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09-16 08:23
1块9的眼霜是怎么来的?

本文来自公众号:青眼(ID:qingyanwh),作者:酱紫,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年,“口罩妆”的话题效应成为2020年上半年眼部化妆品市场爆发的巨大引擎。一时间,线上线下市场一片火热,眼部护理产品销量涨势喜人,根据《2020小红书年中美妆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小红书美妆品类中眼妆的阅读量同比增长35.5%。京东美妆数据显示,今年“京东美妆超品日”当天,眼霜和眼部精华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48%。


同时青眼发现,越来越多的低价眼霜频繁出现在市场上。拼多多上1.99元的眼霜销量已超5000件;快手上一款售价为7.9元的眼霜卖到了3万件,一跃迈入快手平台眼霜销量TOP10。与此同时,抖音平台近30日眼霜产品销量TOP10中,9.99元的眼霜也赫然在列。


截自拼多多、飞瓜数据


那么,这些低价眼霜到底是怎么来的?


一、1块9孕妇可用,低价眼霜销量惊人


青眼发现,拼多多上10元以下的眼霜已然成为畅销品,一款品牌显示为“L-DA/亮达”的“六胜肽抗皱眼霜”产品,宣称能“去黑眼圈、去细纹、眼部抗皱”,同时在商品详情页还显示为孕妇可用。目前这款眼霜在多个店铺有售,最低售价仅为1.99元,在拼多多的累计销量已接近7万件(不完全统计)



截自拼多多


而青眼梳理了抖音、快手直播电商平台眼霜的销售情况发现,均价不超过100元的产品成了贡献眼霜市场销量的“主力军”。同时,这些眼霜价格在各购物平台价格并不统一,在直播电商平台价格相对更低。



譬如,抖音平台上一款“玖皙鲟鱼籽多肽御龄提拉紧致眼霜”的售价仅为9.99元,月销量为3787件;而快手平台售价为7.9元的“SURDAX牛油果保湿眼霜”,购物页显示该产品已卖出3.08万件。其中位列两个平台销量榜单中、定价不超过40块钱的“LiLiA抚纹修护眼霜”,在天猫显示20g价格为69.9元,月销量已超过10万件。据官方数据,显示该产品在2019年年初的累计销量就已突破150万件。


截自LiLiA天猫官方旗舰店


通过以上梳理的信息不难看出,这些销量领先的眼霜产品中,除开价格不高的显著特点外,大多数品牌为近年来新创立,且产品备案时间大都集中在2019年下半年及今年,仅今年3月份后新备案的产品就几乎占据了50%。


二、乱象频现,背后代工厂违规多


但青眼发现,部分低价眼霜不仅本身存在乱象,其背后的代工企业也曾多次因涉及违规行为被有关部门处罚。


譬如,上述在拼多多售价1.99元的“L-DA/亮达”品牌产品“六胜肽抗皱眼霜”,青眼发现相同包装的同一产品被“套上”不同品牌进行宣传出售,品牌涉及亮达、益若翼、风可人等。对此,青眼向荃智研究院张太军了解到,“化妆品必须标注的信息需要与备案信息保持一致,不允许私自更改,否则将违反《化妆品标识管理规定》中第二十三条相关规定。”


截自拼多多(2020年9月14日12点04分截图)


同时青眼还发现,这些“六胜肽抗皱眼霜”的化妆品批准文号都显示为“粤G妆网备字2020120678”,而该批号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平台对应的产品为“益若翼六胜肽抗皱眼霜”,备案时间为2020年7月3日,实际生产企业为广州市三俊化妆品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曾因“生产未取得批准文号的特殊用途化妆品”而被行政处罚。


截自国家药监局备案平台


此外,青眼在备案平台查询到,快手平台售价为7.9元的“SURDAX牛油果保湿眼霜”实际生产企业为广州千洁度化妆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企查查数据显示,陕西省食品监督检验研究所2019年对其生产的“甜颜补水保湿舒缓冰膜”出具了《检验报告》,显示该产品的出厂价仅为3元/盒,检验结果为“菌落总数不合格”。如按照每盒5片的规格来算,平均下来一片冰膜的出厂价仅为6毛钱。而抖音平台上售价为19.9元的“贝玲美熬夜紧致金眼霜”实际生产企业广州市碧莹化妆品有限公司,也曾多次因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及包装、仿冒等行为被告上法庭。


截自企查查


另外,快手平台全网销量高达15.8万件的“伊诗兰顿弹力蛋白精华眼霜”,青眼在其品牌天猫旗舰店却没有发现该产品,伊诗兰顿客服人员告诉青眼,因为该产品库存不足目前已在旗舰店下架。不过,青眼发现一家名为“伊诗兰顿维丽斯专卖店”的天猫店却正在以49元的价格售卖该产品,且是买一送一。


天猫店铺资质显示,两家店铺的运营主体分别为广州诗丽斯化妆品有限公司和广州维丽斯贸易有限公司。青眼查询发现,这两家公司的地址均显示为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金谷南路西汇鑫大厦,前者在706房,后者在703房。


值得注意的是,“伊诗兰顿维丽斯专卖店”内在售的“伊诗兰顿弹力蛋白精华眼霜”产品备案号显示为“粤G妆网备字2018229581”,上市时间显示为2017年,但青眼以该备案号在国产非特殊化妆品备案平台进行查询,显示的商品却是“伊诗兰顿鱼子精华眼霜”,备案时间为2018年11月27日。


从上至下分别截自天猫、国家药监局备案平台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工程师告诉青眼,上述行为涉嫌违规,有“在售产品信息与实际备案信息不符”和“未备案先上市”的嫌疑。对此,青眼也咨询了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 ,其表示,“针对未备案就进行销售的情况,除依据《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实施细则》的第四十五条第七项相关规定进行处罚以外,目前地方性法规也涉及相应处罚,而公示信息与备案信息不符这类情况同样是违反化妆品行业法规的,如果涉及商家的宣传信息出现问题,也属于违反《广告法》的范畴。”


三、低价眼霜怎么来的?


据了解,眼部肌肤的厚度只有面部皮肤的1/4,表皮与眼部真皮的厚度总和约0.55毫米,更容易受到外界的伤害。


理性护肤运动发起人冰寒认为,由于眼部皮肤是全身最薄也最脆弱的地方,眼部有很多问题是面部没有的,因此眼霜在护肤品类中对配方的要求更高,很多品牌在眼霜中会考虑添加如千日菊提取物、乙酰基六肽、蛇毒肽等比较昂贵的成分来针对性解决眼部问题,因此眼霜在功效性、安全性、防腐和卫生安全性等方面都有着较高的要求。既然眼霜的成本及要求如此之高,那么低至1.99元且显示孕妇可用的眼霜又是怎么来的?


“1.99元孕妇可用的眼霜会存在很多安全隐患,从眼霜的研发成本出发这么低价格的眼霜要么无效,要么有激素干扰。”张太军告诉青眼,眼霜原材料在撇开后期包材及营销推广后的成本价格在100元/kg,由于眼霜产品中含有活性物,这决定了眼霜本身就是一个相对高端的产品。“如果真的有超低价格的眼霜产品能够卖出很好的销量,单从产品研发的角度来讲,那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就是国家对原料的有效期管理开始严格,品牌出于要处理快过期的原料才会把眼霜卖到这么低的价格,当然这种可能只是我个人猜测。”


“在不考虑原料的情况下,眼霜最便宜的包材都要几毛钱了。”广州重生化妆品实业有限公司研发总工邓燕民如是说。同时,他也表示,“由于眼部皮肤的特殊性,眼霜产品首先应该考虑到的是温和,其次再考虑功效。由于原料、包材等方面不同,眼霜的价格差异甚大,从各方面考虑我个人觉得120元~350元的眼霜产品更容易让人接受。因为当下疫情的影响和S2B2C等销售模式的改变,有些环节省去了一定的流通费用,导致价格低下,但低价的最终结果就是研发、供应端的降低,不可能产生高性能的产品。”


相宜本草副总裁吕智直言,“10元以下的眼霜我是不敢用的。在我们的产品线中眼霜的成本相对其它产品是较高的,不仅是产品功效要求高,且对于配方的要求以及安全性的要求都比其他护肤产品门槛更高。如此低价的眼霜我并不觉得会是条可持续的路。”


珈蔻国际CEO杨建国认为,“超低价格的眼霜很大可能只是一个短期的引流策略,如果是长期策略的话,据我所知仅料体做到这么低的价格都是不可能的。”


同时,奥洛菲品牌创始人何国光也向青眼表达了类似看法,“在不违反化妆品行业法规以及不考虑产品功效和副作用的情况下,低价眼霜的存在无可非议。但眼霜产品本身就是一个高溢价产品,它在讲究功效的同时给消费者带去的是‘追求美的心理愉悦感’,所以它的有效成分以及精致包材都决定了它不会是一个低价产品。”


青眼发现,这些低价热销眼霜产品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产品本身就是超低价格,第二种是标价正常,但限时领取购物平台的大额优惠券后可以低价购入。如天猫平台一款名为“完美姿道青春赋活视黄醇眼霜”的售价为69.9元,消费者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可领取60元的优惠券,最终以9.9元的价格购买成功,这种情况主要集中在天猫平台。


截自天猫(2020年9月14日15点11分截图)


对此,青眼采访了在天猫有9年化妆品开店经验的店主雷女士,她表示,“这种低价眼霜的出现不能完全说是劣质产品,也有很大可能是品牌引流的一种方式,有些品牌会通过大力破价来提升店铺人气以及产品销量,这样就能快速提升店铺在同类产品中的排名,这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推广方式。”但同时她也补充,“让利对我们想要引流的店主和品牌来说肯定是有底线的,一款对消费者负责任的眼霜破价到10元以下还是非常少见的。


那么,有没有可能存在品牌与抖音、快手这类电商平台的主播签订了带货协议,低价产品一方面帮助主播涨粉,而另一方面帮助品牌提升新品知名度呢?


“这种可能也许会有,但是在产品没有问题的情况下,这么低的价格就算是头部主播都拿不下来这个价。”巨量引擎工作人员小杨(化名)告诉青眼,在抖音平台内会有这种靠低价产品拉粉带起新品销售数据的情况,但是目前各大直播电商平台都在加强对主播直播带货的监管,如果因为宣称效果和实际效果有差距导致出现用户投诉或者举报,平台就会直接对主播进行封号,“产品的售价和性价比多多少少存在必然联系,有点粉丝基量的主播在选择带货时都不会考虑为这种存在潜在风险的产品带货的。”


关于化妆品低价的市场乱象,远不止眼霜品类,从青眼此前报道的《3毛3的面膜还能活多久?》到《不到3块钱的“氨基酸”洗面奶是怎么来的?》,再到1块9的眼霜,这说明低价化妆品仍然具有一定的市场。伴随电商、直播平台低价刺激的购物氛围,很多看似价格“亲民”的化妆品在网红直播中诞生,但这样的产品,你真的会用吗?


本文来自公众号:青眼(ID:qingyanwh),作者:酱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