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提示信息

扫码打开虎嗅APP

搜索历史
删除
完成
全部删除
热搜词
2022-01-25 21:29
一位百万播放的裸辞UP主决定重新找工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inkedIn(ID:LinkedIn-China),作者:猫哥,责编:普拉达,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之前是做内容观察行业的。2020年初,同事们觉察出了一个现象:


各大平台首页,“自述裸辞”的内容越来越多。


“大厂”、“裸辞”、“做视频”,它们连在一起,就像牛皮癣广告一样,贴上了几乎所有人的APP推荐列表,贴上了996er们崩溃的后腰。


一个同事苦追几位up,做了专访。一位95后、出身南方农村的前大厂姑娘这么说:


没想到当博主这么容易,做号两个月,推广费已经超过老东家的月薪。


妹子之前的收入是两年四十万(税后约每月16k+)


她的粉丝才刚过了十万。


我另一位94年的朋友,攒了一年生活费裸辞做视频,小半年,凭多个百万播放成为了B站分析区知名IP,官方签约,酒足饭饱。


2020年底,我也裸辞了。那时疫情已经折腾了一年,加班太累、太累,我没想过做博主对毫无视频经验的我来说会是一条路,只是单纯地以为,生活不可能再有下降空间了。


它有。


现在,在有了属于自己的百万加播放、恰到第一条五位数广告商单后,我在2021年底这个互联网裁员异常凶残的冬季,踮脚爬回了职场。


1. 生死存亡间选择裸辞,人走的时候特别安详


我是个心理素质不太坚强的小城做题家。


研究生毕业次年,全凭运气,挤进了上海一家比较头部的互联网公司。


工作主要集中在采访一线网红、大号上。那些(我)女朋友单恋了很久的自媒体博主,我不仅能公费追星,还能和他们谈笑风生,并让他们心悸不已,生怕我这个记者出去胡说八道。


这已经很好了。更好的是,公司当时的绩效很高。编辑在丰厚的底薪的基础上,绩效最高能拿到一万。现在很多编辑的工资还到不了一万。


我们那只要够卷,每月工资可以2甚至3开头。


前提是够卷。


有位95后同事,每个月能拿到至少5K的绩效,跟她拿1W的时候差不多55开。


“能力优秀”和“中重度焦虑症”一并写在她年纪轻轻的发际线上,从外形到能力,我都发自内心愿称她一声X姐。


更卷的是团队主编。晚上10点半通常是她的离司时间,但不是她的下班时间。她的一律忠魂始终盘旋在工位之上,不曾起灵,据说本来公司给过她更高的薪酬获取方式,被她拒绝了。她认为自己的付出还不足以匹配那份高薪。


“爱岗、敬业”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由衷敬佩她们,这样的人理应获得更多的职业认可和社会声誉,她们是行业的良心和标杆。


只是我也想有权利不成为标杆。


我是团队里写稿能力最好的(内部评选制度的结果)。但绩效上,曾连续很多个月都不合格,一分钱都拿不到。因为爱打磨,写得相对少(普通编辑的五分之四到五分之三左右)


很多稿子需要蹲直播,一蹲就到大半夜,蹲完还要出稿、排版、推送、维护。


我心理素质真的很差,一遇到这种困难立刻跌倒,只想睡觉,随即不断陷入“工作不积极”的外界目光和自我谴责中。恶性循环,数量就更上不去。


为此,我看过很多次凌晨4点的上海。左脑说:不要卷,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身体健康。右脑说:人不是卷王,就是废物,leader说你是团队害群之马你没听到吗?


我一度觉得自己差劲极了。


29岁生日前夕,我的存款终于触达六位数。想起高三那年对自己的承诺:“现在的熬夜努力,是为了长大以后做一个工作两年、休息一年的人。”


到这天我已经工作了两年。


我拨通了上级的电话:“您好,我不干了。”


2. 第一条广告五位数,整个人陷入了溢价怀疑


当吐槽前东家的视频,被推到东家高管的首页,我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我以前不会做视频,也没出过镜。和很多图文作者一样,带有judge在镜头前手舞足蹈的清高。但如果选择一种安全吐槽公司的方式,我觉得B站发视频问题不大。


开了镜头,很紧张,只说身体不好引咎辞职,没敢说太多细枝末节。发完之后看着个位数的播放,心里很满意。现代打工人最大的胆子,不过就是在无人之境发泄积郁。


直到两周后的一个中午。


我的微信聊天列表,突然涌现了一大批“你已被移出群聊”。


不是前工作群,工作群早就退了。是一些前东家参与组织的外部群,甚至有付费群。


我追去问付费群的群主,群主矢口否认了我缴过的200元,回了一句“加油”。


善良的前同事告诉我:“你那个离职视频,被推送到X总的首页了。高层都看了。”


我说不可能啊, 又不是抖音,没热度的视频怎么会推送到熟人那里?


打开APP一看,这个视频已经几万播放了。比前东家的公众号阅读量还高。或许是这个原因,所以在全面“清算”我。



我的心情很复杂,甚至谴责自己:如果提离职那天,打电话时我没有笑得那么大声,是不前上级的怼惋会少一点?


对前上级表达过很多次,我有多么真诚的尊重和欣赏她,甚至我留在公司最大的动力就是她。一切都在分手的时候毁了。


当然,现在她拉黑了我。我失去了一切的旧有资源。华山弃徒令狐冲看了直呼内行。


幸运的是,我的一条家庭对话视频突然火了。没几天,播放量达到了百万加。



顺着东风,还接了广告。出于对市价的无知,我随口要了五位数。善良的甲方同意了。接完发现甲方不值得,因为在花火(B站的商单系统)推荐上显示,我只值几千块。


虽然一切从零开始,我开始喜欢上B站这个地方,认识了越来越多的朋友。这里就像内容市场的丐帮,up主们一起用爱发电,个个账户上打着补丁,还在互相帮忙吆喝。


自然地,我开始思考自己是否要做全职博主的问题。


3. 幻灭之殇:辞职博主的“含裸率”之谜


我接触了很多MCN。不完全统计,官方列表上头部的MCN,至少一半我都谈过。


有家MCN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经纪一上来就自我介绍,自己是前大厂某业务线负责人,跟我打字沟通,相当于一个阿里p7的人在殿前宣旨。


“我们跟其他家跑马圈地的不一样……不诋毁同行,是我对他们最大的尊敬。如果有比我们做得更好的,这家MCN明天就倒闭,我失业!我们每月定时,两次,跟B站官方约咖啡,全区的流量我都能给你搞到!”



大概这个画风


我大为震撼,赶紧发动寥寥无几的人脉,询问这是什么皇亲国戚?


非常不巧,有个朋友与该司正有些深度交涉。言简意赅,让我一个字都别信。


还有很多问题都让我在签约面前望而却步。有的一旦签约,账号永久性转移,耗光头发的创作再也不会属于自己;有的公司19分成,博主只有1成,抛去拍摄成本约等于免费打工;


有的要把月更数量写进合同,一旦kpi没达到,二百万以上违约金等着摧毁一个普通人的家庭。


我犹豫了。


阻止我成为职业博主的事当中,还有一件让我受伤很深。


那就是:你喜欢的裸辞博主不全是真的。


藉此,我发明了一个词“含裸率”,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在裸辞的时候两手空空的程度。


有没有新的offer在手?有没有工资以外的固定收入?


有没有维系原先行业的合作关系?有没有存款?有没有回老家靠父母或者靠对象的资源供养着?


有没有开始新事业的规划?等等等等,都构成“含裸率”的评价颗粒度。


这两年我们看到的“裸辞博主(或者叫辞职博主)热”,大多分为3种:


(1)表面是裸辞视频,其实是创业视频,是他们个人账号作为产品的一次线上PR,告诉大家要搞自媒体创业了。


这类还算比较正当,属于相对真诚的商业项目启动手法。只是宣发点是否应该放在“裸辞”上,根据不同博主的实际状况有待商榷。含裸率40%-80%。通常曝光率最高。


(2)普通人的生活分享。含裸率80-100%,基数很大。曝光率玄学。


(3)人设视频。含裸率0%。即这个人没有真的脱离职场,事实上压根没辞或者已经完成跳槽/创业了,但只讲辞职的朋克部分。曝光率很高。


一次合作中的意外,我得知了自己曾经投过币、跟朋友力荐过的一位热门视频博主就是假的。


视频里,大厂裸辞做博主,其实是跳槽上岸找金主。账号是人在金主阵营后做的。我亲眼看到了聊天记录,不能说三观碎了一地吧,只能说碎了一地的三观。


现在想起见到这位博主本人的激动时刻,我都很伤心。他们的存在好像在嘲笑我,人近而立,还轻信网络有真情。


4. 你说我成功上岸,我说是废物回收


“裸辞做up”类视频火,不代表“辞职做博主”这个工种火。


很多人发辞职视频都获得了高流量,但这难以作为一个人适合内容创业的依据——我点开过无数主页,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辞职番是他们作品中唯一的爆款。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


(1)选题热度和创作能力不匹配。


热门话题“辞职/裸辞”自带流量,并以大量积累的个人经历为依托,有选题优势,但并不绝对代表博主内容输出的能力高。


(2)裸辞是一个瞬间动作,从账号长远发展角度看缺乏内容延续性。


很多人裸辞过后,更新的内容完全不相关,热度掉得很厉害,再往后博主自己心态直接崩掉弃号了。


(3)真裸辞不做博主。


像我这样脆弱的人,裸辞就是为了不工作,一年了我只做了三十个视频,凉得该里该气。职业个人自媒体的压力很大,要搞内容创业,本质不叫裸辞,叫换个赛道当卷王。


不少up由于一个两个视频达成千粉、万粉甚至是十万粉,以为大有可为。


我接触了不少同量级的博主,他们向我传递了同样的信息:就B站目前的商业化程度而言,个体(注意是个体)博主在万粉级别,甚至1开头的十万级别,对生存都没有多大意义。


本文开头说赚很多的97年妹子,早就停止了更新。


去年12月,我的十万块存款花完了,踩线入职了一家几百人的中型公司,烧头发做视频,事先说好了不搞加班。


长达14个月的躺平正式结束了,我用放弃,给这段冒险画上了一个圆满的问号。


你以为,我要说裸辞做博主不值?


不。至少对我而言,很值。


首先,如果没有及时从图文转到短视频,我可能早就失业了。


同公司的图文编辑,有不少工资只有4位数,而我的offer2开头五位数。事实上我比他们差多了,几个月来压根收不到图文相关的offer,不得不接视频的。


其次,躺平一年之后,我想清楚了至少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别人说裸辞、躺平也好,福报、卷王也罢,如和菜头所言,所谓的“建议”实属无用之事。



蔡康永说“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国王”,知名博主路温1900”说:“当我的主观符合你的主观,你就会觉得我客观。”


前年流行骂福报,今天流行骂躺平,鲁迅先生的冷气论在丧学和鸡血学之间来回横跳。最后大家看看自己,每个人都很精明、很实际,也很狼狈。


至少,裸辞给我的最大财富,是搞明白了心理脆弱的人也有自己的活法,而且活得下去。从而可以对很多东西说:我不在乎你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inkedIn(ID:LinkedIn-China),作者:猫哥,责编:普拉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打开虎嗅APP,查看全文
频道:

支持一下

赞赏

0人已赞赏

大 家 都 在 看

大 家 都 在 搜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您的赞赏金额会直接进入作者的虎嗅账户

    自定义
    支付: