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0-21 12:58
优胜教育:信任建立很难,但摧毁易如反掌

本文作者:安美宣,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0月19日,位于北京光华路22号3单元7层的优胜教育总部,挤满了数千位来“申请退费”维权的家长,但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屋内桌椅凌乱。家长人群中,涉及的数目不等,从几万到几十万。其中有家长为了给孩子补课,交了优胜教育三四十万,是从她“四年前卖掉唯一房子卖掉200来万”中拿出来的。


“家长们都要疯了,好多好多人在闹。”一位参与维权的家长事后对如流FLOW表示。当日下午4点左右,优胜教育与朝阳教委、工商、市局各派一位代表与80多位优胜教育各校区的家长代表进行了对话。


期间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一直没有现身,只通过抖音进行了直播,直播中陈昊表示,“优胜不会宣布破产,不会跑路。”他透露,疫情期间,公司创伤严重,北京地区,营收仅占过去的四分之一,“高管砸锅卖铁,才勉强维持。”与现场进行短暂的直播连线后,陈昊随即挂断。


目前线上的维权行动不断庞大,主要涉及学生家长、优胜教育教师和员工、优胜教育全国加盟商三方。一位房山良乡校区维权家长对如流FLOW表示:广渠门校区400多人的微信接龙,涉及退款金额已经超过1000万;良乡校区122人的微信接龙,涉及退款金额超过277万;海淀黄庄校区不到200人的微信接龙,涉及退款金额500余万。目前北京各区域退款接龙还在统计中。


参与维权的优胜教育教师和员工也组建了维权群,根据界面教育统计,目前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人数达438人,单人拖欠金额最高达15万。房山良乡校区,一位家长向如流FLOW透露平均拖欠教师和员工每人5-6万。


参与维权的另一个群体是优胜教育加盟商,涉及维权金额单人从几万到上千万。一位加盟商对如流FLOW表示:有单个加盟商涉及维权金额超过1000万。


北京市京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许仙辉估计,北京校区应退学费达上亿元,甚至可能会有上10亿的资金缺口,全国范围内可能达上百亿。


家长维权发酵中


“良乡优胜教育维权群”里,从早晨6点一直会响到深夜12点,陆续还有家长被拉进维权群中。目前家长们正在商议如何进行联名集体诉讼。


“总部宣布关停良乡校区”的消息,对良乡校区的老师和家长来说是突然的。家长赵女士向如流FLOW表示,“老师也挺可怜,上午说还在努力工作,下午就被通知不行了。工资被欠,社保断缴,目前他们也在维权中。”


赵女士目前维权学费总额在15000元左右,早前曾缴纳2万多,后来又续缴了3万多,她表示,“当时我们也不太愿意交,我想半年或几个月一交,但班主任说‘不成’,一对一的,孩子觉得也挺好,他们班很多同学都在那上课,后来就交了。”


实际上有一些家长对危机早已察觉。赵女士向如流FLOW透露,她身边一位在房山电视台工作的家长曾私下对她表示“优胜教育要倒闭了”,并且在4月份已经找好律师准备申请退费。“但我当时不太相信,优胜教育是连锁品牌,没想到现在这样。”赵女士说。


目前,优胜教育的经营模式分为三种:直营、代管和加盟。“良乡校区是优胜教育的直营门店。”有家长表示。而如流FLOW了解到,良乡校区家长与分校签约的合同、收款单及商户收款账户涉及5个公司主体。


普遍情况下,良乡校区家长与该校区签订的合同主体是“北京优思敏才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收款单盖章单位主体是“北京乐学君德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线上收款商户主体是“天津优问教育管理有限公司”。


单从三家主体来看:其一,三者并不存在关联关系,其二,只有天津优问教育管理有限公司与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存在关联关系,占股85%。


此外,部分家长的合同和收款盖章单位还涉及到“北京育优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先天智慧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天眼查显示,目前两家公司已经被注销。


由于诉讼主体不同,为家长维权造成很大困难。针对此情况,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汪峻岭对如流FLOW表示:“民事诉讼中可以以收款单位作为单独被告,告不当得利予以返还,或者在合同纠纷中,把收款单位和合同落款单位作为共同被告要求承担责任。”


但汪峻岭对诉讼结果表示出很深的担忧,“他们显然一开始就有所设计,合同单位就算被告了,家长胜诉了,也拿不回钱,钱都转走了。”


资金链断裂的现实


当下显然是优胜教育这家老牌教育公司面临的至暗时刻。


公开资料显示,优胜教育成立于1999年,面向6岁~18岁小初高中学生一对一和一对三辅导。目前覆盖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在内的34个地区,全国400多个城市拥有1200余家直营校区。


优胜教育曾计划通过一到两年在全国开设2000家学习中心,每年新开业校区量保持30%~50%的增速,并成为一对一个性化教育全国连锁机构第一品牌。


疫情似乎成为压倒优胜教育最后一根稻草。


从去年年底开始,就有就在天眼查平台留言:优胜教育“在西安成立短短时间,交了两年的钱,然后利用暑假消失了,费用无法追回!这算是欺诈吗?”


今年4月开始,内蒙古呼和浩特、南京江宁、福州校区、天津白堤路校区等相继被曝出校区关停、退款无门的信息。


陈昊今年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3月3日燃财经举办的线上沙龙上,针对外界“欠薪裁员、全员销售”,陈昊“回应了一切”。言语之外,透露出优胜教育正在积极采取自救。


针对外界描述的“裁员、降薪”他表达了否认,认为“员工流转是正常的”,还表示优胜教育基层团队露出一些问题,“很多可能是毕业就拿着很高的薪水,没有经历过危机,比较娇气,动不动就吐槽。”他眼中的人性化管理,“不是哄着员工干活”,而是“原则问题绝不妥协,关键性问题一起决策”。


因此,疫情期间,优胜教育对教师采取“全天候的监课来管理”,甚至“把财务人员转为审计人员,去做线上监课,帮助提升教学质量”,而跟不上要求的员工就会被优化,能胜任的员工,陈昊表示疫情后会奖励。


优胜教育自身除了积极采取自救,还曾与上市公司*ST金洲(000587.SZ)接触,试图“5亿卖身,谋求曲线上市”。今年5月25日,*ST金洲(000587.SZ)发布公告称,拟收购优胜教育运营主体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对价不超过5亿元。


这一交易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因*ST金洲(000587.SZ)自身已“危机重重”。根据*ST金洲(000587.SZ)发布的2020前三季度业绩预报,净亏损20亿至26亿,2018财年和2019财年两年亏损总计高达90亿元。IT桔子显示,目前这笔交易已经“终止”。


从陈昊近期动作来看,优胜教育还试图通过新品牌“牛师来了”为公司增加现金流、向母公司输血。天眼查显示,2020年10月13日,由陈昊担任法人的“泰州牛市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此外,针对优胜教育母公司,天眼查有网友留言表示,“搞教育工作为主的公司,其下面多了一个艺术品网,从事收藏品的中介服务了,这个已经超出了公司的经营范围”。


启信宝显示,10月15日,优胜教育的经营主体——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突然从陈昊变为唐芳琼。据百度百科,“唐芳琼”系陈昊母亲,是中科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据天眼查显示,陈昊本人目前周边风险287条,预警提醒159条。


品牌蒙尘,教育生态遭破坏


“2016年正式加盟优胜品牌,4年使用权花费28万,正是看中优胜教育这个品牌。”优胜教育一广东加盟商负责人张先生对如流FLOW表示。


去年,这一加盟商还与总部签订了一年时间的对赌协议。按照协议要求,广东这一加盟商每月要完成50万业绩,总部每月收取其中8%以上的管理费用。如果加盟商按照履行对赌协议,“优胜教育”品牌可以为加盟商免费延续三年。


而如今,张先生认为“优胜教育”已经失去知名品牌的意义。他目前的主要诉求是追回2019年对赌协议中上交总部的费用,并表示终止与优胜教育的品牌合作。同时他表示,过去与他接洽的华南地区老总目前也已经离职。


据优胜教育微信公号显示,过去两年中,优胜教育在收获互联网公司颁发的多项荣誉和大奖。


而10月12日,根据北京海淀市场监管局发布“关于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预警”榜单中,优胜教育位于黑名单第一名,第三次上榜。根据海淀监管局数据:接到优胜教育投诉案件达193件,解决率是最低,仅有3.63%的案件得到解决。


位于北京市顺义区石门的优胜教育门店,也在极力撇清与“优胜教育”品牌的关系。10月17日,已经将自家“优胜教育”招牌中的“胜”字抠除,并在公司门口贴上公告,表示该公司与“优胜教育”属于加盟关系,分属不同投资人。


“有执意要求退费的家长吗?”


“有。”该公司前台对如流FLOW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教育品牌的信任建立很难,但摧毁易如反掌。


受疫情影响,线下培训机构大面积在倒闭。启信宝数据显示,从2020年2月1日至6月16日,全国线下培训机构注销企业数量(含工作室、培训中心、培训学校以及分支机构数量等关键字段)为18885家,相当于平均每天近百家线下教培机构注销。


去年,俞敏洪曾在某教育论坛上表示,教育机构跑路既是危害整个领域发展的行为,同样也是危害整个中国教育生态的行为。他说,“我一直在警告一些收很多学生的预付款,却把预付款已经花得差不多的公司,千万不要倒闭,最后一旦崩盘,会危害到整个教育生态链的发展。”


而针对校培机构收取大额预付款行为,去年教育部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中提到,预付资金只能用于教育培训业务,不得用于其他投资;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汪峻岭律师对如流FLOW表示,“在上海早就不允许了,一般预缴费不能超过3个月,超过3个月,家长就要留心风险了。”


而这一次优胜教育“爆雷”,很大程度因为预付款无法跟上支出,继而出现大幅度亏损导致。


北京上一次这么大规模的维权行动,还是发生在2018年的寒冬,那时候,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楼下挤满了ofo总部退押金的人。当年戴威给ofo内部员工的一封信上说,“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优胜教育的命运,也在于陈昊是否能等来投资人的钱。


优胜教育会成为下一个ofo吗?微博上正流传一张截图,陈昊在一个投资人微信群里说,“放心,我死都会站着。”


(文中赵女士、张先生为化名)


注释:

①丁捷、王怡,《优胜教育“爆雷”创始人视频称不会跑路》,财新网

②查沁君,《优胜教育遭千名家长维权、员工“被离职”,五天前曾变更法人》,界面新闻

③④唐亚华,《欠薪裁员?全员销售?优胜教育陈昊回应一切》,燃财经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