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5-08 15:35
被骂上热搜的女歌手,到底冤不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李路修,原文标题:《被骂上热搜的女歌手,到底冤不冤》,头图来自:《吐槽大会5》


这两天,如果你经常上网冲浪,想必不会对“乃万”这个名字感到陌生。


微博上,#乃万#、#乃万 给心爱的男孩一些宽容和理解#、#乃万 我不会退缩因为我没有做错#……一个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热搜话题,都指向了同一位女艺人——乃万。


尽管此前曾参加过《中国新说唱2019》《青春有你2》等热门综艺,但这位说唱歌手最接近于出圈的一次,还是因为前两天在音乐节表演时发表的一番言论。



在这则播放了超过730万次的视频里,你能看到,舞台上的乃万双手扶着话筒,对着台下的听众,突然开始掏心窝子——


“我写这个歌(指歌曲《boy》)……是因为在网上看到一句话说‘男生也有很多梦想,想做球员,想做游戏玩家,但18岁以后他们的梦想都成了买房买车’”


“我们要给心爱的男孩子一些理解和宽容,男生也要大胆继续追寻你们的梦想”


“女生也一定要做自己,每个都要坚持做自己,这才是真的男女平等。”


这些话,单拎出来看似乎都没多大问题,但放在一起就是说不出的奇怪。


在不少人看来,这番话仿佛有意无意地在把男性在买房买车上面临的经济压力,归结到女性头上,而正是这种联想,引起了网友们本能的反感。


这则视频下高赞评论。


“宽容可以,先把女厕所还给女生”


在相当一部分网友看来,问女生要宽容,无疑是找错了对象。


如果说男性的梦想是买车买房,那么女性的梦想仅仅是平等——


上学时,在报考专业时不被抬高分数线和缩减名额,在应聘和晋升时不被区别对待,在原生家庭能够得到同等的经济支持。



要求再低一点,甚至可以是在试衣间和女厕所时不被男性窥探。


比起男童出现在女厕这件事本身,让女性更为困扰的是“孩子还小,他懂什么”的社会观念。/微博


在这样的情况下,女生会觉得自己的舆论空间本已狭窄,你还要我宽容理解?


乃万的本意可能很真诚,但是性别刻板印象突出的现实,并不是一句轻飘飘的“宽容理解”就能改变的。


更何况,在天平本身就倾斜的情况下,让相对弱势的一方去体谅相对优势一方的难处,未免有些残忍了。


而乃万的粉丝则认为,娱乐账号在搬运传播乃万言论的过程中,隐去了原话里“已经有很多歌颂女生的歌”和“男生女生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信息点,是导致乃万被群嘲的主要原因。


于是,几乎每位稍微有点声量的博主的评论区里,都能看到乃万粉丝忙不迭地赶来科普“完整版发言”。


粉丝制作,全网分发的澄清帖。


工作室也迅速发布声明,向那些“断章取义”“恶意歪曲”的账号发去了警告。


然而,这场扩展到性别议题的舆论风波,不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整个事件的走向,开始往一个相当不可思议的方向滑去。到最后,承受了最多网络恶意的,居然是一位并没有什么过激言行的网友。


“虎扑挚友”的诞生


说起来,尽管内娱明星的表达常常会因为词不达意而招惹非议,但能把“做自己”这种片汤话也说出争议的,乃万也算是第一人了。


细究起来,她对“失去梦想,变成房奴”的男孩产生共情,倒也并不难理解。


就像前段时间,全网都在心疼的一位渴望拥有任意门的网友。


截图里,是一位幻想着拥有任意门的网友,而TA能想到最幸福的事,就是白天在北京上班,晚上回鹤岗睡觉。



有人不禁感慨,“都有任意门了,是什么让他连梦想都这么渺小?”


而接下来的评论,一个比一个扎心——


“他还没想到用任意门送快递呢”


“等他35岁以后就想到了”


“被生活压着的人,连做梦都得小心翼翼”


……


评论区有一句高赞留言是“没有一个小男孩的梦想是长大能买房”,跟乃万的最开始的表达其实相差无几,感慨的方向却天差地别。


在这些同为天涯打工人留下的只言片语里,有终日奔波的疲惫,有艰难搵食的辛酸,也有蹉跎岁月的感伤,但就是没有向异性投去的、理直气壮的“我买不起房,你得宽容理解我”的迷惑目光。


同样地,在这一次声势浩大的针对乃万言论的反对声中,也有不少人指出她这番言论的因果逻辑不成立。


一天后,处在舆论旋涡中的乃万本人发微博回应了此事,并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与此同时,评论区里被点赞最多的留言,依旧是反对的声音。



乃万回应中一刚到底的态度,在为她惹来更多争议的同时,也有人向她投去了赞赏的目光。比如直男的网络聚集地虎扑步行街,“带带大师兄”孙笑川,以及他的狗粉丝……


然而,虎扑官博在力挺乃万言论的同时,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意味,又仿佛在暗示乃万的颜值还不够格当“虎扑女神”。



如果说虎扑官博只是暗示,那么虎扑网友则已经把“我们选女神也是看脸的”写在了脸上。



“乃万这人能处,但投票还得是圆圆”


“乃万对于男性群体的共情”与“部分男性的不领情”之间形成的落差,尴尬中带着一丝迷惑,迷惑中又透着一丝幽默。


很难不让人联想起前段时间爆火的一则短视频——


一家姐妹都愿意把老家的拆迁款全留给同胞兄弟,兄弟则理直气壮地表示“这些本来就是我的,别好像你们施舍我一样”。



都说为别人做出一半牺牲的人最痛苦,因为别人的眼睛总会盯着你尚未奉献出的那一半。



如果乃万与虎扑之间形成的黑色幽默,多少还为互联网带来了一丝快活气息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让网友们彻底笑不出来了。


意料之外的“受害者”


几乎没人能想到,在有关乃万的言论争议发酵了几个回合之后,最终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反而是一位患癌的网友张女士。


没有攻击,没有谩骂,被网暴之前的张女士只发过一条涉及乃万的微博,来表达自己不认同的态度。


乃万的支持者实则是网络喷子。


事实上,这位女士的声音比绝大多数对乃万的批评要温和得多,但结果却是她遭受了最严重的网络暴力。


看起来,在一些人眼里,她得病了,还向社会求助了,她就天然地处于道德洼地。


说起来,重病患者被网络暴力,并不是第一次了。此前B站up主“卡夫卡松饼君”就曾因为乐观抗癌而质疑被装病,陷入一场网暴与被网暴的罗生门之中,直至去世。


松饼君在社交平台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微博


但与家境优越、单纯为了分享抗癌经历的松饼君不同,张女士家庭的经济能力不足以支付治疗费用,因此,她在筹款平台上发布过求助。


而在张女士表达了不认同乃万的观点后,她的疾病以及求助经历也被翻找出来,被迫成为一场网络暴力活动的靶心。


有人专门把微博昵称改成“XXX(患癌网友真实姓名)今天被病魔战胜了吗”,并诅咒她很快就去世。



张女士在筹款平台上的求助也被恶意举报,而一旦被平台认定成虚假求助的话,很可能被冻结银行卡,杀人于无形。



当事态越来越朝着难以控制的方向发展,乃万本人出面也不好使了。


5月7日深夜,乃万向张女士捐助了3万元。


在乃万晒出的捐款截图中及后续评论中,不难看出,在祝福患者早日康复的同时,她又一次地表达了“骂我就骂我吧,我问心无愧”的态度。




但问题是,遭遇网暴的这位网友,从始至终也没有骂过她。乃万也曾在评论的评论里表示过这层意思。



然而,在捐款的同时说“骂我就骂我吧”,很难不令人把这个“骂”误解成特指,即“虽然你骂过我,但是我还是愿意帮助你”。


几个小时后,乃万删除了这条微博,但网络上也多了几篇通稿。



张女士的微博下也多了这样的言论。



而比网暴本身更可怕的是,施暴者似乎还乐在其中。


正如学者刘瑜所说的那样——


极端太有诱惑力了,它的确定性以及确定带来的自信,它的简单以及简单带来的省心,它的易辨识以及因为辨识度所迅速集结的情感群体,真是太有诱惑力了。 


从此不用在不同的观念之间颠沛流离,不用根据路况不断调整方向,不用经受自我怀疑的折磨,不用被渺小感经年累月地审判,这种人可能的确很幸福吧。


如果说,最开始当乃万在音乐节上的喊话,只是想要表达love&peace,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话,那么这件事的后续发展与她的本意,可谓是南辕北辙了。


但有一句她没说错,无论男人女人,都请先做个人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李路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