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7-08 18:00
VTuber:震荡中的主播与偶像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祝思齐,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骑士君对我说:“我正在看直播,一会儿才能空下来。”


骑士君的头像和昵称都与珈乐有关。珈乐是虚拟偶像女团A-SOUL的成员,这个团体主要在bilibili上直播,出道大半年,已经获得了相当的人气。


在此之前,我从未听说过A-SOUL。即便如此,我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触过她们。比如,在bilibili看《黑暗之魂3》相关的时候,一个叫做《〈嘉然小姐的狗〉黑魂三版》的视频顽强地在我的首页挂了好几天。嘉然也是A-SOUL的成员之一,在外人看来,似乎也是最“出圈”的一个。“嘉然小姐的狗”是几个月前从围绕A-SOUL的舆论风波中诞生的一个梗,渗透进不知道多少ACG亚文化圈层。


不过,A-SOUL这个以二次元形象活跃在二次元亚文化圈的女团,背后的运营公司是在三次元娱乐圈深耕多年的乐华娱乐。正是因为这一点,A-SOUL出道之初在喜爱虚拟主播和虚拟偶像的VTuber圈里引发了不小的舆论震荡。


很多人将乐华的下场视作三次元,尤其是饭圈对二次元的入侵与威胁,掀起了一场抵制。事情后来有了戏剧化的反转,一部分抵制者宣布自己变成了真情实意的粉丝,但事件余波至今存在,前文提到的一些梗仍然流传在外,而A-SOUL的粉丝群体内部,以及A-SOUL粉丝与其他VTuber的粉丝之间也始终存在各种各样的争端与不满。


触乐曾经专门梳理过VTuber行业发展的历史。这次我更想从圈外人的角度了解另一些问题:二次元受众对圈子中出现的三次元倾向抱有怎样的看法?次元壁是切实存在的东西吗?它是值得捍卫或可以被捍卫的吗?我们和VTuber爱好者及A-SOUL的粉丝聊起了他们对所谓“V圈”以及次元碰撞之间的看法。


为虚拟而生


所谓VTuber,一般指的是虚拟主播,其中的一些人被称为虚拟偶像,这取决于他们的个人定位。VTuber通常由一个虚拟形象“皮套”和负责扮演这一角色的“中之人”组成,主要的活动方式是在YouTube、niconico以及bilibili等视频网站上直播。VTuber虽然也会唱歌、跳舞、打游戏,但她们的“营业”重点更多在于和直播观众互动、聊天,用富有个性的表现让观众开心。


对普通大众来说,“虚拟主播”或“虚拟偶像”是比较模糊的概念。比如说,知名度很高的初音未来并不是VTuber,作为“虚拟歌姬”,她的背后并没有扮演她的真人。另一种看起来接近VTuber的是那些因为不想露脸而在屏幕角落放上虚拟角色的主播。这类主播也不是VTuber——他们没有扮演某个虚拟角色,也不会基于虚拟形象改变自己的直播风格和内容。他们直播时在屏幕上贴出的二次元少女乃至可爱的小动物,可以理解为在网络世界里换上的头像。至少在本文里,这类主播不被列入讨论范围。


骑士君原本不是VTuber的稳定观看者。他一直泛泛地关注着各种各样的主播。去年年初,为了和朋友有共同话题,他开始接触这个圈子。


“我去了解了一下当时很火的湊-阿库娅,觉得她直播打游戏时候的反应比较有趣,唱歌比较好听。”骑士君说,“但相比于其他热情的粉丝,我就是一个纯乐子人,只有在特别无聊的时候会去看两眼,不懂日语,我也并不关心主播说了什么。”


虚拟主播绊爱于2016年在视频网站开设频道,是公认的历史上第一个VTuber,只不过当时她主打的不是直播,而是录好的视频节目


从直播内容来看,骑士君不觉得虚拟主播和真人主播有太大差别,最显著的不同只是那层二次元皮套:“在我个人看来,相比于真人主播,虚拟主播的受众很大程度上都是经常接触动漫、游戏的二次元爱好者。大概因为这个,部分观众关注虚拟主播的门槛会比关注真人主播的门槛低很多:皮套好看就追,不喜欢就走。”更重要的是,“虚拟主播的二次元形象本身就向这部分观众传达出了一个讯号:‘我也喜欢二次元,我们或许能很谈得来。’”


也许是基于这个原因,早期进驻bilibili的一些日本VTuber(简称“日V”,而国内VTuber被称为“国V”)即使只是埋头打游戏,唱歌水平也一般,只要皮套还算可爱,还是有很多人支持。这种现象逐渐引起了一部分人不满,再加上当虚拟主播的人越来越多,门槛逐渐抬高。“现在这种不乐于互动的主播已经很难获得特别高的人气了。”骑士君说。


虚拟主播和真人主播的观众们对待“虚拟”的态度完全不同。在真人主播界,主播们如果闹出一些“外貌事故”,可能会在他们的受众中引起轩然大波——当年不小心暴露真实相貌的乔碧萝就是个极端例子。


与之相比,观众对VTuber“虚拟”的部分更加宽容,甚至可以说观众就是冲着“虚拟”的卖点而去。如果某位VTuber的“中之人”不小心暴露真身,外表甚至性别都不符合观众的期待,粉丝群体也许会在一段时间中诧异不安,也有可能进行相貌攻击,但很少因此上升到职业道德层面的批判。VTuber圈里也有一种不成文的礼仪,不鼓励观众去探寻中之人的身份,即使知道中之人是谁也不会在直播间说出来。


骑士君告诉我:“无论真人主播还是虚拟主播,观众关注时的第一印象可能都来自直播间里出现的形象。不同于真人主播的是,虚拟主播的观众打心底清楚关于这个主播的种种表现都是假的。有的虚拟主播甚至会在各个平台用一样的ID,不掩饰身份,但很强调自己作为主播的形象和中之人的区别,甚至在B站和微博表现出来的社交圈子也完全不同。”


日本曾有综艺节目专门找大叔来扮演猫耳虚拟主播


米浴是一位VTuber的长期观看者,他最初从唱歌好听的“唱见”入坑,对三次元和二次元都有所涉猎。他完全不在乎虚拟主播背后的中之人是谁:“中之人是怎样的人跟我没有关系。因为不管她是什么人,我在现实里都不会和她成为朋友,我只是在她用虚拟形象活动的期间去看她的直播和视频。”


米浴觉得VTuber的重点在“V”,也就是虚构的形象以及一整套人设。一位比较受欢迎的日V虚拟形象名叫莉泽·赫露艾斯塔,设定是“赫露艾斯塔王国的第二皇女”,平时直播主要是打游戏和与观众聊天。观众在过程中非常配合她的身份自带的世界观,当她提起自己在游戏中冲动课金的话题时,会用“皇女,国库要亏空了呀”之类的方式应和。


即使VTuber自己不小心说了不符合设定的话,观众也会热情地帮忙圆回去,或者以此打趣。很多人观看虚拟主播的乐趣就在于此。这种现象在三次元主播当中几乎不可能见到。


随争议入场的资本


从事VTuber的主播有两个主流类别,一类被称为“个人势”,除了部分美术方面的工作,虚拟形象的活动大部分都由中之人自己打理;另外一类是“企业势”,由公司或事务所来运营。此外还有一种“社团势”,可能由很少的几位幕后人员协作运营,规模和性质都比较模糊,所以通常不会单独拆分出来讨论。


企业势旗下的虚拟主播往往商业化程度更高,有专门的公司提供动作捕捉的技术、选拔和中之人招聘,组建专业的幕后团队。经过这种渠道诞生的VTuber,行为方式比起主播可能更接近偶像。


A-SOUL是典型的企业势,乐华在2020年11月上线了这个企划,一开始的定位就是“虚拟偶像女团”,而非“虚拟主播”。正是这一点在本来不大的VTuber圈子里一石激起千层浪。A-SOUL的成员们甚至还没正式开始活动,就引发了以NGA VTuber版块和VTuber贴吧用户为主的爱好者们的激烈抵制。爱好者们认为,乐华的入场意味着资本入侵,势必将三次元饭圈的运营方式带入原本的VTuber圈。这对他们来说会是一场灾难。


在一些圈外人看来,这些爱好者抵制A-SOUL的方式有些古怪。相比于其他网络骂战中的各种人身攻击、问候亲族,这些长期浸泡在ACG社区的爱好者们熟练地将不同亚文化小圈子的“黑话”或者“梗”糅合起来,用各种怪话冲击A-SOUL官方账号的评论区。对于不太熟悉这些文化的人来说,这些评论中的每个字都能看懂,连起来却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们用这种方式“制造混沌”,最终目的是扰乱直播秩序,让VTuber和真正的粉丝无法正常互动。


在评论区被冲击期间,A-SOUL官方没有正面回应和处理这种状况,只是继续正常活动。成员们在直播和视频切片中唱歌、跳宅舞、念粉丝写的小作文。渐渐地,一部分原本以冲击、抵制为目的观看者真的被节目打动,转化成了A-SOUL的稳定观看者,成为她们的第一批粉丝,并开始捍卫自己的偶像。这样一来,他们说怪话的力气就花在了对偶像表白以及写真情实意的小作文上。“想当嘉然小姐的狗”这个梗也是因此诞生的。


A-SOUL成员嘉然的宅舞二十连征服了不少原本想看笑话的观众


单论技术水平,A-SOUL应该属于国V的第一梯队,一度被称为“国V之光”。她们的动作捕捉等打造虚拟外观的技术由字节跳动支持,这种强大的资源是很多虚拟主播无法获得的。“她们3D建模水平比较高,比较符合我的审美。而且5个人个性风格不一样,相当于喜欢不同类型的人都会对她们有兴趣。”米浴说。


他开始固定观看A-SOUL的直播。“而且直播时候的杂谈挺有趣的。虽然直播都有台本,但她们可能不一定是按事先设计好的来,可能是和弹幕互动期间自己想到的,对谈起来很自然,不生硬,让你愿意往下听。杂谈里面总是有‘梗’,就像小品里面有包袱一样,让人很有记忆点。”


骑士君则是在心情低落的时候开始被A-SOUL的直播吸引:


“最开始是有很多人在群里聊天聊到她们,不过我当时也和很多被引流的人一样,不是很想去了解,甚至有一点点烦。直到今年6月初的某一天,工作上的事使得我心情很差,恰好有人在群里发了一个A-SOUL成员跳舞的切片,我就打开看了看。当时我就很震惊,现在竟然已经这么好的动捕技术了……再加上她们的舞跳得确实不错,形象也很戳我,后来又从朋友那里了解到她们从首播时人人喊打到现在所付出的努力,便决定关注下去了。虽然时间不长,但现在的直播我是一期不落了。”


至于为什么觉得A-SOUL直播效果好,骑士君觉得“用语言无法描述”,“不过,看看直播立马就能明白了”。


直播杂谈的话题可能更容易引起观众共鸣


到目前为止,虽然A-SOUL的运营方非常强调女团的偶像属性,但暂时没有出现VTuber爱好者们最初担心的打榜、控评等“饭圈恶臭行为”。成为忠实粉丝的用户们不仅停止了抵制,还开始把从前那些抵制的经典言论挖出来重温,以嘲讽这些当初反应激烈的人。


种种因素结合起来,A-SOUL的评论区到现在都呈现一种奇特的混杂风格,从中诞生的各种梗还被四处发言的粉丝们扩散到了其他亚文化圈,也有不少人为了推广A-SOUL去其他主播的评论区留言引流。


很多看起来奇怪的话其实是A-SOUL粉丝戏仿当初抵制者语气进行的嘲讽,但对路人来说几乎不可能分清楚这些发言的性质


对较为封闭的亚文化小圈子而言,“出圈”本身不算什么大事,比如最近流行的“好耶”“我怕了”之类的网络词汇都来自于漫画《电锯人》。路人用起来觉得顺口,不会想着去追究它们的出处。但A-SOUL评论区流传出去的梗实在是太奇怪了,以至于不仅是路人,连想要入坑的新粉都有点发怵。有一部分粉丝开始呼吁大家在说怪话的时候稍微收敛一些。目前的评论区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魔怔”,可要理解起来还是门槛不低。


骑士君没有亲身经历A-SOUL出道时被这些“魔怔评论”攻击的时期,不过他将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部分归因于二次元爱好者的特质:“二次元圈子除了一对一对线,基本上不会直球辱骂,想要攻击别人的时候都会用各种梗来嘲讽,显得自己很幽默,好隐藏肮脏的一面……不过现在A-SOUL下面的魔怔评论基本没什么恶意,引用一句知名二创歌曲的歌词就是‘所有的怪话拆开都是喜欢你’。”


虽然A-SOUL粉丝认为自己说怪话没有恶意,一部分路人和其他VTuber的粉丝却颇有微词。一位七海Nana7mi的粉丝表示,现在七海的评论区“充斥着各种用嘉然头像、ID、表情,说着一样格式的话的人,已经实质性地影响了很多观众和主播”,光用玩梗来解释不能抹消这种行为对正常直播秩序的影响。


官方最近几次的Q&A里都隐晦地表示,不希望粉丝到处引流,可能会引起别人不满。我认识的一些A-SOUL粉丝都表示不再引流,但也有个别人选择继续引……此外,还有一些黑粉故意引流,试图引起路人对A-SOUL的不满。”骑士君说,“只能说现在的情况好了不少,但是在很多地方还是能看到,比较影响观感。”


模糊的次元壁


在争端最为剧烈的时候,VTuber爱好者们表现出一种试图和三次元娱乐圈切割的强烈倾向,这一点A-SOUL目前的粉丝也不例外。


骑士君觉得,大家主要排斥的是三次元饭圈中不好的风气:“三次元饭圈,经常会出现资本推动的打投、买热搜、控评这些令圈外人很厌恶的事。目前二次元圈子还没有那么泛娱乐化,这种事比较少,所以二次元粉丝才想标榜自己和三次元不一样吧。”


问题是,不管哪个圈子对所谓“饭圈”的定义都很模糊。有的人觉得有粉头组织、官方支持的打榜、控评、做数据等活动才是饭圈行为,完全由粉丝自发的应援则不属此类,无论是在直播间刷礼物、抢购周边还是四处引流,都是正常粉丝群体生态的一部分。另一些人,尤其是一些觉得评论风气过于奇怪、被不断出现在其他圈子里的A-SOUL梗和“小作文”打扰到的人,认为哪怕是粉丝自发进行的引流行为也非常“饭圈”。


哪怕在同一个偶像的粉丝群体内部,他们对饭圈行为的定义也不太一致。A-SOUL的运营方曾经因为想举办线下见面会而被粉丝剧烈批判。“之前官方打算在bilibili World活动上举办一对一线下见面会,粉丝可以购买相应的周边礼包,凭礼包内的见面券可以和A-SOUL成员线下见面握手,为此,官方还特意从海外订购了5副力反馈手套。”骑士君说。


在活动举办前,A-SOUL官方向粉丝征求意见,遭到了一致反对。根据市场上目前的报价,粉丝们猜测一双力反馈手套大概需要花费30万。也许是考虑到投入的成本,官方犹犹豫豫地还是想办,结果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指责。


一些粉丝反对的理由,除了这类活动可能有黄牛炒票、粉丝攀比、人身安全隐患之类的问题,还有“虚拟偶像要的就是次元壁,所以不要想着用新技术突破次元壁”,“握手会本来就是日本偶像行业的低俗产物”等等。总结来说,就是线下见面会太三次元、太“饭圈”了。最后,官方彻底放弃了这个计划,发了一篇道歉文,承诺再也不举办类似活动。


米浴的想法不太一样。他认为饭圈指的就是偶像和粉丝群体组成的圈子,觉得“V圈本身就是饭圈”。再加上A-SOUL比其他倾向于以主播自居的VTuber更强调偶像属性,而握手会确实是一部分偶像团体会经常开展的活动。所以,不管是A-SOUL出道时被猛烈抵制,还是粉丝们拒绝握手会,他都不太能理解。


“前几天还有人私信问我有没有七海Nana7mi多余的装扮,他出多少多少钱。还有什么初音未来第3471号装扮,卖9999元。所以,V圈和三次元饭圈不是一样的吗?”


米浴旁边的一位朋友提出了不同意见。她解释说,内娱饭圈打榜、做数据的目的是给“金主”看,数据好看,偶像就会有更多赞助和代言,所以会出现控评或疯狂冲销量的情况。与之相比,VTuber粉丝愿意出高价购买专辑或装扮多半只是因为喜欢。


“我还是觉得区别不是很大。”米浴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但我明白他们为什么觉得自己比较纯洁、比较高贵了。”


另一个问题是,粉丝们想从偶像身上得到的东西,在不同次元是否有本质区别?


骑士君觉得偶像们哪怕私下里非常辛苦,却永远只把笑着的、闪闪发光的那一面展现出来的特质最吸引他。他最初看的是日本的乃木坂46,发现偶像们除了每天都要进行高强度的歌舞训练,还要为了提升名气忍受他人质疑的目光,不断展示自己,甚至做上街派发纸巾这种“卑微又没什么意义”的事。


这些举动让他觉得有种不做作的亲近感。“A-SOUL也是这样的。从刚开始万人唾骂的尴尬处境,到后来用出色歌舞表演征服大家,都让人感受到她们的坚强与努力。每次看到她们时我就会想,我是不是也可以更努力一点。”


正因为这样,无论他有什么烦恼,心情有多么糟糕,只要看到她们,他就会发自内心感到开心。在这一点上,偶像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关系不大。


乃木坂46和AKB48同为日本秋元康系大型女子偶像组合,两者是“官方对手”的关系


另一方面,一些三次元偶像也开始学习主播与粉丝的交流方式,在视频网站上参与直播。这样比握手会直接,更符合偶像的亲民定位。AKB48就有自己绑定的网络直播平台Showroom,在平台上还开办过成员们之间的直播比赛,“毕竟主播是比偶像更新兴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次元壁正在被打破。


早就开始的“入侵”


说回一部分V圈粉丝致力于抵御的三次元对二次元的影响,米浴觉得这是杞人忧天,因为“V圈没什么资本”。粉丝最多的VTuber也只有百万级,而B站百万粉,甚至好几百万粉的Up主为数不少,米浴觉得目前还轮不到VTuber粉丝为了偶像的“金主”去打投和刷数据。


实际上,在日本,VTuber已经开始成为智能手机大厂以及各类产品的代言人,游戏厂商找VTuber进行联动、推广的活动也很多。这已经很接近三次元偶像的商业模式。在国内,这类模式暂时还没有发展起来,但发展起来应该是迟早的事。


骑士君也持类似的态度,不把二次元当作是什么净土:“如果某一天二次元的蛋糕大到吸引了大量资本运作,情况未必会比三次元好……事实上,二次元粉丝所惧怕的事情已经多次发生在圈子里了,只不过影响力比较小罢了。”


日清拉面就曾邀请著名VTuber辉夜月代言,辉夜月在日本的运营方式也更偏向虚拟偶像而非虚拟主播


即使没有资本的参与,二次元作为依托三次元存在的领域,本身也相当脆弱。前段时间发生的VTuber铃原露露引退事件让部分粉丝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没想到会是因为跟踪狂这样的事情毕业。”作为铃原露露的多年粉丝,我的同事冯昕旸老师大受打击。对他来说,这意味着三次元对二次元无情的渗透,因为私生饭和跟踪狂这类事情从前多见于三次元偶像界。


刚入V圈不久的骑士君也见识到了这种事:“我有个朋友推某个国V,根据主播在直播中闲聊透露的信息,不仅查出了主播的真实姓名,甚至在哪所学校读哪个班都查出来了。虽然这个朋友没有公布这些信息或做什么越界的事,但总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啊。希望无论是现实中的偶像还是VTuber都能更加注重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哪怕是出道才半年的A-SOUL也开始有扒中之人的言论在外流传,目前官方似乎还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泛娱乐化”也是目前ACG界存在的一种状况。“动画、漫画、游戏,都可以出各种钥匙链徽章周边。玩家摆周边阵给角色过生日,搞聚会,重复数量购买周边表示喜爱……这些通常被认为是‘偶像粉丝活动’的行为现在是整个ACG业界的常态。”冯昕旸老师觉得这一点也相当接近三次元的粉丝群体。


总的看来,VTuber和真人主播、偶像以及粉丝们的状况,并不因为处于不同次元就差异巨大。真人偶像会“毕业”,虚拟主播也会。毕业后的真人偶像可能会就此消失在大众视野中,也可能作为其他类型的艺人活动;虚拟主播的皮套形象多半会永远停用,但中之人还有可能以别的身份出现。


同理,真人偶像会“塌房”,虚拟偶像也会。此前VTuber公司Hololive就因为触碰了红线遭到抵制,旗下大量VTuber退出中国。另外,一个虚拟形象如果更换了中之人,声音和直播风格都发生巨大变化,对很多粉丝来说也非常难以接受。


中央新影新科动漫频道的官方VTuber新科娘曾因为数度更换中之人引发争议,目前已经毕业引退


到目前为止,虽然围绕A-SOUL最激烈的争端已经偃旗息鼓,但乐华未来会给VTuber圈带来什么,以及众多VTuber粉丝们所看重的“二次元特质”是否能一直保持,依然是未知数。


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偶像还是主播,三次元还是二次元,有一件事是一样的:比起歌手、演员之类,他们的作品不是歌舞或表演,而是自己。“偶像就是贩卖梦想的职业嘛。”米浴说,“一个偶像也就那么三四年时光。他们想实现自己的舞台梦,粉丝看着他们成长收获养成感,就是这么回事。”


至少,在我一个圈外人看来,这意味着那层不少人奋起捍卫的次元壁,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坚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只要偶像的本质还是一个个真人,只要粉丝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理智或不理智的类型,那些美好的、闪光的、肮脏的、错乱的东西都会一直存在——三次元如此,二次元亦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祝思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