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文娱”游戏
2021-02-15 10:48
陈凯歌狙击B站UP主,双标还不让人说?

本视频作者:人间马戏团


最近总感觉演员竞技类的节目已经变味儿了,演员的演技无人问津,导师们的撕逼骂人语录却成了节目的收视密码。甚至有的节目都结束一个月了,戏台子都拆干净了,导师们的戏还没唱完呢。



没错,说的就是陈凯歌陈大导演。1月5号晚上开始,有B站UP主发现自己被陈凯歌导演的团队举报了。从粉丝不到一万的“我就是我祖国的小花朵”到百万粉的“轩邈Elias”,别看我们陈导演在节目上挺双标的,举报起up主来倒是一碗水端平。今天这期视频就带大家一起走进天龙人陈凯歌的玻璃心。


01


首先这些被举报的UP主都说了啥呢?无非集中在三点,双标、《宝贝儿》和岳不群。


先来看双标。《演员请就位2》这个节目之所以能出圈,多亏了作天作地的郭敬明。他在节目一开始就把S卡给了男爱豆何昶希,网上骂声一片,众人又陷入了郭氏审美荼毒娱乐圈的恐惧中。



当时,陈凯歌在后续的采访说,这个S卡应该是几个导演对于演员演技的一个评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还有公平公正可言吗?在此之前,尔冬升想给另外一个男爱豆陈宥维S卡,跟郭敬明一样鼓励一下新人,也被陈凯歌用“公平公正”的理由给阻止了。



这是什么?正道的光啊!然后我们快进到他自己改编导演的《甄嬛传》。各位欣赏一下。



这位男爱豆凭借肉眼可见的烂演技,获得了陈凯歌的A卡。很显然,陈导是在鼓励新人。那么我冒昧问一下,如果这个卡不是对于演员演技的评价,那还有公平公正可言吗?



教科书级的双标,没得洗。


至于他后来导演的《宝贝儿》疑似给代孕洗白,我倒觉得是因为他把叙述的重心放在了人性上。代孕对他来说不过是引发剧情冲突的工具,陈凯歌完全没有考虑这背后的社会影响,最后造成了一种给代孕洗白的即视感。


我想,最戳他痛点的,应该还是“岳不群”这个称号。为什么大家要这么揶揄一个69岁的老同志?其实除了双标以外,他跟李诚儒的一场较量也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起因是有人问李诚儒有没有看过陈导的《无极》,李诚儒说因为当时受评价影响就没去看。



人家就陈述一个客观事实,没想到陈导当场就急眼了,叭叭叭给李诚儒一顿嘲讽。说李诚儒是梨园子弟,封闭世界出来的,比较保守,对世界进步不关心,西皮二黄一响,眼一闭,戏就来了。



好像是凯子哥你的戏比较多啊。这还不算完,又说李诚儒是夕阳红老艺人。



我很喜欢陈导在节目里说过的一句话:我接受对我电影的一切批评。还没批评,就因为没看他心尖尖上的《无极》,李诚儒被原地输出五分钟。这好吗?这不好。老艺术家尚且如此,也不难解释为啥陈凯歌的团队AOE这么多UP主了。


你无法想象陈导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能做到什么程度。上文提到他改编执导《甄嬛传》。其实观众心里都明白,请爱豆来参加演技节目无非是增加看点,演得烂很正常,导师在评价《甄嬛传》的时候都针对演员,也没说剧本问题和导演问题。


但是,可能在陈导的耳朵里,只要不是赞歌,一切评价都是冒犯。被冒犯了的陈导灵机一动,他不去对自己的作品做过多解释,反而转头数落起了观众。说这个剧目的第一个镜头开始,观众那边就传出了笑声,他们应该好好去看演员演得怎么样。


不是吧陈sir,你的果郡王从出现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成为了笑点,又没有人提前跳预言家告诉观众不能笑,观众也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这怎么忍得住啊?演员演得好笑,还能怪别人了?



这种数落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其实呢,他就是觉得这个剧目演砸了,面子上挂不住,找点其他话题转移一下视线,不然后面也不会给陈宥维一张A卡以作鼓励。无论是双标还是怼李诚儒,他的各种迷惑行为,都在维护他作为大导演的体面。


那些up主吐槽的时候可能情绪激动了一点,但不可否认陈导在这个节目上真是槽点满满。就因为这些把粉丝一万到百万的up主都举报了,这要是拿了郭敬明或者肖战的人生剧本,还不得发动三战啊。


陈凯歌玻璃心不是一天两天了,李诚儒只是因为没看《无极》,就被陈凯歌皮笑肉不笑地嘲讽了五分钟,而当年,真正说过《无极》不好的,都被陈凯歌一键拉黑了。



柳岩在《无极》上映前三天问他:“如果结果没有预期好的话,会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尊严?”陈凯歌一听垮起个脸,说你这个问题很不友好。因为得罪了大导演,柳岩吓得做了一个月的噩梦。



《霸王别姬》的编剧芦苇也去看了,他说坐在那边受了两个多小时的罪,没看懂,生了一肚子的气,面对记者的采访,他就直接评价《无极》是一部失败的作品。从那以后,他与陈凯歌再无往来。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网友胡戈制作的短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这个短片是中国最早的影视恶搞类UGC作品,它的热度甚至超过了《无极》本身,堪称是中国网络视频发展的里程碑事件。



它把电影魔改成围绕一个馒头展开,完全解构了陈凯歌的浪漫与哲学,逼得凯子哥怒骂:做人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那个视频在我们互联网原住民看来就是一个很有趣的恶搞视频,但对于陈凯歌这种在哲学与诗意中陶醉了一辈子的艺术家来说却是很难接受的,因为人家听惯了赞歌嘛。据说他的前妻洪晃曾对这个事情做出评价:宰相肚里能撑船,他连两个馒头都放不下。



02


陈凯歌的玻璃心跟他的文人情节有关。因为在综艺里的诸多迷惑行为,有人拿他跟郭敬明作对比,认为他俩是一种人。其实恰恰相反,郭敬明最不要的是体面,而陈凯歌最在乎的也是体面。


陈凯歌的父亲是中国著名导演陈怀皑,母亲是一名编剧。年幼时,母亲常倚在庭院的藤椅上给他念《千家诗》,这种诗意的熏陶贯穿了他的少年时代和此后的作品。



同时,他也养成了文人的清高气质。说好听点叫遗世独立,说白了就是有种优越感。所以,当14岁的他不得不跟随人群一起批斗自己的父亲时,内心的一些骄傲和信仰也崩塌了。这件事让他对世界、时代、自身充满了疑问。


78年恢复高考后,他觉得自己文章写得不错,就报了北大中文系,结果没考上,去了北影。他和同学田壮壮、张艺谋等人后来成了新时代华语电影的奠基者,被称为是中国第五代导演。



在他们出现之前,中国的电影都是脸谱化的灰姑娘故事:好人被坏人陷害,坏人被天降正义制裁,最后一个大团圆结局。第五代导演由于少年时期经历过十年浩劫,他们清楚地知道”好人“在那个年代会有怎样的命运。所以,他们最初的作品中都带着一种”反骨“,一种宣泄之欲,人在时代中的无奈、挣扎与抵抗在他们的镜头下展现得淋漓尽致。


现在普遍认为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是张军钊的《一个和八个》,陈凯歌导演、张艺谋摄影的《黄土地》则是第五代导演的崛起之作。



《黄土地》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上世纪三十年代,陕北女孩翠巧在文艺工作者顾青的影响下,为了逃离不幸的婚姻,冒死驾船东渡黄河。



“怪异”的叙事方法和影片中的诗意让老一辈的评论家都惊了,他们发现原来电影还能这么拍啊。田壮壮说:“这部电影代表了中国电影的未来。”



后来陈凯歌在《人物》的采访里回忆,《黄土地》对他来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他在十年浩劫中产生的那些对土地、对生活、对人群、对自身、对世界的很多疑问,最终都表现在了《黄土地》里。年轻气盛的他这么评价自己的成功:十年忧愤,四载攻读,然后一泄而出,能不令六宫粉黛无颜色?


在拍《黄土地》的时候,还是摄影的张艺谋读到了一本小说,惊为天人。拍完《黄土地》,他就去找莫言买下了这本小说的版权,挑选第一任谋女郎巩俐,完成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红高粱》。



1988年2月23日,《红高粱》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部在A级电影节中获得最高荣誉的作品。同一年,陈凯歌的《孩子王》在戛纳也获奖了,但拿的是个金闹钟奖,即“最无聊的电影奖”。陈凯歌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5年后,他带着《霸王别姬》又回到了戛纳,获得了最高奖项金棕榈,这是华语电影至今唯一一次在戛纳问鼎。在不少人眼里,《霸王别姬》是永远的神,是中国影史第一,陈凯歌自然被大家一同供上了神坛。



《霸王别姬》拿奖后,陈凯歌的第二任妻子洪晃提出了离婚。洪晃是真正的名媛出身,从小在史家胡同长大。母亲章含之是教员的英语老师,祖父章士钊是著名的民主人士,继父乔冠华则是出现在我们历史课本上的那个外交官。



洪晃与陈凯歌结婚后,突然发现有许多女人喜欢他。有时候,她甚至有泼妇的欲望,“名媛”的自尊心让她选择了离开。接替她的是倪萍,再后来就是陈红了。




一般来说,文人既有才华又有风流,都是要飘的。《霸王别姬》封神后,陈凯歌拍了《风月》,在创作期间,王安忆跟陈凯歌吵了很多次,陈凯歌甚至直接跟他说:“这是我的东西”。


这个时期的陈凯歌,做事强调一种信念感,就像《霸王别姬》里说的那样,不疯魔不成活。但这种信念感不是基于电影的,而是基于他的文人使命。电影除了表达之外,团队协作也很重要,而一个文人,只需要在意自己的表达就好。所有一切,不是为电影服务,而是为他的个人意志服务。


后来他拍《荆轲刺秦王》,用四年时间专门在横店建了一个秦王宫,拍《妖猫传》也是这样,耗资数亿在湖北襄阳建立了唐朝影视城。



文人信念感强的好处是,做事讲求极致,不愿将就,但也会让一个人变得非常自我。《荆轲刺秦王》的剧本出来后,他拿去给《霸王别姬》的编剧芦苇看,芦苇觉得不大行,给了许多修改意见,但陈凯歌没听,固执得认为这个剧本非常好。


耗资七千万拍出来后,票房还不足1000万。他不甘心。从那以后,陈凯歌反而更加痴迷这种宏大叙事的表达方式。



也许在他看来,这部电影的失败就印证了父亲说的:艺术是青鸟,不能抓到手里,抓到了它就死了,只有永远在向往中,它才会有自己的魅力。但问题是,陈凯歌向往的东西是“虚无”的。要想讲好一个“虚无”的故事是很难的。


从《无极》这个电影就能看出来。“无极”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无穷尽,无边际。他试图去扣一个哲学主题。但问题是,用来包装这个厚重主题的是一个单薄空洞的爱情故事。就像高中的时候尝试写小说,脑子里是大气磅礴的群戏,写出来却是小学生扯头花。



后面的《妖猫传》也有这种感觉。就是你明明意识到他好像要讲一个很厉害很高级的东西,可他讲出来的故事又让人觉得没内味儿。



田壮壮评价他说,知识分子可悲和可笑的地方,可能是有个梦想吧。那梦想吧又是虚的,是一个挺乌托邦的东西,然后也知道自己实现不了。梦想再次落空,《无极》成了他“不体面”的开始。


为了宣传,陈凯歌在路演时说,能让他迷恋的,一是跟陈红拍的《无极》,二是陈红。很多人觉得失望,陈凯歌那么清高和骄傲的一个人,在中国商业大片时代开启后,也不可免俗得变了。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则让他彻底失态。后来《人物》的采访中说到,年轻时,陈凯歌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要当个体面人”。但互联网带来的多元文化让陈凯歌的体面也成为了一种奢望。


03


如今,《无极》已经从当初一边倒的骂声变成了褒贬不一。作为一个创作者,陈凯歌应该高兴,一部作品能形成如此极与极的评价,说明它有研究价值。也许把它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中,这就是一部成功的作品。而真正的烂片,如《逐梦演艺圈》,是不可能有这种待遇的。



但同时我也很好奇,作为一个导演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是很正常的事,为什么陈凯歌被诟病到今天,甚至攻势越演越烈呢?直到我看到一个评价,说陈凯歌的根本问题在于,没有田壮壮清高,没有张艺谋媚俗,介于两人之间,摇摆不定。


这种反复横跳的状态就让他显得矛盾和双标,比如《演员请就位2》中他的表现,一方面你接了这个综艺,另一方面又不让人娱乐,表面上说接受批评,转头不是阴阳怪气就是举报。他说李诚儒是夕阳红老艺人,但跟不上时代或者说不屑于跟上时代的,是他自己。不过有意思的是,在他举报B站up主的热搜词条里,为他讲话的,点进去大多是陈飞宇的粉丝。



挺好的,他这颗脆弱的玻璃心,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里,也算有人守护了。


参考资料:

1.《名人面对面》,凤凰卫视

2.《陈凯歌,从<黄土地>走来》,饶曙光,人民日报

3.《陈凯歌:时代下的硬蛋,慢慢变软》,博客天下

4.《陈凯歌:你以为这个<妖猫传>出来,就没人说你不好吗》,卢美慧,人物

5.《陈凯歌:“霸王”面壁》,卢美慧,人物


全部内容请看视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