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1-12-03 21:18
“鲸鱼监狱”:水族馆的非法生意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路尘,编辑:张希蓓,原文标题:《三年前身陷囹圄的鲸,现在怎么样了?》,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12月2日,俄罗斯环境检察官办公室公布消息称,此前引发广泛关注的纳霍德卡斯列德尼亚湾“鲸鱼监狱”围栏已经被完全拆除,拆下的围栏将被送到附近的造船厂,经过加工后用于船舶修理。“目前,斯雷德尼亚湾水域完全没有围栏。”


三年前,斯列德尼亚湾发现的“鲸鱼监狱”,曾令全球为之震惊:大量虎鲸与白鲸被人为圈养在这一水域中围栏围出的狭小水域内,总量超过了100头。首先曝光这一事件的绿色和平组织俄罗斯办公室将此地称为“鲸鱼监狱”,此后的调查又进一步表明,被困在“监狱”中的虎鲸与白鲸均为幼鲸,其中的11头虎鲸幼鲸属于已名列堪察加边疆区保护名录(红皮书)中的食肉亚种。


随后,在一系列跟进报道引发的轩然大波里,俄罗斯总检察长办公室开始对事件进行调查,2019年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介入,要求尽快解决此事,7月到11月,被囚禁的幼鲸陆续被放归海洋,与之同时,事件中一系列公司和部门被法庭判定罪名成立,但直到2021年10月,对“鲸鱼监狱”的拆除工作依然没有开始——它又被用来圈养了其他海洋动物。


10月25日,刚刚上任的俄罗斯国家杜马生态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布尔玛托夫提请检察长办公室再次调查该地围栏仍未拆除的原因,又过了一个月,当地的围栏终于被清理干净。


“世界上最大的鲸鱼监狱”


斯列德尼亚湾位于东日本海,距离符拉迪沃斯托克陆上仅两个半小时车程,是附近小有名气的海滨景点,还建有原用于海洋哺乳动物救助的适应中心。


2018年10月底,绿色和平组织俄罗斯办公室在其网站上发布消息称,有“大约10头虎鲸被超期扣留在斯列德尼亚湾”,并怀疑它们将被非法出售给中国水族馆,由此揭开了近年鲸豚保护史上最令人震惊的一幕。


第二天,一家当地媒体登出了航拍照片,当地兽医机构出具的检查结果进一步证实,该地共有12头虎鲸(数字有争议,最初报道认为是13头,一个月后其中一头被提前放归)和90头白鲸,均为尚未达到性成熟期的幼鲸,被以10-15头一组的密度关在12米x12米的围栏内,且到消息曝光时,已经被关押了三个多月:第一批幼鲸是在2018年7月被赶入此地的。


 “鲸鱼监狱”外景 / Vl.ru


自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暂停捕鲸决定以来,捕鲸行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逐渐进入违法行列,在俄罗斯,1987年以后也已经加以禁止,但这仍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禁捕”:法律仍然为“用于科学与教育目的”留下了配额捕捞空间,也正是这一点,让水族馆成为全球鲸豚交易的新目的地,而俄罗斯则成了全球唯一一个允许向国外出口野生鲸的国家。


但即使如此,斯列德尼亚湾的“鲸鱼监狱”仍然是明显的违法案件:俄罗斯禁止捕捞幼鲸,何况在斯列德尼亚湾发现的虎鲸还是被列入保护名册的食肉亚种。2018年11月,调查委员会以非法捕捞海洋哺乳动物罪刑事立案,作为“非法所得”,这批幼鲸随后被法院下令扣押。


鲸豚交易涉及巨大利益,在俄罗斯海关的报关文件中,一条鲸的价值为100万美元,而在它们的目的地,有些水族馆给它们的标识价格是这一数字的六倍以上。2018年7月,也即第一批幼鲸秘密被运送到“鲸鱼监狱”的同时,俄罗斯总检察长办公室刚刚公布文件称,2012-2015年四家获得了“科学与教育目的”捕鲸资格的公司非法向国外共出口7头虎鲸,预估国家经济损失达到2.7亿卢布。


尽管普京已经在2019年2月介入其中,要求学者与专家尽快依靠专业知识解决此事,但同年6月,他也在直播连线中承认,由于其高昂的经济成本与利益,“鲸鱼监狱”的问题“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普京结束直播连线之后,从2019年6月到11月,这批命运多舛的幼鲸终于被陆续放归,期间至少已有3头白鲸消失。放归时,11头虎鲸和另外10头较大的白鲸身上佩戴了信号发射器,以供观察者继续追踪其动向,但截至2020年1月,所有虎鲸身上的信号发射器都已脱落,两条最后传回信号的虎鲸当时定位位于太平洋。


白鲸则仍有部分徘徊于斯列德尼亚湾所在的滨海边疆区附近。今年4月,三头曾身处“鲸鱼监狱”的白鲸在远东沿海被拍到,目击者称,与野生白鲸有所不同,它们并不害怕船只,且体型相对较小。


所有幼鲸都回归了大海,故事结束了吗?


“鲸鱼监狱”,不止有鲸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上百头幼鲸身上,少有人提及“鲸鱼监狱”中事实上仍有其他动物。


2021年9月俄新社发布的一则消息报道称,6只同样在2018年遭到捕捞的幼年海象,直到9月15日其中的5只才终于“在环境检察官办公室和克里米亚检察官办公室的共同监督下”离开鲸鱼监狱,它们将首先前往莫斯科动物园,然后前往最终目的地克里米亚动物园。


而另一只海象已经在牢狱生涯中死亡。


 “鲸鱼监狱”中遗留的海象 / RIA


这批海象同样是该“鲸鱼监狱”所属公司在2018年从海中捕获的,随后也与幼鲸一起,被卖给了中介贸易公司。由于随后幼鲸事件就在舆论中迅速发酵,交易没能完成,而尽管检察院和法院早在2019年就已宣布,无论是发放捕捞许可的联邦渔业局,还是获得许可并从事捕捞的两家从业公司的行为均属非法,其捕捞行为也不被法律认可,但在幼鲸在俄罗斯全国上下的庞大压力下被放归以后,这6只海象的存在却直到两年后才为人所知。


2021年10月底,国家杜马生态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布尔玛托夫就“鲸鱼监狱”问题再次提出异议,要求当地环境检察官办公室调查围栏迄今仍不拆除是否合乎法律。有理由相信正是这一催促才推动了它的最终拆除:被发现三年以后,“鲸鱼监狱”终于不复存在。布尔玛托夫在后来的采访中暗示,这一设施“是因为某些人而被刻意保留的”。


利益网仍然存在,而问题远未终结:今年10月,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了有关禁止商业和沿海捕鲸的法案一读,但环保组织持续提出这一新法案并无意义——俄罗斯已经三十余年没有发生过商业和沿海捕鲸,新法案并未触及真正的问题所在。也是10月,布尔玛托夫与其他议员一起提交了对于该法案的一个二读修正版本,要求对鲸类、海豚和鼠海豚科动物执行包括禁止出于科学和教育目的捕捞的全面禁捕令。


水族馆与海洋馆等设施不适于海洋哺乳动物生存,在最近几年正在逐渐成为国际共识, 而出于教育目的展示,如今也已经可以通过3D投影等技术手段得以实现,然而即使如此,这一领域的改变依然举步维艰。


“在我看来这绝对是荒谬的,首先我们不得不同‘鲸鱼监狱’本身斗争了一年,”12月1日,布尔玛托夫在与媒体的采访中说,“不应再有这样的‘鲸鱼监狱’,也不应再有这样的囚犯。但是,重要的是要在这一非法生意的心脏上插上一根木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路尘,编辑:张希蓓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前往 虎嗅APP 查看原文体验更佳

前往

本文已被收藏在: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