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12-03 13:02
失联7年,马航MH370终于有望找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作者:李孟林,编辑:兰素英、卢祥勇、王嘉琦,原文标题:《失联7年,马航MH370搜救“又有望”?独家专访声称发现坠机地点的工程师:我非常有信心》,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7年多前,马来西亚航空MH370客机(马航MH370)消失在印度洋的碧波之间。多年的大规模空中和海底搜寻行动也未能找到飞机残骸,失事原因亦无法确认。马航MH370已经成为航空史上最大的谜团之一。


尽管官方调查暂无结果,但仍然有一群专家和业余爱好者在持之以恒地寻找飞机的下落。英国航空工程师理查德·戈弗雷正是其中之一。


图片来源:外媒报道截图


11月30日,戈弗雷在一份报告中宣称用一项新的追踪技术发现了马航MH370的坠毁点:澳大利亚珀斯以西1993公里、海平面4000米以下的印度洋南部海底,并希望能在该地点方圆40海里的范围里再进行一次搜索


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已经将报告发给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和海洋无限公司,希望他们能重新查阅2016年荷兰辉固集团执行搜索时的相关声纳扫描记录,做出评估。”


对此,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发言人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局对马航370的搜救工作已于2017年10月正式结束,是否再次启动搜寻应由飞机注册所在国马来西亚决定。


一、“精准定位”坠机点?


戈弗雷在报告中指出,马航MH370在失联当天最后一次与卫星连接后约一分钟内坠毁于印度洋南部,具体坐标为南纬33.177度、东经95.300度,地处海底高原布罗肯海岭(Broken Ridge),这里不仅有深谷,还有海底火山。


图片来源:外媒报道截图


戈弗雷在研究中采用了被称之为“弱信号传播报告器(WSPR)的业余无线电技术所搜集的数据信息,并结合其他数据进行建模分析。他对自己的发现“非常有信心”。


“我们已经有了国际海事卫星组织的卫生数据、波音的飞机性能数据、飞机残骸部件的海洋学漂浮分析,现在又有WSPR网络的数据。这些指标都指向南纬33度、东经95度。”戈弗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戈弗雷借助WSPR技术确定马航MH370下落 (图片来源:戈弗雷发布的文章《WSPR如何搜寻MH370?》)


戈弗雷推测的坠机点与西澳大利亚大学海洋学教授查理塔· 帕提亚拉基(Charitha Pattiaratchi)早先声称的MH370所在区域一致。此前,帕提亚拉基通过对全球多地冲刷上岸的飞机零部件做洋流漂浮分析,指出马航MH370可能坠落在布罗肯海岭附近。


但这一地点并不在2015年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划定的搜索区域内,但位于2016年扩大的12万平方公里搜索区域的北部。2018年,由马来西亚政府批准美国海底探测公司“海洋无限”开展的另一项搜索仅与该位置偏离28公里。


戈弗雷在报告中建议以他推断的地点为中心,在方圆40海里的范围内再次进行海底搜寻。他对每经记者表示,“已经将报告发给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和海洋无限公司,希望他们能重新查阅2016年荷兰辉固集团执行搜索时的相关声纳扫描记录,做出评估。”


对此,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发言人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称,该局对马航370的搜救工作已经于2017年10月正式结束。是否再次启动搜寻应由飞机注册所在国马来西亚决定


二、追踪技术待评估


工程师出身的戈弗雷曾参与多种民用和军用飞机的航空电子系统设计和运营,他对马航MH370的研究近乎痴迷。究其原因,他告诉记者,这缘于一次幸存经历。


2009年,他原本应踏上从里约热内卢飞往巴黎的法国航空447号航班,但由于商务安排改签,幸运地躲过了这场造成228人死亡的法航447号航班空难。法航空难后,他密切地追踪了从2009年到2011年的调查过程。


马航MH370失联给了他新的关注对象,自飞机消失后的七年多时间里,他每天都会花好几个小时进行研究。九个月前,戈弗雷开始将注意力转向WSPR网络技术。现居德国的他与德国业余无线电俱乐部成员Robert Westphal博士共同创立WSPR数据的分析方法。


WSPR是一项用于业余无线电业务操作的微弱信号无线电通信协议。戈弗雷向每经记者解释道,每隔两分钟,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会向全球发出成百上千次的测试信号,飞机穿越无线电波路径时会对信号形成干扰。这些信号自2008年起就被存储在一个数据库中,戈弗雷正是通过搜集和分析相关的历史干扰信息来确定的马航MH370行踪


下一步,戈弗雷将发布马航MH370飞行期间详细的WSPR网络信息,以及利用WSPR信息侦测和绘制马航MH370飞行路线的技术细节。


不过,不少业余无线电操作员对WSPR能否发挥定位飞机的作用提出了质疑,原因包括长距离下信号过于微弱、环境中的变量因素太多等


今年五月,和戈弗雷同属民间马航MH370调查者网络的Mike Exner在得知戈弗雷的研究后,曾致信WSPR协议的发明者、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约瑟夫·泰勒。泰勒当时明确表示,“我不认为WSPR网络的历史数据能够为追踪飞机提供任何有用信息。”


对此,戈弗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WSPR的信号弱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使用弱信号进行传播,而且WSPR协议已经证明了信号能够穿越环境中的各种变量因素,在地球另一边也可以收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作者:李孟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