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3-15 15:24
一只瑞士企鹅在日本火得一匹又掏空了国人的钱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小龙,原文标题:《一只瑞士企鹅在日本火得一匹又掏空了国人的钱包》,头图来自:《企鹅家族》


鉴定一个人的英勇数值,除了观察TA入手哪些基金,还可观察TA的购物车收藏了哪些东西。


院办小五郎最爱去充满中古玩具的地方逛街,行为模式就像下楼不买水果但总爱掐几下过过瘾。


“我买不起Pingu,但我可以收藏。”



300多的老古董遥控发条Pingu,800块的普通小闹钟......不为所动,只是重复收藏的动作,购物车清一色企鹅宴。


但Pingu一看六神无主,再看万劫不复相思入骨,小五郎某次看到标记着9999元的Pingu花洒时悸动了一个下午。


“想在9999元的Pingu花洒下感受什么是冲凉水什么是泪水”单身的小五郎如是说。



前不久,抽中年会现金大奖终于凑足全款的她,和企鹅花洒卖家产生关系,最终她分清楚了什么是汗水,什么是泪水。


Fine——


追星会有一种矛盾的心理,既想搞到大势又害怕搞到大势,毕竟为烫男人烫女人发电,在钱包的表现上都要大出血,而Pingu的古早周边在某鱼上可以称神,更确切来说是烧鹅。


后来我转念一想,虽然安慰不了小五郎,但这不,选题来了,今天咱们就走进科学迈向贫穷,一起认识“烧鹅”Pingu。



毕竟在一部分人的眼里这是时代的眼泪

对于另一部分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只用过表情包


Pingu是啥?


是一部出自瑞士并风靡全球的定格黏土动画,中文译名叫《企鹅家族》。


同时也是主人公的名字,写作Pingu,读作屁股,Pin(一声)Gu(三声),来自德语企鹅 Pinguin的意思。


经典老番的片头就是贱萌企鹅驮着疑似菠萝的包袱对你wink


故事围绕着南极Pingu这一个帝企鹅家族展开,Pingu是这一家族的大儿子,有一个辛勤工作的邮递员老爸,有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妈,有一个和他感情很好的妹妹,还有一个和他一起插科打诨的海豹挚友Robby,五分钟一小短剧讲述有关亲情友情家庭教育等主题的小故事。


从左到右:Pingu、妹妹 Pinga、老妈、老爸


这是一只逃避睡前刷牙的Pingu


这是一只挑食不吃青菜发脾气后被老妈暴揍的Pingu


院办长大后才发现,Pingu他竟然还有一个女朋友


可以理解为这是企鹅界的《家有儿女》,但要比咱们的《家有儿女》早诞生十几年,从1990年开始,就在瑞士电视台播出,目前共有6季,总集数达156集。


其中有关家庭关系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一集,Pingu自从有了妹妹,为了吸引爸妈的注意,各种撒泼娇,有把被单蒙头的,也有把电饭煲套头敲击试图吸引注意的:




有关友情向,则要说到Pingu和好朋友Robby初识的这一集,或许能从中认识到什么叫人际的推拉,什么叫友谊的羁绊:



这是院办最爱的一集

又贱又萌又好笑


《Pingu》这部经典老番有两大灵魂人物,一个是它的生父,导演奥特玛·古特曼



黏土定格动画制作起来,那是相当的简单又麻烦。


简单在于它就模型、道具这几样东西,麻烦也在于这些看起来很普通的事情背后充斥着繁琐的步骤,逐帧拍摄与细调,慢工出细活,由于每个动物有不同的足位与个性,除了调整脚的角度,头、翅膀和喙都要手动微微微调。


图为正在工作的奥特玛·古特曼,他习惯通过手指来调整和标记角色的位置


于是,当我们看到一个看似简单的左右腿踱步,实则是由八个动作组成,等于要拍八个镜头。



由于黏土定格动画的制作流程麻烦,也使得它拥有细腻的画风,以及魔性生动颜艺:




其实吧,Pingu也是表情包界的企鹅大帝,你也肯定看过一两张它的倩影,就差配点中文字幕来演绎你的内心小九九。


这张像极了我爸骗我去考手动挡还说很容易的那一天


周五晚上嗨到不想睡的我


每周日下午开始为工作日焦虑的我


基金与你


而另一个灵魂人物则是给这部动画配音的卡洛·波诺米,没错是整部动画,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出自他的嘴,波诺米在配音时期并没有台词脚本,纯靠看视频说话,临场发挥,这让我想起院长每次脱稿给我们讲伟大愿景。


于是,看《Pingu》这部瑞士动画完全不用担心你的德语基础好不好,英语基础好不好,因为只要你投入进去,感受角色的身体运动和胡言乱语就可以读懂故事内核,你还会因此习得一门可以写在简历上的新语种——企鹅语



实际上是一种来自欧洲戏剧舞台名为Grammelot的语言技巧,听起来像外星人语,实则是对已有的词语进行改编。(这种能力要是用歪了就可以用来上课代点名。)


然而好景不长,在Pingu火遍全球的时候,导演奥特玛·古特曼突然逝世,他所创建的动画公司经营不善最终破产,再到后来,版权转移,以将近160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了HiT娱乐公司(就是制作《托马斯小火车》的那个公司),在2017年还有了英日合作版本——《企鹅家族在城市》。



一部从上世纪古早粘土动画实现到3DCG动画技术变迁,但也有粉丝觉得:“新版光亮光亮的,失去内股味道了,内股魔性又夹杂着时光风尘味儿。”



虽然话是这么说吧,但粉丝对Pingu这个IP掏钱的行为还是真香猛烈的,或者说是因为前两季的精美制作,加上时代的滤镜,可以称它为一部杰作,并不断为它烧钱,充值信仰。


这到底是纹在手臂还是腿?


Pingu的周边王国 


你的人生可能会遇到两大错觉,一个是认为姆明是日本的(实际国籍为芬兰),另一个是认为Pingu也是日本的产物,甚至是西瓜卡小企鹅的远房亲戚。


一年前院办小高写西瓜卡上的小企鹅时,就有许多院友留言:“哟哟哟,这不Pingu嘛!”



即使解释了几番还是陷入了马什么梅的陷阱

“这明明就是Pingu啊!”


这得从1992年说起,这一年Pingu这个IP被索尼公司看中,正式引进日本市场,不仅在日本“央视”NHK、东京电视台播放,连部分地方电视台也看中这块香饽饽,日播夜播,播完重播,就像你暑假打开电视台必看到《还珠格格》的那种频率,不夸张的说,当时日本超过90%的青少年都认识这只企鹅


“最大的烦恼就是太红了”


但光是引进还不足以造成“Pingu是日本产物”这种错觉,那还得软硬兼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呕心沥血搞点衍生周边产品来满足观众的欲望,让他们的币有处可撒。


除了搞扭蛋、模型这种实用价值低,观赏性高的纯收藏硬周边:


像日本玩具大厂BANDAI在1993年就开始和Pingu合作,图为他们第一款产品。



过后一发不可收拾,噼里啪啦推出一大堆掏空你钱包的玩具


还有各种实用性偏强的文具、服饰、家庭用具等软周边。


比如这个把冰放在Pingu脑袋里,摇一摇手柄,绵绵冰就会滑到肚子的刨冰机:


让孩子从此爱上喝冰白开水


动起来是这样的,眼神心虚像在躲避老师提问


在这个世界上,三千块可以买到一台戴森吹风机,但不一定能买到一台Pingu和Sony合作的凸嘴吹风机,毕竟已经停产了,市面上能看到的二手产品,不是标记超高价,就是标记着“已售”,还有一部分就是纯粹展览给大家伙瞧瞧“我有这个宝贝”,过过眼瘾



总之,日本人在Pingu商品周边化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褒义)


作为Pingu信徒多年,住在东京的里美说:“所有的Pingu商品都将变成¥,我能感觉到。”


最近,为了纪念Pingu这个超红角色诞生第40周年,日本还搞了个展览会:


40周年是从奥特玛·古特曼在1980年制作的一部实验短片出现了Pingu的灵感雏形开始算起


展览会中展示了原作者的创作笔记,拍摄期间实际使用的珍贵黏土模型,绘画分镜等400件珍贵资料......



当然还少不了卖货的环节

真有你的,日本带货王


周边是商家们大批量制造的线下流通,与此同时Pingu在普通群众的手里还有了新的变种,那便是全民皆可参与制造的非物质文化——MEME。


在Pingu身上除了有魔性的神态,还有它那入脑的“Noot Noot”。



即Pingu的喙卷成圆柱形发出“Noot”的声音


Noot可表气愤,亦可表高兴、甚至是吚吚呜呜咘咘等,一切情绪都可以Noot Noot。就是这一Noot,让Pingu成为MEME界的香饽饽鹅。


在各大热门单曲里面,将关键词都改为短语“Noot Noot”,达魔性洗脑烦人又很顺滑之势,如《Let it go》变成《Let it noot》。



前面的视频可以不看,这个必须看

看后:快闭嘴吧Pingu


在Noot的音频变种之下,还衍生出部分要扣钱的谐音梗:





如果说Noot是Pingu的集中表现,此外还有各种在Pingu身上的散装变种,毕竟鹅的全身都是宝。


在咱们国内还诞生地域变种——潮汕企鹅


在原有的视频基础上,加入来自广东揭阳市塘埔村当地青年拍的《潮汕英豪传》原声,让Pingu变得更生草。更具体来说就是你能在南极世界听到沙家浜的声音



是你,狮头鹅!

视频来源@Pinga子channel,BV1Xt411T7UR


我想人类之所以这么喜欢企鹅Pingu,除了它的商品模式完善性,更多的是其中夹杂着对过往时空的怀念性。


在那个刚有互联网的年代,许多东西通过电视或者街口的碟片播放机偶尔获得,当你对某个影视作品动心时,却又不一定能找到资源,进行存档N刷。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就是永久错过了


“喜欢Pingu的人应该都有点念旧和偏执,即使背景总是灰灰的,但企鹅家族还是令人难忘。夜晚打开一集《Pingu》,你可以很快穿越回到儿童时期,甚至在一直遵守本我的Pingu身上找回一些成人后遗失的品德。”


每当寒冬将至,有人在《真爱至上》,有人在《四重奏》,也有人在《Pingu》。它就像看着《重庆森林》里的金城武在安静地看电视吃炸鱼薯条,能立马到达那个让人怀念的时代。


如此这般,我们都长大了,变成Longu。

好吧这个笑话不好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小龙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