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2-10 11:47
十张照片卖两万,站姐如何靠明星“收割”财富?

粉丝经济下,有这样一批冲在一线的站姐,她们通常聚集在节目现场、片场、机场等艺人出现的地方,拍下美图传到微博,博粉丝一笑,为偶像吸粉。她们之中,有人为爱发电,有人梦想月入百万。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 (ID:baobiannews),作者:宋美璐,编辑:刘杨,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两万块钱10张照片。”这是12月5日肖战参加综艺《演员请就位2》总决赛,现场照片的价格。


而愿意花高价钱买图的人,就是没能赶到现场的站姐。


站姐,狭义上讲,是指追星群体中扛着专业相机冲在一线的粉丝。她们通常聚集在节目现场、片场、机场等艺人出现的地方,拍下美图上传微博,给屏幕前的粉丝“解渴”,也希望自己能为偶像吸更多的粉。


为爱发电,是每个站姐的初衷。她们甘愿费尽心力,为偶像的事业腾飞添加燃料,此时他们是偶像的工具人。


随着金钱和精力的不断消耗,这种单方面付出的爱总会动摇。脱掉爱的外衣,有些站姐在偶像身上发现了生财之道,此时的偶像又成为站姐赚钱的工具。


职业站姐把开站当作一种赌博,凭借经验寻找可能会火的偶像,希望自己押中的时候,能收入百万、喜提海景房。


数字娱乐平台Owhat预计,2020年,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


在站姐的江湖中,她们建立的站子,更像是一个个手工作坊,很难说这些站子的商业价值有多大,但毫无疑问,至少有一部分站姐,已经成为分蛋糕的那个人。


一、为爱发电,两年花10万 


做站姐两年的时间,小琳已经为自己的偶像花了10万块钱。


小琳的爱豆(英文idol的音译)是国内男团nine percent的一员,出道于《偶像练习生》。也正是从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开始,国内选秀节目异军突起,同时刺激了国内的粉丝经济。


这些靠粉丝投票出道的偶像,娱乐事业的发展注定要和粉丝捆在一起,流量就是他们最大的筹码。粉丝在经历了艰难的打投之后,也对偶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羁绊,他们期待自己一手选出来的人能够大红大紫,也甘愿出钱出力。


由此,粉丝自发组织后援会、网宣站、数据站、反黑站等,为偶像演艺的事业服务。每个组织下面都有几十上百的粉丝在无偿工作,这些组织发展壮大后,逐渐成为官方站子,有严密的运行规则和制度。


小琳在《偶像练习生》比赛期间就加入了站子,做一些前线工作。已经工作的她,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跟行程,拍现场图以及做一些线下应援工作。


对于明星来说,要吸粉固粉,必须靠持续曝光。而站姐的作用就是抓住一切艺人曝光的机会,多方面提高明星的曝光率。


小琳所在的站子,目前已经有10万+的粉丝,运营人员有100多个。随着站子的逐渐壮大,规则越来越多,发图、线下行为都有严格的限制。准入门槛也越来越高,包括近千元的集资记录、超话等级、代言购买凭证等。


对粉丝来说,建立一个站子很容易,只要注册一个微博,再跟几次行程,发几张照片,就可以说自己是一个站子。很多经常跑线下的粉丝,不想被约束,又想把自己拍的图传播出去,就自发建立了站子。


但想要在众多站子中脱颖而出,做出影响力,就要看站姐的本事了。


艺人的活动地点分布在全国各地,站姐也要到处跟着跑。其中,机酒门票等费用都要自己承担。小琳买过最贵的门票是一场拼盘演唱会,花了6000元,就为了拍下爱豆3分钟的表演。


站子做大了,似乎就背负了某种使命:爱豆拍了杂志,代言了产品,要氪金带销量;遇到线下活动,要安排横幅、易拉宝展开应援;各种节日,要给爱豆送礼物,包括给爱豆身边的工作人员送礼物。


这些都是站子内部人员自己出钱,有时候应援做的不好,还会被粉丝骂。小琳偶尔也会觉得委屈,但当看到爱豆认证(使用粉丝送的礼物)了自己送的东西时,“一切辛苦都值了”。


除了拍照、修图这些基本功,站姐背后比拼的还有经验和人脉。有经验的站姐,熟悉国内各大演唱会场馆最佳的拍摄视角;通过人脉,她们能拿到最好的拍摄位置,甚至还能为爱豆拉到资源。


所有的付出之后,站姐得到只是微博站子的“转、评、赞”,以及小粉丝对爱豆的夸赞。


因此,几乎所有的站姐都说自己是“为爱发电”。


二、不会拍照也能做站姐


事实上,在一个粉圈内,像小琳这样的大站是极少数,大部分站子只有两三个人。很多粉丝为了离明星更近一点,选择去做站姐。


对于小站子来说,对接不到公司,也没什么人脉资源。追行程耗钱、耗精力,个人站很难跟满所有行程。由此,站姐的二级市场应运而生。


卖行程信息、卖票的黄牛,卖现场图频的代拍,修图、设计、制作应援的商家,都是站姐的合作对象。


即使不会拍照、修图,不会查航班信息,也能做站姐,做站子。


在站姐群里,5元就能买到1000+的明星的身份证、手机号信息,1元能买到明星的航班信息,现在还衍生出了刷关、查航班教程。


黄牛也会根据热点,不断调整价格和策略。12月5日,艺人焉栩嘉被传恋爱加出轨,站姐群里马上有数条售卖焉栩嘉手机号的信息,从5元到加好友免费送。


而这些信息,很多甚至来自明星身边的工作人员,他们利用粉丝的窥探欲,把明星的信息卖给站姐。


找代拍更是站姐圈公开的秘密。没有站姐能保证跟满所有行程,这需要时间和金钱都到位,但是站子要做好,必须保证一定的运营频率,找代拍就成了一个省时省力的选择。


代拍指在现场代替站姐拍照。一般各大晚会前一周是代拍群最活跃的一周,明星名单都已经官宣或者有了风声。这时候会有人在群里发布接单信息。


代拍群截图


一些官方邀请的摄影师,会利用最好的位置,在拍摄的同时顺便拍一些图卖给粉丝,这种称为官摄,通常有较高的价格。


除了专职的代拍,还有一些已经买到票的站姐自己也做起了代拍。比如,在拼盘演唱会时,拍自己爱豆的同时也顺便拍一下别的明星,转手在代拍群里卖给该明星的粉丝,给自己回回血。


在小琳所在的站子里,有严格的规定,禁止买信息、代拍,以及跟任何非公开行程。


“代拍对明星没有感情,她们为了拍出好看的图甚至会骂明星。”小琳宁可不出图,也不会找代拍,她认为这样至少可以发出一个信号,“这家明星不收代拍。”


现实是,大多数站子做不到这样。


谷谷的爱豆在内娱不算太火,她自己建了一个站子,粉丝不到一千人,“我爱豆太糊了。”有时候赶上和顶流明星同台的晚会,门票价格会炒到过万,这时候她就会找代拍。


很多站子买了同一家代拍图的情况也经常出现,如果被粉丝发现,也会被骂。


代拍图的价格不因质量而定,以稀有度为标准。如果当天活动不允许拍图,或者票很难买到,明星又很火的话,可能一张质量很差的图也能卖到上千块。


三、无法公开的私密账本


虽然嘴上都说为爱发电,但很少人能抵抗金钱的诱惑。


售卖周边、PB(photobook写真集),似乎是每个站子中后期都会做的事情。在粉丝积累到一定程度,赢得粉丝信任后。站姐会以爱的名义,把自己拍的图定制成册子,卖给粉丝。成本几十块的PB,通常能卖到上百块。


大站还会以应援的名义组织集资。在集资和卖PB时,每个站子都会声明:“本次所得收益,将全部用于日常应援中,稍后会公布费用明细。”


因此,就算价格很贵,粉丝也心甘情愿买单,他们相信或者劝自己相信,这些钱都会用到自家爱豆身上。


而所谓的明细,不过是一个简易的excel表格,里面是一些交易截图和发票。其中手幅、灯牌等应援物在市场上的价格都是浮动的。


悠悠是一位追韩娱的站姐,她告诉豹变,这些应援物都是批发的,数量越多,价格越低,长期合作还有内部价。但内部价具体是多少,粉丝很难查清楚,这就给了站姐在明细上作弊的空间。


此外,站姐还会利用明星和粉丝的信息差,做一些猫腻。最容易有水分的就是送给明星的奢侈品礼物。是否真的送了?是否送全了?对于粉丝来说,都无从考证。“还有很多送假货的。”悠悠说,用假货被扒出来,对明星的商业价值影响很大。


如今,卖PB已经成为站子关站跑路的前兆。小琳就目睹过这样的事情,自家站姐在卖了一波PB后,消失了,最终被人抓到爬墙(爬墙是指脱粉一个明星喜欢上另一个明星)


都说追星女孩见一个爱一个,经常跑前线的站姐更容易爬墙。“在追团体演唱会的时候,看了现场可能就会爱上爱豆的队友。拿这个站子赚的钱去养另一个明星也是常事。”悠悠说。


这也是站姐线下很少透漏自己信息的原因之一。也许今天是这个明星的站姐,下次见面就转投另一个明星了。


站姐在为爱发电的过程中,看到了生财之道,面对身边接连不断的“海景房”,动辄几十上百万的流水,渐渐忘了初心。


官方大站可能在相互牵制下还能克制点,个人站很难抵挡这种诱惑。小琳说,官方大站一般都会在Owhat上交易,要身份认证,而且提现的话需要两个人同时知晓。但是私人站的交易通常在微店链接上,很容易跑路。


就算有人发现问题,也很少会提出来。一方面,粉丝不想因为这些事影响到自家粉圈的生态,进而给自己的爱豆带来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没有十足的证据,很容易被粉丝骂死。


豆瓣泡菜小组曾有一个查账的帖子,调查了防弹少年团7个成员的中国分站276项应援内容及账目明细。通过横向对比同期同地点的应援价格等账目,指出了田柾国吧存在上百万的账目问题。


就在曝出账目问题后没几天,田柾国吧在与许佳琪后援会的集资battle中,粉丝集资数额仍然集到了300多万。


粉丝对站姐的无脑拥护,让一些站姐做账更加肆无忌惮。


四、百万收益的赌注


动辄几百万的收益,引来更多人入局,滋生出一批职业站姐。


她们四处寻找可能火的艺人,开站子,以一种押注的心态,希望自己能两个月喜提海景房。


2021年,可谓耽改之年,有6部耽改剧等着播出。而在前两年,既有朱一龙和白宇的“巍澜CP”,也有王一博和肖战的“博君一肖CP”。这两部CP剧爆火,让站姐们对接下来的耽改剧的前景充满信心。


最被看好的两部剧《皓衣行》和《撒野》刚开拍,市场上立刻出现了几十个站子。两部剧一部在夏天的横店开机,另一部在冬天的哈尔滨开机。站姐们纷纷押注,忍着酷暑严寒,用各种方式和剧组周旋,试图拍下能让她们一夜暴富的图片。


这些站姐里,也隐藏着很多爬墙过来的站姐。前几日,撒野站子“王丞将相”因错转了“博君一肖CP粉”的微博,被怀疑是“博君一肖”站姐爬墙,切错账号。


小琳说,现在深谙粉圈的唯粉已经很少会去买站子的PB了,相比较来说,CP粉的钱比唯粉的钱好赚。


2018年,巍澜CP站肆月山河,148元每份的PB,卖出上万本,价值200多万。时隔一年,博君一肖站姐在微店上线PB,售价238元,也是秒光。


一位较早开站的撒野CP站姐阿凡告诉豹变:“最开始是喜欢《撒野》这个小说,但是要说一点挣钱的想法都没有,确实有些虚伪。“


不过,由于没有站姐经验,她目前也在观望。她相信这部剧能爆,至于站子能不能火,她却没什么信心。“前期投入太大,后期除非大站,否则也顶多是补上之前的花销。”阿凡说,“现在大家都在赌,赌这部剧火,赌他俩会营业,赌自己能成为那个大站。”


在这个圈子,压对宝是关键,就像谷谷说的:“糊的是赚不到钱的。要么换人,要么期待他以后能爆火。”


这一行里,每个站姐都期望自己能做成最大的站子,但是大多数站子最终的命运,都是悄无声息地消失,能赚到大钱的也是少数。


站姐押错了明星,可以腾笼换鸟,换个账号继续割韭菜,而粉丝却在期待站姐回来。


这场游戏里,明星与站姐互为对方的工具人,最终可怜的只有粉丝。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 (ID:baobiannews),作者:宋美璐,编辑:刘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