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2-02 18:03
人类更“内卷”了,这是科技的锅吗?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推动社会进步的背后,是被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工位上给电脑配备的打工人,个人隐私数据的采集令人不安,智能化的生活将老年人遗忘在后……科技在加速发展中逐渐失去了温度。1月23号,在虎嗅【一千问一夜 | 年度作者颁奖专场】上,我们邀请了轻芒联合创始人王俊煜、志象网创始人胡剑龙、集智俱乐部主编刘培源、神经现实创始人岳川和虎嗅科技组负责人傅博,一起聊聊“科技究竟是向善还是内卷”。

 

虎嗅现将主要观点整理如下,完整内容欢迎在虎嗅App上观看全程回放




刘培源:我认为科技是内卷的,更准确地说是内卷大于向善。如果只考虑技术本身,它可能是中立的,但是在它发展的过程是由人来控制和驱动的,很多时候是来满足对生产力的提升或者生活工作方式便捷的需求,在产生便捷的同时,有很多的负面作用是大家看不到的,只有积累到某种程度才能造成一些剧烈的影响,可能在短时间或在某个局部你可以认为它是有建设性的力量的,但是很容易积累起超大风险。

 

比如一种新技术的应用对于气候逐渐产生了影响,可能温度提高一两度大家感觉没什么,但是提高几度之后,就会对整个人类的生活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再比如说交通的便利,让我们的出行非常方便,你可以坐着飞机到任何一个地方,但随之而来的是传染性的病毒也可以快速地到达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关停交通来遏制它。

 


岳川:我们说到向善肯定是对人类整个福祉都有很大的助益。但如果从个体来看,内卷跟我们的关联更更为紧密。如果说是注意力被监控,或者说现在互联网公司用很多算法预测你的购买行为,它就在无形中操纵你,让你在上一秒看到一个东西,下一秒就立刻想买,算法在这方面可能会带来一个内卷的作用。

 

王俊煜:内卷指的是这种无休止的内耗型的竞争,这是今天大家讲的概念,它原本的社会学里面不是这样的概念。但我们现今对它的理解恰恰反映了我们的科技不够发达,剥削员工最严重的公司,它其实是因为自己没有一个非常独特的技术,它用的技术是别人都有的,它只能通过这种方法在市场竞争中获胜。科技向善,我其实也不同意。整体上,我可能还是倾向于认为生产力的进步对我们每个人对整个社会的福祉还是有好处的。但如果要严格来讲向善,我可能对向善的定义是它尊重每个人的福祉,科技不会自动地让每个人的福祉都变得更好,它可以让我们整个群体变得更好,但是这里面可能只是让一部分人变得更好。

 

傅博:刚才提到的“一项独有技术”,这些公司未必没有开发,比如说阿里之前建立的达摩院也挖来了全球特别有名的量子计算教授,他们也在做一些相关的研发。如果说站在公司的商业利益的角度来看,这些技术因为过于前沿,它可能10年都不能盈利,只能不断地投入去默默无闻地做研究,这种前沿技术的迭代其实是非常慢的。那科技公司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无形的压力呢?



胡剑龙:科技本身是中立的,技术怎么使用,一是取决于使用者,第二是取决于使用的环境,最核心的是监管者。比如核能的问题,核物理的发展导致人能研制出原子弹,但同时人类又可以和平利用核能技术更高效地生产能源。包括计算机技术,我们既可以用它来造福普通的网民,提高沟通的效率,但同时它也会被黑客使用去攻击别人。但从更长的历史维度来看,科技一定是向善的,它扮演的是更加正面的角色。

 

傅博:但我就是活在当下的普通打工人,我觉得非常不公平,为什么我要人脸识别进小区?为什么平常要被花呗坑骗?我不觉得科技给我带来什么。但实际上,现在让我选择到底是花5分钟填一下表,还是直接刷脸进去?有时候我也会很矛盾。

 

王俊煜:科技不会自动的向善,如果说要尊重社会中的每个人其实是反效率的。比如对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讲,老年人带来的营收并不多。如果我们有社会责任感,我们需要照顾到每个人,而不是少数人为整个社会效率牺牲,这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所以我觉得技术不是完全中立的。



傅博:如果站在科技公司的角度,你们觉得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解决科技内卷的问题吗?比如说谷歌之前尝试建立的人工智能伦理委员会,有没有一些好的建议给科技公司?

 

岳川:科技发展肯定是一个范式的发展,在这个范式里面不断地内卷,但是飞跃到下一个范式时可能就不是内卷了。比如说我们现在觉得脑机接口或者装义肢是赛博朋克化的一种生活,它是让你内卷了,让你更关注自身,跟外界没有更多的交流。但是到下一个范式,这种生活可能就不是一种内卷的状态,不同的范式情况下会有不同的内卷。另外我觉得对科技公司来说,要尽量把选择权交给用户。

 

傅博:从伦理或监管层面来讲,你们有没有自己的一些看法?

 

刘培源:绝大部分用户享受到便利时不会考虑隐私泄露的负面后果,他没有足够的知识支撑他认知其中的风险。所以一方面需要企业有保护用户隐私的意识,另一方面从行业和政府的角度来说,可能要通过立法、行业协会的监督来形成约束。

 

王俊煜:技术进步可能还是会内卷,这可能是一个价值体系的问题。比如说大家今天讲的内卷案例,学校GPA、海淀妈妈、顺义妈妈,回到我们上学的时候,优质教育资源难道不稀缺吗?但好像大家的父母也都很随和,没有说一定要孟母三迁,一定要供你上最好的学校,你自己去考,考不上就拉倒。包括996,现在肯定是有非996的工作。

 

傅博:我一直觉得996这个事情是个人的选择。

 

王俊煜:很多时候是人的欲望决定的,科技进步了,当然我们可以变得更轻松,但是同时你还要把更大的欲望填平。所以这几十年科技一直在进步,生产力一直在提升,但我们每个人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还有一个原因是价值观的单一,以前我们的价值观是多元的。我学物理的毕业去互联网公司,这绝对是一个不务正业的选择,在学校毕业出处登记表里只能写“其它”,因为正常是保研、出国,或是进国企、考公务员。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