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原创
2020-09-29 22:12
马云力挺全球化:海南自贸港是历史性的选择

作者|周超臣

头图|2020绿公司年会


马云还是那个马云。


尽管已经退休了一年,像马云自己说的那样,也很少在公开场合演讲了,但做事一如既往的高调。


在9月28日~29日的2020绿公司年会上,马云带着他40多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CEC)的企业家朋友、20多个外国驻华大使或参赞以及众多慕名而来的中小企业家们,蜂拥至海口,为海南自贸港摇旗,为全球化呐喊。


马云说:“这一轮的全球化,尤其在海南的自贸港,我是自己这么理解的,以前WTO是别的国家制定了游戏规则让我们参与,而这次海南自贸港是中国人制定游戏规则,邀请全世界来参与。”


他认为,今天不是全球化的寿终正寝,恰恰相反,他认为这是数字全球化的开始。而海南恰恰站在这个开始的历史节点上。


而9月26日和27日,他还带着30多个CEC理事跑去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想为武汉做点儿事情。他说,今天的武汉,更需要企业家的力量,CEC的广大企业家,希望能够积极参与到武汉疫后重振的过程中,不仅帮助武汉短期经济复苏,更希望探索如何更好地助力武汉长期可持续发展。“这次来武汉,不仅是表达意愿和支持,更重要的是,接下来我们会有所行动。 ”


“武汉所经历的这一切,让城市的文化里多了更多担当,也诞生出希望与信心,相信这一次艰苦卓绝的斗争,会让武汉更坚强。”马云说。


在今天下午绿公司年会上,马云在压轴演讲中也提到了他在武汉的所见所感:“疫情结束了,我们该考虑如何让经济重生。我们经济重生不是为了回到昨天、回到以前,而是在更高的水平上面,从疫情中看到未来、看到趋势、把握机会。”


在马云上台前,他的企业家朋友们就已经为他的上台做了很多铺垫。马云的好基友郭广昌是每年绿公司年会的常客,他在演讲中调侃马云说:“今年大家的日子不好过,尤其是中国的企业家,大多数都活得像苦行僧,很少度假,基本上没什么爱好,工作就是快乐。但是有人是个例外,跟曾梵志画画,跟李连杰搞空手道,还跟王菲去唱歌,还做了一两个三万亿市值的公司。后来我了解了一下,人家是专门从火星来地球度假的。”


而在马云前面登台演讲的宁高宁去年也参加了在敦煌举办的绿公司年会,今年他又来了,还是倒数第二个演讲,排在马云前面,他说这让他浑身不舒服:“因为马云要讲我就不用讲了实际上,因为我们企业家俱乐部都有一个结论,就是马云讲话大家听听可以了,所以今天我在马云前面讲比较难的。但是刚才(他们)说了我是一个国企。国企经常被人欺负,属于弱势群体,安排你来讲也是应该,因为没有人敢在马云前面讲的,所以只能是我了。”


马云说:“我们这次到海南没有那么多想法,就是想为自贸区、为自贸港来做支持,因为这个时候的中国更需要开放,更需要与世界接轨。”


同时,向来对拔高命题信手拈来的马云给海南自贸港赋予了其历史意义,说了不少“情话”。


比如,“现在的海南就是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自贸港的建设不是简单的海南发展的机遇,更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机遇,而是要担当起为世界探索新的全球化的历史责任。”


“2020年非常得特殊,未来2020年一定是一段历史的分水岭。海南成为自贸港也必定会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我们希望CEC的这次海南会议也能成为一个跨越时代的会议。”马云说。


与马云的观点不谋而合的还有那些外国使节们,在下午一个《疫情下的全球合作》论坛上,法国、德国、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大使们普遍的观点是,全球化的趋势不可能改变。


他强调,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不是赚世界钱的能力,中国企业应当坚定地走向全球,而不是去征服全球。


擅长使用排比句的马云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走出去要赢回来的不仅仅是利润,而应该赢回来的是尊重。我们要展示的,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而是一个善良、美好的国家。我们不要想去转移过剩的产能,而是要到当地去创造价值,去当地创造新的不同的价值,尊重当地的文化,尊重当地的价值观,尊重当地的宗教和信仰,尊重每个国家不同的机制和体制。”


其实,今年之所以选择在海南、在海口,而不是别的城市举办绿公司年会,体现的依然是马云对商业的嗅觉和敏锐,对历史的担当和想参与其中的热情。


2019年1月12日下午,当时还没正式成立海南自由贸易港,海南省人民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在三亚宣告成立,马云、马化腾、梁建章、宁高宁、周其仁是该机构的成员,马云任主席,马化腾任副主席。


而在今年1月,在海南三亚,CEC举行了一个小型的2020绿公司年会启动仪式,宣布今年的绿公司年会在海口举办,也在海南自由贸易港正式宣布成立之前。


话说回来,马云这次的确克制了许多,往年滔滔不绝半个小时,这次20分钟戛然而止。


以下是马云的演讲全文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 CEC 的企业家朋友们:


很高兴在海口能够看到大家。经过疫情,我们都知道其实见面是显得非常珍贵的事情。这次绿公司年会第一次在海南召开,也是 CEC(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那么多企业家集体来到海南。


我们这次到海南没有那么多想法,就是想为自贸区、为自贸港来做支持,因为这个时候的中国更需要开放,更需要与世界接轨。


2020 年非常得特殊,未来2020年一定是一段历史的分水岭。海南成为自贸港也必定会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我们希望CEC的这次海南会议也能成为一个跨越时代的会议,在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开始之后,在整个数字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CEC的企业家们能够在这段特殊的历史时刻创造独特的价值。


我昨天还在武汉,也和我们CEC的三十几位理事一起到了武汉去了一趟。几个月前在电视里看到武汉,确实非常之难。


这次到了武汉,能够感受到这是一座真正的了不起的英雄的城市,有英雄的气质。疫情结束了,我们该考虑如何让经济重生。我们经济重生不是为了回到昨天、回到以前,而是在更高的水平上面,从疫情中看到未来、看到趋势、把握机会。


这次从武汉来到海南,这里面感觉到巧合,但我又觉得里面有必然的东西。两年以前习主席宣布了建设海南自贸港,(这是)全面开放的战略。两年过去了,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我依然相信我们必须要坚持开放,必须坚持全球化。


特别是疫情以后,我相信全世界所有的门都是要靠自己去打开的,没有人的门天然就是开的。这时候坚持全球化比任何时候都重要,(比)任何时候都有意义。现在的海南就是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自贸港的建设不是简单的海南发展的机遇,更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机遇,而是要担当起为世界探索新的全球化的历史责任。


我自己觉得国际化和全球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际化更偏向于中国人跟外国人做生意,是双边为主。而全球化是世界各国的大事情,世界上国与国之间的一个全局的问题。


今天很多人认为全球化出现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认为全球化应该是寿终正寝。而我并不这么认为——


第一,我认为今天是真正的全球化开始的时候。


今天是昨天的、原来的、传统的工业时代的全球化正在终结,新的、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开始。


以前,全球化是发达国家和大企业主导,未来,全球化应该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小企业走向世界。以前贸易是全球化的主力,未来科技将是全球化的主力。以前是人在流动、货在流动,未来是数据在流动,服务在流动。以前是传统企业的全球化,未来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互联网技术的全球化。未来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全球的生意,未来所有的中小企业都必须是跨国公司。


过去30年是6000家大企业决定了全球化,未来应该是6000万家中小企业决定了全球化。地域的扩展就是业务的扩展。我认为这是世界给予我们巨大的机会。


第二,这是由中国内需驱动的新一轮全球化。


这一轮的全球化,尤其在海南的自贸港,我是自己这么理解的,以前WTO是别的国家制定了游戏规则让我们参与,而这次海南自贸港是中国人制定游戏规则,邀请全世界来参与。新一轮的全球化中国将会从 “卖卖卖”变成 “买买买”。


其实有时候,我大概在五六年以前对中国的全球化、全世界的全球化、中国的国际化有过担忧,我预判未来20年是中国在全球中最难受的20年。过去几年我们看到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讲 “你听不听我话”,有一个国家讲 “你打不打”,还有一个国家讲 “你卖不卖”。如果我们都是这种理念和思想,全球化一定会走向终结。


海南自由贸易港有自己的历史使命,海南未来留在历史当中将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我们必须中国人,假设我们对贸易游戏规则不满意,今天给了我们这次机会,我们是否有这种胸怀、有这种格局、有这种担当,为世界未来数字类的全球化,更多企业、更多国家、更多发展中国家全球化,我们来制定一个更加公平、可持续绿色的贸易相关。


其实不用害怕,大家觉得从 “卖卖卖”变成 “买买买”,其实中国每一次大门打开都是中国进步的象征,也是每一次大门打开中国都进步了。


我们不断地要走出去,我记得以前我们的人走出去是找差距,我们觉得人家这个做得好,那个做得好,今天我们很多中国企业 “走出去或者很多中国人 “走出去”,我们在找感觉。我们觉得他们的市政府、省政府不如我们的县政府,他们的马路不如我们宽。当我们在找感觉的时候其实我们正在退步。


上一次的全球化是美国3亿人消费驱动的,中国这次的全球化是14亿人的内需会驱动下一轮的真正的全球化,而带动世界经济。我们应该对美国带动的过去的全球化表示感谢、表示感恩,但是我们今天需要的是更大的担当。


进口不是终点,进口最终是要倒逼国内中国产业升级、消费升级,促进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对企业家来说,未来的机会在于中国那些百万人口的小城镇。


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中国有多少城市过100万人口。我在2014年初步做了一个统计,美国大概在不到12个城市国100万人口,中国有167个城市过100万人口。而100万人口的基础建设,100万人口所诞生的巨大的产业,我们远远没有发展好。这些近百万人口的城市也许将来会有300个,这些地方会迸发出巨大的消费潜力,内需绝对不是有钱人的拉动,内需应该是满足每个普通老百姓的需求。


有人讲中国的内需其实并不大,我认为穷人的内需、没钱人的内需拉动,没钱的人、普通的人带动的巨大价值才是真正可以持续发展的内需价值。


第三,新的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


全球化的核心在其它国家和地区就是创造价值、创造就业,去做当地做不到的事情。如果说过去中国 “走出去”必须是要人走出去、机器走出去、资金走出去,今天的中国 “走出去”需要信息走出去、服务走出去、价值走出去。


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不是赚世界钱的能力。中国企业应当坚定地走向全球,而不是去征服全球。


很多人爬山把自己认为征服自然,自然不是去征服的,自然是去臣服的。对世界的真正的价值,不是远征,而是去创造价值。


我们走出去要赢回来的不仅仅是利润,而应该赢回来的是尊重。我们要展示的,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而是一个善良、美好的国家。我们不要想去转移过剩的产能,而是要到当地去创造价值,去当地创造新的不同的价值,尊重当地的文化,尊重当地的价值观,尊重当地的宗教和信仰,尊重每个国家不同的机制和体制。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因为不同而美好,都像你一样也不行,都像别人一样也不行。


2020年应该是一个转折之年。我跟很多企业家探讨,发现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焦虑。谁都有焦虑,任何时代、任何企业、任何人都有焦虑。只是有的人敏感一些,有些人不敏感。


我对未来的判断是:远的一定很好,近期很困难,中期更困难。


飞机正在穿过云层的颠簸,所以大家要把握好方向盘、系好安全带,但是最重要的是要有未来观。当你从未来来看今天的时候,今天的困难不是啥困难。当你只看到今天,跟昨天比较的时候,你的沮丧会越来越大。


所以,我们要面向未来,用未来的方法来解决今天的问题,而不要用昨天的方法来解决今天的问题。


很多人非常乐观,很多人又非常悲观。我认为过度乐观、过度悲观都是因为没有看清楚未来。昨天的看法和行动决定了你企业的今天,而今天的看法和思考又决定了你企业的明天。


未来,不是指两年以后你会怎么样;未来,是指20年以后、30年以后你的企业会变成怎么样。在座的每一个企业,你们今天的规模,你们今天的成就,我们今天所取得的一切不是今天做的,都是20年以前我们相信中国会有今天。我相信当你从今天判断20年以后这个世界会变成怎么样,社会会变成怎么样,去为未来的人解决,相信年轻人一定会有前途。


在今天所有的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我认为数字化是确定的,数字化一定会全面地改造所有的行业。不是每个企业都要转型,但是每个企业都必须升级,完成数字化升级。


现在你不要担心跟你竞争了20年、10年隔壁的那个老王,你要担心的是那些你完全不认识的、没见到过的小李。这批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他们没有包袱,他们采用新的技术,敢于创新,敢于用互联网,而这些年轻人就是中国的希望。


而在座的大部分的企业家,你们碰上最大的压力就是他们有可能打败你们。最后打败各位的,不是互联网企业,而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


我希望所有的企业今天一定要思考,要利用数据化来进行升级自己的管理,升级自己的组织,升级自己的产品。未来十年是传统企业数字化的最后十年


我这几天不断在讲这件事,其实我在20年前,几乎我去过很多的城镇,我不断地在讲互联网对零售行业的冲击,对制造行业的冲击,大家并没有当回事。直到淘宝、天猫、阿里巴巴、百度、腾讯起来以后,大家突然觉得 “狼来了”,其实狼一直都在。


如果你今天不准备变革,十年以后我相信你一定是数字脱贫的对象。直到今天,很遗憾,还有很多企业家依然在讲数字革命是一场危言耸听,数字技术、互联网技术只是简单的工具。我想告诉大家,数字技术将重新定义生产制造、重新定义零售、重新定义技术、重新定义生产资料和一切,甚至很快这个技术将会引发全社会的所有生产关系的变革、政治的变革


今天早上我跟大使们交流过程中也提醒各国,要高度重视疫情以后中小企业的生存,中小企业的生存不解决,假如数字经济不起来,我们这个国家、整个世界很有可能由一场技术革命演变成一场社会革命。


其实,未来距离技术越远的行业,越是没有被技术改造的行业,机会越大,很多企业其实只要投入更多的技术,在人才理念上多一点点,所获得的收益和价值是非常确定的。今天你纯粹做一家互联网公司,你未必有回报。但是你今天把自己传统企业变成数字化,你的回报是肯定的。


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关键在于观念,关键在于理念,责任一定是在一把手身上,责任不在技术部门。一把手不改变的企业,一定不是一家有远见、有担当的企业。


疫情总会结束,但是新冠这种疾病我认为它会伴随人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现在这个病毒恐怕会比我们谁都活得长。我们要学会适应,我们的防疫也要学会从常规防疫变成常态防疫,也许以后绝大部分的医院都有个新冠科,长期共存这是基本出现的情况。


2020年注定是改变历史的一年。


在武汉的时候,我们CEC的企业家们给自己提了这样的要求,我也看到群里面很多企业家写了这样的话:“企业家不等于有钱人,有钱人更不一定是企业家。企业家是国家、民族的优质资产,国难当头,企业家无需命令,自觉自愿挺身而出。疫情是突发的灾难,我们必须主动担当。疫情结束之后的经济恢复,企业家更是责无旁贷。”


所有的企业、在座的企业家们,如果他的企业在10年、20年内没经历过三次、五次的灾难,这个企业永远是经不起摧残,经不起打击的,任何企业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打击。越是在世界剧变的时候,越是在历史的转折点上,企业家越要担当。


我们做的事情不是为了赢得掌声,不是为了赢得肯定,不是为了赢得这些政策的支持,而是我们内心相信我们喜欢、我们认定。用未来的眼光、战略的眼光与世界去沟通,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


谢谢大家!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