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3-29 14:05
快手离“APP工厂”还有多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作者:李禾子,原文标题:《快手难再造“快手”》,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字节跳动被外界形容为“App工厂”,而事实上它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快手,也一直尝试把自己也打造成一个“App工厂”。


快手近日在大部分安卓应用商店上线了一款名为“回森”的音乐K歌App。据官方介绍,回森由北京晨钟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该公司的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快手CEO宿华。根据体验,回森App在玩法上与其他K歌App并无太大区别,整体看起来更像此前阿里巴巴推出的一款K歌App“鲸鸣”,形式都是K歌+音乐视频,并且用户还能将自己的作品发表向他人展示。


熟悉快手的人知道,快手想做新产品不是一天两天了。上一次被媒体集中提起还是在2019年,此前的整个2018年,快手孵化的App数量高达十几款。这也被认为是在2018年资本寒冬环境下,快手受融资进展、竞品速度和资方压力等多方面因素叠加影响,将商业化加速提上日程的结果。快手寄希望于能押中某个App,跑出新的增长点。


两年多过去,快手并没有停下开发新产品的脚步。据公开报道粗略统计,2020年以来快手上线的新产品就不下七个,类型涵盖了社交工具、B端广告主服务、资讯、中视频、播客和K歌社区等等——跑步上市的进程里,从新app数量来看,快手俨然一副“App工厂”的模样。


为什么要坚持不懈地开发新App?


快手给出的第一个答案可能和绝大多数互联网巨头相同:因为面临流量增长见顶的危机。并且3月23日公布的快手上市以来首份财报显示,2020年,快手经调整的亏损净额达79.49亿元,尽管其亏损呈收窄趋势,但快手至今仍未实现盈利,与此同时,快手的营收增速也在放缓。


在流量增长见顶和尚未盈利的双重影响下,快手必须找到出路。想办法增加广告和电商收入是一条出路,这让快手的收入结构不必再像以前一样严重依赖以出售虚拟礼品打赏主播为主的直播收入;布局海外是一条出路,趁着海外市场红利还没有消失可以占领份额;而开发新App,显然也是快手认定的另一条出路。


只是比起两三年前“寻找新增长点”的更为实际的目标,这条出路随着快手的上市增添了更多意味。


表面上看,快手是想用做产品矩阵的方式,让自己不只是对标抖音,而可以对标整个字节跳动。但作为率先上市的一方,快手现在有比超过抖音还重要的事情——给投资者提供更多想象空间。快手当下所处的局面是,一方面自今年2月5日在港交所上市交易以来,成交价格始终维持高位,创造了万亿港元的市值;另一方面,快手市场地位依然排在第二,许多数据表现落后抖音。


“大家通常对第一名要求(好的)利润(表现),第二名要看你的规模和故事,看你故事讲不讲得通,不然怎么撑住这么高的估值?”曾在快手工作过的资深产品经理、科技媒体作者判官向品玩分析。


为了冲刺上市,快手近两年没少做“讲故事”的事。比如广告营销方面,将快手营销平台全面升级为“磁力引擎”,称要全面打通公域和私域流量,打造“第二增长引擎”,不久前磁力引擎还高调宣布与华帝达成战略合作;电商方面,近一年来在直播带货上动作频频,邀请到众多明星加入;直播业务本身方面,今年春节期间策划了给快手带来漂亮数据的“超级播”直播活动,连续直播26天,覆盖带货、综艺、演讲和访谈等形式,想“挖掘直播的更多想象力”。


上述所有动作的一个共同点是,都是在围绕快手主App进行。作为快手讲的众多故事中的一个,开发新App更深层次的目的是为了证明其团队具备可复制成功的能力,从而增强外界的信心,


“快手现在的规模是不错的,但别忘了它的主端业务(短视频)之前是处在竞争过于激烈的一个赛道,这种情况下,它可能就需要去通过做新产品来证明说 ‘以前我们不是因为运气好,确实是因为看见而做到,不是因为做到再看见’。”判官说。


快手化身“App工厂”有充足的理由,然而“App工厂”的真正意义不在于产品多,而是能有下一个现象级产品,然而到目前为止,快手这些新开发的App还没能跑出下一个快手。


除了外部因素——新App普遍不好做的大环境,这个结果也在一定程度暴露出快手在组织和管理上的短板。换句话说,目前看来快手的成功并没有一个可以复制的方法论——快手App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抓住了下沉市场窗口期,但现在这个窗口期已经不复存在,快手想要再造一个“快手”,很难。


难点之一在于团队建设。据品玩了解,快手团队一直以来都在围绕主App做事,而每个新App的开发几乎都由一个个独立的团队完成,彼此间缺乏联通,每个团队也很不稳定,换过很多人。这导致整体的思路不清晰,甚至像是摸彩票。


有业内人士认为,字节跳动的产品逻辑与快手形成了鲜明对照。字节跳动早期通过运营内涵段子、今日头条、火山等几个产品,在前后端技术、增长、推荐算法、多媒体、运营、商业化和市场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并且形成了稳定的增长、技术等中台,这些成为它app工厂的基座,不同团队可以快速复用。


难点之二则在于人才的吸收——这并不是指快手吸引不到人才,而是人才在进入快手后,是否能真正发挥作用。据品玩了解,所有进入快手开发新产品的人才几乎都会面临的窘境是,公司对其支持一直不甚明朗,基本拿不到主产品的流量、技术支持,以及企业的资金投入。


知情人士称,快手高层认为当年他们都是白手起家的,所以现在做新产品也应该白手起家证明自己,然后再找公司要支持。同时,尽管也有团队做出过数据和商业化前景还不错的产品,但管理层又会觉得几十万的DAU不够性感,依然得不到更多支持。而这就形成了一种悖论。也一定程度束缚了团队。


大部分飞速发展着的互联网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是,组织管理建设跟不上其日益看涨的估值。就像快手的矛盾之处,一边期待着能再造一个“快手”来证明自己,一边又受到组织和管理的惯性影响。


当然,对于快手来说,能跑出来新的App是锦上添花,跑不出来目前并不会过多影响投资者信心,只是需要它在其他方面做出更多业绩来消化掉当前的高估值。


不过宿华、程一笑曾经在公开信中写到,“快手要从成就一个伟大的产品向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转变。”而如今伟大的互联网公司很少只依赖一款产品,这也预示着快手依然会对开发出“下一个快手”充满执念。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作者:李禾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文集: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