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11-09 21:43
这个社会还需要英专生吗?

前段时间,一位长沙摩的司机火了。在流传最广的一则短视频里,他站在湘江边上,用一段流利的英文朗诵《沁园春·雪》。


而当“985硕士,英语老师,裸考过专八”与“开摩的”标签,同时出现一个人的身上时,人们不由得产生疑惑:这年头,学英语还有出路吗?


事实上,人们对英语专业的成见,也发生在一切被视为“万金油”专业的文科学科上。或许,对于这些学生来说,这个专业并不是一块很好的求职“敲门砖”,但它是一把钥匙。你可以拿着这把钥匙,去不断打开一扇扇新的大门——只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所在何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Echo,原标题《985毕业开摩的,它真的是鸡肋专业?》,题图来自:《朝5晚9》


进入11月,号称“金九银十”的秋招季似乎已经要进入尾声了,这段时间,诸如“某厂莫名降薪”“某厂总包太白菜”“某司大幅减招”之类的新闻不时流传于各大社交媒体与招聘网站,让人无奈感叹:“史上最难的秋招”,似乎永远都是下一届。


于琛就是挣扎在秋招苦海中的一员。明年6月,于琛将作为英语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从北京一所985高校毕业。


一天晚上,于琛收到了高中好友转到同学群里的一条新闻,内容关于一位毕业于中山大学的硕士。今年9月,38岁的他失去了原本在培训机构做英语老师的工作,在找到新工作前的一段过渡期里,他决定暂时转行,成为了一名摩的司机。


985硕士、英语专业、摩的司机,杜阳的身上集合了太多有争议的标签。/央视网


“你们读英专出来都这样了?”朋友在群里半开玩笑地艾特了于琛。


“确实是这样。”于琛回答。


高中时于琛是理科生,本科选了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考研二战后,进入了现在这所他心仪已久的院校。但无论是985的光环,还是在读研期间拿到的口译和笔译证书,都没能在秋招中带给于琛一个足够理想的结果。


在竞争愈发激烈的就业市场里,拿着一纸英语专业文凭,在于琛看来,似乎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


学翻译专业,首先放弃的工作是当翻译?


今年,外交部翻译官张京和“外交天团”一样出圈了,一段16分钟的临场翻译让她被誉为“最美翻译官”,也成为无数英专学生心中的“翻译界天花板”。同为口译专业,于琛在硕士期间也成功考过了口译和笔译证书,但至于未来的职业规划,他几乎从没有过要当翻译的念头。


“真的要吃这碗饭,门槛特别高。”于琛一一数出当下翻译专业学生一些主流的去路:一是翻译公司,然而能叫出名字的翻译公司“市面上就那么三四个”;二是有国外业务的企业。而提供英语翻译岗位的国企同样少之又少,于琛尝试给几个国企翻译岗位投了简历,至今还没有任何音讯。


今年3月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会上,张京的淡定表现再次出圈。/央视频


除了机会少,还有一个同样“劝退”于琛的因素——收入少。人们想象中按小时计费的同声传译的确存在,但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业内凤毛麟角的大牛。至于更多普通的翻译专业学术,于琛坦言,技术水平达不到,根本与这类人们眼中无比光鲜的“高级职业”没有关系。


在豆瓣上,有人建立了一个“英专生的自我救赎小组”,小组里已经聚集了超过1万名组员,其中关于选翻译作为职业的问题在小组里常常出现。一篇帖子里,有小组成员问“翻译职业有什么前景”,底下许多人整齐地跟着队形,大家都只回答了一个字:“无”。


图3:英专生的自我救赎小组,目前已经有1.5万组员。/豆瓣


“不要一毕业就去做翻译”,打开小组里的讨论话题,时不时就可以刷到一条这样的建议。而这句苦口婆心的“劝诫”,似乎也直接可以从应届生们的就业选择里看到它的效果。艾媒咨询2020年统计数据显示,英语专业学生毕业后,仅有8%的人选择从事翻译相关工作。


根据于琛了解到的消息,一直到今年11月份,同级的许多同学依然处于秋招零offer的状态。主动放弃了专业对口的本行工作后,于琛和大多数同学一样,都只能另寻出路,“和其他专业的人抢饭碗”。一旦作出这个选择,其中竞争激烈的程度也可以想见,这条越发拥挤的出路,距离英专学生原本所在的舒适区已经越来越远。


“给自己找到一个门槛”,是所有英专生的难题


读研期间,于琛成功拿到了二级笔译和二级口译证书,这是在他看来颇有含金量的竞争资本。事实也的确如此,2020年数据统计,这两项考试的合格率分别为9.16%和9.70%,都较前一年有所下降。拿到这两张证书,几乎可以证明在翻译方面的专业能力在国内已经处于佼佼者的水平。


然而,当翻译专业的学生在招聘中尝试踏入翻译以外的行业,这两张证书的含金量或许就要另当别论了。在整个秋招季,于琛尝试了许多诸如销售、管理、行政之类的岗位,常常被面试官连环追问:“你是学口译的,你来我这个岗位干什么?我们的工作能给你提供什么?你有什么能力是符合我们工作的?”


“就很尴尬,只能考验你的口才,看你怎么编了。”于琛庆幸的是,自己在研究生期间做过一份汇丰银行的销售岗实习,可以给面试官提供一个还算有说服力的解释。


“我觉得每个英语专业的人都需要的一个建议是,除了学英语之外,一定还要再找到另一个你觉得非常感兴趣、愿意投入一生的精力和热情去做的东西,去寻找知识、去建立系统。”徐睿琪是上海一所985高校的英语专业研三学生,从本科开始,她已经和这个专业打了整整7年的交道,而她所谓“找到兴趣所在”的背后逻辑,其实要给自己在掌握了英语作为一门工具性语言的能力之外,还要找到一个“技术性的门槛”。


对于这个“门槛”,于琛的态度则更加直截了当——“如果你在研究生时期一个实习都没有,光凭这一纸文凭,真的是没什么竞争力。”


秋招不顺,社交媒体成了失意的英专生们抱团取暖的地方。/豆瓣


当老师,或许曾经还算是英语专业学生较为理想的出路之一,然而,即便是这条看起来最好走的路,如今看来也是荆棘重重。双减政策带来了整个培训行业的激烈动荡,但在此之前,从事英语教育也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样美好。在麦可思研究院2019年发布的《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中英语教育就曾登上“红牌专业”榜,这意味着“失业率高,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而于琛本科时就读的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则是2019-2020年连续2年都在“绿牌专业”榜上。


智联招聘2020年数据统计,一直到6月毕业季还在求职的专业里,外语专业位列第6,而这批学生中,有46.6%来自“一般院校”——如于琛所说,他们其实还是相对幸运的一群,他的许多同学更多是凭借985学校这块金字招牌当敲门砖,但这也意味着他们找的工作“看的是学校平台,和专业其实没什么关系了。”


就像大多数专业一样,互联网公司也是许多英专同学的求职首选。于琛的同届同学里,大家公认最好的一份offer是字节跳动的管培生,而这个机会是通过实习转正拿到的。也有一些同学找到了互联网运营岗、外企市场部的工作,但这些岗位“都不是以英语为核心能力来谋生的”,很多甚至和英语已经完全没有关系。


于琛自己拿到了一家从事风力发电业务的国企offer,入职一年后可能会有外派到南美洲国家参与业务拓展项目的机会。千辛万苦终于在研究生跨到了喜欢的专业,于琛依然简单地希望能让这两年所学派上用场,不然会觉得“挺对不起自己的”。


英语专业的“理想国”,所在何方?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文科女,在内卷中心》的文章吸引了许多讨论,这些优秀的女孩从小是“别人家的孩子”,在国内外取得顶尖院校文凭,但进入职场后,她们面对的现实却是“花了几百万留学后,干着拿几千元月薪的工作”。


然而,比起文章里扎心的一个个真实故事,更让人心情复杂的或许来自于被置顶的一条评论:“恕我直言,现代社会对理工科的需求大大超过文科,而文科的很多专业基本无用,或者是全国只需要少部分人从业就足够,一张讲台一张嘴就可以开课……”


“大家对英语的争议,其实也是对所有文科学科的争议。”徐睿琪说道。明年即将研究生毕业,徐睿琪想继续读博。为了这个选择,她和父亲闹了很长时间的矛盾,“我后来明白了,我们吵架的核心就是钱。”读博要继续花钱,但在这个专业读了博士出来却不一定能赚多少钱——争执中,这是父亲最常使用的理由。


“有的时候你跟家长讲个人追求、讲理想,他是不听的,他只关心你生活怎么样,住什么样的房子,能让你的后代住在什么地方、受什么样的教育。”经历了漫长的僵持之后,现在,徐睿琪和父亲已经暂时“停战”了,原因是她和父亲“说清楚了”:“我说我留学不会花家里一分钱。”挑明之后,徐睿琪才觉得父亲对自己的“精神攻击”终于停了下来。


走到求职这一步,一些现实因素总是不可避免成为障碍。/《中国合伙人》


就像文章里每一个在求学阶段表现优异的女孩一样,徐睿琪在学业里也一直保持着清醒的自觉。选择读博,是因为她感受到自己对这个领域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欢,而且确实能学好。和于琛一样,徐睿琪也是理科生出身,除了英语专业着重接触的西方文学之外,她对生物、物理之类的自然科学也有浓厚的兴趣。在英语专业就读的七年间,徐睿琪接触了大量来自各个领域学术著作的英文原本,从哲学家罗素,到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再到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她随口就罗列出了一大串名字。


“你会发现世界上有这么多有趣的人,你会被他们的东西触动,会感觉到这些人真的是表现受教育状态的一个很理想的楷模。”对于兴趣广泛的徐睿琪,英语的确就像那个最老土的比喻一样,是“打开新大门的钥匙”,大门的另一端,充满了无数经典的理论与新奇的学说,沉浸在这些知识中的时候,徐睿琪总能清晰地感受到内心涌起的一瞬激动。


研究生转专业,也是于琛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在北方的一座小城市,于琛度过了相当孤僻而压抑的本科四年,不喜欢的专业、合不来的同学,都让于琛坚定地想要逃离。直到如今,虽然英语专业的文凭似乎并没有让他在求职中更加顺利,但他仍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末了,于琛还是真诚地补上了一句:“要真的说后悔,我其实比较后悔当初高考后没有选经济、金融之类的专业,好找工作太多了。”


于琛的想法,或许也代表着大多数英语乃至文科专业学生的认识。然而,这也并非是全部的事实。数据统计,一直到毕业季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专业里,外语虽然名列前茅,但排在外语前面的,恰恰正是这些人们印象中的热门专业——会计、信息技术与信息系统、计算机、机械与自动化、工商管理与市场营销。


一些人们印象中的热门专业,同样存在就业难问题。/智联招聘


市场岗位需求与毕业生人数之间供大于求的不对等关系,早已不是英语这一个专业的问题。在徐睿琪看来,许多人都在说某一个行业“内卷”严重,“大家都说英语系学生只能当中学老师和校外辅导,其实是因为里面很大一部分人没有想过自己人生的道路是怎样的”,当所有迷茫的人都挤上了同一条路,问题自然会出现——“我们的市场不需要这么多人,你该怎么办?”


从这个角度看,作为一把“钥匙”,英语专业,或者说任何一个被认为是“万金油专业”的文科学科来说,无法提供专业性技能的门槛,或许的确是这些专业在求职中无法规避的劣势,但不设门槛的另一面,也在于没有枷锁。你可以拿着这把钥匙,去不断打开一扇扇新的大门——只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所在何方。


前段时间,徐睿琪和同学去看了大英图书馆在上海开办的一个展览,里面让她印象很深的一个装置,是一扇倒映着影子的门。这个装置源于柏拉图的“洞穴说”,柏拉图认为,人都是被关在洞穴里的,人们所认识的世界也全部来自真实世界映在洞穴墙壁上的倒影,而关于世界的真相,只有走出洞穴才能了解。对于徐睿琪来说,用一门原本陌生的语言不断接触着原本陌生的领域,或许也是她走出洞穴的那一刻,这其中的乐趣,就足够让她选择坚持下去。


(文中受访者于琛、徐睿琪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Echo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热 门 评 论

查看更多评论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