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2-10 21:00
贾玲、王宝强“决战”电影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 ishijie2018),作者:华宇,编辑:廖影,题图来自:《唐人街探案3》


一天7部影片,这个大年初一将上演最激烈的票房争夺战。


春节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影院(院线)及片方又经历了2020年的撤档,对于2021年的春节档尤为重视。


这么多的影片同一天上映,给影院(院线)方排片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忙起来的时候特别崩溃。”影城经理胡靖吐槽道。除了见面聊的,很多都是用微信跟电话,片方像打了鸡血一样,要更多的场次、更好的上映时间。


“资方的恐慌心理会更大一些,害怕将来还会有变化,甚至恶化。”《疯狂电影圈》作者莫争补充道。


通常一个影院有6个厅,一部电影通常120分钟,一块银幕一天的排映量在6场~8场左右。2019年全国银幕总数达到69787块,按此计算,全国每天的排映量为41.87万~55.83万场。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来看,截至2月9日下午4点,春节当天的预售总场次已经达到42万多场次,可见竞争之激烈。


尤其是《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如果今年还不能上映,许可证就会过期,重新申请需要时间。但电影的主投方万达电影却背负着2020年60亿元左右的净亏损,恐怕要等不及。


除了万达电影,《你好,李焕英》背后的北京文化、《侍神令》背后的华谊、《刺杀小说家》背后的华策、《人潮汹涌》背后的光线传媒、《熊出没·狂野大陆》背后的华强方特、《新神榜:哪吒重生》背后的博纳等多数片方,在过去这一年,日子并不好过。


春节档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谁都不想放过这个回血的机会。



排片之战


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2月9日下午4点,春节档影片的预售总票房已超过6.8亿,其中《唐探3》以绝对优势领先,预售票房突破4.5亿,占比接近7成。


贾玲、沈腾主演的《你好,李焕英》,杨幂、雷佳音等主演的《刺杀小说家》分别以超9923万、4191万的预售票房分列第二、第三名。《侍神令》《人潮汹涌》《熊出没·狂野大陆》《新神榜:哪吒重生》等预售票房则在2000万上下。


影片的排片占比,跟票房排名趋于一致。《唐探3》2月12日单日排片占比达到37.6%,《你好,李焕英》《刺杀小说家》紧随其后,排片比分别达20.2%、13.1%,剩下的几部影片的排片比还都不到10%。



从预售票房和排片比来看,《唐探3》一骑绝尘。这种现象在2月13日,也就是大年初二及以后更甚。根据当前的数据,《唐探3》初二到初七的排片占比分别为47.3%、49.7%、54%、54.7%、56.2%、50.8%。


排片呈现出如今这个结果,其实是影院(院线)及片方互相博弈的结果。


北京蜂火影联CEO楼晓庆告诉市界,从原则上来说,影片拿到的场次越多,电影会越容易受到关注,越容易被观众买单,票房也会越高。可以说,大年初一这一天的排片率,是打响票房之战的第一枪。


这一枪怎么打,朝哪个方向打,有多方面的因素。如果说持枪人是影院(院线),那么影响弹轨的风向,就是影片本身的质量和观众对影片的期待度。


胡靖告诉市界,一般片方为了让自己的影片在同期上映的影片中获得更多的场次,更好的时间段,会给予院线或者影院一些宣传费,俗称“排片费”。尤其是地方小影院,会更普遍。


“排片费”跟过去的“拼酒”有点像。博纳影业的老板于冬干发行的时候,曾背着“拷贝”跟一家一家的影城老板拼酒。“没有六两的酒量,都上不了饭桌。”胡靖调侃道。而现在,争取排片率就靠砸钱,大一点的票仓,影院能拿到几万块钱,小一点的也有好几千。


“其实平常片方也会给影院一些排片费,只是钱比较少。”胡靖解释道,“但春节档意义重大,大片多,排片需要抢。”


大片云集的时候,电影院的话语权会被放大,尤其是春节档。在楼晓庆看来,无论放映哪几部片子,只要呼声高,影院都能满场,所以影院的收入会相对稳定一些。



以这次春节档的7部影片为例,目前排在前三位的是《唐探3》《你好,李焕英》《刺杀小说家》,说明影院和观众对这三部影片的期待值都较高。但对影院来说,不管谁多一场少一场,其实都不会影响整体的总票房。


对片方来说,要想让他的片子票房高一些,就要有更多的场次,更好的上映时间。


楼晓庆告诉市界,影院时间段一般分为三类:黄金时间段,一般是晚7点半、9点半两轮;次黄金时间段,是下午两点、四点;非有效时间短,一般是上午的11点半、12点,晚上的5点40、6点40,或者非周末的上午。


排片率上争得比较凶的可能也是这前三家,“后几名大概也清楚自己的片子无论怎么样排片都不会很高,干脆就不强求了”。


除开大片以外,有时候春节档也会有一些小片上映,比如影片内容跟春节契合的,只能在春节期间上映的片子。


“如果这种类型的片子要求的排片率过高,影院一般会拒绝掉,或安排到非黄金时间段,或者春节档的后几天。”楼晓庆补充道。


不过,从第二天、第三天开始,排片就会开始出现变化,变得更功利,也更人性化。


如果说影院在不知道片子好坏时,排片的规则是谁呼声高、收的谁钱多就排谁的片子,那么第二天、第三天,有了口碑反馈,即便片方不给钱,影院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一定会排这部片子。


“因为一场下来,影院自己挣的钱就超过对方给的钱了。”胡靖补充道。



比如300个座位的影院,50元一张票计,一个场次下来票房有15000元,影院能拿到7000多元,远超“排片费”。最有说服力的便是2018年春节档上映的《红海行动》,尽管初一没什么排片,但口碑上来后,影院争相给《红海行动》排片,生怕失去观众。


“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胡靖说。


来自片方的焦虑


但不管片方怎么折腾,票房数据就摆在那里。“逆袭的概率不高,《唐探3》一骑绝尘,其他几部影片只能去分剩下的份额。”莫争表示。


《唐探3》的优势在于有前两部的口碑在那里,“悬疑+喜剧”的概念也比较独特,加上去年撤档,已经吊足了观众的胃口,所以想看人数才会那么多。截至2月9日下午4点,猫眼想看人数已经达到439万,淘票票想看人数超759万。


这样的结果,对《唐探3》背后的片方来说,无疑是一颗定心丸。市界查询发现,《唐探3》背后有万达、中影、欢瑞世纪等公司。


根据万达电影2019年发布的一则公告,万达对《唐探3》的计划投资比例为74.5%,预计总成本达4.475亿元,预计总收入达8.74亿元,项目毛利率为48.8%,处于主投资和主控地位。


按此计算,《唐探3》的电影制作成本在6.01亿元,所以影片票房只要达到18亿元以上,片方就可以回本。从当前票房的预售情况以及想看人数来看,显然,有《唐探1》《唐探2》的口碑在前,又是让观众们惦记了一年的影片,几乎不难达成。


最高兴的莫过于万达电影,根据其不久前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在61.5亿元~69.5亿元之间,不考虑资产减值的话,亏损为21.5亿元~24.5亿元。


尽管《唐探3》的收入对于亏损的总额仍是杯水车薪,但对于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的万达电影来说,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除开万达电影,北京文化也颇令人感慨。虽然有《流浪地球》《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大片加身,但北京文化却糗事不断。先是被举报财务造假,公司寄予厚望的《只问今生恋沧溟》因为主演郑爽的缘故,恐将搁浅,无缘上线。


迫不得已之下,1月25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因资金困难发生贷款逾期,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根据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其2020年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金额为6.4亿元~7.9亿元。


按照《你好,李焕英》目前的热度来看,应该可以给北京文化打一针兴奋剂。“这部电影有沈腾,而且贾玲也为大家熟知,又是第一次做导演,无形中会让一些观众对此有期待。可能还会吸引一部分不怎么去影院的潜在观众观影。”电影投资人李菁告诉市界。此外,贾玲的大碗娱乐也是该片的出品方之一。


不过,有传闻称,北京文化已经将《你好,李焕英》卖给猫眼保底发行了,对此北京文化董秘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如需公告事项,公司会按照深交所的要求对外披露。


有人欢喜,自然也有人愁。


最愁的要数华谊兄弟。尽管2020年《八佰》票房挺漂亮,但对已经连续三年亏损的华谊兄弟来说,似乎不太顶事儿。根据业绩预告,华谊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预计在7.85亿元~9.82亿元。


公司出品的《侍神令》尽管有陈坤、周迅两大实力派影星加盟,但预期并不如想象中火爆。一方面是想看人数,截至2月9日下午4点,猫眼、淘票票两大平台的想看人数合计只有87万。而在排片率上,春节当天最高,达到9.4%,之后一路下滑,在5%左右徘徊。


《侍神令》不占优势的还有票价。


以北京地区的影院为例,从购票软件上可以看到,《唐探3》在核心商圈的票价普遍在70元左右,IMAX厅的预售票价则在百元以上。同一家影院《侍神令》的票价相对低一些。在场次不占优势、票价不占优势、想看人数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侍神令》票房恐怕不容乐观。


此外,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影院的上座率会受到限制。根据北京市疫情防控的最新要求,春节期间北京影院的上座率不得超过50%,而北京又是重要的票仓城市之一。考虑到今年很多人就地过年,势必会对票房造成二次影响。


片方何去何从


从长远来看,片方的担心不只集中于当前这个档期,还有未来几年关于电影的投资。


“电影项目都有一个周期,一般会提前两三年安排制作拍摄。所以片方会对市场、技术、影院屏幕的数量等进行一个预估,再决定影片的投资金额。”李菁说道,“片方必须考虑投资回报。”


投资最讲究回报周期,上映是一种止损的方式,比如《囧妈》选择“院转网”。至于《唐探3》一直拖到不能拖,可能是因为对它来说,这个时间点是最能稳定地达成投资收益的时间。



“因为春节档还是最重要的票房档期,观众期待比较大。”莫争说道,“而且它可能也想跟着前两部的档期走。”换句话说,这样的片子放在国庆档或者其他档期,票房有可能会打折扣。


在李菁看来,现在最大的压力来自于片方在变现上的压力。比如有些电影背后的投资方是影视投资基金,到期了就必须还钱。即便是自己的公司,也要靠回款来维持公司的现金流。


种种变化和压力下,片方不得不开始思考新出路。


整体来看,影视开始往大文娱的方向发展了。李菁身处行业中心,深有体会,影视公司在无法取得票房分账的情况下,开始亟需做其他商业化的开发,比如直播和IP的授权。


“电影人的强项是做大众娱乐的文化产品,不能拍电影了,就得换个法子去体现。”李菁说道。


张帆不久前投资了社区影院,只有一两个厅。他告诉市界,以往人们开电影院都是往高大上的方向走,但如今在资金压力下,小而美的影厅反倒是一种出路。


单银幕票房产出的拐点取决于票房增速以及影院数量,而在我国影院数量一直在增长,但票房增速却开始慢下来。2015年~2019年,全国票房同比增长率从49%放缓至5.4%,上座率自13%下降至11%。


所以从现在来看,单银幕票房产出的拐点还没到,还有利可图。“既然大的方向上没问题就可以做,只是在细节上更多考虑一下投入产出比,怎么样去赚钱就可以。”张帆补充道。



在电影投资上,在李菁看来,1000万元以内的小成本电影投资由于体量小,而且资金属性非基金为主,不会有太强的资金压力,可以长期坚持。


但如果影片的投资成本较高,就要考虑下受众的情绪和生活习惯。比如同是七天假期,但春节档票房之所以这几年能力压国庆档,就是因为国庆期间,大多人选择了旅游,但如果考虑进疫情等因素情况又会出现变化。情绪上,国庆档偏正能量和爱国精神,春节期间是阖家欢乐的时光,观影情绪偏向于喜剧和合家欢的电影,这些差异需要综合考虑。


果疫情常态化,资方就得考虑下对只有春节档上映才能收回成本的片子的投资。”李菁说道,“抗疫情能力强一点的片子肯定会加分。”


对电影行业从业者来说,不管你看得见还是看不见,疫情冲击下,行业的变化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相较于去年那个空缺的春节档来说,如今还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应该少一些焦虑,有了去年一年的缓冲和挣扎,也应该意识到,疫情之下,竞争加剧,内卷化会更加严重,唯有变通才能把损失降到最小。


(文中胡靖、张帆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 ishijie2018),作者:华宇,编辑:廖影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