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从思考到创造
打开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7-12 13:47
一个月花上万块送狗“上学”的人,是怎么想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勿以类拒(ID:nfccmzk),作者:何国胜,编辑:莫奈,原文标题:《一个月上万块送狗上学,你不懂》,头图来自:《为你取名的那一天》剧照


不少人会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对狗生活的羡慕:“为什么狗狗每天都那么开心?因为它不用上班也不用上学”。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的狗,也需要上学了。


前有李雪琴去接自己上了一个月学的宠物狗“老金”回家的视频,后有韩国一家宠物幼儿园内,宠物狗盖着被子排排睡的照片广为传播,萌化了不少人的心,也打破了不少人的认知。


韩国的宠物幼儿园


为了让狗更好地与主人相处和融入愈加复杂的城市管理系统,不少人选择将自家的宠物送进训练中心培训。


主人们早已习惯将宠物称为自己的“儿女”,所以“儿女”去训练中心培训的经历,便自然被称为“上学”。


而与人类的教育不同的是,宠物“上学”(主要是犬类)是纠正自身的不良行为和习惯,如咬人、随地大小便、暴冲等。


当然,这种不良指的是它不符合人类的生活和管理规则。因而这种宠物学校,更像是个“问题儿童”改造中心。


除此之外,以狗为代表的宠物们的上学情形,像极了人类孩子。主人给宠物报名后,经过学校老师的评估,制定相应的教学计划,开始为期1~3个月的教育,过上住校生活。教育期结束后,对宠物进行“毕业考核”,通过的颁发“毕业证”,不通过的延期毕业,继续接受教育。


这些“学校”,收费不一。有的“家长”报了最便宜的班,花费在几千元左右。有的“家长”想让自家的“孩子”享受优质教育,则报了一期上万元甚至几万元的班。


旁人听了诧异,觉得给狗花钱“上学”,不是钱多无处花,便是头脑有些“不正常”。但宠物主人们不这么想,因为给宠物“上学”不仅可以让它更好地跟自己相处,也减少了给其他人造成的不便。


而且,他们觉得怎么花钱是自己的事情。


一、“上学”


“有没有在首都机场的朋友?这个问题我会每天来问一遍”。王冲在7月5日发了这条微博,并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每天发一遍。


不为别的,他要把自己的宠物狗“Blue”从杭州送到北京“上学”,但怕到北京后,出租车或网约车不允许他带狗上车。所以他想找一个熟人或朋友,到时可以从机场载他和Blue去“学校”报到。


图为Blue


他也可以选择将Blue托运到北京,但他觉得那样会让狗狗不舒服,于是便想亲自送去。


送Blue上学这件事,源于王冲的一个观察。他发现,好几次出去遛狗,Blue在和别的狗一起玩时,总被别的狗吼。


“这是不礼貌的行为,但它不会拒绝。”事后王冲想起之前看过的国外宠物上学的视频,他们的狗在学习一些社交礼仪后,如果遇到没有礼貌的狗,会懂得用坐在地上或扭头走掉的行为来拒绝社交。


王冲觉得这会影响自己狗狗的成长,就托朋友给他找个靠谱的宠物学校。


7月4日,宠物学校的老师给Blue做了在线测评。老师的分析和数据显示,Blue是一只很敏感的狗狗,这一点可能是经常分离导致的,因为王冲在白天上班的时候,只能把狗狗单独留在家里。另外,Blue很胆小,时常缺乏自信,服从性在降低。



听完这些,王冲很后悔没在Blue小时候送它去上学。“狗狗的成长环境,学习方式,对它的性格、社交都会有影响。”


做完测评后,王冲给Blue在北京报了一个针对训练的课程,训练期一个月,学费1万多元,打算在7月底“入学”。


上海的林雨也将自己刚养一个多月的宠物狗“小问号”送去上学。“小问号”是只边牧犬,林雨当初选择养它是因为她了解到,边牧是非常聪明的犬只,养起来很轻松。


但养了一个月后她发现,“小问号”变得逢人就咬,连她自己也咬。而且平时出去遛狗,它很排斥牵引绳,不跟主人随行。


林雨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边牧是中型犬,现在如此难管的话,等它长大后会更危险。宠物医院的一个朋友也告诉林雨,如果不纠正狗狗的这些不良行为,会很容易被邻居投诉,而且“小问号”的“户口”(狗证)还没办下来,一旦遭到举报,狗狗就会被带走。


图为小问号


为了纠正“小问号”的这些坏习惯,林雨买了一些训狗的书,也在网上找相关的训狗视频学习。但照着书和视频里的方法试了好几天,完全没有效果。后来,经那位朋友介绍,林雨把“小问号”送到了宠物学校。


开学前测评中,老师告诉林雨,她的“小问号”性格太过开放,胆子也大,“它在哪里都想当老大,在家就是很努力的想当我们的上司,所以对我们那么凶。”


老师给“小问号”开了两周的课,学费4000元,主要解决“小问号”咬人和排斥牵引绳的问题,另外还附赠教一些握手、捡球类的表演动作。两周的课在学校进行,“小问号”也在学校寄宿,而且林雨不能去看望,老师说这样会扰乱它的学习。


平时,学校老师会拍视频给林雨看,最近收到的视频中,“小问号”可以戴着牵引绳出门溜圈了。


两周时间到后,“小问号”将接受老师的“期末考核”。针对它所存在的问题,进行一项项的检验,如果合格就毕业,不合格就继续留校学习。


二、拐点


在自己没养狗前,林雨不知道送狗上学的事情,也觉得这种事听起来有些荒唐。但自从“小问号”给她带来困扰,而且自己难以解决后,她觉得这是必要的。


但林雨不知道的是,“送狗上学”这件事,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出现了。作为宠物产业配套的一环,宠物训练是跟着宠物市场的兴起而出现的。上世纪末,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大量海归人士回国,养宠的风气开始在国内盛行。


早在2009年,央视就报道过宠物训练营相关内容


2000年前后,北京和上海开始出现宠物训练学校。但当时数量极少,大部分人对宠物的消费需求集中在“温饱”层面,训练大多集中在一些护卫犬中。


可以说,宠物的需求也基本符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一波一波的宠物消费热点按层次递进。


从一开始的宠物繁育交易,到宠物食品的消费,再从宠物医疗到宠物美容消费,接着就是当下较为“时髦”的宠物训练。


2006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编写了《宠物训导师国家职业标准》,确定了宠物训导师这个职业。但直到近几年,这个职业才被更多人知晓。


训犬师何卫从业已11年,在他的认知中,宠物训练热点的出现跟养宠物人数增多有密切关系。“因为养狗的人多了,遇到问题的人也就多了。”在他的印象,这一变化出现在2015年~2016年间。


2013年,在当了几年工作犬训导师后,何卫在广州创立了一家宠物训练中心,同时带有宠物寄养和美容服务。最初他是全凭着兴趣在做,因为那个时候很少有人将自己的宠物送来训练,所以宠物训练这块业务几乎没有收入。


但从2015年开始,送宠物来训练的人数明显多了起来。到现在,他们中心每个月有20~30只宠物犬进行训练,算上他自己,有4名训犬师。


而当下中国,宠物猫犬的数量已突破一亿只,其中宠物狗数量达5200万只。在如此庞大的数量加持下,宠物不良习惯和行为也会被放大,因而宠物训练消费的热涨似乎是必然的事情。


另外,跟宠物数量一同增长的,还有人们的收入和社会的单身率等,有经济能力且需要情感寄托的宠物主们,希望自己的宠物是贴心又不给自己添乱的样子。


这跟何卫平日里的观察是一致的:客户70%都是年轻人,其中又有一半是单身人群。


三、家庭教育


在何卫的宠物训练中心,训犬的课程主要分为四种。最简单的课程训练宠物犬的服从性,包括坐、卧、召回、随行等,共有3节课,学费3500元。


其他复杂的课程,除了服从性训练外,还包括改善宠物狗的心理行为和教授花式动作,包括敏感心理、自闭焦虑,装死、握手等,费用在5000元~10000元不等,授课时长在一周到一个月不等。


何卫与一位已毕业的学员及其主人合影


他们中心也有对宠物猫的训练课程,但何卫说训猫的宠物主不多。因为猫的自我性格很强,驯服难度大。但理论上,只要是动物,都可以被驯服。


因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具有条件反射。宠物训练也大抵如此。


何卫每接到一名“新生”,为它做测评是首要且重要的事情,这就像是入学考试,以此来发现“新生”的薄弱地方在哪里。测评倒也不复杂,就是训犬师跟狗狗进行互动,过程中观察它的肢体动作、眼神和对人的行为做出的反应,以此来了解狗狗的性格。


而这需要常年累月的经验积累,才可以察觉到狗狗细微的心理变化和情绪反应。


“因为每只狗狗的心理思维和性格不一样,训练的方法就不一样”,何卫告诉南风窗记者,给宠物“上课”不同于人类学校的集体授课,而是根据每只狗的性格和喜好指定相应课程。这决定了训犬师在训练过程中,给予受训狗狗什么样的奖励物。


“奖励”可以说是宠物训练的核心秘籍。训犬师纠正狗狗的不良习惯,就是靠引导狗狗做出正确的动作,然后给予食物或精神奖励。之后不断重复这一过程,直到让狗狗形成条件反射。



“狗狗其实是个现实主义者,你得要有食物或奖励,他才会形成一个惯性思维,会慢慢的明白,原来是我要听主人的话,才能够获取奖励。”何卫告诉记者,奖励型正向训练方法是目前国内外较为推崇的训练方法,但不是唯一的方法。


“不论人也好,动物也好,让对方去执行你的意志无非两点,一个是威逼,一个是利诱。”何卫称,也有不少宠物训导师会采取高压或暴力性的训导方式,通过让宠物产生恐惧而服从指令。


但这种方式遭到不少人的排斥,如王冲就很反对。他之所以送他的狗狗去北京“上学”,就是认可那家学校采用的正向训练法。


他觉得狗狗很聪明,没必要对其使用暴力和施加高压。也是因此,使他觉得当下国内的宠物训练市场比较乱,训练学校尤其是训导师层次不齐。


林雨在这点上,跟王冲有不一样的认识。她虽不赞同暴力式训练方法,但认同在训练中给予狗狗一些压力,比如在她的“小问号”做错时,训导师可以摁住脖子将其按在地上。


她仔细观察过,有时候大狗会用这种方式教训不听话的小狗。林雨觉得狗狗的有些行为是天性使然,如果不对其加以抑制,而是采用绝对的奖励法,可能难以改善它的不良习惯。


狗狗上完学校的课程,领到毕业证后, 会被主人接回家。


交接当天,何卫会给宠物主人们交代回家后的注意事项,让他们回去后继续教育。“有些狗狗在训练中心很听话,一回家又不听话了”何卫说,这跟很多“家长”一接回家就放任不管有很大关系。


何卫所在训练中心给狗狗颁发的毕业证书样式


“有些人是抱着消费心态来的,觉得我付了钱,回去后我是不想管的”何卫告诉记者,宠物的训练跟孩子的教育差不多,学校只是做了一个启蒙教育,重要的部分还是在家庭教育。


他还称,对狗狗的教育应该从小抓起,狗龄3~9个月是最好的时间,不要等到出现了问题再来纠正。


在他看来,每一只狗狗在融入家庭前都应该接受系统的宠物训练,从而使得宠物与人和社会的相处更为和谐。抛除掉其中的商业考量,何卫的这种建议的确有迹可循。一些发达国家有类似的规定,对将要进入家庭的宠物进行系统的训练。


如奥地利的维也纳设立了专门培训狗的“大学”,每只狗在进入家庭前,都要接受交通法规、卫生、安全和礼仪等方面的培训,若不能正常毕业,就不得进入人类家庭。所以出现了让不少初到维也纳的人感到惊讶的事——当地的狗懂得交通规则,还可以独自乘坐公交车。


四、谁让它们生在了城市


林雨从小就爱狗,但她的父母却相反,所以一直等到她今年毕业搬出来住,才如愿拥有了人生中第一只狗狗。但养狗的烦恼远超她的预期,她原以为狗狗都是爱跟人相处,只要对它有爱心,它就会跟自己相处甚佳。


在它计划养狗时,她想跟之后的“小问号”当“兄弟”,但“小问号”的各种不良习惯打破了她的美好预想。“它就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懂,我完全成了老母亲。”所以,“小问号”自然地成为她的“儿子”。


这点,王冲跟林雨一样,他一直自称“Blue爸爸”,在所有有关Blue的微博中,都把它称呼为“孩子”。所以,他会花钱让它“上学”,会给它买一袋800元的进口狗粮。而这样的意义何在呢?“你就是它的全世界”,王冲如此在微博回答养狗的意义。


但这样的付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


林雨妈妈知道她送狗上学的事后,骂她“神经病”,“你自己都不上学了,你还送狗去上学。”林雨忙解释说,“上学不要钱”,母亲回她“我信你个鬼”。的确,在宠物世界里,还没有义务教育。


王冲也遇到过别人对他送狗上学一事不理解的疑问,记者问他是怎么跟人解释的,“没必要解释,我花自己的钱”。


不光家里人无法理解,林雨的朋友们也无法理解她花钱让狗去学习的事情,他们觉得林雨是钱多没地花。


而且林雨一个同样养狗的朋友知道了她的狗性格不好时,也不支持,而是让她再换一只性格好、听话的狗,朋友说这是解决“问题狗狗”的主流做法。但林雨不以为然,她想的是,如果她把“小问号”换回去,它的性格不改变的话,后面的人依然没法养它,这样下去它可能就会成为流浪狗。


这跟何卫的看法相似,“如果不纠正狗的行为,主人可能觉得自己没法养它,就会弃养,这会导致流浪狗的增加”。根据WHO2019年的统计,全球2亿只流浪狗中,中国有4000万只,数量最多。


在自己没养狗前,林雨看到那些训狗视频时,她会觉得很不舒服,“为什么要让它们听话,自由自在的不好吗?”但自己养了狗后,她就明白“它自由自在的话它可能活不下去了”。


“太惨了,谁让它们生在了城市里。”林雨又说。


7月10日,“小问号”顺利毕业,林雨把它从学校接回了家,“比以前确实乖了很多,就是真的不咬人了,现在只舔手,好神奇。”林雨有些激动地告诉记者。


但老师告诉她,这些只是暂时的,她自己以后也要像老师一样每天都教育它,成果才能巩固。


尽管如此,林雨对“小问号”这些改变已经很知足,“老母亲欣慰”,她说。


(王冲与林雨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勿以类拒(ID:nfccmzk),作者:何国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