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7-08 11:55
宇宙的尽头是考教师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勿以类拒(ID:nfccmzk),作者:张旦珺,编辑:莫奈,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好像真的找不到工作了。”七月的第一天,小雨在手机上敲下这几个字。


毕业从不意味着休憩,小雨是2021年毕业的应届生,但“应届”的头衔如此短暂,夏天的号角一旦吹响,面向2022届的秋招就在路上了。从去年秋招开始,本科专业为英语师范的她接连报考了四次教师编制考试,皆以失败告终。


小雨在人口大省河南,她称,今年郑州某区教育局共招聘200多个教师岗位,报名人数达到了近两万。竞争之激烈,不亚于公务员考试。


2020年秋招,北京理工大学教师人才招聘会的入场队伍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教师都是备受关注的职业。曾经,你一定听过诸如“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等赞美之词,只是如今,人们不再谈论这些,教师编成为了瞩目的关键所在。


“想当老师”


教师编指的是在编老师拥有的编制,除了代课老师之外,国内绝大多数公立学校的教师皆按照相关规定,享受事业单位待遇。考公气息浓厚的地方,对教师编的追逐也更为热烈。在微博上搜索“教师编”,跳出来最多的是“山东教师编超话”的相关信息。


山东教师编超话排在“好好学习”超话榜第14


“我们这真的内卷严重,有没有哪里的教师好考一点啊,哭了”,一位菏泽网友在超话里说到。


不只在山东,近些年,教师职位在全国范围内广受追捧。热情体现在教师资格证考试上,根据教育部统计,2019年教资报名人数约为900万,比2018年增长了38.5%。一些机构预计2020年教资报考人数已超过千万,而同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也仅为1071万人。


社会整体都在趋向保守与传统。小雨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理想,大学报填志愿时,她听从父母的建议选择了师范专业:“女孩子,稳定点,(当老师)有寒暑假,将来可以带孩子。”


方怡和小雨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疫情对择业的影响。方怡本硕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专业,经历秋招、春招两场混战后,她被上海静安区的一所高中录用。“后疫情时代充满了太多不确定性”,她说,“我只想找一份安稳的、定期有工资进账的工作,我好像已经躺平了,不去想什么努力拼搏。”


疫情揭示了现代生活的脆弱性,原以为坚固的一切随时可能坍塌。加上“996”“35岁就失业”等新闻让尚未走出象牙塔的大学生提前窥见了社会的獠牙,不再需要长辈苦口婆心的劝导,年轻人开始发自内心地认可铁饭碗的价值。


2020年秋招,深圳市南山区在北师大做宣讲


与此同时,体制外工作的吸引力正在降低。毕业于985大学的杨嘉,曾在某个上市教辅机构就职,对于初入社会的新人来说,教辅机构的薪资可谓丰厚——每逢暑假补课旺季,单月工资可以达到三四万左右。


然而,这份工作与杨嘉心中对教师的期待大相径庭。在她所在的辅导机构,无论是管理层还是普通教师,都要在教学同时担任销售的角色,“销售在职业中的比重甚至更大”,她说。


杨嘉教授的科目是语文,许多学生在上完一期课程后选择将更多精力投放到其他学科——她对此感到深深的理解,续班指标也由此成为悬在她头顶欲坠的利剑。后来,杨嘉又在机构里兼职教学产品开发的岗位,常常加班到深夜12点,却拿不到相关的报酬。


就在她为业绩深感焦虑的时候,一场严冬正悄然逼近课外辅导行业。从去年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提出的“加强中小学生校外补习规范化管理”,到今年发改委强调的“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为逐利的产业”,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政策突然收紧,随之,辅导机构关门、裁员的消息纷至沓来。



“说到底是私企,不是很有保障,就怕面对中年危机,所以还是想进入体制内,不用在意行业的起伏”,杨嘉表示。像她一样的名校毕业生通常能够轻松地在辅导机构获得工作,他们往往因为入编失败、或被高薪吸引踏入这个行业,但几乎都无法长久坚持下去。最初和她一样去做课外辅导的几位大学同班同学,目前均已经离职。


她也毅然辞去了工作,18年毕业的杨嘉重新报考了一所师范院校,今年下半年,她将重新回到校园,当一名师范专业的研究生。


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剧照


上岸之路


在银行工作的玛丽也想当老师,从华东师范大学法学专业后,她就回到了老家嘉兴。


在周围人眼中,银行管培生是不错的职业,但玛丽认为这份工作时间长、压力大,她最想进法院当公务员,但无奈每年的录用名额只有一个,而她的分数“一直差那么一点点”。


日剧《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剧照


比起公务员,当地教师的缺口就大得多,“上岸”也相对轻松。在生活节奏较为舒缓的老家,想成为老师的年轻人不占少数,玛丽的一位朋友形容,当老师“性价比高”——待遇还行、休息时间固定、接触的人事物单纯。


一天,她看到一位大学同学在朋友圈晒自己的教师资格合格证,一个念头瞬间冒出来:她也不是师范专业的,为什么我就不能考呢?


玛丽报考的科目是小学数学,笔试准备了一周,面试准备了一晚,一切都出乎意料地顺利。目前,她已经拿到了教师资格的合格证书,只差一步现场认定就能换取教师资格证,她想着,等明年学校陆续开始招聘,自己就去试试看。


几位采访对象均表示,考取教师资格证并不难,真正有难度的是教师编。在教育资源优越一线城市,教师编的竞争往往更为激烈。


一年两度的校园招聘是应届生上岸教师编的最好时机,不只是学生,全国各大中小学也在此时摩拳擦掌,希望招募到最优秀的人才。


深圳通常是那个先发制人的城市,九月刚过,华师大校园里就声势浩大地摆起深圳教师的招聘摊位。从全国范围来说,深圳地区对新教师的福利也最为优渥,“给我们同学承诺30万(年薪),还提供酒店式教师公寓”,历史系的应届生孟溪表示。


深圳龙华区在北京的校招考点


作为一座仍在不断扩张的城市,深圳近年来新建了不少学校,教师需求量大。孟溪所在的院系共有六十位硕士毕业生,其中近二十人都去了深圳当老师。


然而,需求大并不等于不挑剔,学校做宣讲时,总是对谁都热情欢迎,但面对到个人,校长们又不免严苛起来。


方怡也参加了深圳的学校在北京组织的校招。面试地点在一家酒店,试讲时,校长评价她语气语态都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出现在第二轮面试的名单里。


接下来,她又参加了北京、广州、上海等地的教师招聘。机会看似很多,但到了现场才发现想当老师的人更多,站在队伍里与旁人闲聊,是最能感受到压力的时刻,北京高校济济,她的竞争者总是不乏清北人大的学生。


图源:深圳中学官网


“北师大跟北大、清华、人大比起来还是差一截”,方怡说,“所以我觉得他们对我们的兴趣也不是特别强烈。”


有时还会出现当天求职者“全军覆没”的情况,她甚至一度怀疑:“很多学校有一种养鱼的态度……他们根本不想从你们这批人当中挑出一个人来。”


在郑州,小雨第一次参加教师校招时,被要求展开五分钟的自我介绍,同组的人都侃侃而谈,而她事先没有做好准备,大约说了半分钟就愣在了当场。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她深受打击,草草退场,从此躲开了所有的秋招,直到第二年才鼓起勇气参加招聘。


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剧照


几乎所有的上岸之路都少不了一番苦痛挣扎,随着越来越多非师范生涌入教师行业,普通师范生需要面临来自更多人的竞争。一位与小雨同为英语师范专业的网友发帖称:“考教师编屡战屡败……当年为啥非要报师范学校,还不如去个双一流理工学校读个英语。”


我向她发出了采访请求,她回应说:“太痛苦了,不想再回忆一次。”


变数


“以前是师范生里挑学习好的,现在是学习好的里面挑会讲课的”,浙江大学一位数院硕士毕业生在校内论坛上说到。通过层层选拔,他被杭州本地一所排名前三的高中录用,从他的叙述中能看出,除了教师编之外,他还曾报名了选调生与公务员考试。


2019年,深圳某高中公布的教师招聘名单,就因一水的清北毕业生备受关注,也引发了网上关于“名校生当老师是否大材小用”的争议。


龙华区教育系统2019年秋招入围体检人员院校人数统计图(图源:龙华教育)


而几年过去,一线、新一线地区中学教师的精英化趋势已经成为不再令人惊讶的常态。


孟溪在校招中被上海浦东新区的一所高中录用,她称,与她同时被招聘的新教师们,基本由上海交大、华东师范和复旦大学几所本地高校包揽。


顶尖综合类高校毕业生争先当老师,并非一贯以来的现象。深圳市龙华区教育局一名干部曾向《南方周末》透露,2017年,该区只招到一名北大应届毕业生当中小学老师,2020年则有48位北大毕业生和28位清华毕业生。


某种程度上说,是名校生自己选择了教师编。


网传今年深圳中学新入职教师名单


去年下半年,浙大硕士应届生王曦收到了字节跳动的offer,前者开出三十万一年的打包价,但她没有接受,而是留在杭州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


入编的机会难能可贵,她担心,外面工作几年后,如果再想去体制内,就没那么容易了。


对她来说,互联网大厂的魅力正在不断消退。放在五六年前,去大厂拼搏一番还能被看做抓住了时代机遇,如今,奋斗几年实现财富自由的故事越来越像上一代人的江湖传说。


王曦被字节聘用的岗位是在线辅导老师,当线上教育的监管风暴来临,她一再庆幸当初的选择是明智的。有了编制,至少不再忧心工作上突如其来的变故。


日剧《宽松世代又如何》剧照,宽松世代泛指90后这一代


但变数总归是有的,七月初,全国多地出台学生暑期托管政策的消息,一时间,家长、老师、学生都议论纷纷。


“山东教师编超话”里的网友忍不住了,有人呼唤:“姐妹们,人类的终点是公务员”。王曦对此也略感不满:“教师本来工作时间就长,六七点上班,五六点下班,这样一来,和互联网强度都一样了。”


不过,对于尚未上岸的小雨来说,这个政策并不显得那么重要。“虽然有很多人抱怨,但目前正在考编制的人,包括我在内,基本不会因为这个放弃当老师的念头。


(文中人物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勿以类拒(ID:nfccmzk),作者:张旦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