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1-21 09:50
中国最土电视台,谁都别跟我家的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冯美丽,头图来自:综艺《我是大明星》截图


有哪个年轻人如今回家的第一件事还是打开电视机吗?即使有,多半也是胡乱换个频道当玩手机的背景音乐。偶尔瞥上两眼,八成还要感叹——


现在的电视台也太土了。


毫不夸张地说,“土味”已经是这个时代大多数电视台留给年轻人的唯一印象了。


“论土味,四川卫视绝不认输。”


“我陕西卫视也必须算一个。”“那是你没见识过我们河北卫视。”


……



这些都是前段时间一条吐槽山东电视台土的视频下,全国网友留下的真实评论。


不得不承认,这早就不再是属于电视频道的时代了。


曾经,电视里的内容是全国人民认知里最重要的社交谈资,不管男女老少,都能在这一方屏幕里找到能吸引自己看上好半天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越来越多观众发现,自家电视里的时空仿佛停滞了。偶尔打开,播放的不是几年前流行的电视剧,就是各种仿佛美编跑路了的土味广告。


那些各种综艺百花齐放、各种好剧层出不穷的日子,已经渐渐只存在于人们对过去的记忆里了。



互联网兴起之后,几乎每一年,都会有“电视台可能会消失”的论调


可与此同时,仍有许多地方卫视倔强地活跃在全国人民的电视机里,并靠着年轻人口中的“土味”延续着自己的生命。


电视台内容的逐渐土味化,首先是从综艺们不再有新的套路开始的。


在山东综艺频道,《我是大明星》这个门面综艺,播了整整十年。


十年前,它主打“山东大舞台,有病够胆你就来”,贡献了中国综艺史上最多的“舞台事故”。


十年后的今天,这个节目仍然以不按套路出牌见长,并因此出圈。


这位大哥唱歌不记词,多次因为看词被打断深情


这是一档真正的0门槛选秀。


种土豆的、卖馒头的、打零工的、收废品的……甭管什么职业,甭管有没有才艺,站上台都能贡献一通忘我的个人秀。


节目红人竞走哥,因为歌唱才艺没能点燃现场评委的热情,自称还准备了原创小品《学竞走》。


然后,就这样妖娆地在舞台上走了起来……


全程没有一句台词、一段剧情


选手水准参差不齐,搞出意外也是常有的事。


有选手不服评委评价,当场开始辱骂的;


也有评委和选手起冲突,冲上台吵架,逼得选手脱鞋自卫的。



而这种台上台下闹哄哄,时刻在罢录边缘反复横跳的粗粝风格,与如今这些剧本细致到明星头发丝的精致综艺比起来,就显得有些不够讲究了。


全国的长寿综艺很多,但发展到现在,越来越多以年轻观众群体为主要受众的热门综艺,从电视搬到了线上。


而留守下来的节目,多半是极具地方特色的接地气综艺——草根选秀、相亲、家长里短的民间调解节目……


吉林电视台的相亲节目《全城热恋》,就是全国泥石流电视综艺里的中流砥柱。


相比于《非X勿扰》《非X完美》这样以培养网红为己任的相亲综艺,《全城热恋》自始自终恪守着主持人燕子姐喊出的九字口号——


贼东北!贼靠谱!贼实在!



别的相亲节目恨不得把自己的嘉宾个个包装成精英海归白富美,这个节目偏不。


赞助拉的是玉米种子、整形医院、复合肥;


男嘉宾入场放的歌是“东北爷们就是棒,要模有模要刚有刚”;


上台自我介绍,有人带猪仔大鹅,有人推个烤冷面小车,偶尔洋气一回说英语,立刻就被人姑娘用东北八级英语揭了老底——


对于被五光十色的互联网综艺惯坏了的年轻人来说,再打开电视机,很难不觉得这些节目跟时代格格不入。


土味的重灾区,除了各大卫视的自制综艺之外,还有过去荧幕上的绝对顶流、如今却少有人问津的电视剧。


对此,四川网友应该深有体会。


一年365天无缝衔接的各种抗日剧,全天24小时,每个时间段打开都有惊喜。


早上看八路军抗日,下午两党就能上演惊心动魄的谍战大戏,效率惊人 。


四川人民的老朋友的——《箭在弦上》


有人做了个粗略的统计,2020年还没结束,他已经陪着爹妈在电视上看了不下十遍《雪豹》和《苍狼》。


在四川,即使你能逃得过抗日神剧夺命循环,也未必能躲过自制方言剧的灵魂洗礼。


没看过川话版《耙耳朵的幸福生活》,真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四川生活过。


这部被四川人民戏称为四川男人养成宝典的方言剧,光是从角色名字——耙哥,凤姐,王宝器,田菜农——就能嗅出它对那些年轻人眼中的主流偶像剧的大胆反叛。



这剧在去年还在网上引起过一次争议,很多网友觉得,这种刻意男卑女尊的设定,在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



那些地方特色太过明显的方言剧逃不过被一些年轻人嫌土的命运,老剧有时候也是一样。


尽管这届年轻人永远抱怨剧荒,永远在用反复刷老剧来表示对毫无进步的国产剧的无声抵抗。然而这套逻辑却往往只能在视频网站上成立。


打开电视机,当吉林的观众又双叒叕看到李云龙在救秀芹,河北的观众第10086次见证安杰和江德福的婚礼,很难不产生一种自家的电视台跟时代脱节了的既视感。


实不相瞒,本人也在黑龙江卫视看了不下三遍《甄嬛传》


这种脱节,其实早就不单是某部电视剧,甚至某个卫视的问题。


过去十几年,互联网行业突飞猛进。社交网站、视频网站、短视频、直播等各种新事物轻而易举地抢占了大家的时间和注意力。


留给电视的时间本来就已经不多了。



2015年,一项新的规定又让本就失去了大半吸引力的电视台陷入到了新的难题里。


从这年的元旦起,一部电视剧最多只能在两家上星频道播出,且每晚黄金档的播出数量最多是两集。



这意味着,过去可以由四家电视台共同承担的电视剧版权费用,如今必须由两家电视台承担。


另一方面,剧集的限定,也会导致电视台在晚间时段的节目编播、广告投放受到影响——


黄金时段的广告空间小了,还需要用新节目填补上没有电视剧可播的空白。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国内的二三线卫视们越来越打不过一线大台,同时还面临着线上平台的步步紧逼。


2014年-2018年各级频道市场份额对比


这几年,能明显地感觉到电视剧的分化越来越严重,《蜗居》《奋斗》乃至《金婚》这样受众范围更大的家庭伦理剧不再是主流。


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有大量涌入的偶像剧、言情剧、玄幻剧可以选择,随时随地都能在视频网站上观看。


于是,对于还在留守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来说,留给他们的,往往就是采购成本相对较低的非热门剧甚至老剧。


来源:科技说


二三线电视台的节节败退,从电视剧,一路蔓延到了电视广告上。


根据广电总局的统计数据,2014年之后,国内电视广告收入就一直呈现下滑趋势。


到2018年为止,全国电视广告的总收入减少了将近300亿。


收入减少的同时,电视广告的质量和风格也跟时代渐渐脱节。


有时是同样的广告一播好几年。


比如四川卫视人送外号“猪饲料台”,因为从广告法颁布开始,就有无数人听着“养猪希望富,希望来帮助”“四月肥四月肥,四月不肥包索赔”的广告词长大。


这这些观众没想到,未来自己的孩子,说不定依然会在猪饲料广告的包围下长大。



另一方面,作为吃辣先锋,四川人民享受着坐拥全国顶尖的肛肠医院的天时地利,自然也别想逃过医院广告的冲击。


俗话说得好,四川卫视有三宝:丰胸,不育、肛肠包治好。


这话不知是真是假,但跟隔壁同样和医院广告缠缠绵绵的陕西观众倒是同病相怜。


打开陕西电视台,恍惚间你会以为自己是哪家综合医院的宣传中心主任——


“三分钟能干什么?三分钟只能吃二分之一个苹果,三分钟只能喝三分之一杯咖啡,三分钟,连打个盹都不够!三分钟无痛人流……”


“不孕不育找牛献杰。”


“肝硬化并不可怕,关键是对症下药中西医结合……”


……



甚至,还有双倍洗脑的陕西方言版医院广告(此处自动带入佟掌柜的语气)——


“今年滴任务,僧个娃!”“今年滴任务,僧个娃!”“今年滴任务,还是僧个娃!” ‍


很多频道接的广告确实是越来越杂,但大多数都是灰头土脸的样子,谈不上什么紧跟潮流,更别提创意了。


受到观众吐槽的土味广告,几乎都是那几样了。


要么是打着奇怪的两性擦边球,什么“他好我也好”,“洗洗更健康”……



要么是专门针对老年人的,各种各种真真假假的智商税——


号称可以不插卡打电话的老年智能机,其实是必须在wifi条件下才能拨打网络电话;


伪专家作保,各种“古方传承”“包治百病”的神药;


打着净化、过滤、消毒等诸多旗号的家居用品……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如今这个时代,年轻人离电视确实是越来越远了。


根据@CSM媒介研究 的调查,从2013年至今,55岁以下群体平均每天观看电视的时长在逐年下降。


与之相反的,则是55岁以上群体基本保持了电视观看时长的稳定。


因此,年轻人抱怨电视节目越来越土,或许只是因为,他们不再是被笼络的对象。


毕竟,这些被嫌弃的过气电视台们,多半也有过辉煌、受到年轻人的青睐的时候。


若干年前,河北卫视人气颇高的《超级宝宝秀》,就是国内最早的一批儿童综艺节目。


节目捧红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主持方琼,还培养了一大批童星——比如张子枫妹妹。



节目最后进玩具屋随便挑选玩具的环节,曾经是全国无数孩子的终极梦想。在后来的很多少儿节目里,也一直被沿用着。


那可能也是当年的电视台们最好的时光了。


后来,随着男主持人杨珂合同到期离开电视台,节目的主心骨方琼去央视发展,《超级宝宝秀》被转到北京卫视播出,也随之辉煌不再。


从这里可以看出,电视行业没落,不单是观看人数的减少、节目质量的下降,还牵扯到背后盘根错节的问题,比如营收减少、人才流失——这些问题既无奈,又无解。


它们既是原因,也是结果,共同在电视这个迫近夕阳的行业头上又填了一抔土。


或许,如今年轻人受不了的土味,是这些电视台最后的机会了。


比如有位西安网友的妈妈,就一直是《我是大明星》节目忠实拥趸,并一直梦想有一天登上山东综艺的舞台。


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依然有一批忠实观众守在电视机前,用这些被嘲笑的“老土内容”打发时光。


不再需要也好、不被理解也好,至少给仍在欣赏它们的人留一点做梦的空间。


这大概也是如今电视台存在的为数不多的意义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