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4-15 16:32
得物:鉴定江湖险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仉泽翔,原文标题:《得物没有权威》,头图来源:IC photo


低调的得物,站上风口浪尖。


先是平台上有人把一双1499元的李宁炒到48889元,翻了33倍。风浪将息之际,得物又激情对线唯品会,指控唯品会销售的Gucci腰带是假货。


对于得物而言,成也鉴定,败也鉴定。正是由于得物早期用“鉴定”把住了限量球鞋交易的生意,让用户产生足够的信任,才能让炒鞋交易水涨船高。同时,这也让从中赚取交易费用的得物获利,继而开展奢侈品等新品类业务,带领潮人用户不断买买买。


但另一方面,得物草莽起家的鉴定业务,依然存在没有客观标准、职业定义模糊、选拔过程模糊等多种问题,并且引发了本次和唯品会的真假Gucci事件。可以想见,这应该不会是得物的最后一次鉴定疑云。


实际上,绝大部分互联网产品以一项崭新的理念迅速攫取市场以后,随着组织发展,都会发现系统性漏洞,比如脸书现在面临的隐私问题,快手电商现在面临的监管问题,以及早年淘宝的中供系大清理。要处理这样的问题,固然需要极大的耐力和勇气,但也恰好是让外界辨别真正的好公司的机会。


球鞋背后的生意


如果要评选当下年轻潮人浓度最高的社区,得物称第二,确实没人敢称第一。在2020年之前,得物还叫“毒App”,是国内最大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以球鞋为根基,扩展到潮服穿搭、潮流单品转卖,比如BE@RBRICK的小熊,甚至是科尼塞克的跑车。


尽管得物上的潮品琳琅满目,不过仍然要承认的是,得物爆发式增长和2019年以来的炒鞋风潮密不可分。彼时,尚未改名的得物一端连接起千万级规模的球鞋需求,另一端拉动着数量稀少的限量款、联名款球鞋。供需关系的失衡,让球鞋的价格暴涨,从而形成巨大的套利空间。


球鞋鉴别最早兴起,是因为球鞋爱好者最早要购入稀有的限量版球鞋时,不得不以海淘、代购等非官方的渠道进行购买,货源鱼龙混杂。消费者为鉴别真伪,就需要到虎扑等社区,寻求“大神”来帮忙。到后来,这样的形式走向平台化,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得物和nice等转售平台。


为了解决真假难辨的痛点,得物则输出了一套专属于自己的鉴定标准,即防伪四件套:得物鉴别证书、认证鞋扣、包装盒和胶带。同时拥有四件套的商品被称为“过毒”,也就是通过得物(毒App)的鉴定为真。


到现在,得物已经发展出了一套自己的网购模式。


在得物,一款鞋的购买链接背后,可以是无数个活跃卖家,或者是淘宝店铺。价格由卖家决定,得物并不直接参与定价,而是负责筛选出最低价推荐给买家。买家买入后,再由卖家发货给得物,经鉴定后再发给买家,整个过长最少要耗时一周。


在这个定价机制的作用之下,许多明星或球星上脚过的热门球鞋,它的价格会存在实时变动的情况,而得物也会随时更新最近2小时内,买家买到这款鞋的价格。


得物平台上李宁热门绝影系列跑鞋售价(图源自作者)


炒鞋的人多了,作为撮合平台的得物,自然赚得盆满钵满。据媒体披露,得物每卖出一双鞋,会在中间抽取5项费用,分别是技术服务费、转账手续费、查验费、鉴别费和包装服务费。这意味着,单款球鞋的价格越高,得物能够赚取的费用就越高。


那么得物最终能靠球鞋交易赚到多少钱呢?“得物”公开的营收数据显示,2018年中旬得物App每月GMV已经接近2亿元,2019年全年GMV可达60亿~70亿元,到2020年初,得物的月活用户已达到4000万。 


这远远未到得物的天花板。美国球鞋交易平台StockX在2020年的GMV是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8亿元。


但问题是,转售市场鱼龙混杂,在其中又想当运动员又想当裁判员的得物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2020年6月,中消协点名得物,其在监测期内共被搜到8735条负面相关信息,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相关负面信息分别在6月9日和18日出现两次峰值。


得物引以为傲的四件套标准,也早已被找到漏洞。3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破获了首例第三方鉴定平台防伪标识被侵权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涉案金额高达700多万元。据媒体披露,涉案的“第三方鉴定平台”就是得物。


在1688上依然可以买到“四件套”(图源自作者)


犯罪团伙一边“克隆”了多个和得物相似的虚假网页,一边生产、销售假冒的得物平台鉴别证书、认证鞋扣、包装盒和胶带等防伪“四件套”。据犯罪分子交代,生产一套仿冒的“得物四件套”成本不到3元,却可以卖到20元以上。


险恶的鉴定江湖


鉴定是得物成长起来的核心点,但也成为了得物最显著的问题:鉴定师能力水平如何,仅是得物的一家之言。


球鞋鉴定师目前仍然不是一个得到劳动部承认的正式职业,鉴定师的行为缺乏标准约束,能力也大多参差不齐。得物上球鞋鉴定师的准入门槛也仅是由平台审核,授予其“鉴别师”资质,即可参与鉴定。


业内较为知名的鉴定师都有着大同小异的成长路径:小时候爱看球,连带着也喜欢球鞋,家里藏着一厚摞《灌篮》杂志,专捡最后几页球鞋版块读,《size》也是课后的必读书目。互联网兴起后,他们开始混迹虎扑或者贴吧讨论球鞋,自己也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开始收藏球鞋,玩得多了自然也就摸索出来一些规律,开始帮同好鉴定,逐渐有了些名气。


依靠国内最大的篮球社区虎扑,得物做球鞋鉴定几乎是水到渠成。一位鉴定师告诉全现在,得物早期的鉴定师几乎都来自虎扑,属于邀请制,最早的鉴定团队也只有十几人。


而现在,根据得物App数据显示,它当前拥有由平台认证的131位鉴定师,截至2021年4月13日,累计鉴定1.19亿件。其中,人气高的鉴定师已累计鉴定球鞋超过331万双。


但随着球鞋市场逐渐繁荣,精英化的小团队作战显然不能满足庞大的用户需求,得物的鉴定师团队开始扩张,门槛也随之降低。


得物App显示,目前,只要答对50道球鞋鉴定测验题,即使是普通用户也可以注册鉴定师参与球鞋乃至奢侈品的鉴定,随着活跃度的提高,将获得更高的曝光量和推荐量,如果成长为“鉴别王者”将成为平台合作鉴别师。


2019年,Air Jordan复刻黑红配色AJ6。这一经典配色被假鞋厂商盯住,大批假货流入市场。据球鞋自媒体“原价帝”报道,一位鞋友同时购入300双这一配色球鞋,均为假货。


根据鞋圈自媒体报道,这批假货无法被鉴定有三重原因,其一是假鞋厂家用料确实扎实,使用了真鞋的材料。其二,这款鞋正品鞋款的中底是被制版覆盖的,无法查看中底走线和注胶孔,鉴定师在鉴定过程中无法差异这一细节,鉴定最后一个bug就这样被堵住。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大批知名鉴定师被收买,参与造假。GET鉴定组负责人@Ben与999 在微博喊话称,假鞋厂家花20万元收买他被他婉拒,随即遭遇了人身威胁、上门堵截、电话骚扰,对方甚至知道他家人的姓名和地址。在他的微博中点名,鞋圈内多位知名鉴定师参与了这批假鞋的造假。


现阶段,鉴定球鞋仍是一门经验学,对于鉴定师来说也是一场名誉的赌博。一位球鞋鉴定师告诉全现在,“现在仍然没有100%靠谱的鉴定标准,只是在耐克、阿迪没有做出完美防伪解决方案的情况下,鉴定鞋款是球鞋市场目前公认的可靠度最高的判断真假的方式。”


2020年6月,中国质量检验协会发布了一份行业团体标准《运动鞋鉴别通用要求和判定方法》,但只属于推荐性标准,仅供业内自愿采用。就在这份行业标准中,也仍然沿用查看中底走线、注胶孔、鞋标、合格证等细节的常规做法。


显然,鉴定师肯定会有走眼的时候,在球鞋市场,只要不是从品牌方手中直接买入的球鞋均有被造假的可能,不同鉴定师对一双鞋各执一词的情况也经常出现。而这样一套粗糙的鉴定体系,也无法保证鉴定师和第三方卖家之间没有勾连和利益输送。


“如果你非得知道一双鞋的真假,那你就最少去找三家不同的鉴定平台去看,同行们都是死对头,肯定拼了命的去挑对方的错,要是都鉴定为真,那肯定没问题啦。”一位鉴定师对全现在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仉泽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