”。


“安倍经济学”会遇到什么问题?


首先,正如《经济学人》的文章所指出的,安倍政府最明显的错误是两次提高消费税。


2014年,安倍政府将全国消费税从5%升至8%;接着,在2019年10月,政府又从8%调至10%。


安倍政府提高消费税的目的很简单:增加政府税收,缓解国库吃紧的现状。安倍将这笔钱主要用在了社会保障支出上,比如免费的幼儿教育和保育,对低收入退休老人的补助等等。


在增税的同时,安倍政府还推出总规模达2.3万亿日元的临时政策措施,并且在基本食品方面大体上维持了8%的税率。


尽管如此,这项措施依然产生了负面影响,因为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受到抑制,进而波及到企业部门。它将使日本经济陷入短暂的衰退。


其次,安倍上台后,日本政府债务持续攀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测算,2018年政府债务已经突破10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达238%,为全球最高。


因此,全球三大评级公司不断下调日本的信用等级,这将导致日本可能爆发主权信用危机,甚至出现国家破产的局面。


1990年代~2016年,日本政府债务占GDP比重。

图片来源:OECD


另外,日本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究竟能否彻底遏止通货紧缩,达到2%的通涨目标,还不得而知。


央行的经济政策同样会带来一系列副作用,原因在于量化宽松本身就是一个具有两面性的措施:通货紧缩虽然意味着物价下降,消费者购买力增加,但也可能使个人和企业的债务负担加重,这同样会影响到投资或生产。


日本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变相增印货币,向市场投入大量资金,这种货币政策不是万能的,有可能把经济拖入“流动性陷阱”(liquidity trap)中。


也就是说,怎么刺激经济都不会有明显效果。到那时,持有流动资产的人将不再愿意投入资金,于是股市下跌,经济重新陷入萧条。


而且,日元贬值虽然提高了日本商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但同时也意味着进口商品及能源价格高涨,大型企业将从中获利,而普通民众的开销增加,收入减少。


此外,今年的新冠疫情以及奥运会延期,给日本经济的内需消费与外贸出口都带来了沉重打击。“安倍经济学”似乎也要“失灵”了。


2020年日本连续3个季度GDP出现萎缩。9月8日,日本内阁公布的修正数据显示,第二季度(4—6月)GDP的环比年率萎缩了28.1%,较最初估计的萎缩数字27.8%更加糟糕,萎缩幅度为二战后之最。


从图可以看出,日本GDP在2020年连跌三季。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普通民众的经济情况也不容乐观。7月,日本家庭支出和薪资普遍下滑,较上年同期下降7.6%,实质薪资连续第5个月下降,消费依然疲弱。


在一片内忧外困之中,安倍旧疾复发,只能再次黯然离任。


即使没有疫情冲击,在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的趋势下,安倍能否带领日本经济大船彻底走出经济迷局,也是一个未知数。


话说回来,安倍之所以能任职八年,在风云变幻的政坛岿然不动。除了“安倍经济学”带来的经济好转以外,还因为善于外交,与其他国家领导人保持良好关系;而“一门三首相”的家族也为安倍积攒了不少政治人气。


尽管如此,八年时间,对于安倍来说依然太短,短到难以实现自己的抱负。


安倍尚且如此,他的继任者又会面对怎样的未来呢?日本首相“短命”的局面是否会重现?


对于日本的未来,“安倍经济学”既是近十年来难得的经验,也有可能是一个布满迷雾的“陷阱”。


参考文献

Did Abenomics work?. The Economist,2020.

A timely, comprehensive biography of Abe Shinzo. The Economist,2020.

Abe Shinzo’s legacy is more impressive than his muted exit suggests. The Economist,2020.

Abe Shinzo has left an impressive legacy. The Economist,2020.

经济翻身?安倍一场豪赌. 自由财经,2013年.

姜跃春. “安倍经济学”能带领日本经济走出困境吗?.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2016年.

消费税上调对日本影响几何?. ICBC全球研究, 2014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明白知识(ID:mingbaizhishi),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