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0-12-11 10:59
Paul Graham: 那些像Airbnb创始人一样的人

13年的创业旅程,Airbnb今天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就像很多人评价这家公司和他们的创始人:他们带给身边的人很多积极的影响。回国前在旧金山Airbnb总部跟联合创始人Nate 的午餐,也带给我后来创立自己第一家共享空间创业公司ELSEWHERE一些灵感,以及后来认识的好几位优秀的Airbnb中国早期团队的好朋友,还有那些创造优美空间的房东,今天首先要祝贺他们。


我发自心底的为这家公司感到高兴,他们代表了创业的一种理想主义,只是很难得的是他们实现了这种理想主义,虽然花了13年,走过两个经济周期,在野蛮生长快速成功的今天,可能更接近创业的真实面貌。


YC的创始人Paul Graham新写了一篇文章:The Airbnbs,在2008年Airbnb的三位创始人在截止日期已经过了的情况下赶上了YC孵化器项目的末班车最后一个位置,在今天带给了YC投资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回报。


今天早上起来看到这篇文章觉得应该分享给更多人,翻译了原文,enjoy。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范阳(ID:beingmorehuman),作者:范阳,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为了庆祝Airbnb今天上市IPO,以及帮到未来更多创始人们,我认为有必要告诉大家Airbnb的特别之处。


Airbnb的创始人们非常的热切认真,这是他们与众不同之处。他们做事从来不会半途而废而是拼尽全力,我们从第一次面试过程中就能感觉到。有些时候我们面试完一个创业公司我们不确定怎么办,必须要讨论一下。而其他时间我们只是互相看一下微微笑。


Airbnb的面试就是后一种,我们甚至不是很喜欢这个创意,他们当时也没有用户,当然也没有任何增长。但是,创始人们看起来充满能量,你不得不喜欢这样的人。


当年的第一印象没有误导我们。在那一期孵化的公司里,我们给Airbnb的创始人Brian Chesky起的外号是塔斯马尼亚恶魔(The Tasmanian Devil),就像卡通里的这个人物,他似乎打满了鸡血。事实上三位联合创始人都是这样。在YC孵化过的所有公司里Airbnb的创始人们是工作最努力的一个团队。当你和他们交谈时,他们会记笔记。当你在导师咨询时间给他们建议了一个主意,下一次你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不仅已经执行了这个主意,并且还实践了另两个新想法。


“他们应该是我们支持过的创业团队里态度最好的一家。”我当时写信给Mike Arrington这样说道。


他们后来一直是这个样子。2018年的时候我和YC合伙人Jessica一起和Brian Chesky吃三个人的晚餐,当时Airbnb已经10岁了,他拿出了笔记本记下来一些Airbnb可以做的新创意。


我们在面试Airbnb的三位创始人的时候,当时不知道的是他们当时差点就走到了创业路的尽头。在这个创业公司上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并且没有什么增长之后,三个人达成共识,申请这个叫YC的孵化器项目是他们最后一根稻草,如果公司还是没有大的起色,他们就放弃创业。


任何正常人可能早都放弃了。他们用自己的信用卡支撑着这家公司。他们的装订夹里塞满了用尽额度的信用卡。他们见的投资人也不对这个创意买账。有一位投资人在跟他们开会当中就走了出去,他们以为这位投资人是去上厕所了,但是他再也没回来。“他连点的奶昔都没喝完。”Brian告诉我们。而雪上加霜的是,在2008年末他们见到我们的时候,是几十年以来经济最严重的衰退,股票市场自由落地般下跌,直到四个月以后才见底。


为什么他们还没放弃?这是一个值得拷问的问题。人就像自然界的物质,只有在极端条件下才彰显其本质。有一件事很清楚就是,他们创业不只是为了赚钱。如果是为了赚钱的创业计划,那他们一开始的表现太差了:工作了一年换来的是一文件夹用光额度的信用卡。所以到底因为什么他们还在这家创业公司工作?我想是因为他们自己作为最早的Airbnb房东所感受到的体验。


当他们在旧金山的设计大会期间,第一次尝试把自己家的气垫床出租出去给旅客的时候,他们只是希望多些收入交当月的房租。但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很享受招待了最早的三位客人,这三位客人也很享受住在他们家。出租客房给陌生人,住在陌生人家,他们和客人某种意义上都是不得不选择这样做,但是最后他们都得到了愉快的体验。很明显以前没有过的事情发生了:对于屋主,多了一种“睡后收入”。对于旅客,多了一种比住廉价酒店更好的旅行方式。


这个体验是Airbnb的创始人们没有放弃的原因。他们知道他们发现了新事物。他们在自家的门缝里看到了未来,他们不能放过这个想法。


他们知道只要人们尝试过今天被叫做“住个Airbnb”的体验,其他人也会意识到这就是未来旅行的样子。但是前提是必须要让更多人尝试这个服务,但是当时创始人们没有能做到这一点。这也是他们在YC期间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开始增长。


Airbnb在YC期间的目标是实现我们所说的拉面盈利能力”,这意味着公司需要赚到足够的钱,支付创始人们的生活开支,至少要能吃得起拉面过活。很显然,达到 “拉面盈利能力”不是创业公司的终极目标,但的确是创业路上最重要的门槛,因为从此开始你就可以自然生长了。


这一节点之后你不再需要投资人的许可才能活着。对当时的Airbnb来说,达到“拉面盈利能力” 需要每个月有4000美金的收入:3500美金支付房租,500美金花在食物上,他们把这个目标贴在了公寓浴室镜子上。


对于Airbnb当时的情况,开始增长的方法就是聚焦在最热门的局部市场。如果你可以在热门地开始增长,那么也会扩散到其他地方。当我问Airbnb的创始人们哪里是客户需求最大的地方时,他们从搜索中看到:纽约市。


因此他们开始专注于纽约市,他们亲自去那里拜访房东,并且帮助他们把线上的房源列表变得更有吸引力。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更好的图片,于是Joe和Brian就租了一个专业的相机,帮助房东来拍摄房源照片。


这不只让他们网站上的房源看起来更好,并且让创始人们了解了他们的房东们。当他们从纽约飞回来时,我问他们有什么意外的发现。他们说最意外的发现就是很多房东都跟他们有一样的境遇:我需要这笔收入支付房租。这是一场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纽约市首当其冲,这个旅程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创业的使命,因为很多人需要他们。


在2009年的一月末,在进入YC孵化3周后,他们的努力开始带来成绩,数据开始缓慢向上了。但当时很难讲到底是真增长还是随机波动。进入2月份,增长显而易见了。他们在2月第一个星期挣得460美金服务费,第二周挣得897美金,第三周挣得1428美金。就是这样:他们开始自然生长了。Brian在2月22日发给我一封邮件说,根据过去三周的数据,我们已经达到“拉面盈利能力”了。


“我想你知道你下周应该准备好怎么做。”我回复他。


Brian的回复只有七个单词:我们会加速增长。



2007年9月,Airbnb创业想法的诞生,联合创始人Joe发给Brian的一封邮件。



2008年10月,在Justin Kan的举荐下,Airbnb在截止期最后时刻被推荐给Paul Graham。


创业的魅力,回过头看都在这些机缘巧合里。


原文链接:https://blog.ycombinator.com/the-airbnb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范阳(ID:beingmorehuman),作者:范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