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6-10 18:30
高考人数之谜

因为统计口径的变化,导致了很多误解与谣言,比如复读生的谣言。同时,也需要警醒,未来高校必然面临生源的枯竭,而不是增长。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陈志文观察(ID:chenzw_edu),作者:陈志文(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原文标题:《高考报名人数增长背后的另外一种下降》,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1年,高考报名人数再创新高,达到1078万人,比上年增长7万,这是连续3年突破千万。


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在2008年达到历史最高峰1050万之后开始了下跌模式,连跌5年,降至912万。2014年开始,高考报名人数止跌并开始缓慢增长。在2019年再次突破千万,直到今年。



但是,这个超千万的高考报名人数,和2008年的1050万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因为并非绝对生源推动下的增长,而是统计口径的变化。


本世纪前10年高考报名人数增长,生源主要来自适龄人口的增长,高中教育的普及与提高。比如2005年普高招生高达878万人。另外一个带动的重要因素则是“大扩招”,“大扩招”让上大学的机会快速增加,也在刺激普职比偏离原来的5:5分流,普高占比快速提升。


2014年起的报名人数再次提高,从适龄人口与基本生源基数角度看,几乎没有太大变化,甚至在缩减,尤其是普高人数。对照三年前的普高人数,均在800万左右,远低于2008年前后的规模。此次增长的核心原因,是职业教育升学路径的打通,大量中职与高职人数进入了高考报名人数的统计范畴。


除夏季高考外,山东、广东、上海、天津等省市的春季高考以及部分省市对口招生(中职)、专升本等报名人数也纳入到总高考报名人数之中。换句话说,目前高考报名人数的增长,一个重要原因是中职生源的加入,各地不断打通了中等职业教育升学渠道。


数据来源:山东省教育厅


数据来源:山东省教育厅


比如考生大省山东。2013年起,山东省高考报名人数为春季高考与夏季高考的总和。2012年山东省开始举办春季高考,重点面向中等职业学校学生,普通高中学生也可参考,第一年的报名人数为40438人,2015年到达第一个峰值11.67万人,之后小幅下降,2018年后再次快速上升。近三年,山东省高考报名人数的增长主要源自春季高考人数的增长,也就是说主要是中职考生的增加。


在高考报名人数持续增长的同时,参加6月普通高考的人数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河南高考报名人数一直位居全国第一,近年高考报名人数增长迅速,从2016年的82万人,增长到2021年的125万人,5年间增长了43万人。


但是,参加普通统一高考的报名人数也仅有85.7万人(2020年),2021年下降至79.07万人,比去年减少了6.63万人。非统一高考报名人数(包括对口招生、专升本、高职单招)2021年有46.12万人,比去年增加16.02万人,占比近40%,今年河南省高考报名人数的增加主要来自于此。


数据来源:河南省教育厅


2018年至2020年,湖南省高考报名人数从45.18万增长到53.6万,增加了8.42万人,其中参加统一高考的报名人数仅增加2.42万人,与此同时职高对口、高职单招、保送等人数增加了6万人,约占总增长人数的四分之三。


数据来源:湖南省教育厅


2019年至2021年,河北高考报名人数从55.96万增长到63.39万,增加了7.43万人,但统一高考的报名人数却从51.24万下降到44.13万,减少了7.11万人,对口招生人数则翻了五倍还要多,近两年河北省高考报名人数的增长主要源于对口招生人数的增长。


数据来源:河北省教育厅


最近3年高考报名人数的显著增长,连续破千万,除了统计口径的变化,两项扩招政策的拉动是很明显的。


2019年,为解决就业与长远的产业升级问题,国家启动了高职大扩招,2020年再次明确继续扩招,两年内完成200万。


2020年,为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就业难,缓解就业压力,教育部采取了不同层次的扩招,如专升本,第二学士学位,研究生等。


这两项政策对高考报名人数的带动效应非常明显,也直接导致高考报名人数连续三年上千万。


2021年河南高考报名人数创新高,但这种新高背后则是专升本人数的大幅增长。6月1日河南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披露,2021年河南仅专升本就高达18.74万人。换句话说,高考报名人数里有18.74万就已经是大学生了,但因为参加专升本,也算入当年高考报名人数,实际6月份普通高考报名人数是下降的,仅有不足80万人。


对照河北近年高考报名人数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口招生,即中职与高职高考报名人数比2019年增长5倍,占比也逼近高考总报名人数的30%。


一个省就“高达数十万高考复读生”的结论完全是谎言,是对高考报名人数统计口径的误解造成的。


谈完这些,对于高考报名人数的误解或者谎言就不攻自破了。比如关于复读人数。经常看到有些自媒体耸人听闻地说,某省高考复读人数高达40/50万,占比40%之类。



这种误解就来自对高考报名人数统计口径的不了解,以为只有普高人数,于是就把当地三年前普高招生人数与高考报名人数简单相加,得出了高达数十万的复读人数。


其实纵观新生儿数字,对于未来高考报名人数的变化是相当悲观的。


新生儿数字与生源是正相关关系,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根据新生儿数字对未来的生源发展趋势作出预测。


2003年起,因为计划生育政策,我国新生儿数字长期徘徊在1600万上下。2015年二胎政策落地,当年新生儿不增反降。2016年在二胎政策红利影响下,新生儿曾出现快速增长,达到1786万,但此后出现快速的下降,2019年降至1465万,创下新中国除三年自然灾害外的新低。2020年,再次比上年大跌260多万,仅有1200万人。


而未来,根据人口专家的预测,还将继续深度下跌,低于1000万。这也是三胎政策出台的重要因素。



18年后,即便保持100%存活率,即便一个不分流,全部上普高,我们也仅有1200万生源。2020年高校招生967.45万人,今年招生大概率超过去年逼近1000万,未来哪里还有生源?




高等教育必须未雨绸缪,教育也必须未雨绸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陈志文观察(ID:chenzw_edu),作者:陈志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