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1-14 11:25
塞班岛的眼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征探财经(ID:teccj6),作者:周远征,编辑:万佳丽,头图来源:《赌神》剧照


2013年9月12日,神秘的珠宝家崔女士用300万港元订金,将一家小市值港股公司控股权锁定。


几个月前,崔女士的儿子小J辞去了天行国际(0993.HK)董事一职。天行国际是一家颇为神奇的港股公司,诸多神秘的内港资本大佬轮流坐庄。大名鼎鼎的X先生、马云的牌友蔡朝晖都曾出没。


崔女士进入的小市值港股公司,注册地在百慕大群岛,取了个霸气名字:第一食品(1076.HK)2002年12月,第一食品登陆港股。第一食品创始人来自于福建,主营业务是将中国内地冷冻海产品出口日本、美国等地。红火了十年后,第一食品遇到了一些麻烦。2013年上半年,第一食品经营业绩一路下滑,出现了185.9万港元的亏损。


公司股价开始暴跌的时候,从未涉足资本市场的东北女子、珠宝家崔女士却发现了这个公司的价值。阔绰无比的她,一出手就让第一食品创始人家族无法抵挡。崔女士以3亿港元分期支付的方式,拿下第一食品控股权,拥有了74.99%的股份。


很快这家公司,就改名为博华太平洋。从此,它的故事在位于世界最深海沟马里亚纳旁的塞班岛开启了。


炒得一手好菜的崔丽杰和小J在塞班岛,挥斥数百亿港元打造酒店及另类娱乐产业。东经145度、北纬15度的塞班岛,是崔丽杰家族众多神秘资本故事的重要一环。


然而,二战时期葬送了数万名日军的死亡之岛,仿佛带着命运的诅咒。博华太平洋建设酒店之初,就遇到了工人死亡的事件。2017年11月,一位服务于博华太平洋赌场餐厅的女子也噙泪将车开下了自杀崖。


美丽女孩的眼泪,融入了蔚蓝得令人发怵的太平洋。博华太平洋在塞班岛的巨额投资,也将在随后被吞噬。


经历了联邦机构的调查、拖欠牌照费、疫情关门等诸多事情后,博华太平洋至今也无法披露2020年报。


负债累累的博华太平洋,已然伤心太平洋。


一、南下


那些年,东北人像候鸟一样南下。一些发家成谜的东北人,在澳门、香港掀起了一阵阵风浪。


何时来到南方,崔女士简单的履历里无从查询。只是崔女士的儿子小J,很早就寻觅到了澳门的生意。


那是一个澳门博彩业风起云涌的时代。马云朋友钱峰雷、太阳城赌王周焯华,都在澳门风生水起。C某、X某在那个时候,更多则是在中国香港进行着布局。2005年建成的四季酒店将在7年之后,随着中国内地反腐力度的加大变得热闹起来。


四季酒店(含公寓四季汇)最著名的住客有两位:一位就是曾经进入天行国际的X某,他的资本帝国总资产超过三万亿元人民币。另一位就是C某,被广泛视为小J的带头大哥。这位带头大哥人帅,遇到了一位著名银行家女儿后,实现了人生辉煌。这位大哥却有个不好的习惯,嗜赌成性。他的朋友告诉征探君:拖不下桌。


崔女士母子在澳门打拼一段时间之后,财源也越来越好。他们将跻身澳门六大贵宾厅之列,攫取金山。


塞班岛博华皇宫酒店的模型   周远征摄


2011年3月30日,恒升一人有限公司在澳门注册成立。恒升一人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是10万澳门元,注册地在澳门银河大仓酒店,经营范围是推介娱乐场幸运博彩或其他方式博彩。恒升公司正是崔丽杰家族创立。只是,正如周焯华背后有诸多合伙人一样,恒升背后亦有神秘人。


2011年7月,恒升在星际娱乐场开了拥有12张赌台的贵宾厅,这也是星际娱乐唯一一间贵宾厅。到了2011年12月,恒升在永利娱乐场也开设了贵宾厅。2013年10月以前,恒升在澳门就已经拥有了7家贵宾厅。恒升的生意也越来越旺。仅仅在2013年10月,其贵宾厅单月转码数就高达390亿港元。


贵宾厅业务,如同印钞机,制造了一个个隐秘富豪。当然,代价是很多知名和不知名的企业家,输掉了身家。那时候内地许多富豪,在贵宾厅里流连忘返。一场输赢几亿的事情,在澳门就是家常菜。2012年,澳门博彩业收入接近3000亿港元,是世界著名赌场拉斯维加斯的6倍。其中贵宾厅业务占了69%。这意味着,中国内地豪赌客成为了澳门博彩业中流砥柱。


钱财滚滚来的时候,中国香港股市也成为了这些人狩猎的对象。控制澳门贵宾厅业务半边天的周焯华曾经涉足了近30家港股上市公司。


有贵人相助的小J自然也不甘心,辞去天行国际董事之后,他需要寻找下一个资本猎物。


2013年9月,崔女士彻底打动了第一食品创始人家族。这位带着东北口音的女子,用3亿港元将创始人家族持有的74.99%股份纳入囊中。那时候,恒升赌场一个月转码数就高达300多亿港元,拿出3个小目标太轻松。


崔女士并不是熟练的资本玩家。这次收购之前,崔女士从未担任任何公众或上市公司之任何董事职务,如同许多菜炒得不错就兴冲冲奔进股市的大妈大婶。她入主之后,第一食品创始人家族创立的冷冻海鲜出口业务不久就将被摒弃。噢,欢迎来到新世界:发展澳门及全球各地的娱乐业。


这场交易,市场其实从6月就强烈反映出来。历史没有创造,只有重复。如同诸多面临重组的港股上市公司,消息很容易走漏。


塞班岛一景   周远征摄


2013年6月11日,亏损在即的第一食品每股股价跌到了0.55港元。然而,众人以为第一食品难以翻身的时候,它用暴力上涨来回复。


到了9月,崔女士收购消息正式发布前夕,第一食品已经蹭蹭蹭蹿到了4.2港元(2013年9月9日)。缴纳订金时,以1港元每股进入博华太平洋的崔女士已经躺赢。以收购协议签订时的最后交易日3.58港元每股计算,崔女士持有的第一食品股份市值已经超过10亿港元。


账面赚几个亿只是毛毛雨,东北崔女士有更大的梦想,蔚蓝大海在召唤。


她将携同儿子小J以及明星准媳妇Pace Wu,在靠近地球最深处的马里亚纳海沟旁的塞班岛,开启一番辉煌的持牌娱乐事业。


二、太平洋


塞班岛(Saipan)是美属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最大岛屿和首府所在地,面积185平方公里,人口在2010年为52200人。人口在这些年也没有多大增长,这里更像是一个被阴魂缠绕的孤岛。


岛上唯一的淡水湖叫“幽灵湖”,据说日军战败时,在湖中投毒、投尸,到了夜里,湖面常常泛着磷火。“我是这黑暗墓室明灭变幻的磷火,生于彼岸散落的骨骼。”(《盗墓笔记·磷火》)


2009年,塞班岛最后一家成衣工厂关闭。孤寂的岛屿,更加孤寂。寻找新的商业机会,成为塞班岛的渴望。中国人在塞班岛的商业拓展,时间开始的比较早。这里的特殊地理环境,也让一些人走上了邪路。擅长走私的福建黑帮在塞班岛上,曾经是一股重要的力量。直到美国联邦机构出手,才将这股势力削减。


塞班岛却又美丽得让人窒息。岛上的蓝洞是全球潜水者的胜地。中国内地游客也正在成为这座岛屿的主要来源。


塞班岛一景   周远征摄


有中国游客在,另类娱乐业和贵宾厅业务自然不愁。崔丽杰和小J行动很迅速。2013年9月的收购协议上,崔丽杰就承诺要拓展澳门及全球各地的博彩业务。


2013年11月,此时尚未更名的第一食品任命了两位女士担任执行董事:蔡灵丽女士和Xia Yuki Yu女士。这两位董事均有博彩业从业经验。


到了2014年4月,崔丽杰即将要端出来的大菜也开始散发出香味。第一食品建议将公司英文名称由“FirstNaturalFoods Holdings Limited”改为“Imperial Pacific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并采纳中文名称“博华太平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从名称更改来看,此时崔丽杰母子已经把未来公司业务导向明确。征探君从字面上理解,“博”正是博彩的博,“华”则是华人的华,“太平洋”那就更是涵盖了未来公司发展的重地。该公司董事会也认为,建议更改公司名称将更清楚反映本集团之业务重心。不打无准备的仗,一切都是精心谋划。


2014年4月21日,崔丽杰母子已经递交了100万美元申请费,意图拿下塞班岛娱乐场度假开发商牌照。自然,这个消息引起了股市强烈反应,第一食品也不得不公布内幕信息。


后面进行得异常顺利,6月,第一食品就正式更名为博华太平洋。7月,北马里亚纳彩票管理委员会(Lottery Commision)已向申请人授出娱乐场度假开发商牌照。牌照年费每年为1500万美元,每5年调整一次。


申请牌照过程中,崔女士的阔绰凸显无疑。博华太平洋提出的计划,包括分5期建设1个市内酒店和1个综合度假村,总投资高达71亿美元,在当时合551亿港元。


博华太平洋能够拿出这么多钱吗?根据恒升一人中介公司经营澳门贵宾厅的收入,也难以支撑这么巨大的投资。毕竟,恒升一人中介公司2013年也仅仅只赚了4个多亿港元。


钱自然是不愁的,贵人会相助。贵人其实在天行国际就与小J交集,后面将会在博华太平洋一轮轮融资中扮演重要角色。


2014年10月,华融国际以4.87亿港元认购小J曾担任董事的港股公司天行国际,持股51%,其后天行国际更名为华融金控。对于雄心勃勃的华融而言,这才只是序章。对于小J来说,好日子来了。


牌照这些搞定后,博华太平洋于2014年11月请来了一位著名赌场职业经理人:Mark A. Brown。他被任命为塞班岛娱乐场度假村项目之总裁兼行政总裁。


Brown先生此前担任Las Vegas Sands Corporation(LVS)澳门物业(威尼斯人、四季及澳门金沙)之总裁。


再早一些,Brown先生的职业经历更有意思。当然,要等到2017年川普上台之后,这段职业经历才让人恍然大悟。Brown先生曾经担任川普机构的行政总裁,并全面改变了Trump旗下全部五项物业之整体企业推广策略。能够让川普乖乖听进建议的人,那确实不简单。


全面筛查他的履历后,不难发现Brown先生正是川普以及川普金主美国赌王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的心腹。川普曾经参与竞标澳门赌牌,最终失意而归。然而,他的金主阿德尔森却和银河娱乐共同获得牌照后,在澳门设立了金沙和威尼斯人等酒店赌场后。彼时,风头之盛让澳门赌王何鸿燊也甘拜下风。


小米雷军说他创业初期百分之八十时间都在找人。崔女士创业,没费太多功夫就找到了Brown先生。眼光够毒,雷军可以学一学。


Brown先生就位,后面的进展更加有条不紊。2015年4月博华太平洋获得了当地政府同意开设临时赌场。2015年7月26日,黄历宜开市。塞班岛赌场自此开始试运营。


偏门的生意,自然需要有人照应。2015年底,曾经担任美国联邦法官、美国武装部队上诉法院首席法官的Sullivan法官出任了博华太平洋非执行董事。2016年,更具实力的人士加入了博华太平洋。美国前中央情报局局长Robert James Woolsey先生(Woolsey大使)在2016年5月获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


川普心腹、武装部队首席法官,再到中央情报局局长,博华太平洋的人员配置,这阵仗是要干大事业。


确实也办到了。临时赌场开业不到半年,收入就滚滚而来。2015年,博华太平洋贵宾转码数超过了241亿港元,贵宾博彩收益超过了6.2亿港元。


塞班赌场设立后,金立手机创始人刘立荣也成为了塞班岛的常客。私人飞机、别墅、游艇(博华太平洋有4艘游艇),这些标配足够刘立荣等富豪享受人生,忘记生产手机的烦恼。刘立荣据说输了百亿,但他只承认有十几个亿。


到了2017年下半年,博华太平洋的正式赌场开始运营。这一年,转码数达到了惊人的3,858亿港元,贵宾博彩收益超过了73亿港元。只不过,博彩业内人士也对博华太平洋蹊跷的转码数感到吃惊,每张赌桌的转码数远超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同类水平。


赵薇老公黄有龙也嗅到了塞班岛的机会。2016年9月,黄有龙控制的顺龙控股发布公告,旗下公司与博华太平洋的附属公司签订出租协议,计划2019年1月1日起至2023年12月31日止5年,向赌场游客及博华太平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提供住宿。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底,18名博彩中介人已向联邦赌场委员会申请中介人牌照。博华太平洋也非常豪气,“我们相信将可向博彩中介人提供非常具有竞争力的佣金率。”


塞班岛的成功运营,让小J在港澳名人圈里名声大震。他在博华太平洋并没有担任董事等职位,只是在2015年初与博华太平洋签订了一个协议,以100万美元年薪(2017年后为200美元)担任博华太平洋度假村项目总监。


2017年12月,由博华太平洋主办的塞班岛电影节落下帷幕。前往塞班岛的飞机上,明星、网红云集。冯小刚的《芳华》成为颁奖礼的最大赢家,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两项大奖,两位女主角杨采钰和钟楚曦则分别拿下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奖。


“从不需要想起,也从来不会忘记。”(《芳华》)那时候的塞班岛,一房难求。纸醉金迷的人们,沉醉在太平洋的海风里。


三、眼泪


小J也没有预料到,风光无限的2017年将会是博华太平洋永远也回不去的巅峰。


进入2018年后,红火的贵宾厅生意就踩了刹车!


这一年,博华太平洋转码数只有1262亿港元,只有上一年的三分之一。总收益也骤降到32.5亿港元,公司持有人应占本集团亏损高达29.6亿港元,上一年则是盈利6.37亿港元。


蝴蝶效应传导到了塞班岛。2018年4月,与小J曾经发生交集的L被有关部门控制后,许多人的命运发生了改变,不仅仅只是L包养的众多情人。


征探君筛查后发现,博华太平洋与L所在资产管理公司渊源颇深。


70多亿美元的投资,对于博华太平洋需要多方筹钱。早在2015年7月,博华太平洋就与华融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前称天行联合证券有限公司)及金利丰证券有限公司签订了股份配售协议,随即筹集了总额约为779,850,000港元。


与此同时,博华太平洋还与华融国际证券有限公司签订了可换股票据配售协议,通过这个操作筹集了841,900,000港元。


通过股份配售和可换股票据配售,扣除手续费等博华太平洋筹集总额也接近16亿港元。这些资金中的12.77亿港元用于了塞班岛度假村项目的开发,另外的3亿港元用于了香港股市证券投资。


塞班岛一景   周远征摄


无疑,那时候的华融成为博华太平洋的重要“推手”,推动了塞班岛项目进行。随着L的落马,这只力量坠落后再也眷顾不了太平洋孤岛上的小伙伴了。


博华太平洋开始找不到北。需要耗费大量资金的项目受阻之外,业绩也一落千丈。


到了2019年,博华太平洋资金层面就出现了严重问题。该公司宣称,除已于2019年3月22日及2019年3月24日偿还分别为3.5亿港元及1千万港元之贷款外,本公司与其贷方协定就订立该等最新延期协议前已逾期,为数1.6千万港元及849,849,000港元之若干已逾期贷款及票据金额之还款期分别延至2019年下半年或之后。


出现逾期同时,博华太平洋的业绩更是惨不忍睹。


2019年度的贵宾转码金额刚过140亿港元(2018年为1262.6亿港元),贵宾博彩收益(扣除回扣及佣金)约为2.54亿港元。


贵宾厅转码数和收益大幅回落后,该公司的亏损也进一步加大。2019年度,该公司持有人应占亏损约为39.4亿港元。


陷入亏损的同时,给地方政府许诺的大量工程也需要资金。博华太平洋由此深深卷入了太平洋的风暴中。塞班岛经常遭遇台风袭击,2018年10月的一场17级台风“玉兔”就曾横扫塞班岛。


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在疫情后。新冠疫情,直接让博华太平洋在卷入台风后又被抛进了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11034米)


到了2021年上半年,博华太平洋资本负债比已经上扬到了337.9%(2020年12月底为270.01%)


一场看似炼金术的生意,似乎要彻底葬送在太平洋。而今,崔丽杰也辞任博华太平洋执行董事,并不再担任董事会主席。行事高调的小J也沉默了许久。最近一次亮相,则是在去年底卷入了周焯华风波后,通过其律师发表声明。声明中,他说自己在2015年已经全面脱离澳门恒升的业务。


2017年12月,塞班岛电影节前夕,坠入塞班岛自杀崖的女孩是一名成都女孩。自杀崖波涛极其汹涌,坠落下去的一切都将被太平洋吞噬。“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深深太平洋底,深深伤心。”(《伤心太平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征探财经(ID:teccj6),作者:周远征,编辑:万佳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