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9-15 09:10
这个地方,会成为下一个波斯湾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无梦,编辑:养乐多,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1年8月24日,在叙利亚沿海城市巴尼亚斯,一个装满1.5万吨燃料的储油罐发生泄漏,导致大量石油泄漏到地中海里,大片的浮油带顺着海水流动,于9月初到达了岛国塞浦路斯领海内。


叙利亚与塞浦路斯之间,大片浮游飘了过去(9.1)


而这已经是2021年内地中海地区第二次发生石油泄漏事故了,上一次是以色列海岸附近一艘船只发生泄漏,其规模之大甚至导致了邻国黎巴嫩海岸地区受到污染。



本次泄漏的海上浮油


泄漏发生之后的9月1日,黎巴嫩代表团访问叙利亚,要求叙利亚允许埃及天然气和约旦电力通过其领土,以缓解黎巴嫩国内愈演愈烈的燃料短缺危机。


在人们传统印象里,中东是“真·遍地流油”的地方,这里为什么还有国家为能源而焦头烂额呢?


北叙利亚原野上的油田与电厂


富得流油,穷得吃土


提到中东,人们往往第一个印象是贫穷和战乱,而第二个印象是奢侈和富有,看似冲突的两种印象其实并不矛盾——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都是现代工业不可或缺的燃料和原材料。而中东储备有极大量的油气资源,即使财富,也是“怀璧其罪”,引得包括域外大国在内的各方势力你争我夺。


这里尤其指波斯湾周边国家,不光储量惊人,更是在开采成本上有巨大优势


此种福祸相依的局面,其结果无非两种——若能维系国家平稳,便能凭借石油大发其财,过上沙特、阿联酋这样挥金如土的日子,但如果不能让国家稳定,结果就是长时间的分裂、内战、恐怖势力抬头,成为伊拉克这样的内乱国家。



伊拉克就很典型,巨型油田遍布南北,但如果国内各派对抗,这些资源反而成了战争的军资


而在和波斯湾相隔不远的东地中海地区,则呈现出另一种不同却又逐渐趋同的状况。


地理意义上的东地中海国家包括塞浦路斯、希腊、巴勒斯坦、以色列、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土耳其和埃及等国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东地中海都被认为是能源匮乏的地区,这些国家往往都只能靠着进口油气才能维持国家的正常需求。



从波斯湾出发途径东地中海、西地中海去往西欧的航线是欧洲石油供给的重要生命线,而东地中海国家也需要经海路陆路进口波斯湾石油


但随着近年来开采手段的不断进步,如道达尔、埃尼这样的欧美石化巨头涌入东地中海,越来越多埋藏较深的油气田被探明和开采,其中最为著名的包括以色列在美国公司帮助下探明的利维坦油气田、埃及在意大利公司帮助下探明的祖哈尔油气田等,其已经确定的天然气储量都十分惊人,随着开采的后续深入,储量还可能进一步提升。


目前,东地中海地区的天然气勘探与开发,主要集中在埃及的尼罗河三角洲盆地、以色列的黎凡特盆地和塞浦路斯的希罗多德盆地。


前面提到的利维坦油气田就位于黎凡特盆地,这无疑大大改善了以色列能源对外依赖的情况


而这三国通过这些“上天的眷顾”不仅保证了国家的能源自给,还很有可能带来一大笔潜在的外汇收入——早在2017年上半年,在欧盟的牵头下,以色列、塞浦路斯、希腊、意大利四国能源部长就在塞浦路斯达成了初步协议,计划修建“东地中海管道”。


该项目预计于2025年完工,可以将加工好的天然气通过管道运输到意大利,而天然气储量非常丰富的埃及也有类似的计划。


显然,通过这条“东地中海管道”,塞浦路斯和以色列都能出口能源,埃及也想赚这个钱


在以埃及、以色列、塞浦路斯为代表的能源开发第一梯队国家后,像黎巴嫩、巴勒斯坦这样的第二梯队国家也在奋起直追。


以正陷入能源危机的黎巴嫩为例,根据黎能源部的初步估计,该国蕴藏着近3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以及6.6亿桶石油,但由于缺乏必要的资金和技术,黎巴嫩不得不将自己领海的油气勘探权交由一个包括法国道达尔、意大利埃尼和俄罗斯诺瓦泰克等公司联合组成的欧洲财团负责。


长期以来,黎巴嫩最重要的能源供给其实是叙利亚,但隔壁这位大哥自身多年陷入内乱,难民也输出了不少,黎巴嫩要是能实现能源自给甚至出口,可太好了


但截至2020年年末,该财团仍然没有在黎巴嫩领海内发现大规模的石油和天然气分部。随着新冠疫情的到来,相关工作不得不推迟,再加上近些年来液化天然气价格的不断走低,种种因素影响下,黎巴嫩的“开矿”之路走得越发艰难,原定于2021年开始的油气生产活动至今还是遥遥无期,这也让黎巴嫩没能在这场“资源狂欢”中分到一杯羹。


而隔海相望的欧洲,同样非常眼馋东地中海区域的这些能源。


不能自给,求源若渴


作为世界上第三大能源消费区,欧洲的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均无法自给,在能源方面一直极度依赖进口。而这一软肋在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中已经暴露无遗——一旦俄罗斯切断天然气供给,那么相当多的欧洲(尤其是东欧和北欧)国家不仅无法维持正常的工业生产,就连诸如生火做饭、集中供暖这样的居民日常生活都难以保障。



如果我们看下世界能源格局,会发现欧洲和东亚是两个需求巨大却产能不足的市场(欧洲北海油气田如今已逐渐趋于枯竭)


正因为欧洲的能源短板,尽管俄罗斯派兵进入克里米亚并实际控制了这一地区,欧盟仍然不敢过分制裁俄罗斯,并且发布声明,要求通过反俄街头运动上台的乌克兰新政府必须保证俄罗斯通过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能正常运行,避免乌国内的极端右翼分子破坏管道。其仰人鼻息的情形可见一斑。



乌克兰境内遍布连接东西方向的能源管道,如果俄罗斯切断供应,俄、乌、欧三方都损失巨大


乌克兰危机后,美国要求欧洲必须减少对俄的能源依赖,增强能源多样化,而美国提供的方案就是购买通过航运漂洋过海而来、价格比俄罗斯贵上不少的美国页岩油和天然气。


但用惯了廉价天然气的欧洲人自然不愿承担额外的费用。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任后期着力推动的一个重要议程,就是建设一条从俄罗斯出发,从波罗的海上直接连接德国的天然气管道线,即在欧洲和美国引起了很大争议的“北溪二号”工程。


乌克兰这个中间商,危了


2021年9月6日,北溪二号已经全线竣工,预计将于10月1日投入使用。北溪二号投入使用后,俄罗斯可直接将天然气运输至德国,而德国境内的分支管线会将其二次转运到法国等周边国家。有分析人士认为,北溪二号除了解决德国和周边国家的用气问题外,还有力地保证了德国在欧盟中的核心地位和领导地位。


除去北溪二号线外,俄为解决欧洲南部地区和土耳其的用气问题,还“贴心”地修建了一条名为“土耳其溪”的天然气管道。目前,包括保加利亚、希腊、北马其顿、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和波黑在内的6个欧洲国家,正在使用通过“土耳其溪”输送来的俄罗斯天然气。


北溪一、二号与土耳其溪


正因为欧洲在能源上高度对外依赖,所以谁把握住了石油和天然气,谁就拿捏住欧洲人的命门。相较于和自己关系微妙,亦敌亦友的俄罗斯,欧洲国家更有把握在东地中海的油气田占据主动权,相关油气巨头大张旗鼓进入这里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在欧洲人追寻“能源自由”的道路上,一位“欧洲人民的老朋友”对此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活跃,他就是在难民和能源问题上和欧洲势同水火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


突厥霸主,虎视眈眈


随着欧盟国家越来越多地进入东地中海地区进行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土耳其的忧虑逐渐加深。


一方面,通过出口油气所能获得的巨额收入能给近年来因里拉大幅度贬值而疲软的土耳其经济打一剂强心针;另一方面,一旦埃、以等国建立起成熟的东地中海能源网络,那么势必动摇土耳其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使其在欧洲国家和伊斯兰世界之间的地位不断下降。因此,无论是出于经济利益还是政治利益的考量,土耳其都必须加入这场“能源大战”。


说白了,土耳其之前是通向南欧的能源中转站,如果东地中海成了又一个能源基地,南欧国家就可以绕过土耳其了,尴尬类似乌克兰


由于历史原因,爱琴海上的岛屿绝大多数都归希腊所有,因此土耳其曾多次表示对于两国海上边界划定的不满,而在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上,土、希两族的矛盾导致该国内部形成了一个主要由土耳其族裔构成、世界上仅有土耳其一国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土耳其一直宣称自己对于北塞浦路斯的专属经济区享有主权权利,这两点也成为了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地区进行扩张的主要理由。


北塞浦路斯这旗子,怕不是苏丹钦定的(左:土耳其,右:“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


2017年,上文提到的以、希、塞、意四国“东地中海管道”协议初步达成后,意识到自己被排除出东地中海区域资源开发的土耳其异常愤怒,开始积极进行区域影响力扩张。


2019年,土耳其和获得国际社会承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订了两份备忘录,对东地中海的边界线进行了划分,这一行为惹恼了对某些争议海域宣称拥有主权的塞浦路斯、埃及和希腊,三国谴责土耳其违反了国际法。在多方斡旋之下,土耳其于2020年8月宣布暂停相关勘探计划,并寻求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局面看似有所缓和。


利比亚是非洲的石油大国,但长期被法、意视为后院,利比亚内战,土耳其没少参与其中,这在欧洲看来,显然是在试探底线


但就在几天后的8月6日,希腊和埃及同样签订了一份涉及到争议海域的划分协议,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此曾经愤怒表示“我们认为没必要与那些没有海事管辖权的国家展开对话”,随即就恢复了对相关海域的勘探工作。


面对这种情况,并非铁板一块的欧盟内部也是态度不一。


以法国为首的部分国家主张对土强硬。法国对土耳其近年来四处扩张影响力的行为,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对于其高调介入利比亚和叙利亚战争的行为更是非常不满。因此法国站在希腊和塞浦路斯一方,谴责土耳其侵犯两国主权,并威胁要进行制裁。


而被难民问题所困扰的德国则不希望矛盾进一步激化——每当欧洲与土耳其发生矛盾,“难民牌”是埃尔多安经常使用却屡试不爽的招数。德国呼吁两国降温,并停止一切破坏性活动以构建对话环境。


而在东地中海投入了相当多精力和金钱的意大利,则一方面希望“东地中海管道”项目能顺利落地,不希望过度激怒土耳其;另一方面又因为接受了欧盟的疫情和经济恢复援助,而需要作出表态。因此,意大利既参加了法国主导的地中海军演,又与土耳其进行对话和积极斡旋。


这很意大利


长期来看,东地中海地区的油气开发行动仍然会在欧盟国家的主导和沿岸国家的配合下继续推进,但土耳其的相关行动则为其增添了不少的变数。


而像黎巴嫩这样的国家,或还需要一点运气成分……


参考文献:

1.《东地中海天然气开发 ——地区合作还是苦涩争夺?》周锡生

2. http://www.xinhuanet.com/globe/2020-10/08/c_139406057.htm

3. https://chinese.aljazeera.net/economy/2020/6/4/105100

4.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BA%AA%E5%A4%A9%E7%84%B6%E6%B0%94%E7%AE%A1%E9%81%93

5. http://en.wiki.sxisa.org/wiki/Mediterranean_Sea

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urkStream

7. 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21/0109/c1004-31994407.html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无梦,编辑:养乐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