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8-11 09:35
全球初创投资热钱,涌向了哪个行业

今年以来,初创企业每5美元的投资中,就有1美元流向了金融科技。仅2020年4月,移动银行注册就增长了200%。有数据显示,传统银行可能会因数字竞争而损失超过40%的收入,拒绝改变者将走向失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五月花(ID:Caijing-MayFlower),作者:金焱,编辑:袁满,原文标题:《全球1/5初创投资流向金融科技,银行传统业务流失》,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到2021年7月为止,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肆虐了一年半的时间,并对全球经济增长造成了极大的扰动,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下跌至-3.3%,世界产出相比IMF2020年1月的预测减少了15万亿美元。2021年上半年,随着各国纷纷开展新冠疫苗接种并取消对企业的限制措施,投资者押注经济将回暖,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攀升至5%~6%。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中,世界发生了极为深刻的变化,一些变化可以追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包括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分离,这个分离在疫情后更为加剧。同样能追溯至席卷全球的2008年金融危机的是金融科技的兴起。


顾名思义,金融科技(Fintech)由金融+科技合成而来,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以技术为手段,金融为目标。金融科技带来的变化如此快速而深刻,以致于人们跟上金融科技的步伐是有困难的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杰弗里·冈本(Geoffrey Okamoto)指出,“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我们对技术的依赖减轻了疫情带来的影响。从网上点餐、签署抵押贷款协议到举行虚拟会议,这不仅要归功于技术创新,而且还要归功于随之而来的社会采用。”


他对《财经》记者说,“创新的加速、数字连接,以及大量寻求开拓新市场的风险投资这三方面结合在一起,正在形成一个技术超级周期。所有国家都应竭尽全力利用这一技术超级周期来推动急需的增长顺风,从而提高生活水平并应对长期挑战。”


在过去十年中,金融科技在大多数日子里都意气风发,赚得盆满钵满,疫情则加速了金融科技的发展,数字金融化的转变成为一个质的转变。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总经理、全球资深合伙人山姆·斯图尔特(Sam Stewart)对《财经》记者说,在新常态下,网上银行使用率增加了23%,手机移动银行使用率增加了30%。“这些变化很可能是永久性的,与危机前的趋势相比,客户向数字化渠道迁移的速度快了三四年。”斯图尔特说。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由于疫情催生的数字化,改变了消费者与金融服务机构之间的关系,这其中有积极的变化,也有新出现的风险,但最起码金融科技结束了纸上谈兵的阶段,核心技术组合已在金融细分领域逐渐实践应用,金融科技进入了令人兴奋的实操阶段。


在数字加速的新冠肺炎疫情经济中,押注金融科技创业是投资者趋之若鹜的战略,这在2021年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规模。2020年,全球金融科技风险投资总额高达300多亿美元,较2015年增加167亿美元。


而根据CBInsights的数据,2021年到目前为止,全球初创企业已筹集了307.9亿美元,完全超过2020年的302.6亿美元。其中一季度投资较之前增长了30%,二季度,金融科技主导了全球初创企业的投资。至今为止,金融科技今年在657笔交易中筹集了307.9亿美元,相当于初创企业每5美元的投资中,就有1美元流向了金融科技。


斯图尔特认为,随着客户不断向线上渠道迁移,银行作为客户与金融服务间的媒介,其角色逐渐变得岌岌可危。堆栈式的行业格局正在形成,每一层都有不同类型的市场参与者在开展竞争。非银新兴金融机构异军突起,在客户关系与渠道分销领域大放异彩,给多种银行产品的销售带来威胁。


投资,势头过猛?


全球金融科技投资如火如荼。全球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增长是衡量其颠覆规模和速度的重要指标,这一指标近两年水涨船高。


随着投资额的增长,金融科技领域的“独角兽”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前几年,从投资者那里筹集到1亿美元或更多资金、即所谓的“过亿轮”(mega-round)曾经是稀罕事,但如今已经是司空见惯,这在那些具有足够的规模和动力来吸收大支票的科技公司周围制造了一种狂热。


毕马威日前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金融科技在并购、私募股权投资与风险投资等方面的融资额为1050亿美元,涉及2861笔交易,创金融科技产业有史以来的第三高。疫情激发美国企业与资本对当地金融科技的投资热情骤然升温,因为疫情正改变美国民众的金融投资理财与支付习惯。去年,北美地区金融科技公司则吸金逾790亿美元,其中美国企业占到760亿美元。


CB Insights的报告显示,全球初创企业二季度共融资1560亿美元,同比增长157%。其中,美国企业占据了创纪录的700亿美元,硅谷公司和金融科技领域的初创企业获得最多资金。今年,独角兽初创企业的年度融资额有望较去年翻一番,新冠肺炎疫情使得企业纷纷加速了科技投资。


大规模的过亿轮风险融资今年至今已达到751笔,超过了去年的665笔。88家金融科技公司各自筹集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占总资金的70%。自2017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的金融科技“独角兽”已经增加近四倍,2021年5月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共有100余家金融科技“独角兽”企业,总估值近5000亿美元。


其中,支付、运营和基础设施、数字银行以及零售借贷为四大核心领域,与投资额在各赛道的分布情况基本一致。该领域的独角兽数量分别约占25%、15%、13%以及10%。


在欧洲,英国和西班牙是金融科技用户比例最高的国家,分别为41%和37%,其次是德国,为35%。其中与支付和转账相关的金融科技服务在用户中的渗透率最高(50%),其次是保险(24%),储蓄和投资(20%),财务计划(10%)和借款(10%)


在欧盟和美国,被收购的金融科技公司的比例远高于其他市场。硅谷银行(SiliconValley Bank)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主管艾琳·普拉茨(ErinPlatts)表示:“一些估值已经高到令人眼花缭乱,多年来,美国一直是这样,目前欧洲有迎头赶上的趋势,其增速着实让人觉得可怕。”


这表明,目前欧盟新兴金融科技公司的市场退出主要是通过收购。


金融服务和保险初创公司是欧洲科技皇冠上的明珠。一系列监管和市场变化意味着近年来欧洲金融科技行业的迅速发展,带来了比以往更高的规模和估值,以及更大的投资者。数据显示,今年欧洲有超过75家公司开始上市交易,而2020年全年只有45家,使得2021年有望成为20多年来科技和互联网交易规模最大的一年。


今年以来,欧洲初创企业从风险资本家筹集的资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创造的高估值大可与美国和亚洲同行媲美,甚至有势头过猛之嫌。


如在线活动平台Hopin仅仅四个月内估值就翻了一番多,3月的一笔融资中估值达到56.5亿美元。瑞典支付公司Klarna Bank AB在最近一轮融资中估值达到456亿美元,是去年的四倍多。


一份来自伦敦发展促进署与Dealroom.co的联合报告显示,英国金融科技行业在2021年迎来井喷式发展,仅上半年就筹集资金57亿美元。其中,伦敦金融科技公司表现最为抢眼,融资金额达到创纪录的53亿美元,占全英该行业融资总额90%,占所有欧洲金融科技融资总额三分之一以上。


目前,伦敦共拥有3018家金融科技公司,比全球任何其他城市的金融科技公司都多。其中,29家已跻身独角兽创企之列,规模仅次于旧金山(37家),位列全球第二。


经过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英国已逐渐扩大其与包括德国和法国在内欧洲竞争对手的领先优势。其中,金融科技产业更是已经成为英国未来发展的重要经济引擎之一。Tech Nation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英国的金融科技产业岗位总量已达300万个,比传统的建筑行业(190万)和金融服务行业(210万)都要多。其中,保险科技、加密货币、支付和银行业务增长尤其惊人。


风景不只在欧美发达国家。拉丁美洲的金融科技行业也在蓬勃发展,美国风险投资公司不仅注意到了这一点,而且通过一些重大投资支持了这一增长。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拉美金融服务投资已经超过70亿美元。自2018年以来投资额每年都在增长,2020年增至20亿美元。今年,投资于该行业的资金已与去年的总额不相上下,这意味着2021年的投资额几乎肯定将超过2020年。


在疫情暴发期间,消费者把主要活动都转向网络,加之为应对疫情,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空前的财政货币政策,低利率促使投资者更加坚定看好科技行业,寻求有吸引力的回报。


在截至3月的过去12个月里,风险投资家德雷珀的投资组合价值上涨了51%,而上一年的涨幅为10%。据知情人士透露,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的英国金融科技创业RUNUTE规模将超过200亿美元,2020年该公司估值仅仅55亿美元。数字银行Revolut日前宣布获得新一轮8亿美元融资,融资完成后,公司最新估值达到330亿美元,为去年55亿美元估值的6倍。


对于这些初创科技公司存在多大的泡沫,这种势头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存在各种不同的声音。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至少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这一势头会保持下去。以金融科技为重点的投资都持有大量资金,期望更多有利可图的机会,然后退出。


以美国为例,全球投资者正在向美国金融资产倾注资金,这表明人们相信,相比于其他大多数国家,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仍有望更好地度过新冠疫情。据Refinitiv Lipper汇编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球投资者已向在美注册的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净注入资金逾9000亿美元。这是自1992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超过了2021年前两个季度投资者投入全球其他地方基金的资金总和。美国持续的经济扩张吸引了对金融科技领域的大量投资。


英国金融科技初创企业OpenPayd的CEO伊安娜·迪米特罗娃(Iana Dimitrova)则表示:虽然投资者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但她坦率地说,这不利于行业的长期成长。因为这样企业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创造价值上,而是想着如何挥霍掉筹集来的资金。


驱动金融科技投资热的另一大因素是资本市场对科技股的强烈追捧。标普500指数自5月12日触及近期低点至7月初以来累计上涨了7.3%,其中逾一半的涨幅来自于包括苹果公司、亚马逊、微软和特斯拉在内的8家科技巨头,它们推动标普500指数屡创新高。


科技板块最近的扬升标志着曾在2020年风靡一时的操作卷土重来,这种交易曾帮助推动标普500指数在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反弹升高。不过,一些投资者质疑科技股估值飙升的可持续性。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Wealth Management)在一份研报中指出,信息技术行业的估值正处于“极端”水平,并指出该行业7.4倍的市销比(股价/销售)已达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高峰时的水平”,市场调整10%至15%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银行传统份额丢失


疫情前,银行和商家主要依赖三种方式从消费者那里拿到付款:支票、现金和信用卡。虽然更多的交易已从实体商店转移到网络,又转移到手机,但作为基本工具的卡和银行账户大体还是一成不变。欧美国家的金融系统平台和系统通常来自上世纪70年代,支撑银行业和商务的老旧支付系统虽然可靠,但支付方式的转变已把这些系统逼到了极限。大型银行于是通过合并来腾出更多资金用于技术变革,在疫情前大型银行并购科技金融公司成为趋势。


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不同,在疫情期间,全球银行业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标普全球的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指出,全球银行业正在努力恢复正常,预计银行业正常化将成为未来12个月的主题,对于排名前20位的银行辖区中,11个估计要到2023年或以后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财务实力水平,另外9个可能会在2022年底前复苏。


如今,新经济形态的到来给银行带来了收入难题。


基于对全球GDP的不同预测,BCG日前发布的报告建立了三种可能的全球零售银行业的收入情境:快速反弹、缓慢复苏和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带来的深远影响。在第一种情境下,全球零售和私人客户业务收入将增长2.8%,从2019年的2.25万亿美元增至2024年的2.59万亿美元。在第二种情境下,收入将增长1.0%至2.37万亿美元。在第三种情境下,收入将下跌1.1%至2.13万亿美元。


西欧和北美预计收入下滑最为显著。从产品角度而言,来自消费金融信贷和其他贷款的收入预计受到冲击最大。电商的积极影响部分被消费支出的下降所抵消,尤其是在大件商品上。不良贷款将继续给银行的未来增长能力带来压力。利率预计长期位于低点,存款持有和回报都将受到影响。


以实体分行为主的传统银行体系自身数字化程度不高,在互联网密集使用的时代,其发展直接受到很多金融科技企业的冲击。


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Young)对《财经》记者指出,技术已经渗透到金融的各个方面,虽然所有或几乎所有金融部门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已在使用相关的技术解决方案,但现在新的金融科技有所不同,在很多情况下,这些领域新出现的金融科技企业直接对现有的传统金融部门提出挑战,并蚕食其业务。这在数字银行、财富管理、资本市场和支付领域尤为突出。


历史悠久的传统银行面临来自金融科技公司日益激烈的竞争,杰弗瑞·杨指出,金融科技企业的竞争优势是能用可优化的数据链接很多不同的金融服务,比如通过一个App为个人提供完整的金融解决方案,从银行到现金流管理、从理财投资到教育、退休规划等,无所不能——这是技术如何跨越金融领域的传统界限并对现有公司施加压力的一个例证。


金融科技在帮助提高金融服务的可及性和便捷性之外,顺应市场变化更有弹性,还有成本优势。毕马威调查报告初步发现,以金融科技为经营的金融机构,其整体运营成本将可比实际的实体银行少约七成。


有银行创新教父之称的布雷特·金(Brett King)曾在其《银行3.0:银行转型未来式》一书中预言,银行不再是一个场所,它已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布雷特·金对《财经》记者说,显然人们对数字的接受度在疫情期间发生了质的变化,大多数西方国家的移动和互联金融服务已加速发展并将持续下去,而不是重回到疫情前。


现存银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市场份额已在疫情期间转向了数字优先的参与者——包括那些已经转型的银行、金融科技企业、超级应用程序和该领域的科技巨头。


传统金融机构面对的最大功能性问题是,这些新玩家通过数字化获得的成本要低得多,因而更容易扩大规模并从传统玩家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另一个问题是,原来的金融产品正在疫情后的新世界逐渐消失,如信用卡正在被无卡交易、先买后付等取代……


物理邻近性通过疫情的洗礼直接变成了商业毒药,去中心化金融正在从头开始重新定义数十亿人使用的产品和服务,包括银行、贷款、借贷、金融衍生品、保险和交易。数字银行则成为一种必然。随着许多分支机构的关闭,移动已经成为默认的客户银行渠道。仅在2020年4月,新的移动银行注册就增长了200%。有数据显示,传统银行可能会因数字竞争而损失超过40%的收入,很多传统金融机构因为拒绝改变而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失败。


金融科技公司的优点大大弥补了传统金融机构的不足,也因此吸引了大量的消费者。不过消费者显然还没有准备好完全抛弃银行。


传统玩家的出路是什么?布雷特·金认为它们只有两条出路,要么选择数字化,要么选择与人合作,但这两条路都不容易——真正要归结为文化的难以改变,有一些银行的文化比较顺应潮流如摩根银行、大通银行、西班牙的桑坦德银行(Santander) 等就不会担心来自金融科技企业的竞争,但是有的银行则会陷入困境——十多年来,它们一直在内部与数字化作斗争,董事会/执行团队几乎没有真正为转型做出什么承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D:Caijing-MayFlower),作者:金焱,编辑:袁满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