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09-30 08:04
湖南发布电价浮动方案,会有更多省份跟进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王勇,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面对煤价上涨压力,多地开始放开电价上浮限制。


9月27日,湖南省发改委印发《湖南电力市场燃煤火电交易价格浮动机制试行方案》(下称《湖南方案》)


《湖南方案》提出,在确定电力市场交易基准价格的基础上,引入燃煤火电企业购煤价格作为参数,按一定周期联动调整交易价格上限,建立与煤炭价格联动的燃煤火电市场交易价格上限浮动机制,合理体现发电、用电成本,降低市场风险。


根据《湖南方案》,参数选取以湖南省统调燃煤火电企业平均到厂标煤单价为测算依据,参考中国煤炭资源网发布的“CCI5500综合价格指数”,确保测算依据真实可信。


每月15日前,湖南省发改委负责汇总近一个月全省统调燃煤火电企业购煤合同,通过加权平均计算平均到厂标煤单价。实行月内交易后,按最小交易周期测算平均到厂标煤单价。


根据基准价格及浮动机制,湖南省将在现行燃煤火电上网基准价格下,当全省统调燃煤火电企业平均到厂标煤单价超过1300元/吨,煤价每上涨50元/吨,燃煤火电交易价格上浮1.5分/千瓦时,上浮幅度最高不超过国家规定。


据界面新闻获悉,目前动力煤市场价已经超过1300元/吨,但平均年度、月度厂协煤炭价格未到此水平。


《湖南方案》还特别指出,如煤价过高,交易价格上限上浮到最大值仍不能完全疏导火电燃料成本,超出部分的成本通过延长交易价格上浮时间疏导,交易上限价格上浮的延长时间可以累加。燃煤火电上网基准价发生变动后,重新确定基准煤价和交易价格上限浮动范围。


湖南省发改委称,该方案从今年10月起实施,如市场出现突发情况,将调整或暂停该机制。


9月27日,安徽省能源局也印发了《关于调整2021年四季度电力直接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安徽省通知》),其中提到,今年受全国煤价大幅上涨影响,安徽省煤电企业燃料成本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发电能力受到制约,严重影响电力交易的正常开展和电力稳定供应。


《安徽省通知》提出,2021年四季度电力执行直接交易价格上浮机制,煤电直接交易价格在基准电价(0.3844元/千瓦时)的基础上可上浮不超过10%;允许合同双方按照自主自愿、平等协商的原则,对2021年后续月份未执行的电力直接交易合同协商一致后,由交易双方报交易机构调整市场交易价格。该通知执行期限为2021年10~12月。


据界面新闻梳理,目前除湖南和安徽外,内蒙、宁夏、上海等地政府此前已陆续发文,允许交易电价基准上浮不超过10%。


9月29日,国家发改委官网显示,为保障迎峰度冬期间电力供应,其中的措施之一是按价格政策合理疏导发电成本。


发改委称,将指导各地切实组织好电力市场交易,严格落实燃煤发电“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让更多电量进入市场交易,不得对市场价格在合理范围内的正常浮动进行不当干预,让价格合理反映电力供需和成本变化。


这意味着,“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推行一年多后,电价打开了上升通道。在煤价持续高位的当下,或有更多市场化电力价格进行上调。


目前执行电价上浮的省份,或为其他省份提供“试点”作用。


这五大省份各具特点。其中,湖南、安徽属于电力形势紧张地区,用电高峰时存电力缺口,都位于中部地区;内蒙、宁夏属于西部地区,近年高耗能产业发展较快,内蒙的支柱产业包括化工、冶金等,宁夏支柱产业包括冶金、机电、建材等;上海则属于东部发达地区,制造业发达。


2019年9月,中国提出自2020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此前的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上浮不超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


但当时为确保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政策规定了2020年上网电价暂不上浮。


今年以来,煤价持续走高,截至2021年9月29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为752元/吨,较去年同期550元/吨同比上涨36.48%。


国元证券分析指出,煤价高企使得火电行业面临大面积亏损、发电意愿不足,全社会用电量上涨,电力供需紧张形势不断加剧。为保障全社会用电以及火电行业稳定发展,国家鼓励用足各地用足10%标杆电价上浮幅度。


该机构称,结合目前市场煤价,预计煤电上网电价可提升约0.05~0.06元/千瓦时,电价上涨将有助缓解煤电企业发电压力,保障电力供应。


申万宏源研究指出,“基准+浮动”机制的本质是扩大市场化交易,大幅增加年度长协比例,通过年度长协锁定下年度价格,通过月度交易反映当下供需。


但申万宏源同时指出,该电价机制适用于煤价平稳的时期,一旦煤价大幅波动,大比例的年度长协限制了电力企业向下传导成本,且上浮幅度被限制在不超过10%,在煤价同比涨幅超过一倍的背景下,10%的顶格上浮杯水车薪。


卓尔德环境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师张树伟对界面新闻表示,预计未来政策层面很有可能推动全社会电价上涨。


他同时指出,电价政策的调整,一定要明确何时调整、执行多长时间、如何波动等规则,“否则就类似编计算机程序,如果考虑不周,政策设计就会存在严重缺陷。”


国泰君安表示,近几年电价下行的背景下,中国居民用电增速中枢逐渐提升。


国家发改委在6月提到,与国际上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居民电价偏低,工商业电价偏高。因此,居民电价将是下一阶段调控的重点对象。


国家发改委表示,下一步要完善居民阶梯电价制度,逐步缓解电价交叉补贴,使电力价格更好地反映供电成本,还原电力的商品属性,形成更加充分反映用电成本、供求关系和资源稀缺程度的居民电价机制。


目前,中国市场化电量占比约40%。国泰君安表示,随着碳交易市场的实施,预期中国将进一步加快电力市场化的步伐。打开电价上浮的闸门,促进碳价信号通过电力部门完全释放至下游高耗能企业,将提升中国碳市场运行效率。


“目前电力大用户交易中,价格形成过程充满扭曲。”张树伟表示,“本质在于缺乏短期电力市场,无法用于反映实时的电力供需情况,并作为长期市场的价格预期标杆。”


他认为,根据煤炭价格对电价进行联动,是可行的短期方法,但不是完美方式,可能只是作为权宜之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王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查看更多文章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