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推广

2020-09-29 09:28
房价不输北上深的首尔:有人炒房赚钱,有人绝望离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世界派(ID:dailyvista),作者:刘六七,原文标题:《房价不输北上深的首尔:高层“炒房”收益,普通人绝望离婚》,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们一直支持一家只有一套房,对于拥有多套住宅的家庭,或者不客气地说,对于那些投机分子,政府绝不会屈服。”


9月16日,在韩国国会举行的经济质询会上,韩国总理丁世均强烈批评多套住宅持有者及“炒房人”。


不久前,韩国民众对拥有多套住房的政府高官表达过同样谴责。大家认为,如果官员都不能以身作则卖掉“多余”房屋,那么更无法向民众表达控制房价的决心。


高层住宅林立的首尔市  图源:路透社


声讨多套房屋持有者的背后,是民众对首尔高房价的绝望。为了买下一套属于自己的住宅,有些夫妻选择在疫情中辞职,为了避免针对“一家多房”的税费,一些夫妻干脆离婚,还有情侣迟迟不敢领证……


令文在寅政府焦虑的是,民众直接把对房价的不满反映在了总统支持率上。目前的韩国,房价早已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迫在眉睫的政治危机。


失控的房价


2015年楼市大火前,首尔的房价已经不算低。


韩国地图,红点是首尔图源:维基百科


作为韩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首尔虽然只占据了国土面积的0.6%,却容纳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


以首尔为中心的“首都圈”,更是集中了韩国80%以上的国有企业、一半以上的医院和学校,以及将近50%的国民。


为了享受更好的社会资源及就业机会,韩国人拼命往首都挤。毫不意外,很快首尔患上了“大城市病”,高房价便是“病症”之一。


除此之外,首尔以前的城市更新方式是拆迁重建,但考虑到过程中可能有不公平的事件发生,2011年新市长上台后就叫停了这种方式。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汉江以北的旧城区挤满了低矮建筑。需求旺盛,土地不够,同样造成价格持续在高位徘徊。


2013年朴槿惠上台后,情况愈发糟糕。


为刺激经济,朴槿惠政府放松了监管政策,让人们更容易获得抵押贷款。手头有了钱,民众便去买房,从而重振了房地产和建筑业。


负面作用是“炒房团”的出现。2015年首尔房价增速出奇地达到5.9%,此后一路飞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13及2014年,房价增速只有负1.4%和1.1%。


2014到2016年间,许多不愿意贷款的无房家庭一直持观望态度,他们寄希望于自由派政府上台,并制定政策控制房价。


2017年上台的文在寅看起来是他们等待的人,他的核心承诺,正是为所有韩国人提供一个只要勤奋工作就可以养家糊口、买得起房的公平社会。


为此,新政府出台了“提高房产税”、“收紧贷款规则”、“限制用于买房的抵押贷款”等20多项政策。但这些政策并未取得成效,房价就像脱缰野马般失控,怎么也收不住。


韩国总统文在寅  图源:《金融时报》


韩国国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首尔房价飙升52%,一套公寓的平均价格从6亿韩元(约合350万人民币)上升到9.26亿韩元(约合540万人民币),增幅大大超过朴槿惠任内的29%。


文在寅刚上台时,如果一个家庭零开销,平均要攒11年钱才能在首尔买房,现在这个年限延长到了14年。


此外,文在寅政府的主要逻辑是通过增加买房难度来控制房价,这无异于将有买房刚需的家庭“逼到绝境”。批评人士认为,现任政府的政策对不需要贷款的富人没有多大影响,反而使普通人买房更加困难。文在寅没有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环境,反而使贫富差距更大了。


为了买房而辞职


7月10日,韩国政府针对拥有多套房产的家庭颁布惩罚性措施:持有多套房产者在出售二手房时,最高需要支付买卖差额的72%作为转让所得税;购买新房时,需要支付最高12%的契税;综合房产税率也上调至6%。


这意味着,多套房产持有者无论出售、新购还是持有房产,都面临着重税负担。


9月16日,在韩国国会举行的经济质询会上,韩国总理丁世均甚至直接将多套房产持有者称作“投机分子”,表达了政府的强硬态度。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会议期间,一名议员指出,民调显示不少购房刚需家庭呼吁提高房贷比例,而近期各地接二连三的房产新政令他们更难买房。


丁世均回应道,“当前房产市场处于过热状态,我们必须做出一切努力扑灭房产投机的火苗,等市场进入正常状态后,再考虑放宽刚需族购买首套房的政策限制。” 随后,他立即补充说,“即便很难,也希望大家能够再忍一忍”。


那些忍不了的刚需族,也被迫想出了对策。


35岁的白承敏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在疫情使失业率飙升的情况下,他的妻子还是毅然辞掉自己的工作——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降低家庭总收入,以达到购买政府为新婚夫妇设立的“特别认购住宅”的门槛。


由于“特别认购住宅”采用 “配额制”,计策是否有效,白承敏并没有百分百把握。


尽管作出巨大牺牲,但考虑到首尔严格的房地产贷款条件,白承敏夫妇还是决定将未来的家选在首尔以西两个小时车程的仁川市。


“首尔房价触不可及,而且当政府出台限制贷款的政策时,更是直接抹杀了我们的梦。这真让我生气!”白承敏对路透社说。


高房价下,有些夫妻像白承敏家一样,通过辞职降低家庭总收入。那些拥有多套房产的家庭或情侣,为了避免“一家多房”的税收,干脆选择离婚或不领证。


要求高官只留一套房


真正让文在寅担心的,是民众把对房价的不满发泄在支持率上。


四月,文在寅凭借在疫情处理中的出色表现,赢得大部分韩国民众的肯定,支持率一度高达70%。此后,情况急转直下。七月,他的支持率跌破50%,到了8月甚至只有43.3%。


除了控制房价不力,民众对于政府官员“两面派”做法的愤怒,也是造成支持率下降的原因。


根据《韩国时报》报道,去年12月,为配合政府楼市调控措施,总统府青瓦台幕僚长卢英敏劝告在“首都圈”拥有多套公寓的政府高层官员,应该尽快出手“多余”住宅,只留一套。


财产申报显示,在热点地区有两套及以上住房的总统府高官共有11人,卢英敏就是其中之一。这位前任驻华大使在首尔江南区和首尔南部的清州市各有一套房产。


几个月后,韩国民众在今年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中发现,亲自提出卖房建议的卢英敏并没有以身作则。针对他的批评有如海啸般袭来,舆论压力下,7月初,卢英敏决定卖掉清州的房子。


批评声更强烈了,民众认为卢英敏选择保留首尔房子的行为,不够真诚。


前些年,鸟叔的“江南Style”让江南区闻名全球,作为首尔最重要的商业地带,不少顶级富豪也定居于此。


据悉,卢英敏在江南的房子虽然只有46平方米,但是价格却高达11亿韩元(约合640万人民币)


有人建议,为了防止对文在寅造成更深伤害,卢英敏应该主动辞职。还有人暗示,考虑到卢英敏给政府信誉带来的负面影响,单单辞职恐怕都不足以弥补损失。


7月8日,卢英敏在脸书上发文解释,之所以选择卖掉清州的房子,是因为在做驻华大使及青瓦台幕僚长期间,房子一直空置,而首尔的公寓现在正由儿子住着。


“不管原因如何,民众认为我的选择是为了保护首尔的公寓。借此机会,我将进行反思,并以更加严格的要求鞭策自己继续前进。”卢英敏稍后宣布将尽快出手位于江南区的公寓。


“最近,民众对于房价问题十分消极,政府也在努力提出应对对策。但如果高级官员都拥有多套住房,那么任何措施都不会得到民众信任。”韩国总理丁世均在同一天的政府会议上向官员喊话,“现在形势严峻,是公职人员做出表率的时候了!”



首尔江南区  图源:Business Insider


明知大学房地产教授权大中对路透社分析,“政府官员出售房产并不会为稳定房价做出直接贡献,但这一做法等于间接告诉民众,政府会进一步加强管理,这是一种信号。”


如此看来,韩国政府要求高官卖房,和将多套房产持有者称作“投机分子”,更像是面对飞速下降的支持率的绝望呐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世界派(ID:dailyvista),作者:刘六七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推广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