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2-25 12:01
独居女自述:货拉拉临时加价3000元,深夜威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梁宙,编辑:刘海川,原文标题:《独居女自述经历货拉拉事件:临时加价3000元,深夜威胁》,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车身亡”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据媒体报道,2021年2月6日事发当晚9点30左右,司机拨打了120和110,称死者车莎莎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在长沙市岳麓区曲苑路跳车。当晚,车莎莎被送至岳麓区航天医院,手术后情况不见好转,于2月10日离世。


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持续,尚未发布调查结论。据新华社消息,2月23日,“女子车某某租乘货拉拉网约车跳车身亡事件”涉事司机周某春(男,38岁,长沙市岳麓区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事实上,独居女性在应对安全问题上所付出的成本,比我们想象得要大。


以下是一位北京独居女青年Linda的真实经历。


最初在微博上看到“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车身亡”的新闻,我很难受,也为这个女孩感到惋惜。这让我回想到过去一些被为难、被骚扰的经历。我始终坚信,“我们要对社会保持善意,更要学会保护自己。”


我今年31岁,在北京打拼了好几年,目前从事自由职业。性格使然,我很少主动去麻烦朋友。我生活中的事情往往是一个人面对,也一个人承担。可能正因为这种心态,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葩事”也多一些。


就在2021年1月初,我经历了一次“货拉拉”事件。我没用“类似”这个词,是因为上述女孩跳车身亡的事件尚无定论,我们要把法律的事情交给法律。


我的那件事情要从2020年4月份说起。当时,我在北京建外SOHO盘下了一个铺面,开咖啡店,“五一”期间开始装修。


装修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施工过程中经历了诸多波折。后来因为这个店的装修问题一直解决不了,2021年1月,我与施工方、建外soho等多方斡旋无果后,在下一季度的房租缴纳之前选择了搬家。


我在货拉拉APP上叫了一辆大车。大车进入三环需在晚上八点以后。我跟接单师傅敲定好时间,确认对方有核酸检测报告后,我就开始收拾。


店铺搬家,各式各样的物品一团乱。我在明细上一一写清楚,有什么东西是需要搬家师傅抬的,有什么东西是需要做保护包装的,哪些需要拆装,哪些是超重的。零零碎碎,平台显示总费用加起来是1750元。


晚上8点,搬家师傅并未到来,我以为是路上堵车了。晚上10点多,他们终于过来了,一共来了3、4个人。我们在确认搬离内容、拆卸内容、超重部分和零碎物件后,双方确认订单无误,师傅说可以开始干活了。


隆冬的北京,即便没有大风肆虐,深夜静寂的四周也寒意逼人。几位师傅开始在店里来来回回翻看,并没有要动工的意思。


晚上11点,搬家师傅开始在费用上挑问题,说书本太多了,装箱后也是超重,要加价到2500元,晚上12点又说要加价到3500元。我想着多一天房租也多一千多元,就同意加价到3500元。


晚上12点半,搬家师傅提出夜班需要加钱,要加价到5000元。这次我不同意了,我和他们说“我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想都不要想”。


气氛突然变得很奇怪。搬家师傅开始带着威胁的语气对我说,“你就一个小姑娘在这儿,你要是不同意,我们有的是办法”。


店铺的两个门都开着,室内不算热,但一个搬家师傅已经把他的衣服撩了起来,我认为很明显是想欺负我。


既然已经谈崩,我不可能再请他们帮我搬家。就算二天找其他人搬家遇到的情况更糟糕,我也不可能同意他们的加价要求。


幸好,我店里装有监控,我就给几个搬家师傅指了指监控摄像头,告诉他们,“不要觉得你们威胁我,我就会掏钱,还求着你们帮我办事,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是深夜,SOHO的工作人员巡逻频率挺高。我与那几位搬家师傅说,只要我叫保安过来,他们想走也走不了。这时,他们才离开。


他们走后,因为我不知道其他的搬家公司APP,于是还是在货拉拉APP上预约了其他的搬家师傅。


搬家前一天的咖啡店,受访者供图


我想着,既然遇到的大货车司机是这样,那就不找大车司机了,改找小货车司机搬两趟。


第二天,我遇到的搬家师傅比前一天的好很多。在搬家过程中,他们知道我骨折过,不能抬重东西,就帮我全搬好。这次只花了2000元左右,我能接受。


事后,我回想起第一批搬家师傅对我态度恶劣,可能有几个原因:一是我可能属于面善的人,主动拿饮料给搬家师傅喝,他们可能认为我比较好说话;二是半夜搬家,可能有些人白天不是这样,黑夜给了他们可乘之机;再加上那晚只有我一个女生在场,周围的商铺都关门了,他们才敢如此嚣张。


生活中,每个女孩都不愿意遇到类似的事情,但有时即使处处谨慎,一些突发的事情也难以预料,尤其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经历这件事后,我觉得如果女生独自搬家,最好选择白天。我们对陌生人也要有界限感,不要事事忍让。如果有一个朋友在场更好,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不要让对方觉得你势单力薄。


在社会上,尤其是发生对抗的时候,女性确实属于弱势群体。回想在北京这些年,除了这次搬家经历外,我也遇到过其他一些被为难、被骚扰的事情。


夏天,女孩往往喜欢穿得清爽一点,我也因此遭遇过语言上的骚扰。我的身高是177厘米,如果穿裙子,哪怕裙子过膝,也会引来一些人的目光。


2018年的一个晚上,一个朋友在三里屯盘了一间店,我过去帮忙。那晚9点多,我从三里屯乘坐出租车到大兴。


上车的时候,我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大概到膝盖的位置,半袖,穿着一双平底的红色小皮鞋。很正常的一身衣服,没有任何过分的透、亮以及显身材。


上车后,男司机用轻佻的语气和我说,“大半夜了,小姑娘在这地儿混”。我说“你能闭嘴吗”。他接着说,“穿个小裙子招摇过市,还不让人说了?”我说“你要不能闭嘴,我马上下车。”


此后的一段时间,男司机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到了德贤路的高架桥上,他说“你大半夜穿这么少,陪别人也是陪,陪我也是陪,你说多少钱。”


我让他把嘴巴放干净一点,他却告诉我,这是德贤路,出了高架桥,过五环之后有一个区域是监控盲区。


我知道这次碰到了一个流氓,虽然内心害怕,但我的狠劲儿也上来了。我和他说,“你再讲一个字,我马上抢方向盘往桥底下打,和你同归于尽。”


他扭过头看了我几次,我一直瞪着他。他害怕了,一直跟我道歉,说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他是犯浑了,还抽了自己一大嘴巴。下车之后,我就报警了。


在这里想提醒一下女性朋友们,女性独自乘坐出租车的时候,最好坐在后排座位,不要坐副驾驶位置。


我在地铁上也遇到过被骚扰的事情。


有一次,地铁上一个陌生男人摸了我,我骂了他。他居然回怼我,那时我的脾气上来了。


我拉着他到警务室,最后警方打电话通知那个男人的单位,后来他被单位解雇了。


我是觉得,无论你做的事情多小,只要触碰到道德底和法律的线,就不应该去做,做了就需要想好所需承担的后果。


这段时间,也有一些女孩问我,遇到被骚扰的情况该怎么办。我回复说“你一定不要面露惧色,不要把害怕表现出来,因为这些人都是很怂的,你害怕了他们反而胆子更大”。


每个女生的心智成熟程度和对社会的认知程度各不相同。也可能某些女生对社会的认知和辨识能力以及对人性的判断上,很久才能成熟,才会有底气去透露给对方——我无畏。


不过,我觉得我们社会的治安还是很好的,社会上大部分人对于女性也是友好的,很多平凡的人其实都挺乐于助人。但有时候我们可能会遇到坏人,发生对抗的时候,女性属于弱势群体。我们也不能将两性的问题对立起来,如果两性处于一个对立的状态,对双方都不公平。


我们要对社会保持善意,更要学会保护自己。就像我在朋友圈里所说的,“我们要勇敢,照顾好自己,在似水年华里”。但这句话要做到且做好,并不容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梁宙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