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原创
2020-09-17 14:23
那些染病的兰州人:不会死,但很难好好活

过去的大半年间,我们在口罩的掩护下,心情从惶恐终于逐渐恢复到平静。然而对于生活在兰州,尤其是住在城关区盐场堡一带的人来说,他们还在同时遭受另一场更可怕的梦魇。

 

去年年底,“中国农业科学研兰州兽医研究所(以下简称兰州兽研所)近百名学生疑似感染布鲁氏菌病(以下简称布病)”的传言引起了不小的关注。经过对671份样本筛查,当时兰州兽研所布病抗体的学生及教职员工中共有181例布菌抗体阳性,即发生了免疫反应。

 

事件发酵后,甘肃官方在12月26日深夜通报了对该事件的调查结果,污染的源头竟在兰州兽研所的上风口——中牧兰州生物药厂。

 

7月24日~8月20日,长达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该药厂在生产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的过程中使用了过期的消毒剂,导致生产发酵罐排出的废气中有幸存的布菌。这些含菌废气形成的气溶胶,随风飘散,殃及了下风向400多米远的兰州兽研所。

 

截至彼时,污染已经造成了203个布菌抗体阳性案例,其中1个已出现临床症状。

 

那飘得更远怎么办?周围环绕的居民区是否面临同样的感染风险?当时负责调查的专家组言之凿凿:气溶胶飘散距离有限,大规模感染不会发生;人体暴露的剂量很低,弱毒性疫苗菌株进入人体后3~6个月内就会衰减;即使出现症状,只要规范治疗,预后也是良好的。

 

居民也因此全无防范。

 

随后,除了今年1月兰州生物药厂受到撤销生产许可及注销相关产品批准文号处罚外,该事件再未有相关进展曝出。后续当地布菌传播情况如何,有多少人因此患上布病,这些人是否得到了相应的赔偿……在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面前,这些问题似乎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直到本周,财新的一篇报道才拨开了迷雾。在我们全然无觉的时候,一些兰州居民正在病痛中挣扎。而在遭受困乏、发热、关节肿大疼痛甚至直到变形、睾丸炎这些病症折磨的时候,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得的算不算布病。


由此带来的不便与怨,他们也不知道该向谁讨一个公道。

 

在长达半年的调查中,记者们发现截至2月底,兰州已对附近2万市民进行了检测,其中感染者超过了3000。

 

昨晚,兰州市卫建委才终于吐了口,公布了过去半年多当地布菌感染的筛查情况:截至2020年9月14日,累计检测21847人,初步筛出布菌抗体阳性4646人,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3245人——这让当时专家组的宽慰看起来像个笑话。


 

但即便我们还无法了解事情的全貌,也应该没人笑得出来。


“牧区病”进城


大多数人对布病可能并不熟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这种病往往在内蒙古、西北等牧区流行。

 

布病由高致病性的布鲁氏菌入侵动物和人体内引起,是一种细菌性传染疾病。该病最大的特点是人畜共患,患病的牛、羊是主要传染源,猪身上也偶有发现。

 

牛羊等染病的临床症状并不明显,但对生殖系统影响较大。以羊为例,感染布病后最常见的是问题是母羊流产或公羊睾丸炎。

 

感染的家畜就像一座移动的布菌库,它们的皮毛、排泄物、奶,可以在数月间不停排菌。吸入含菌空气、尘土,或皮肤接触病畜——哪怕皮肤表面没有受伤,或吃了病畜的肉、喝了病畜的奶等,都可能造成人的感染。

 

因此,虽然布病病例多在牧区出现,但患有疫病的牛羊的流动可能将火种引向四方。


 

譬如当时引起热议的东北农业大学师生在实验室感染布病的事件。2010年,4只山羊被送入东北农大羊活体解剖学实验室,买羊的教职工没按规矩查看检疫合格证明,实验时老师也未按规定对山羊现场检疫。

 

直到一个学生开始出现发热、关节疼痛的临床表现,学校才意识到这批羊有问题,感染了布病。但当时已有5个班的110名学生,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与病羊发生亲密接触。最终,27名学生及1名实验指导教师被确诊感染布病。

 

也正因如此,去年11月兰州兽研所出现疑似布病病例时,外界的第一个猜测是实验室的动物或试验环节出现问题所致。

 

毕竟论谁也绝不会想到,用来防止家畜感染布病的疫苗反倒成了此次兰州人布菌感染的罪魁祸首。

 

成立于1998年的中牧兰州生物药厂,主要生产各类兽用生物制品,尤以兽用疫苗为主,拥有不同类型的口蹄疫灭活疫苗、布菌活疫苗等多条生产线。据其官方介绍,该厂销量占据全国市场份额的30%。


图源:中牧股份官网

 

畜用布病疫苗是目前预防布病的主要手段。但据业内人士介绍,这些疫苗往往为活疫苗或减毒活疫苗,虽能帮助牛羊免疫布病,但人类操作不当时可能被感染。

 

这也是兰州生物药厂未经有效灭菌排出的废气有如此之大传播威力的原因。


好在,布病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是有限的。否则,兰州很可能已经成了第二个武汉。


难以确诊


不过,3000多兰州感染布菌的人中到底有多少确已发病,仍是未知的。

 

本次在公布当地复核布菌抗体阳性3245人之外,兰州卫健委并未明确由此引发的布病病例数。在财新调查中,很多布菌感染的市民明明已出现症状,却被医院拒绝诊断为布病。

 

当然,这不能排除布病诊断十分复杂的原因。“布病诊断需结合患者的流行病史,临床症状和病原学检测综合判断”,一位感染科医生告诉虎嗅。

 

据该医生介绍,流行病史通常是指患者与牛羊等动物接触的情况;临床症状比较多样,包括发热、多汗、关节疼痛变形、行动困难等,甚至会累计神经系统;病原学检测方法包括细菌培养、基因测序,血清学检验对于上述检测呈阴性的案例可以辅助判断。

 

换言之,患者经过血清学方法检验布菌抗体阳性,并不等于一定会发展为布病。

 

一位自述在家就能看见兰州生物药厂生产车间的网友告诉虎嗅,年初看到新闻时他们全家都很害怕,但是布菌抗体检测当时很难预约,疫苗泄露的事儿,再加上新冠疫情暴发,医院也的确特别忙乱。


兰州兽研所据兰州生物药厂距离400多米,二者周围都是居民区


最近这位网友才刚刚拿到检测结果,只有妈妈的单子上有两个“+”,是阳性,但也一直没出现什么症状。


她们一家是幸运的,但依然生活在一种恐惧和焦虑中——担忧自己哪天突然就发病了。这位网友在小区和医院里也见到了几个病恹恹的人,她不知道这些人是否得了这种以前没听说过的传染病。

 

影响确诊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临床医生也可能对布病缺乏判断经验。


“由于患者临床多以发热为首发症状,通常可能会优先被分诊到发热门诊,而非感染科医生基本不会首先考虑到布病,尤其是在西北地区以外本就少见”,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医生刘超告诉虎嗅。

 

以上所述是布病诊断的客观难处,难以避免。如果再加上主观回避呢?有网友透露,兰州几家医院的医生都在避免给出布病的诊断书,原因不明。财新报道中也提及几位患者辗转多家医院后最终仍未以布病收治。

 

极少致命的“懒人病”,却易误终生


布病能有多可怕?从我国《传染病防治法》将其划分为乙类传染病,与狂犬病、艾滋病等同列的做法,便可窥一二。

 

不过,布病的可怕之处不在于致死,而在于患者的治疗经不起延误。

 

布病刚发作时,患者出现的发热、关节炎等症状虽然来势凶猛,但如果通过链霉素、四环素等抗生素药物及其它抗感染药物及时治疗的话,预后较好。

 

“甚至有些患者可以不经治疗,1~3个月可以自然康复”,刘超告诉虎嗅。当然,这与患者自身的健康状况相关。

 

但现在,兰州疑似布病的患者们显然有很多并未得以及时收治。


诊断和治疗延误的后果不可谓严重。错过了最佳治疗窗口期意味着,他们的急性病症将转为慢性,形成隐形病灶,未来将反复发作,迁延数年甚至几十年。

 

慢性布病患者将遭受的是长期疲乏、头痛、关节疼痛肿大变形、消化疾病等生理病症的折磨。再加上女性可能的卵巢炎、男性的睾丸炎,“预后极为不佳,还会出现终身不愈的情况”,刘超告诉虎嗅。

 

据一名患者自述,其在感染后困乏症状尤为突出,连稍微重些的东西都提不起来。布病的另一个名号“懒人病”也正是因此而来。

 

在生理症状之外,病人还可能面临由此引发的失眠、抑郁等心理问题。如果被人知道病史,那些来自周围人隐性的歧视,也是加诸于患者身上无形又巨大的压力。

 

病治不好,工作、生活一团糟,对于已经转为慢性病症的兰州患者来说,现在还无处讨一个公道。

 

此前对兰州生物药厂的处罚不过是关闭生产车间、撤销一系列证照,8名责任人的行政处分。但其所应承担的其他善后处置工作,比如2月中牧实业中提及的赔偿方案,至今还没有落在实处。

 

时隔7个月之久,兰州市卫建委才在通报中再次提及赔偿一事,称将“合理测算健康监测、健康评估、补偿赔偿等工作所需费用,积极督促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兰州生物制药厂按时足额落实补偿赔偿资金,确保补偿赔偿工作顺利展开”。



通报显示,这次的补偿赔偿工作将在10月分批次开展。

 

对于这一结果,我们不知道那些从去年8月就开始表现出布病症状的人们该作何感想。我们也不知道,失去健康的人们能被作价多少。我们更不知道的是,作为普通人,要如何避开这样的意外。


我是本文作者石三香,关于医疗的一切我都想了解,欢迎行业人士各种交流爆料,微信:handadiya(加微信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2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